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老    警

来源:作者 作者:刘书

魏钝是市公安局的警务督察长,多年来他固执认真的性格在局里是出了名的,也因此得罪了很多的同事,说好听了,这叫铁面无私,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不近人情。 

这一天,魏钝带着督导工作组到刑警大队督导”11.20”抢劫案追逃情况案发一个多月了,犯罪嫌疑人张峰还在潜逃中,尽管专案的刑警作出了巨大努力,但追逃工作进展缓慢,没有实质性突破。为此,魏钝在刑警队大发雷霆,呵斥专案组组长徐晓磊办案不利徐晓磊涨红了脸,嘟嘟囔囔的反驳了几句:就知道纸上谈兵有能耐你来啊!他声音虽小但还是被魏钝听到了,钝提高嗓门大声吼道 :我来,我来要你们这些刑警干什么 ?难道你们是吃干饭的吗?正在这时魏钝的手机响起,电话里传来局长的声音,说是上级的组织部门来考核调整干部,让他放下手头的工作立即回局里。

不到半天时间,局里传出消息为了使基层警局领导干部队伍年轻化,年满58岁的领导干部都要退二线工作,选拔一批年轻有为的干部充实到领导岗位。魏钝退到二线了,刑警大队长刘长河被提拔到督察长岗位徐晓磊当上了刑警大队长,魏钝被安排到刑警队当侦查员世上的事就是这么瞬息万变。

魏钝晚回家后,老伴儿炒了几个菜,乐颠颠的说:你这个老毛驴子啊,终于下了套了,从今往后,我可就放心了,找个清闲点的工作,好好养老吧。魏钝喝了一杯酒,很认真的对老伴说:呵呵,这你可想错了,我魏钝可是一块好钢,放在哪儿都是响当当的汉子我还想啊发挥余热,好好干点实际工作从领导岗位上下来,只是换了个岗位而已,我的工作还将继续。

按照惯例,老领导退二线,到基层安排一些闲职就算了。但魏钝说什么也不干,认为自己还有能力,第二天到刑警队报到,主动向大队长徐晓磊提出要担任”11.20”抢劫的追逃工作。徐晓磊涨红了脸,对老领导说:昨天的事就是话赶话,别往心里去,这么大年龄了,好好休息吧!这些活我们年轻人来干,我们一定会干好的。旁边的几位老刑警也都劝魏钝魏钝却笑着说,我不是较劲,我是真的想干,你们别忘了当年我可是著名的破案能手,破过很多疑难大案。徐晓磊没有办法,只好把这项工作交给了魏钝,并给他配备了两名年轻机灵的侦查员。

11.20”追件追逃工作,至今没有突破性的进展,魏钝认为还是在细节上出了问题,因为往往是细节决定成败。十几年前,魏钝还是刑警大队长的时候,他就接触过犯罪嫌疑人张峰,那次是强奸抢劫案张峰栽在了魏钝的手中,被判刑十年,出狱后,张峰再次作案可以说魏钝和张峰是老对手了,高手过招,讲究的就是一个心劲张峰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 并且穷凶极恶。于是,魏钝带领青年民警李壮、王浩,从头开始捋这起案件,从现场和证据中寻找蛛丝马迹,在浩如烟海的监控视频中寻找张峰的鬼魅身影渐渐的案件露出了一线曙光。

红磡大型歌舞酒吧里灯火迷蒙,霓虹闪耀,一些男男女女疯了一样跳着、唱着、喝着,仿佛进入了一个魔幻的世界。魏钝穿了一件不起眼的夹克,坐在一个很显眼的地方端着酒杯一名服务小姐走过,魏钝做了一个手势,服务小姐恭恭敬敬给魏钝了一些红酒魏钝问服务小姐,你们这有一个叫瘸狼的吗?服务小姐一愣神,忙说:我们这没这个人魏钝给了小姐100元小费,小姐接小费后说:谢谢先生 我们这儿真的没这个人魏钝又拿出100元,小姐慌忙后退了一步说:先生真的 ,我真的帮不了你。服务小姐转身要走,魏钝骂了一声:真他妈不识抬举,说着将半杯红酒一下泼在服务小姐的身上小姐一声尖叫,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小姐一边尖叫一边说:你这个人有病啊!凭什么泼我酒啊?不远处一个人, 晃着两个膀子向魏钝走来这人两臂纹着密密麻麻说不清楚的图案,脖子却歪在一边。他走到魏钝身边,低声吼道:你他妈找事儿呀,老不死的想找事儿跟我来。魏钝站起来扬扬眉毛表示可以跟着走歪脖前面带路,魏钝跟在后面,来到酒吧的一个小屋里屋里乌烟瘴气的,有几个不三不四的家伙在玩扑克,一看魏钝走进来,扔下手中的扑克盯着魏钝,其中一个问歪脖:老五,他干啥的歪脖老五轻蔑说:这老**在搞事,说着扬起手想打魏钝嘴巴魏钝一下挡住歪脖老五的手,顺一个擒拿动作,把老五的手背了过去。这时 ,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进了屋,连忙说:大家都别动手 ,别动手,这是咱们公安局的魏大哥。然后转过身皮笑肉不笑的说:魏督察长到我们这来有什么事儿?魏钝说:我想找瘸狼问点事,你这些手下看来挺不配合。

瘸狼?哦,有、有、有、不过他前两天离开这儿走了,现在不知道哪儿去了,魏大哥有什么事儿等有机会我转告给他。   

魏钝放开歪脖老五转身对油头粉面说:也好,你告诉瘸狼我只想问一下疯子的下落。好、好、好油头粉面连连点头应允。

魏钝的敲山震虎打草惊蛇果然起了作用,油头粉面打电话告诉瘸狼要小心警察找你,瘸狼打电话联系上狱友张峰,让小心张峰就是魏钝说的那个疯子一个一个的联络轨迹,全部被公安局技侦查控系统记录在反馈到魏钝侦查小组的手里,下一步抓捕疯子就是时间的问题。

几次踩位定点,都是抓捕疯子的最好时机,魏钝都没有让大家动手,刑警们很不理解,不知道魏钝脑袋里究竟想什么。直到有一天,侦查员们了解到,疯子从农村转了两天回来,背了一个长长的背包,魏钝在视频监控里反复看完了这个情节以后,才点点头说时机到了,开始收网。

疯子这天很晚才回到自己的出租屋这是一间三楼的出租房,疯子开门进了屋转身机警的关上门,还没来得及开灯,黑暗处就传来一个沉沉的声音,朋友,等你好长时间了, 你终于回来了。疯子一愣,接着故作镇定冷笑一声说:魏警官,我早知道你会来的,你们还有谁都出来吧。他一边说着一边迅速趁着黑暗滚到了一边,从门后的橱柜里拿出一支步枪,哗啦一声,子弹上镗,大笑一声说:今天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该有个了结了十年前你把我送进了监狱今天我要送你下地狱。说着他打开了灯,只见魏钝端坐在屋子里。

魏钝问疯子:二十年前兵工厂丢了一支步枪,应该是你手中这支吧?

疯子高傲的说:没错,就是这只。

魏钝有点激动:十二年前,我手下的刑警付队长王彪,就死在你的这把枪下吧?

疯子愣了一下,接着仰天长叹一声,:不错,王彪是死在了我的手里,但该死的不是王彪,应该是你,他是替你死的。今天,你就去黄泉路上和他作伴吧!说着,疯子扣动了扳机,但枪没响。

魏钝冷笑一声说:张峰,我高看你了,你就是个笨蛋枪里的子弹早就被我换掉了,我早就应该抓你,就是因为这支枪没出现,我愧对我的战友王彪,所以我才等到今天。话音刚落,几名民警破门而入,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疯子……

徐晓磊摆了一桌庆功宴举杯之前,徐晓磊和他的年轻兄弟们郑重站起来,给老领导魏钝敬一个长长的警礼。徐晓磊请求魏钝收他为徒,魏钝微笑着点头应魏钝反过来也请徐晓磊收他为徒,因为要学习最新的科技破案技术,徐晓磊也爽快的答应了。

一场庆功宴就这样变成了拜师会政治处刘主任特意为魏钝写了一幅书法作品------曹孟德诗作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作者简介:刘书,笔名山野樵夫,现供职于吉林省森林公安局白石山森林公安分局,政治处主任。吉林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其文《百万巨款不翼而飞 万里追寇失而复得》荣获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优秀奖”,影视剧本《小树苗的春天》荣获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微视频大赛“一等奖”和微电影大赛“十佳影片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