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香烟女子

来源:美篇 作者:司绪

她来报到的时候,正好是秋天。

我们这个北方城市的初秋已经有淡淡的凉意,大家都开始穿不同面料的外套了,她却还是一身黑色软料单衣。小西装上衣紧身、超短、领口开得很低,裤子紧紧地裹着饱满的臀部和两条肉嘟嘟的腿。

楼板上“咯噔咯噔”紧促而有节奏的走路声,使这个“脸难看”办公室有了久违的新鲜。时不时向后轻甩的短发,为她添上优雅和不羁的一笔。

她长得并不美,黑黑的脸,小眼睛,单眼皮。小嘴唇却是厚厚的,出奇的红润,她说是性感的唇。

不管怎样说,她有一张“王牌”的脸,那就是时下最流行的巩俐、章子怡、周迅类的小瓜子脸,妖娆、迷人。

还有那尖下巴,不动的时候,用几根手指撑起来,满是沉思的凄楚,给人看了,只是无法惊动的怜惜。

她才22岁,那么年轻,身体打扮的无拘无束呈现着她狂荡不羁的一面,小脸尖下巴的沉思又给人想要去怜爱的冲动。这样组合的女子,是让人幻想又无法掌握的那种。

一个晚上,她邀我去看电影。

虽然电影院这个概念早被许多人置之脑后,然而,一经被她提起,我也忽然想念起那种空旷的回旋的万人心动的感觉。

不记得当时是看了什么片子,因为思绪完全被另外一种情景所攫取。

当电影院里慢慢沉静下来的时候,我忽然瞥见她翘着的手指间正夹着一支香烟,烟头的那一点红红的光点缀在她黑色剪影的前方,煞是好看。我盯着又看,聚亮的烟头也亮了她的脸,瞳仁漆黑如夜,然后,烟雾歪歪斜斜地从她的脸上撒了下去。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抽烟。

她对我说:“姐,别告诉别人我抽烟,毕竟我现在是个公家人。”

我肃然:“当然不会。”

夜里的香烟大概容易诗意化的,本来我是反感女孩子抽烟的,可是这样的夜里,这样的女子,闲闲的抽上几支烟,反倒成了她让人羡慕的本钱。

我感受着她在青春岁月里叛逆与挑战的意味和随之而来的沉郁忧伤的氛围。

她说她已经有四年的烟龄了,从上大学的那一年起,开始迷恋的只是它的形式,把抽烟当作一种创作活动。

几个女孩子,在繁星夜里的草坪上,斜斜地靠在一起,念几首自创的诗,唱几支喜欢的歌,谈系里的男生女生,还有心仪的白马王子,于是,呆呆地抽上几支烟,便是大学生活的青春见证。

但是到后来,抽烟变得没有那样单纯了。

有时候,她也会想,一个好端端的女子,怎么就吸上了香烟?

她其实也知道许多男孩子并不喜欢抽烟的女人,但是伤心的时候,眼泪止不住了,就用那缥缈的烟圈来掩饰 ,直到烟头灼痛了手指,心肠也一下子硬了许多。

这女子香烟里的故事,让我也想起校园后山坡上那一条长长的走不完的路,虽然没有香烟相伴,但是那时候我们多么年轻,也会有一些近乎吸烟等等略微出格的念头,等不及的中年远在天边。

我和我的女友们都曾以为中年的自己会真的象香烟一样袅袅于众人的头顶,精彩绝伦。

然而,许多年以后,我们除了把那些幻想变成美好的句子以外,便是坚定不移地担当自己职业妇女兼家庭主妇的责任,美美地做着小女人,日子再也没有什么也不希望有什么风头了。

有一次和妹妹们在一起玩牌,我忽然肚子胀,妹妹说抽支烟就好了,于是我拿来爸爸的香烟,点着,狠狠地吸了一口,顿时被呛得大声咳嗽,老公听见了,斜眼看过来嘀咕:“像什么样子,一个女人!”

我慌忙掐灭了烟头,怪妹妹的馊主意。

我很理解可以抽烟的处境。

好像抽烟有一点轻微的无耻在里面,又似乎满足了女人们越轨出格的欲望。

只是,香烟对我来说,好像一个白日梦,似乎拥有过,而且有一种别致的乐趣,但是,终究也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并没有什么遗憾,只是对于中年的我,那只是一种形式,把香烟当作一种诗意和空灵的年代已经过了,剩下的不过是字眼的纠缠罢了。

只是,想想,年轻真好,二十几岁真好。就好像她现在这个样子,可以红配绿,可以把毛衣下摆伸到外套之外,可以涂着厚厚的眼影和唇膏,还可以美美地抽烟。

她总是毛衣上系的带子可以及到膝盖,休闲长裤上的带子及到脚面。

有一次我恶作剧,把她上下那两个带子给挽到一起,打了一个蝴蝶结,她抖抖腿说:“蛮有创意的嘛!”于是,就那样在大街上跑来跑去的一整天。

也常常,鞋带拖在了地上,于是,她蹲下去收拾,便露出低领下的乳沟和短衣后面的半截腰身,那么肆无忌惮,而于中年的我来说,却是永远也不会有了。

叹口气,暗自想,谁拿年轻有办法呢?!

在所有年轻的附件中,我认为抽烟是最冒险的一件事,因为不小心就会被划到坏女人的行列。

然而放在她身上,这念头一样枉然。

因为我亲眼看见那个男孩子献媚地附在她身边,给她点烟,然后看着她一口一口地吐烟圈,熟练优美地弹烟灰,一幅迷恋的样子。

虽然男孩后来离开了她,也不是她的原因,因为她说,她看不起为女人洗袜子的男人。

男孩子不明白,叹气:“为什么现在这社会,痴情的是男人,受伤害的也还是男人?!”

对于婚姻,她说,顺其自然;对于爱情,她说,爱我的人往往太低三下四,有损我心目中的男人形象;我爱的人,如果拒绝我,那他就是狗屎不如,我不会去追他的。

那么,我爱的和爱我的爱情,这世界有么?她自己不能断定。或许会有,但是也会常常转换,只是,都不如这指间的香烟来得真实,来得过瘾,来得不讲条件!

所以,冒险也是值得的,这一点点的突破,对于那个追求她的人,也是一种考验。至于到了需要放弃的时候,也许又是另外一个自己。

我称她香烟女子,她让我想说,抓紧时间任性一下吧,人生有太多到时间就要放弃的东西,比如香烟,或者那红配绿的衣服。

[CropImg]司彩霞.jpg

 作者简介:司彩霞,笔名司绪,供职于甘肃省平凉市公安局,全国公安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首届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