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卡拉夫”的梦想

来源:作 者 作者:初曰春

我叫卡拉夫,名字听起来很洋气。

你可能已经猜到了,我女朋友绰号叫图兰朵,是个铁杆的歌剧迷。以前没事儿的时候,她总爱跑到国家大剧院看歌剧,关键是她从来不带我,回来以后还一个劲儿地在那哼哼,你说她从来都不在调调上,非得把我的魂儿全都吓掉了才作罢。前段时间有个很火的娱乐节目,她也喜欢看,看完了就笑得花枝乱颤,后来我才明白,她找到了自己的同类,那节目管五音不全的人叫“音痴”。

其实吧,这些都无关紧要,我对她最大的意见是,说好了相濡以沫,却自己跑去看演出,你说说,我能不吃醋吗?还有,让我搞不懂的是,她最近一直闷闷不乐。有烦心事儿可以跟我唠一唠,干嘛憋在心里边呢,看她难受的样子,我心里也不得劲儿,别扭得很。

你瞧吧,她现在就坐在我旁边,自始至终没抬头,好像我根本不存在。过去,她喜欢轻轻摩挲着我的身子,跟我说悄悄话,上来兴致了,还会捧起我的脸,亲上两口。你别想歪了,我们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传递情感。我得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每当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得温柔而妩媚起来,你要知道,倘若一个女人专心地在做某一件事情,而且因此带着怜爱和慈祥,那浑身上下都会洋溢着诱人的生动,更何况她原本就天生丽质。我每回都按捺不住心里的冲动,用头去迎接她的胸脯,然后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可是,现在图兰朵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别处,叫我心里发慌。

我始终很自信,我明亮的双眸闪烁着一种光芒,能够穿透她的躯体,看到她的内心深处。这是极其痛苦的一件事情,某些情绪时不时地会蹦出来,摧残我的心智,吞噬我的意志。比如当初彼此刚认识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她对我极不友好,好像跟我在一起蒙受了天大的冤屈。后来,我处处跟她作对,想尽了办法招惹她,别说,这招儿还真管用,我们就在打打闹闹中建立了感情,以至于看不到她的时候,我心里就会空落落的。

依我跟她的交往来看,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她的脾气糟糕透顶,也就是我吧,才能容忍她的乖张跋扈。可今天她到底是怎么了呀,以往遇到烦心事儿,她早就一蹦三尺高了,如此沉默让我很不适应。让我想想,难道是因为国庆放假没休息闹情绪?不对啊,她是我们队上有名的工作狂,跟她在一起,我这么棒的小身板都吃不消。或许是挨领导批评了吧,也不对,她一直把荣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生怕为自己的事儿耽误了工作。

说起这个,她曾经有段糗事儿。刚跟我认识那会儿,我就看不惯她化妆,其实是我的鼻子太尖,受不了那胭脂味儿,我冲她发脾气,她也跟我吹胡子瞪眼。到末了,领导批评她,让她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职责,得,这话真管用,打那以后,她都是素面朝天,还因为过敏生了一脸的痘痘。

话说回来,她也真是不容易,所有亲戚朋友,包括她父母在内,都反对我们在一起。可她犟得很,认准了的事儿就不认输,撞到南墙上碰个头破血流也不肯回头。现在我们是最佳拍档,是队上供认的模范情侣。

哎呀,越扯越远。言归正传。至今我还没搞清她今天犯了什么邪,我很想安慰她,但我说不出口。这都半晌午了,别人训练得热火朝天,她还是在发呆。嘁,不想跟我说拉倒,有本事一直端着,憋出病来可跟我没关系。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她的手机响了,我看到她有些迟疑地接听了电话。我还看到她一直没说话,眼角都有泪花了,哪个畜生敢欺负我家图兰朵?当时我就想替她讨回公道。可我没想到的是,她说了句还是分了吧,然后硬生生地挂了电话。她还是那副臭德行,让我急不得骂不得。

哪儿能分手就分手啊,那个小伙子对你是不错的,大龄剩女了,改改自己的坏脾气吧。图兰朵显然看懂了我的心思,她慢悠悠地对我说:“卡拉夫,他说我如此拼命不值,还说这地球缺了谁都转,干得再好组织上也看不见。去他大爷的,分分钟跟他分手,你懂的,我不喜欢讲大道理,我就觉得穿了这身警服就得干好自己分内的事儿,这是我的心里话……”

后半截话她没说完,我们又得出警了。我合计着回头跟她好好谈一谈,不能再任性,能碰上个知冷知热的男朋友不容易。图兰朵,你放心就是了,我绝对不会为此争风吃醋。

差点忘了,我只是她的战友,我叫卡拉夫,纯种的史宾格犬,千万别因为我是颜值很高的小男生,就对我们的关系产生误会,我们的感情是纯洁而美好的。就要到现场了,没空再唠叨了,我得下车了。

上帝呐,雨后的首都北京天上像是挂了一块阔亮的幕布,把街边上国庆节摆放的花篮衬得格外鲜艳。这是图兰朵下车后跟我发的感慨。好家伙,她的文艺范又来了,该不会又吼一嗓子歌剧吧。吼就吼吧,再难听我也不吱声,因为我现在可以放心了,她的状态已经基本恢复正常。

不过,我的好奇心很重,我终究没忍住,抬头瞅了一眼,她说的没错,这是个绝好的天气,只是经历了这档子事儿,她还硬撑着跟我一起出警,反倒让碧蓝的天空显得特别不真实了。

最后,我必须告诉你,我卡拉夫现在只有一个梦想,让图兰朵和她的战友们都能安生地歇上几天,也让她有机会去把那丢掉的爱情找回来。

好啦,该干活了,有空咱再絮叨。

 

微信图片_20180521102517.jpg

作者简介:初曰春,山东牟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现任全国公安文联创作室副主任、全国公安影视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代表作品:长篇小说《火浴》、中篇小说《老赵家里的》《黄灯亮了》《合租客》《阳光的声音》、短篇小说《刺槐花开》《月季花开》《碧桃花开》《腊梅花开》《我说红烧,你说肉》《晾小脚》、报告文学《断齿》《破冰之战》、散文《醋香绵长》《大河湾》《沙棘红了》《梦中的红果树》等,曾参与多部影视剧创作,作品曾获金盾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