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黄挺女小小说三题

来源:作 者 作者:黄挺女

香水百合

今天真忙,开了一上午的会,本来上午要办的一个户口挨在中午休息时间办,下午搞户口整顿工作,又得外出办公。

下午我正在外面办事,同事小青打我电话:“有人送你鲜花。”

我一头雾水:“不可能吧?”

“真的,是束百合花。”电话那头坏坏的笑,真晕,是谁送我花,为什么要送?我又不在,或许是小青在开我玩笑呢?

我只好撇下好奇,问:“那是谁送的?”

“问你啊,我们不知道。今天是啥日子?你自己肯定知道的呀。”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今天是10月9日,好像不是什么节呀。在自己脑海搜索一番,也没啥特殊的纪念日呀。

待我回来,一束含苞欲放的百合花静静地卧在我的办公桌上,青绿的枝叶,浓浓的香味,用一张巨大的色皱纸包着,似乎藏着什么秘密。姐妹们一脸的笑,一齐问我:是谁送十朵,十全十美哦。

“我真不知道!”简直是百口难辩,“那花是谁接的,没有小卡片之类的?”上次我就是凭着卡片上的电话知道是家里先生送的。

“阿萍接的,她有事外出了。”

挨到下班,没碰到阿萍。回到家里,先生已经在做饭了。

“今天有买花吗?”我暗示着问。

买花?干啥?买了花菜。”先生一边在洗菜一边疑惑地望望我。

“哦,对,花菜好吃。”看样子,不是他送的。真奇怪,不知哪位如此别出心裁害我伤脑筋?

打开电脑,登陆QQ,吓我一大跳,一下子蹦出好多祝福贺礼。晕,大家都祝我“生日快乐”!今天是我生日?然后我点开QQ上的个人信息才发现,原来在生日栏填着的日子赫然就是今天-10月9日。哦,这下我明白过来了,虚拟生日!这花敢情是QQ好友送的?

可是,是谁送的呢?打开好友名单,100多号人!当然不知道我真实身份的,排除;不知道我单位地址的,排除;阿姨嫂子之类的,也排除。可是,当我看到同学群时,一下子又懵了,这要排除的还有很多啊……突然想起,若是谁送了花,肯定要在今天与我联系的呀,不然默不作声地送祝福,不符合送花人的心理呀。

哦!对了,上午开会时好久没联系的同学师傅曾打电话来,当时因为不方便就挂了,后来忙于别的事务,我竟忘了回复。当年他教我下棋叫了师傅就一直叫下来了,现在想起来,最有嫌疑的是他了,因为他经常在寄贺卡什么的。赶紧打了电话回去,聊东聊西一大堆,只能确定他根本不知道我的这个虚拟的生日。

忐忑不安地过了一晚,第二天到了单位。

小青又问:“谁送的,案子破了没?”

我当然不知道了。“不会是暗恋者吗?”阿玉她们开着玩笑,“经常有花收哦。”暗恋者?我撩撩鬓角的白发,唉,华年不再。经常有花倒不错,不过老是匿名鲜花也犯晕。

等到阿萍来,赶紧询问。阿萍说:“就是你昨天中午加班办户口的小闫啊,你替他办好户口,他赶上了报名时间,专门来谢谢你。”

哦,那个素不相识的小闫呀!那天来落户,因为找的工作报名要本地户口,按正常工作时间是来不及了,我听了他的请求,就加快时间替他办好,他居然如此破费送上一束百合。

“呀,好失望,不是暗恋者啊。”姐妹们一哄而散。

呵,我心里也有丝小小的失望,不过,旋即也很高兴,这百合是对我工作的肯定。今天就把花带回家,让家人瞧瞧去,这多么美丽多么芬芳的香水百合。

 

寻找小偷的警察老赵

快近年关了,天气越来越冷,这天下午3点多的时候,社区片警老赵正在社区里瞎转时突然接到110指令:辖区89幢503室南面外墙上有个人求救。老赵赶到事发地,抬头一望,好家伙,一个20多岁穿棕色衣服的男子象壁虎一样贴在503阳台下方的墙壁上,一只手还攀着那防盗栅。那人趴在那里居然还没人发现,敢情人们走路又不吃天鹅肉,才不会向天上看哦。

老赵一边急忙往5楼跑,一边联系特警队员来处理。待他赶到503室,一看没人,敲门没人应,这时才想起那个莫名其妙趴在墙壁上的人可能就是个窃贼。走到4楼再敲门,倒是有人。于是大家从4楼的阳台上搭人梯救那个人下来。一问,吱吱吾吾一番才弄明白这个人的确是小偷。

这年头,怪事越来越多了吧,只听到有人喊捉贼求助,居然还有贼报警求助。原来,这个小偷沿着落水管爬到5楼,一看没人,弄开一根铁栅栏,钻了进去,说来也是运气差,碰到个比他还惨的人家,翻箱倒柜下来,总共也就200来元现金。唉叹一声就开门出去。一拧把手,纹丝不动,这下慌了神,原来门反锁了。这下小偷出不去了,只好原路返回。到了阳台下,应了那句“上山容易下山难”,一看那根细细的落水管,晃晃悠悠的,底气不足。才爬得二下,不敢下了,想再上到阳台,这时体力也吓没了,只好一个手板住那栅栏,一只手打了个110求助。本来才不想自暴家门,可看看底下细细小小的绿花带,怎么也不敢往下看,生怕一失足就呜呼哀哉。权衡再三,还是打了报警电话。等到警察来时,一只攀着的手腕处已经磨出些血丝来,脸色依旧惨白,看来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老赵见到这家伙总算救下来,舒了口气。虽然恨小偷恨得要命,但小偷罪不致死,该救之际还是要救的。但这小偷交出偷的200元后,晕过去了。送到医院一检查,呀,血压很低,一边输液,一边抽血化验。摞起衣袖一看,呀,有三四个针眼。“瘾君子”?老赵心头闪过一丝疑问。

待半袋葡萄糖下去,小偷醒了,输完时,神情也好起来了。带到所里一问,说是好几天没吃饭了。是饿的。

“那你怎么还能爬5楼啊?”老赵很不相信。

“我不想偷,可又没钱了,今天是第一次。本只想爬1楼的,可听了下里面似乎有动静,又往上爬了。结果一直爬到5楼。”说完小偷哀求老赵,看在他年轻不懂事今天是一时糊涂也是第一次犯这事的份上饶了他这次。他一定改过自新永不再犯。

老赵看看这小子的年纪跟他上大学的儿子差不多大,心里就冒出点儿同情。不过想到他手臂上的针眼,又问:“你手臂上针孔是怎么回事?”

小偷刚有点好转的脸色一下子又惨白起来。“是,是,哦,是我卖血抽的。”说完就低下了头。老赵一听,看他刚才交待的是从河南的贫困地区来的,动了隐恻之心。于是看他认罪态度不错数额不大又退了赃,就教育警告一番,做完笔录,让他回去了。回去时还不忘塞给他50元钱让他买点东西吃。

老赵就是这样的人,看到困难的人总不免帮一把,贴个50、100的是个常事。心里想唉能帮一把就一把吧,又没有人真正想犯事,也许都是一念之差吧。这件事也这样,没过多久老赵就忘了,就象他帮助过的其他人一样。

直到一周后,医院打来电话:“上次那个叫古小力的人,快联系一下吧。他是艾滋病毒携带者,让他来医院登记处理下。”

老赵的头一下子大了。艾滋病毒携带者!古小力,就是上次那个求助的小偷。他的手腕处当时正出血来着。老赵急忙举起自己的双手,看上面有没有伤口。如果有伤口,那么。。。老赵心里一阵发毛,不敢往下想,突然间他想到什么,赶紧找电话本,通知那二个特警兄弟,如果有伤口赶紧去医院处理。

又翻出上次的笔录,寻找古小力的电话。他要找到这个小偷,本人也许并不知道,这是个流动的艾滋传染源,必须控制住,将危险减少到最低。

 

萧笛的假期

萧笛是N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一名优秀侦探。这些年破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案,抓了无数个歪头斜想的小偷大劫,闹了个名声在外,非常引人注目。也是名声太大的缘故时常有无知少女慕名前来,害得小笛老婆甚是紧张。

受声名所累,近来萧笛甚是感到疲惫。很想放松一下心情,虽然上班不甚吃力每天回到家里老婆总要叨唠一番让他想起了初恋情人,远在非凡市的小蝶。不知乍的,这一想起不要紧,心里头迫切想要去见见她。不知她过得怎么样了?说干就干,他就向领导请假。说是有点私事要处理,希望给他3天假。领导一见萧笛请假,立马同意。因为平时让他休假都不肯休,今天既然说要处理私事当然准假,不过心里也在想他能有什么私事好处理?

回到家,萧笛向老婆说明明天要去某地出差。他想还是不说明的好,一说是去非凡市,她准又闹个没完。但这次老婆不知乍地,说,我也闷死了,你去某地出差我也跟去。反正你去办事我去看风景,解解闷。一听此言,萧笛大惊。他去看小蝶怎么能让老婆一齐去?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一夜,终于跟老婆说,领导来电了,今天不出差了。那老婆也无话可说。萧笛出了门,在老婆的视线下坐上了去单位的公交车。可又不敢去单位,他这时的心啊,什么滋味都有。这时正在公交车上晃荡,突然凭着多年的职业敏感,他发现了那个怀抱小男孩的中年男子在行窃!这太过份了,居然利用孩子用掩护!萧笛一个箭步就过去将那中年男子的手捉住,立在他前面的一个女孩子的包的拉链开了,皮夹的一半正在此偷儿的手上。于是抓了一个小偷,就近送到派出所,萧笛也下了车,附近晃了下,觉得非凡市去不成了,还是抓小偷吧。多年不抓了,看来技艺还没生疏。想当年做便衣专门抓了N个车上高手哦。

萧笛一开始坐的是987路,坐到第二遍的时候已经没有小偷的影踪了。再换789路,坐到一半也没偷儿影子。等到下午的时候,大概偷儿中已经流传着萧侠重现江湖避避风头再说的信息,一时半会找不着偷儿了。

萧笛百无聊懒地下得车来信步来到三江口,过马路要过地下通道。他正慢慢地走着突然看到前面有个女子穿着紫色连衣裙长发飘飘,顿时人呆住了,那不是小蝶吗?难道她到N市来了?这样凝神的功夫,那女子就不见了。他似大梦初醒赶紧追过去,女子往天一广场去了他穿过人群一直向前望着,脚下大步流星,可是追到喷泉边时要不是一个路人提醒他他差点掉到水池里去了,当然紫衣女子早就不见了。

他正怅然若失时一低头大吃一惊,他的口袋被利器划破了!手机钱包不见了!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可是大名不虚传的捕快萧大侠啊!居然为了一个女子失手了。这时他望见对面的一个少胳膊的乞丐正对他眯眼睛。他走过去问:你有没看到我的手机?钱不重要,可手机里的通讯录钱包里的证件很重要。乞丐不说话,对一个方向望望,他看到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在晃动。于是警告这乞丐,只要在10分钟内还了他的手机,就一概不究,不然非要翻个天不可。然后他就坐到喷泉请边生自己的闷气。

果然不到10分钟他听到啪的一声,有一个小纸包落在他身后,他捡起一看是自己东东上附一纸上书“相信你”,字迹秀丽,似出一女子之手。他一见又吃一惊,那女子也是一伙的?

想了很久第二天萧笛还是来到车棚间翻出件上次装修工拉下的衣服,拎起来一看,衣上结满泥浆,还少了个胳膊,满是潮味。萧笛皱了下眉头,还是毅然穿了进去。

过了些天,N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破获乞丐流浪儿行窃团伙,抓获某某等偷儿若干名。萧笛又成了名人,只是他看到那女子的眼睛又想起了他的小蝶,那个让他再次成了名人的中介。

 QQ图片20180312221905.jpg

作者简介:黄挺女,笔名黄岚,浙江慈溪人,宁波诗社会员,宁波市天文协会会员,宁波市作协会员。著有格律诗集《黄岚诗钞》。现供职于宁波市公安局

三篇小小说都是在工作中生活原型。《香水百合》2017年浙江省“中国梦.故乡情”小说评选兰花银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