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代价·救赎

来源:网络投稿 作者:闫涛

每次走进公安局王小毛都格外殷勤,见了岁数大的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叔”声不断,年纪轻的左一个哥、右一个哥叫个不停。

“严肃点,闭嘴”一声呵斥,王小毛灰溜溜低下头,在两名年轻警察的左右“搀扶”下进了办案区。“哐”关门声震响了整个楼道的声控灯。

王小毛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进公安局反正过一段时间就来一趟。局里大部分警察都认识他,因他犯事太多,小偷小摸不断,打架斗殴几乎成了家常便饭,行政处罚、法院判决等等的法律文书到一起都能出一本书了,书名就叫《落没者的试法岁月》。

王小毛最早在造纸厂当车工,是一份体面的工作,厂子效益好,收入稳定,隔三差五发福利。用他的话说,每天早晨吃牛肉面都着肉和蛋,上厕所的卫生纸,洗头的“飘柔”从来就不用买。王小毛到底是为什么“改行”走的下坡路,干起了昼潜夜出,损人又不利己的勾当已无从得知,他也不想说。最早办理他案件的民警也曾到他工作过的厂里和家里了解过情况,厂里没了解啥,只知道某天早晨王小毛没来上班,过了两三天急急忙忙办了辞职手续,领了工资骑着“恨天响”的摩托车就走了,从此再没有出现过,后来听说被公安拘留了。王小毛是迁移户又是最早享受政策的空挂户,父母都在外省老家名下有一套两室一厅的楼房,早被他卖给了一对打工的两口子,平时自己租房住,辞职四处飘荡,民警跑断了腿也没有找到他相对固定的窝。从王小毛街坊邻居的口中得知,王小毛为人热情大方,生活品位高,穿着时髦,曾有过一对象,俩人热恋许久,但最后不知为什么“吹了”

坐在审讯椅上,王小毛耷拉着头,隔三五分钟偷偷从油兮兮的头发绺子里瞄一眼办案的民警,这他一贯的习性。民警小张和小陈已经是第三次办他的案子了,前两次在派出所,这一次在刑警队。

民警小张打开电脑,漫不经心瞅着王小毛,脸上带着微笑王小毛最怕这种笑,他将眼珠子往上翻,直愣愣瞅着电灯上沾满已经死去的蚊虫,他渴望着此时对面的年轻警察能把他好好的骂一顿或美美的煽一顿嘴巴子,那将是一种说不出的享受和美滋滋的舒坦。尽管那起不了多大作用,但总比这种让他心发慌的笑脸好。王小毛开始盘算着,怎么对付警察的讯问,逃避法律的打击。

小张、小陈清楚,这时候和他说什么都是白费力气,不会有任何收获,只能慢慢磨,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王小毛才能清楚自己是谁。这也是提高审讯效率,促进坦白交代的最好办法。

王小毛心里盘算着怎么能可以钻的空子。

“王小毛”一个声音不高不低传过来

“我不知道..”王小毛故作镇定蹦出四个字

“我叫你名字你不知道?心里有鬼紧张的吧?”小张利目盯住王小毛。

“啊!那……

“那什么那!你喝水”小张先是声色俱厉继而慢条斯理

“啊,我不喝水,哪敢叨扰老张哥

“油嘴滑舌,谁是你哥好好想想事情经过,说说天辰小区那几个地下室被盗的事情

“什么小区?在哪里?地下室怎么了?你怎么知道是我”王小毛低着头喃喃了一大堆。

“这样吧,不说那些破事,给我讲讲你的光辉岁月和英雄壮举怎样?”小陈一边翻看着照相机里的现场图一边对王小毛说。

 “那当然”王小毛来了精神,开始东拉西扯唾沫横飞,像在说书,只差了一把扇子,一副茶碗。

小陈点一支“红河”,在浓浓的烟雾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着王小毛的故事。

好几天过去了,只是讲故事和听故事并互相交流的地方从办案区换到了看守所。

几天下来,小陈和小张从王小毛嘴里知道了那几起盗窃案件的来龙去脉,知道了他离开造纸厂的原因是女友一花两插引他愤怒至极失去理性为报复女友而胡作非为,清楚了王小毛病重的父亲去年刚刚过世,他因为盗窃关在看守所里没能最后尽孝,也被王小毛长期助死了父亲的孩子上学的义举所感动。总之听了很多,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对一个违法人员的生活有了兴趣。每次从看守所出来,小陈和小张都花一两个小时去印证王小毛所讲之真实性,结果基本都得到了肯定。

王小毛“交代”的一件事让小陈和小张不敢相信,直到从王小毛租房墙缝里抽出厚厚的三个信封袋子,两位年轻的民警被一个难以理解的现实镇住了王小毛的屡次不法之财五万八千多元然分文未动。有一笔万元的定期存款,存款日期是他离开造纸厂之前。

办公室里,大队长、教导员、中队长、办案民警听着小陈、小张的汇报,被他们近半个月的办案信息镇住了不合常理,这样的嫌疑人绝无仅有。

案子破了

在法院开庭审判之前的最后一,王小毛讲口干舌燥,小递给他一纸杯子“雪碧”,小陈给了他半截燃烧的“红河”。俩人轮番上阵苦口婆心地对王小毛进行法制教育:女友再缺德,也不能放任自己以违法犯罪作为报复她的手段,那样就触犯了法律,必将受到制裁。王小毛的眼神告诉他俩:知道了,后悔,可已经来不及了。

法庭上王小毛始至终都没有说明他犯罪行为的动机但法庭认定的他的犯罪事实法槌落定,王小毛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王小毛表示不上诉。

小陈又出现在王小毛曾经工作的厂里,和工友成了熟人。在交往的过程中,小陈以往对王小毛的判决书,将五万八千元赃款和王小毛迟来的悔意一一送到受害者手中,并得到了受害者的谅解这一切被管教传到了王小毛的心里。一年六个月,漫长、遥远、短暂、触手可经过547个白天黑夜的教育改造,应该说,王小毛醒悟了。

刑期结束的那天,王小毛望着阳光下来接他的小陈小张的影子,深深地鞠了一躬。

两个月后王小毛把八万元的款换成了胡同里“再回首”的小饭馆那个饭馆进门的吧台旁醒目挂着一张警察亲切而庄严的

 

作者简介:闫涛,男,汉族,1988年1月26日生,中共党员,大学专科学历。甘肃省金塔县人, 2011年6月毕业于甘肃警察学院,同年11月参加公安工作,现工作于甘肃省玉门市公安局从事公安宣传工作。有多篇公安工作题材小说、散文、诗歌被《中国散文网》、《西北文学网》等网站刊登。同时多篇文章被厅、市级公安网络转载。对于文学的热爱时刻被一种信念助推“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希望通过手中的纸和笔把基层公安民警的忠诚、奉献、辛酸展现在大众面前。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