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挣 扎

来源:网投 作者:刘国荣

夜,黑得无边无际,四周连一点微光都没有。陈铭摸索着一步步往前挪,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仿佛牵引着他走向无底的深渊。此刻,他多么盼望在他的前方出现一丝微光,哪怕是萤火虫闪动抑或是暴雨前的电闪,也可让他短暂地看清楚脚下究竟是什么样的路或者是心有所念欲有所动混沌中一道长长的闪电划破夜空,紧接着一声闷雷炸响,陈铭在惊悚间借着闪电的光晕,发现自己正走在一条奔涌的河堤上,大雨倾盆而至,滔滔的洪水猛兽般咆哮袭来,撕扯裹挟着把他冲下了岸堤,慌乱中陈铭下意识地抓住一颗小树,一丛水草紧紧地缠住了他的双脚,他死命地想挣脱羁绊,可绞住双脚的水草似绳索般越拉越紧,陈铭绝望地狂蹬着双腿全身虚汗……

地一声巨响把他从恶梦中惊醒,放在床边凳子上的行李被他踢到了地下,茶缸、脸盆和饭碗碰撞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陈铭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透过远处射进来的灯光,看着简陋的宿舍,悲凉顿时从心底泛起穿越他的灵魂,驻扎进心底。

“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不是自己幻想着一夜暴富,就不会陷入网络赌博的漩涡中,也就不会输得倾家荡产负债累累,落得个抛妻弃子流落他乡逃亡的下场。”陈铭重重地叹了口气。

昨天,两个警察来工地把包工头李平阳找了去。李平阳走后,他的眼皮一直在跳,感觉警察找李平阳可能跟自己的事情有关,便回宿舍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开溜。可又一想明天是结算工钱的日子,为日后的生计,无论如何也得结了工钱再,不曾想晚上一躺下就噩梦连连。

“算了,明天干脆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去,省得整天担惊受怕的”这么想反而轻松了,一觉睡到大天亮。

清晨,陈铭洗漱后拿饭碗向食堂走去,那里的民工们已排好了长队,李婶正在给民工们发早餐。李平阳走到陈铭跟前,陈铭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他真怕李平阳跟他说:“陈铭,跟我到工地办公室去一趟。”那一定是警察等在那。然出乎意料,李平阳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吃完饭来结工钱。”陈铭长长地舒了口气:啊!虚惊一场。

工钱,陈铭拎着行囊来到李平阳的办公室:“李哥,谢谢你这些天来对我的照顾,我已找到了更好的工作,到了地方我会跟您打电话的。”在李平阳惊愕的神情中,陈铭拎着行李头也没回地离开工地,瞬间汇入摩肩接踵的人流,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铭随着人流漫无目的地踯躅在街头,脑袋空空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感觉两腿灌了铅似的沉重,每迈出一步都钻心地疼陈铭决计找个地方坐坐,放松一下疲惫的身心。抬眼四望,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新修好的公园,陈铭走了进去,选了一僻静处的长椅,靠着行李坐下休息,过往的一切就如昨晚梦里的洪水奔涌而至,浮现在脑海:

陈铭出生在赣金县城,父母经商积累了丰厚的家底他们希望儿子能有一个固定的工作,过舒适安定的生活,不再像他们一样风里雨里地在商海里打拼。陈铭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大学毕业后通过考试进了公务员队伍,成为让人羡慕的行政机关干部。开始,陈铭对于自己能成为公务员很骄傲了一阵子,在新鲜期过后,公务员忙碌而又平淡的日子让他产生了厌倦,而一些做生意的老板灯红酒绿的生活时时吸引着他内心欲望,渐渐地,他觉得生活太过枯燥,缺少激情,这样下去会扼杀了他的美梦,他的理想。

此时,陈铭已无心工作,想得最多的是一夜暴富,为所欲为。于是,他四处寻找这样的机会

机会终于来了。百无聊赖之际,电脑里响起一阵滴滴的提示音。他好奇地点开了原来有人将他拉进了一个QQ群,里边全都是中奖的截图和炫富的照片,还有天南海北的人分享选号的技巧与心得,这一切让陈铭心动不已,他感觉找到了暴富的捷径  

陈铭点开链接,半信半疑在跳转的时时彩网上注册账号充值1000元后,玩了几把,轻易赢得1000试着提出现金,结果迅速到账,玩了几把,轻松赚到2000元。他的心砰砰砰厉害,可相当于他半个月的工资啊。

初试锋芒,旗开得胜,几番操作居然赢了上万元。 “这么小打小闹怎么能赚大钱,不如玩两把大点”这么想着,他便把之前赚到的10000元全投了进去,结果事与愿违输了5000元。陈铭研究了一下以前的选号技巧,发现有规律可循按照发现的窍门投入,很快,他不但扳回了全部轻轻松松赚到了8000元陈铭觉得自己天生就是一个赚钱的料,他确信掌握了选号的方法与技巧为自己找到了这条“致富之路”暗自窃喜。是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毫无睡意,得意忘形地哼唱起来。

“发什么神经,半夜里又哼又唱的,你不睡不让别人睡?滚书房去,别妨碍我们睡觉。”妻子抱怨。

陈铭二话没说,起身就去了书房,蹦跳哼唱折腾到天快亮才睡着一觉醒来已是上午10点妻儿不在家,陈铭知道妻子带着儿子去了丈母娘家。陈铭简单吃了早饭,打开电脑进入注册的彩网,他要利用双休日时间狠狠赚一把。

选号,投注,输了。加码,再选号、再投注,还是输了!

不会有这么倒霉吧!我还不信了,今天手气这么背?

还真就那么倒霉,这一,他输了5万多元

今天先停停,转转运气,明天再试试。

第二天,陈铭又借口单位加班,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在手机上疯狂地投注,这一次输得更惨,8万元说没就没了仅两天时间就把自己几年来工作的积蓄输了了精光陈铭万分不甘,发誓一定要翻本。可自己的积蓄已全部输光了,向妻子要钱肯定会露馅,不如向亲戚借,赚了还给他们。陈铭打定了主意。

“小姨,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借我5万元?”

“好,我马上转给你”由于是第一次借钱,很顺利。

选号,投注,又输了个精光。

如法炮制:“舅舅,我开车挂到了别人,先到你3万元急用。”

“好,你来拿吧。”钱一到手,陈铭没有丝毫的迟疑,选号,投注,还是输了个精光。

……

不知不觉间,亲戚朋友几乎都借个遍,每次三万五万血本无归。期间,他也曾多次想过停手,可只要打开手机或电脑,着了魔一样收不住手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亲戚朋友开始催他还钱了,他粗略地估算了一下竟然有500万元之巨

“不,绝不再去碰时时彩网了。”一个声音在他的内心叫喊。

“输了不扳本,比猪还要蠢!”另一个声音在内心撕扯。

“一定要扳本,一定要扳本。”陈铭在挣扎中默默地叨念着。怎么能再借到钱呢?陈铭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虚构投资项目借钱的办法。

“李桐,我与人合伙在市里开发了‘铂金水岸’房地产项目,资金不够,能不能借50万给我,一年为期,按1分5的月利计息。”陈铭很快拿到了同学李桐的60万元。陈铭拿着这些钱又开始选号、投注,但这些钱像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全都被他注册的时时彩吞得一干二净。

陈铭输了借,借了输,向亲戚借,向朋友借,同学借向不知名的人借,累计1000余万元。为了借钱,什么谎话他都能编。借款到期了,债权人纷纷前来要债一开始还是堵着他本人,后来有的直接上家门甚至到单位,东窗事发,他捅了一个天大的篓子

“明天再不还钱,我就到公安局去报案。”李桐向他下了最后通牒。

今晚的夜色真美,溪水在静静地流,月亮在朗朗地照,星星在调皮地眨着眼睛。大山睡了,田野睡着了,庄稼睡着了,小路睡着了,河水也睡着了。一阵清风徐徐吹来,将夜那绿色的衣裙吹得沙沙作响。吸口气,香!这是泥土的芳香,五谷的清香,夜的幽香!坐在郊外渠道旁的石墩上,陈铭没有丝毫欣赏的兴致,“明天到公安局去报案”的话一直在他的脑袋回旋,想想一副冰凉的手铐就将把自己带走,其后是漫长的监狱生活,陈铭不寒而栗。

“走,今晚就走。”陈铭回到家中看了眼熟睡中的妻儿,同时想起年迈的父母亲,一股愧疚之情涌上心头。但一切都回不去了,纵有万般悔恨,也只能无奈叹息。

陈铭当晚逃离了赣金县,颠沛流离,东躲西藏,不知不觉已过了一年多时间。

“妻儿过得怎么样,父母怎么样?”对家人强烈的思念撞击着他的心房。

“一定要打个电话问问。”陈铭拿定了主意。

陈铭拎着行李在路旁的公用电话亭里拨通了父母家中的电话,母亲接到陈铭的电话泣不成声,她告诉陈铭:家中房子、车子,甚至家俱都被变卖用来还债,父亲大病不起,连手术费都筹集不起,他的妻子承受不了打击,带着儿子离家出走外出打工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无情摧毁

放下电话,陈铭嚎啕大哭。

两天后的一个黄昏,天边最后一抹晚霞隐去的时候,警察来到陈明面前。他知道警察是来抓他的,丝毫没有反抗,顺从地跟警察上了车因为他真的后了:悔自己贪图安逸妄想不劳而获恨自己身手懒惰一朝染指陷身赌博万劫不复。

 

头像.jpg 

作者简介:刘国荣,任职于江西省抚州市金溪县公安局,全国公安文联、江西省作家协会、江西公安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