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爱情不浪漫

来源:网投 作者:李彦民

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和刘玲之间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从小学到高中,我都把她当做妹妹看待,可家里人非把我们往一块撮合。我对她压根不来电,更谈不上什么爱情了。

刘玲的父亲和我父亲是越南战场上的生死之交。当时父亲被敌人的炮弹炸得肠子都流出来了,是刘叔用丢掉一只胳膊的代价把父亲给救下来了的。我大学毕业的那年,刘玲到一所中学实习。就在这一年,刘叔不幸患了绝症,弥留之际,他对父亲说:“老哥,我这辈子没求过人,最放不下心的就是小玲子她娘俩,我那不争气的媳妇还体弱多病。”父亲强忍住悲痛:“老刘,小玲子就是我李家未过门的儿媳妇,跟了我,你总该安心了吧!”刘叔满脸欣慰的走了。

但刘玲从哪方面讲,都不符合我心中完美情人的标准。她可以静静的听你白话个把小时而不插一句话;也可以为你收拾零乱如狗窝般的房间一个下午而不接受你的道谢;愚人节里,我给她发了条一起去买衣服的短信,她竟然冒雨在商场的门口傻傻地等了我两个多小时。我偷看了她的日记,她的择偶标准是:我不渴求的我意中人会踩着五彩祥云出现,只要他能让我吃饱穿暖,真心实意的疼我就行了。

父亲六十岁生日那天,刘玲买了蛋糕来祝贺。父亲对我俩说:“你们两个年龄也都不小了,选个好日子先订婚吧。”我一蹦老高:“为什么你们老人总爱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人,我有我的我的自由,我有我的爱情观。你看她,像个木头人,就是打光棍,我也不愿意和她在一块生活。爱要一见钟情,爱要两情相悦,要……”没等我陈述完,父亲手中的茶杯劈头盖脸的飞来,“老子手中要是有枪,马上崩了你,我什么时候死了,你什么时候带着你的浪漫情人进家。”刘玲万分伤心的跑走了。

我不敢回家,住在了外面。独来独往的的日子,自己犹如一个独行侠,我在网恋的海洋里快活的游弋,追寻着自己所标榜的爱情。很快,我邂逅了一只“美人鱼”,一番甜言蜜语,直教我生死相许。鬼迷心窍的将自己辛苦攒下来买房子的钱交给她保存,那成想有一天“美人鱼”会人间蒸发,消失在茫茫大海。不久,又结识了漂亮的“天使”姑娘,几次幽会,勾人魂魄。可她却是有夫之妇,一次被她丈夫悄悄跟踪逮个正着,把我揍得鼻青脸肿。

在失望中绝望,我变得不相信任何人。刘玲每打给我一次电话,我都令她伤心一次,我说我恨死她了,要不是她,我也不会成为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犬。

我是在出差的途中出的车祸。医生告诉我,自己的双腿好几处粉碎骨折,不排除有落下残疾的可能。刘玲坐在床前一语不发,只是不住的抹泪,她越抹泪我越烦:“马上消失好不好,以前我对你那个样子,现在开心了吧,解气了吧。别在那里假惺惺了。”刘玲把手中还未削好的苹果摔到地上:“人家快担心死了,你还跟着说风凉话。”“我是你什么人,你担心我干什么,就是我死了也和你无关。”我反问。“你混蛋,我喜欢你,关心你,在乎你,这些理由够了吧。”刘玲冲我大吼,接着哭的更厉害了。感情从未外现过的她终于向我吐出了自己的心声,我把刘玲拥入怀中,轻吻着她的额头,那一刻我就认定,她就是我这辈子所要寻找的女人。

在我寂寞无限,惆怅无边的爱情荒漠里,我一直向往和期盼着一种浪漫爱情的出现,为此,我不顾疲劳,马不停蹄的追寻着,每天都沉浸在自己所编织的梦里。当我从爱情的原点一路走来,我才发现真正的爱情不风流,它没有花前月下的天长地久,也没有山盟海誓后的海枯石烂,有的只是一种最普通的等待,最真实的相守。

 

728418051525083692.jpg 

作者简介李彦民,现供职于河南省虞城县公安局,河南省作协会员,自1998年从事创作先后在《人民日报》《散文选刊》《农民日报》《光明日报》《法制日报》《新华社每日电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公安报》《现代世界警察》杂志、《派出所工作》等中央级省市新闻媒体发表消息、通讯、散文、随笔等作品两千多篇。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