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面纱

来源:作者 作者:刘书

唐诗朝一直想看看芯子的真面目。可是几个月过去了,芯子的面纱一直没有摘下来。对于唐诗朝而言,芯子就是一个神秘的,令人费解的女人,他相信在那个神秘的面纱背后,一定有一个闭月羞花的美貌和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的故事。

在组团养蜂的人群中,只有芯子是单独一个女人跟着这个吉普赛一样的特殊人群追逐花期而单独出来放养蜂的。每天都沉默不语,很少说话,但是干起活来却相当拼命,一个人竟然养了50箱的蜜蜂,每天起早贪黑在自己的蜂箱边不停忙碌着。和芯子的蜂箱挨最近的是唐诗朝的哥哥嫂子唐思明夫妇。唐诗朝有事没事到哥哥嫂子家去帮忙,顺便儿也去帮帮芯子,其实他就是想看看芯子,但芯子几个月来却一句话也没跟他说过,他也没看过这个孤独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终于有一天,唐诗朝听到了芯子的声音她的声音是那么微弱,抽泣从面纱背后传来唐诗朝一个年过不惑之年的中年人,由于沉默寡言,很少接触外界,至今没有结婚,有几次哥嫂给他介绍了女人,对方说了很多话,唐诗朝却一句也没有说,于是每一次都不了了之。唐诗朝喜欢沉默,因此他也喜欢上了芯子这种沉默寡言的女人。他莫名其妙心疼起芯子心疼芯子的孤独,心疼芯子的沉默,心疼芯子的哭泣,唐诗朝多么希望自己的手能伸到芯子面纱里面,帮助芯子擦掉晶莹的泪水唐诗朝想这样的情景,自己就感动发抖,想着想着唐诗朝自己的眼睛也渐渐湿润了。

七月份,唐思明上大学的儿子小宇赶到东北的森林里和自己的父母一起养蜂,也顺便团聚一下小宇是一个聪明开朗的年轻人,学法律的,南京森林公安警院大三的学生,特意选择这个季节在东北父母养蜂地的森林公安局实习。养蜂人追逐花期的特殊人群,哪里有花开,哪里有蜂蜜,他们就追逐到哪里7月正是北方的花季,茂密的大森林里鲜花盛开,大山里飘满了花的芬芳。小宇特别喜欢和父母一起放蜂,从小到大,他就在这种不断迁徙的的人群中学习和生活,闻惯了各地的花香,喜欢看着辛勤的蜜蜂飞来飞去,也喜欢这安静的大山,小宇把这当做人生最大的幸福。这次他回来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芯子不同寻常的沉默,隐约听到了芯子轻轻抽泣和内心世界的凄苦。小宇看到自己的叔叔唐诗朝去帮忙,可芯子从不理唐诗朝,越发感到好奇,于是,小宇闲暇的时候也去芯子养蜂的地方帮忙芯子同样什么也不说,看也不看小宇一眼。为了打破沉默,小宇一边干活一边轻轻地唱歌有一次小宇唱《鸿雁》时,竟然从芯子的面纱背后出了好听的莹莹呐呐的声音:再唱一遍这歌吧,我喜欢听。芯子的声音好甜好美,就像是森林里的夜莺。躲在一旁的唐诗朝第一次听到芯子发出这么美妙的声音激动有些抽搐。当小宇唱到鸿雁向南飞,飞过芦苇荡时,唐诗朝再一次看到芯子的手伸进面纱,肩头一耸一耸的,唐诗朝知道,芯子又流泪了,芯子一流泪,唐诗朝也想流泪。从这以后的几天里,小羽和唐诗朝都隐隐地感到,芯子每天都会盼望着他们去,芯子喜欢听小宇说话,喜欢听小宇优美的歌,也喜欢看唐诗朝默默干活。

7月份,正是北方的雨季。蜂农们最怕连绵的阴雨天,阴雨天里,蜜蜂无法出去采蜜,如果不喂一点白糖的话,有些蜜蜂会饿死的。而蜂农们只能躲在帐篷里清理蜂王浆或修理蜂箱。这天唐诗朝在清理自己的蜂箱,没有到芯子那去。只有小宇又一次来到了芯子的帐篷里,帐篷里很黑,但芯子依然没有摘掉自己的面纱一面忙活手里的活计,一边不断长长地叹息小宇问芯子,你有什么难过的事可以对我说说吗?芯子轻轻地抽泣长长地叹息小声问小,你见过死人吗?你看杀人吗?你会害怕一个杀人犯吗?小摇了摇头,沉默了一段时间后说,那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三个月前,在广西大山里,有一对养蜂的年夫妇。有一天,一个壮汉走到蜂农张怀远养蜂的地方,张怀远热情地请他喝自己酿的蜂蜜。但这个壮汉却毫不客气向他粗暴的酒喝要肉吃。酒足饭饱后这个壮汉瞄上了张怀远美丽的妻子,动了邪念想强奸她老实巴交的张怀远再也忍不住了就和这个恶汉打了起来。张怀远不是这个恶汉的对手,被压在身下死死卡住了脖子,直到一动不动。看到正在行凶的恶汉,张怀远的妻子忍无可忍,不顾一切举起身边的木棒,向正在行凶的恶人头部狠狠地砸去,一下,两下,三下……

不要再讲了!不要再讲了!芯子突然发出嘶叫,接着是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他的脑海中再现出那个血腥的场面,被掐死的丈夫,鲜血喷射的恶汉,和自己沾满臭血的双手,接下来是一百多天 ,自己人不人鬼不鬼东躲西藏的日子,多少次想不活了,但是,一想那个还在念小学的女儿,有一天回去看孩子最后一眼,再结束这个噩梦般的一生。

芯子的哭声引来了唐思明夫妇,也引来了唐诗朝唐诗朝以为小宇欺负了芯子,他一把拽住小宇的脖领子,狠狠打了小宇一个嘴巴粗声粗气说:你个坏孩子,你竟敢欺负一个弱女子。小宇赶忙说:叔叔你错了,我是在帮他,你们根本不知道芯子心中有多苦。 你们知道吗?芯子不是杀人犯,芯子没有罪,芯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

霎那间,棚子里安静了下来,芯子猛地扯下自己的面纱,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小宇,急切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是真的吗?我没有罪,我不是杀人犯吗?小宇过去拉住芯子的手说: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其实,我早已经知你是谁了,我在看到你的身份证复印件时,就已经知道了一切,只要你跟着我去投案自首,一切都没事的,请相信我,不要害怕。芯子盯着小宇,用力点了点头。这时,唐诗朝第一次看到了芯子的真面目,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美,美让唐诗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二天,小宇带着芯子到当地的森林派出所投案自首派出所的民警告诉芯子,你的行为真的属于正当防卫,那个恶汉正在行凶杀人,是无罪的令芯子不敢相信的是那恶汉竟是一个血债累累的杀人抢劫逃犯,当时公安机关正在组织警力四处抓捕,没想到,竟然死在了芯子愤怒而优柔的手中。接下来,让芯子更加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了。派出所民警接通了一个微信视频电话。芯子在视频里看到了久别的丈夫。其实张怀远并没有死,他只是一时窒息,当他醒来看到身边的一切后,马上到公安机关报了案,但没想到自己的妻子芯子却失踪了。面对视频的亲人,这对苦命的小夫妻嚎啕大哭,泣不成声。

 

作者简介:刘书,笔名山野樵夫,现供职于吉林省森林公安局白石山森林公安分局,政治处主任。吉林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其文《百万巨款不翼而飞 万里追寇失而复得》荣获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优秀奖”,影视剧本《小树苗的春天》荣获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微视频大赛“一等奖”和微电影大赛“十佳影片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