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初生牛犊

来源:网投 作者:彭伟

我俯在9号病床前对他说,我将要去完成他未完成的使命,昏迷中的他嘴唇微颤,好像说着什么.....

刑警学院毕业后,我考入县公安在报到第一天,政工部门告知我被推迟上班走出县局大院,我被带上路边的一辆地方车,市局禁毒支队两位领导正等着我。领导带我来到了市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看望一位因公受伤的民警在领导介绍下我知道,这位民警深入制贩毒集团,就在他即将完成任务时,狡猾的犯罪分子通过各种途径识破了他的身份,用残忍的手段抛“尸”虽经全力抢救,但是民警陈俊坤仍命悬鬼门关他是犯罪分子嘴里说的“内鬼”,是老百姓崇拜的神秘“卧底”......

英雄命悬一线,犯罪分子却逍遥法外,支队领导决定启用新人,我这个刑警学院蝉联三届的擒拿格斗冠军和各科优等的资质吸引了市局领导注意。领导命令我们,尽快破案,我化身“痞子蔡”按照指令进入指定地点金龙集团!

一个月的时间,我混迹于这座城市的各大娱乐会所,创造机会,利用各种条件,当然少不了战友们暗自协助我成功引起了金龙集团副总刘玉成关注,我知道刘玉成背后的老板赵龙才是我的目标。在“出道”前,组里通过各种渠道提前放出了许多风,做好了扎实的功课为了避免上次的事件重演,我的真实情况只有专案组的两位领导知底细,所以当刘玉成说出我的履历时,我一点不觉惊奇“蔡刚,27岁,南方体育学院毕业,毕业后在美途俱乐部当健身教练,三年前将他人殴打重伤,被警方抓获,获刑三年”我毕恭毕敬地点头“小伙子,今后跟着我干如何?你就留在咱们金龙这个娱乐会所”我强压喜悦“谢谢刘总赏识,今后您马首是瞻。”刘玉成拍着我的肩膀,脖子的金链子明灿灿直刺人眼,拇指戴的翡翠扳指隔着衣服都能让你感觉到硬度“以后就喊你刚子吧,先熟悉一下环境,好好做,我不会亏待你!”

大厅光怪陆离的灯光下,迷失扭曲的灵魂群魔乱舞,让舞池显得格外拥挤,那个叫“黄毛”的马仔在他们中间窜来窜去,兜售一种外表美丽又让人兴奋的东西这一举动没能逃过我的眼睛,我斜倚在沙发上我知道,此时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目测我的底细和深浅。

太多的人扭动啊尖叫啊,音箱的重低音锤着我的心脏。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帅哥,怎么不去跳舞?” 她的头发倾泻在面颊两侧,眼神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看穿她的双手扶在茶几上,以至于半个身子都俯了下来,胸部曲线暴露无余,皮质的超短裙,凸显翘美的臀围,渔网袜裹包着大腿……这可绝非一般女子的吸引力,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离我如此之近我本能要躲闪,但透过浓浓的香水味,我嗅到了一股警觉……我顺势将这送上门的女人在怀中,将手中的酒杯递给她 “帅哥,你有点与众不同,让我说不出你哪里好!” 她倒在了我的怀里,腻在我耳畔低语,我能感觉到自己脸红到了脖子,如喝了高度酒瞬间上头的感觉昏暗的灯光下,她的风景是......

女子连续几天夜晚都会来,每晚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躯壳,依靠在我身边低语,说情场中的不如意她嘴里反复提及的男人会是谁呢?我将这一情况领导做了详细汇报领导指示“注意安全,小心谨慎!”事情很快就有了有一天刘玉成说董事长赵龙想见见我我心里平稳下来,该来的终于来了,一切都在按照计划推进,如果不出意外,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将这个贩毒窝点打掉,但是突如其来必有古怪!

赵龙不可小觑,创办的金龙集团,在市区旗下的大型娱乐会所、酒店就有10来家位于繁华路段的金龙酒店,我见到了赵龙,准确地说是一个背影,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站在午时阳光里,偌大的落地窗让房间格外通透,空气中有雪茄的淡淡气息刘玉成上前在赵龙耳旁低语,赵龙转过身子,刘玉成退了出去,室内只剩下我、赵龙和一个叫胖仔的彪形男人“你就是蔡刚?”他语气毋庸置疑有一股强大的气场,就在一语间袭面而来。从我看到赵龙照片的第一天到实际任务的每一天,我都在等待这个人,以为自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是此时还是为之一震“赵董事长,我是蔡刚!”他上下打量着我,转到办公桌前,静默了一会,对我说“让你见个人吧!”他冲一旁站立的彪形大汉招了招手,我感觉血液快要凝固了,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时候他会让我见谁呢?难道是我在哪个环节露出了马脚?百个疑问脑海瞬间爆炸不容我多想,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男子我看见来人时甚至想到了死亡,是我的高中同学吴幸。

高考榜单贴满了校园的橱窗吴幸和我挤在橱窗前,用肩膀碰撞着我,“行啊,武侠迷,是不是去刑警学院实现你的武侠梦啊?”我推着这个臭小子,“难道让我和你一起考理工学院等复读啊,哈哈......”

完了我愧对组织嘱托,没有接好英雄的接力棒吴幸怎么在这个时候出现品学兼优的他什么沦为这番境地这么多年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吴幸冲我走了过来“小子,你没了女人会死啊?敢抢赵哥的人,我看你是监狱没坐够,不想活了吧”他边说一拳捣在我的脸上我是真懵了还是吴幸拳头有力以至于连退几步我都没有站稳,踉跄退到墙壁才算站了起来就在吴幸冲上来揪住我的领口眼看一拳将要落下时,我看他杀气腾腾的眼神是什么将他少年时的善良和正义褪去如此不堪?!赵龙上前拉住了还没有落下的拳头“都是自家兄弟,何必为女人伤了和气,女人没了还能有嘛!”赵龙冲着吴幸摆了一下手,“幸子,你先去,我跟蔡刚谈点事!”吴幸退了出去我迅速理思路,让自己保持镇定赵龙回到落地窗前,“年轻人,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赵龙燃起了雪茄,室内气氛更加浓郁起来“赵董事长是金龙集团的董事长,做酒店和娱乐业的老板!”我话未说完,赵龙已转过身笑了起来,“不、不、不......”,他来到我的面前,用深不可测的眼神看着我,压低了声音,“你看见的只是我的一部分,我的第一桶金不在那里,年轻人你愿意跟着我干吗?”我知道,在这只老狐狸面前,任何一丝闪失都有可能引来怀疑甚至杀身之祸我故作迟疑了一下,“行,我跟着赵董干!”

“哈哈……”他的笑声告诉我,他等的就是这个回答,“好了,叫我赵哥就行,近期你替我出趟大活,先去吧!”没等我走两步,身后传来赵龙的声音,“刚子,就让栗子跟了你吧。”

那天以后再没有见过吴幸,但是他的突然出现对于我是一个谜团他为什么没有拆穿我的身份,难道......

夜晚,我在大厅一个角落吐着烟圈,斜倚在沙发上,光怪陆离的灯光不停地闪烁,如这一场战斗扑朔迷离。舞池拥挤的男女,谁也不知道彼此的真实面目姑娘带着浓厚的妆容摇头晃脑,男子心神陶醉忘情地扭动身躯......

凌晨4时我回到房间,满屋子弥漫着女人浓郁的香水气息,就在我觉察到这一点时,一个女人的双臂已缠绕住我的腰身,依旧是熟悉的低语“哥,让我跟了你吧?”这一次,女人被我重摔在沙发上谁知女人竟然抽泣起来“哥,别怪我,是赵龙让我跟了你。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赵龙这个人对谁都是疑心很重,他让我密切留意你。哥,知觉告诉我,你跟他们不一样,你就让我留在你身边,不要赶我走好吗?”女人哀怨的神情,瘦削的脸上挂着断了线的泪珠我迅速判断着个中的情形,“你睡床上,我在沙发!”贸然将这个女人赶出去肯定不是明智之举,这个女人和赵龙之间又是怎样的恩恩怨怨,他既然感觉到了我的异样,为什么还替我隐瞒和伪装,这其中必有缘由!

清晨醒来,女人穿着洁白的睡裙站在窗前,与厚重的窗帘相比,女人更显得清冷单薄哀怨地看着外边的世界,如困在笼中的金丝雀,自顾自说,“哥,你想知道我的过去吗?”当然这是我好奇的内容,这可以让我知道她和赵龙之间的恩恩怨怨,以及我的角色和境遇我站起身,将一件外套披在了她的肩膀,她回头看向我的眼神透着生无可恋的抑郁。这个女人,不,应该说是女孩,24岁正是女孩青春绽放的时节,而她的脸上竟然从来没有挂过微笑,暗如天日的紊乱生活,不化妆的她看起来老许多,眼神中没了第一次见她的妩媚,取而代之的是哀怨,还有一丝亮晶晶的物质在眼睛里闪动“那年,高考落榜,父母不愿意再供我复读,不等我过完19岁生日,父亲已经答应邻村高家人的媒约,要将我嫁给37岁的光棍高六,并收了人家19万的彩礼那段日子父亲让母亲看着我,有一天夜里,拗不过父亲的母亲偷偷打开了房门,让我跟村里的女孩进城去打工母亲之前打了,这个高六前些年因为强奸罪坐过牢,家里穷又是个逛鬼,母亲不忍将我推向火坑。那夜,我连夜和几个女孩进了城,在金龙娱乐会所做起了服务生,后来听说,父亲因为母亲放我逃走,将母亲的一支耳朵都撕扯掉了。我是不幸的,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赵龙看见了我,他说我是块璞玉,他将我带到了城外的别墅,还给我三个弟弟寄了足额的学费他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将丑小鸭打造成人前光鲜的天鹅5年,是他让我染上了毒瘾,是他把我推给了各色各样的男人,些男人都是一个样,我恨他们......”她的声音变得沙哑低沉,“但是一个月前,赵龙让我主动接近你并了解你,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你的眼神澄澈让我收敛了自己邪恶,我从你的骨子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你就像毒品一样,思念犯瘾时,大脑跟钻了蚂蚁一样咬蚀我的神经......哥,我爱上你了,你放心,我爱你与你无关,是我活该!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接近赵龙,我都会帮你,这也是在帮我自己,你叫我栗子就好……”

狡猾的赵龙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制贩毒头子,由于其以合法商业链作掩护,从制贩毒赚到第一桶金,不到三年时间迅速做大做强产业,引起警方的警觉禁毒民警陈俊坤领命深入毒穴,掌握了赵龙制贩毒集团的脉路就在他成功引蛇出洞前夕,狡猾的犯罪分子通过各种渠道识破了赵俊坤的身份,将其身刺多刀,装麻袋沉入河中。幸亏警方提前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及时赶到将被抛“尸”的禁毒英雄救起,虽经多方抢救,但是俊坤仍命悬一线

我不停地陪同赵龙参加各式各样的应酬,交杯碰盏之间,他同其他生意人没什么差别,甚至还多出几个光环乐善好施,是公益事业的热衷者。与我一起陪同赵龙的还有栗子和胖仔。听栗子说,胖仔已经跟赵龙三年了,什么时候看上去都是一副凶煞的模样,我甚至怀疑过他是哑巴,但直觉告诉我一定不是。

    有一日接到赵龙电话,我心头闪过一丝异样等我进入会所,胖仔已经等候在大厅,他还是和平时一样不吐一字,一副凶煞的模样他带着我穿过长长的走廊上了电梯,奇怪的是电梯竟然没有显示楼层,他将我带进一间套房,房间里有三人赵龙、胖仔和我。“刚子,明天替我去谈场生意,到时我让人联系你......”赵龙好似话未说完就停止下来,我的脑海虽然有几十个好奇和疑问,但是我知道此时需要的只有两个字,“明白,赵哥!”“哈哈......”赵龙没等我话音落就笑了起来,眼神里显露着满意。

    我回到房间,仔细过滤赵龙的每一句话及每一个神情,他这次是有大动作还是虚晃一枪?

第二日中午,刘玉成找到我,带我来到城郊的浣熊玩具厂,订购了10000只毛绒玩具刘玉成说玩具将会在六一前分别送往市区的三家福利院直觉告诉我,这一次不应该只是一次简单献爱心活动,到底藏有怎样的阴谋?赵龙的制毒地点在哪里?他的行动又会以怎样的形式开始?我俯视着这座城市的万家灯火,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沉重,甚至嗅到了一股越来越浓烈的犯罪气息我闭上眼睛,好似看见陈俊坤微颤的嘴唇说着什么一切才刚刚开始......                 

进入四月,城市的气候还没有完全回暖,几场雨浇透了我心头的焦灼,阴沉沉的云彩厚重压在身上......

赵龙站在落地窗前,凝视着窗外车水马龙的喧嚣若有所思栗子依在他的肩膀轻语说道,“赵哥,这天气一周内不会有大的改观。”赵龙用手轻抚栗子的头,手指沿着她柔顺的发间滑落,“我有点累了,做完这一单,让我补偿你,好吗?”栗子的眼神落在窗外花园四个玩耍的小孩身上,对赵龙的话好似没有听见她感觉花园旁的孩童像极了儿时他们姐弟四人,在地头她背着三弟,拉着二弟,追着大弟去田间接下工的父母......赵龙意识到了栗子的异样,“怎么了这么伤神”栗子抱住赵龙的胳膊,依偎着他轻“赵哥,这一切什么时候结束”赵龙语气迟缓说,“快了,就在六一前。”栗子说,“是那批毛绒玩具?”赵龙笑了,“你啊还小,还没有学会用脑瓜想问题,你最近给我盯紧蔡刚和刘玉成,他们俩是我这次计划的重要环节,不能出任何意外还有明天你把吴幸喊回来,考验他两年多了,这次可以派上用场了,知道吗?”栗子点了点头,“知道了。”

   六一前夕,赵龙动作频繁起来,筹划在“六一”举行留守儿童书籍捐赠仪式,与此同时我和刘玉成前往市区两家福利院进行慰问狡猾的赵龙急于收手,频繁动作的背后就是掩人耳目或是蒙混过关,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哪里是赵龙集团的制毒窝点我给组织的信息还没有得到反馈,可有一个现象引起了我的关注寸步不离赵龙的胖仔栗子已经几日不见了。

距离“六一”还有一天,表面看一切如常,刘玉成带着我到浣熊玩具厂收货就在那天返回的途中,刘玉成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栗子从30层的金龙酒店跳楼身亡在这个节骨眼,任何风吹草动都能拨动人的神经栗子怎么在这个时候轻弃自己她不是放不下可怜的母亲吗?母亲因放跑了栗子被父亲撕扯掉支耳朵,从栗子给家里寄回第一笔钱后,父亲更加贪婪,逼迫她给家里每月都要寄钱,如果不寄钱来就打骂母亲和3个弟弟,有这么多让她放不下的事,她怎么会选择轻生,这其中又是怎样的古怪

回到住处,我好似还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她的身影还在我脑海晃悠,“哥,我爱上你了,你放心,我爱你与你无关,是我活该!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接近赵龙,我都会帮你,这也是在帮我自己,你叫我栗子就好……”

手机响了,是同城快递喊我下楼取件快递哥拿给我的是一个巴掌大的盒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和号码我打起精神回到房间,迅速打开包装是一把钥匙,卷着钥匙的是商家的发票看了发票头,我打了一个激灵,上边赫然写着“栗子”。我耳畔好似又响起她的声音,“哥,我会帮你,这也是在帮我自己,你叫我栗子就好……”

   躺在床上看着这把钥匙我百思不得其解,栗子为什么跳楼?这个时候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金龙宾馆为什么把钥匙邮给我,她想告诉我什么呢?我打量着这把钥匙,钥匙上贴有“A柜”的标识,我好似听见栗子幽怨的声音,“哥,我会帮你,这也是在帮我自己......”

   深了,我没有丝毫睡意,一直思考天明终于明白了什么位于金龙宾馆一层至负二层的正是金龙超市,也就是说栗子跳楼后摔在了金龙超市门前。我翻身起床赶着夜的黑,将自己的推测向领导做了汇报,52岁的支队长在禁毒战线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八个春秋,黎明前的黑暗让这位中年汉子显得格外冷静他的冷静里有着以点连线,将线连成面的思考......

“六一”当天,书籍捐赠仪式开始时,警方一举捣毁了以赵龙为首的制贩毒集团以钥匙为线索民警迅速锁定了金龙超市储物柜,就在胖仔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将200.7公斤冰毒放置于超市A柜的三个储物箱,并将小票在超市传递给交易方,交易方打开储物柜的瞬间,民警迅速收网。

而此时我正随同刘玉成前去福利院途中,刘玉成手机铃响了,他顿时格外紧张,一副焦灼不安的样子被刘玉成称为浣熊玩具厂的“送货员”立即将车停靠在路边,刘玉成和我下车我暗想难道手机铃声是他们之间的某种信号直觉告诉我“送货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送货员”,这其中必有问题就在刘玉成打开车门的瞬间,坐在后排的我果断地掏出了手铐牢牢控制“送货员”,反应过来的刘玉成转身拔刀刺中了我的胳膊就在我和刘玉成搏斗之际,赶来的战友将他制服,缴获了车上百余万元的毒资浣熊玩具厂“送货员”实是参与本次交易的人员

后来审讯中得知栗子尾随胖仔,发现了金龙集团隐蔽的交易地点胖仔发现栗子知情后,想方设法要灭口,栗子无法脱身,灵机一动选择了同城快递,在胖仔围追堵截百般逼迫下,栗子选择了金龙宾馆楼顶,胖仔将走投无路的栗子强行推下

吴幸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个迷,即使后来也没有人跟我提起过胖仔到审讯结束都不相信位于浣熊玩具厂负二层的制毒窝点能被警方快速、精准地端掉。

赵龙、刘玉成制贩毒集团受到了法律的制裁据刘玉成交待,他们在整个交易过程中是不会进行通讯联络,如果一旦出现就行动出了问题乔装成送货员的交易人员,听见铃声就立即靠边停车,说明他已意识到出了问题。假如那天车子到达孤儿院并顺利返回,就代表超市取货成功,交易男子就将钱款留置在车厢底部离开,然后由刘玉成带回。

这场无声的战斗是我从警的第一课,虽然对自己的表现还不是很满意,但是在以后的战斗中我会更勇敢、更机智只要组织需要,我愿意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深入毒穴,做一把打击破案保卫安宁的利器

民警陈俊坤合上了眼睛,39岁的生命戛然而止他的面容看上去很安详,好似忘记了与狼共舞的艰辛,忘记了与战友爬冰卧雪的架网守候多少次出生入死,他深入犯罪分子的老巢,立奇功

此时像一个熟睡的孩子,嘴角挂着微笑……

 

作者简介:彭伟,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民警,喜欢读书,热爱运动,坚持用笔锋描述火热的警营,努力做有精神、有情怀的公安人!作品散见于纸媒和网络。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