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想听羊儿唱支歌

来源:作 者 作者:张 雷

呼吸着带有青草清香的空气,许冉喜欢躺在半山坡看羊儿撒欢啃青草的样子。

躺在半山坡上,抬头望望在天空里随意游走的白云,倾听风吹高树和低草的声响,许冉的心中陡然生出些许落寞。

胳膊还是原来的胳膊,腿脚还是原来的腿脚,如今的腿脚和胳膊却不太听许冉的使唤了。许冉原本雄浑高亢的歌喉,现在连说一句完整的话语都含混不清了。充满激情和幻想的舞台一下子抛弃了许冉,头脑清醒的许冉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回到行走自如的从前了。确切地说,中风的许冉身体恢复得不尽人意,他的腿脚很难再走出一条直线,他的右手的五指蜷曲,连自由握放都有些吃力。

骚胡(公羊)吃腻了青草,窜进母羊群里调情撒欢。一只骚胡和另一只骚胡争风吃醋,头对头角顶角拼起架来。许冉厌恶两只骚胡的无聊征战,他却没有起身制止。

骚胡比男人无聊吗?许冉忽然想知道确切的答案。

许冉如果不是在牧羊的半山坡上夜宿意外中风,他依然还是山里俏庄户剧团的顶梁柱。

在许冉看来,乡村的夏夜有着太多的文艺细胞,蛙叫蝉鸣犬吠都是绝美的乐音。许冉是以音乐特长考上的高中,虽然专业成绩出色,但是高考因为文化课拉了后腿,最终名落孙山。许冉不想到离家遥远的南方或者沿海城市去打工,也缺少干农活或者建筑队的力气,他选择了去邻村的山里俏庄户剧团当草根歌手。他喜欢剧团到乡村或者庆典现场参加演出的氛围,喜欢吹萨克斯喜欢忘情地演唱或古典或流行的歌曲。

许冉是土生土长的乡村人,却有着艺术家超凡脱俗的气质。他在文化下乡现场吹奏的萨克斯比得百灵鸟都羞于再展歌喉,他在庆典现场演唱的经典老歌和明星原版没有什么两样。许冉深受剧团团长的青睐,也深受同行兄弟姊妹的妒忌。在演出大篷车上,团长总是把他安排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对他一路赞不绝口。在他登台演出的时候,伴奏带不是放错了曲目就是播放的没消声的原版带。这一切,许冉都不是太在意,只要演出能够凑合进行下去,只要现场掌声不断,就不会太影响许冉的情绪。

许冉曾经有过离开山里俏庄户剧团的念头,他想去梦想的京城闯荡闯荡,看看能不能登上“星光大道”的舞台。夜深人静的时候,许冉再三掂量自己的才情,感觉自己的想法好像是白日做梦。他害怕团长放电的目光,害怕团长身上膨胀的青春气息。

团长其实比许冉大不了四五岁,她和丈夫在度蜜月的旅途中遭遇了车祸。丈夫在医院昏迷了三天三夜,最终还是撒手人寰。她伤到了膝盖的半月板,康复出院后,左腿走起路来多少有点跛。每次剧团演出结束,团长安排完剧团演职人员的饭食后,就想拽着许冉下饭馆。喝到酒意微醺的时候,团长就故意往许冉身边凑,用手去摸许冉的脸蛋。瞅着团长的桃花粉面,贴着团长青春气息膨胀的身子,许冉担心自己的克制力瞬间失控。

许冉有时很孤独,他刻意躲避团长的邀请,同行的兄弟姊妹对他越来越疏远了。甚至有一次一位同行的兄长在醉酒之后恶狠狠地警告许冉,“俺追团长一两年了,你小子再趟浑水,小心俺把你废了!”许冉喜欢上团长了?许冉自己也理不清这份混混沌沌的情感。

父亲催促许冉回家相亲的前夕,许冉烦躁不安。在一场盛大演出的现场,一首娴熟的歌曲他记不清歌词了,萨克斯吹着吹着吹跑调了,团长发觉了许冉情绪的异常。演出结束已是晚上的九点多了,团长拽着许冉的胳膊直奔郊区广场附近的酒馆。团长带着许冉进了情侣包间,两人不声不响地推杯换盏。半斤白酒下肚,团长忽然低声啜泣起来,“你知道俺心中的苦吗?你感觉到我对你的好吗……”许冉瞅着粉面含泪的团长,顿时乱了方寸。团长一把把懵懵懂懂的许冉搂进怀里,许冉和团长第一次有了肌肤之亲。

和团长有了肌肤之亲的许冉,一见到团长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他想到了请几天假,他想回到山村的老家清静清静。

呼吸着带有青草清香的空气,躺在半山坡上晒着太阳,帮着父亲照看散放的群羊,许冉觉得享受田园生活才是真正的幸福人生。

呼吸着带有青草清香的空气,许冉喜欢看羔羊跪乳,喜欢看群羊嬉戏,喜欢看骚胡为了钟情的母羊争风吃醋,喜欢听羊儿“咩咩”放歌的乐音……

就在许冉沉浸在田园生活的幸福之中时,团长突然来到了他生活的山村,突然来到他放羊的半山坡之上。当时,许冉正在忘情地欣赏母羊“咩咩”的欢歌。

时值炎炎夏日,团长穿了一袭红裙。在蓝天白云之下,在绿地碧草之上,团长好像裙裾翩然的凌波仙子。许冉用惊愕的目光凝望突然造访的团长,他突然发现团长不仅妩媚而且漂亮。

那天,骚胡没有受到突然造访的团长的惊扰,欢叫着追逐它心仪的母羊。在母羊欢歌的半山坡上,团长和许冉彼此没有太多的话语,绿地和碧草成为了他们两情相悦的爱床。

在绿地碧草之上,许冉喜欢上了团长的身体,彼此的缠绵和缱绻忘记了夕阳的下山。在蓝天和白云之下,团长恳请许冉返回山里俏庄户剧团,她不能撇下她苦心经营的剧团还有剧团里的兄弟姊妹。许冉迷恋着山村牧羊的田园生活,也不想断然拒绝团长的诚挚邀请,他还希望能够在舞台之上展示自己的青春风采。

许冉心里还矛盾,他没有立即跟随团长返回剧团。团长独自一人在浓浓暮色里一步一回头下了山坡,许冉幕天席地躺在绿地碧草之上,他没有赶着群羊回家。

许冉如同醉酒一般昏昏入睡。一觉醒来的时候,朝阳已经爬上了山坡。群羊没有了主人的管束,跑得到处都是,母羊柔情似水地呼唤走散的孩子,骚胡也变得安静下来,帮着母羊“咩咩”“咩咩”地呼唤落单的羊儿。

呼吸着带有青草清香的空气,听着羊儿的歌唱,许冉感觉到了家的和谐与温馨。许冉有了放声歌唱的冲动,他想一骨碌爬起身来,腿和胳膊怎么也不听使唤了。

无论许冉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他浑身大汗淋漓,却没能站起身来。许冉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跟随父亲去了城里的医院,却清楚记起了自己中风的诊断。

夏天过去了,秋天过去了,蓝天白云更加飘逸潇洒,绿地碧草一天天枯黄乃至枯萎了。许冉对自己康复的情况很是沮丧,他曾经麻利的腿脚如今走不出一条直线了,他那灵便的右手五指握放都不再自如,连简短的说话都说得含混不清……

许冉把半山坡当做了自己演艺的舞台,母羊呼唤羔羊的时候,他努力把萨克斯弄出声响。骚胡纵情追逐心仪母羊的时候,他想为骚胡献歌一首。

冬天有些漫长,许冉的腿脚和右手依然没有康复的迹象,许冉的嗓音和吹奏一天比一天接近专业。许冉把山里俏庄户剧团赶出了记忆,只是那一袭红红的裙裾还在他心底燃烧。许冉迷恋在半山坡之上牧羊的田园幸福生活,倾听母羊和骚胡的欢歌,他对山外的世界没有什么奢望。

呼吸着带有青草清香的空气,晒着暖暖的太阳,许冉和羔羊母羊骚胡一起追逐嬉戏,他越来越喜欢羊儿没有章法的歌唱。听着羊儿的歌唱,许冉在蓝天白云下惬意地想象着山乡春天的模样。

 

小小说jpg.jpg

作者简介:张雷,现供职于山东省枣庄市公安局山亭分局。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作家协会主席。先后在《星星》《绿风》《延河》《散文诗》《诗选刊》《文学报》《警察文摘》《山东文学》《黄河文学》《人民公安》《小品文选刊》《人民公安报》《中国校园文学》《现代世界警察》等报刊发表作品100余万字,入选多种文学年度选本出版散文诗集《从乡村出发》一部。现为《小散文》副主编,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散文诗学会、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山东省作家协会、山东省法学会、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特约编辑:纪富强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