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突然的自我

来源:作者 作者: 楸立

英姿电话里告诉马亮,五一假期不回来了。英姿一年南下广州打工,说好了五一假期回来和马亮领结婚证的.这临时变卦顿让马亮心神不宁。马良郁闷之余,颇有心计地给同乡武安打了电话。武安和英姿在一个电子厂打工,算是马良安插在英姿身边的一个眼线。

电话通了后,苏文亮问,安子,是不是英姿最近怎么样啦?

武安支支吾吾地回答,没,没怎么样呀?

我感觉她这次五一不回来是故意的,是不是有人了?

那头武安仍旧像没睡醒的样子,没有……好像没有吧!

   马亮又问,你没发觉她有什么不对劲?

  武安更迷糊地回答,也没有呀!我们天天碰头照面的,还是那样。

  马亮说,我想去看看。

  一听马亮要来,武安的语言清醒些了,你过来有意思吗?

  这句话很怪,怪得让苏文亮更费疑猜,难道樱子真的变心了?要真的这样,他更得去一趟了。我过去怎么就没意思?马亮想我死也得死个明白呀!

  几天后马亮来到人流稀疏的小站上,小站还是去年送英姿时的那个状态,丁点色彩感都没有,任何的景致都灰蒙蒙的,仿佛再配合马亮的失恋。

  马亮忽然想嘲笑自己,但又怕嘲笑过后能不能在自嘲中解脱,他就在内心严重的鄙视了自己一下,

   值得吗?

  这话不是马亮说的,是邻居娟子说的,娟子梳着个大辫子甩搭甩搭的,跟在他屁股后面,让马亮心很烦。马亮说娟子,我又不是去自杀跟着我干嘛?

  娟子被马亮逼仄的目光中倒退了几步,说,马亮,你一走你老妈谁伺候,十几亩玉茭谁种?

  这话问得现实,马亮也觉着自己此行确实有些冲动和盲目,虽然他昨天就把劈柴米面都弄妥当了,可万一老娘的哮喘病真要上来,谁照料呀?

  马亮是个重情的小伙,也是个大孝子,老娘那是他的依靠。

  马亮看了看眼前的娟子,忽然笑了,笑得很狡黠,马亮说,娟子我走了,你就去我家住呗,你照料着我老娘几天不成。

  娟子说,我是你啥人,你说照顾就照顾。

  一句话把马亮噎了脸红脖子粗。

  马亮挠了挠头皮,说娟子,我去几天就回来,你就再奉献奉献。

  娟子说,马亮,我实话和你说了吧,那个英姿早就和别人好了,真的你别去了,你去了只能是白瞎趟路费。

  马亮脸上一热,有点起急。问娟子,谁说英姿和别人好了,她和别人好你咋知道?

  娟子瞥了他一眼,你说你傻不傻,咱村里都传遍了,村里和马亮一起打工的人都知道了,就你和你老娘蒙在鼓里,人家马上就要在广州和一个老板出国了。

  马亮把行李包向地上一摔,你胡说,这天底下没有比我再对英姿好的了,她绝对不会这么做,谁也别污蔑她,

  娟子被马亮骂得嘴唇发抖,对他说,我早想告诉你了,怕你伤心,好了不管你,我回去,你爱怎么样我管不着,娟子哭着走出了车站。

  马亮气呼呼地看着娟子的背影,捡起地上的行李,走下通道,一个酷似伍佰的歌手正拨动着吉他,面前放着个搪瓷缸,里面放着几枚硬币和几张零碎的钞票。马亮瞄了他一眼,在伍佰忧郁的歌声中挤上了火车。

  马亮下了车的拿出手机就给英姿打了电话,英姿我来广州了,现在刚下火车,你在哪里?

  那头的英姿一听马亮来广州了非常着急,说话吞吞吐吐地,马亮,对不起。然后电话就哗啦一下挂断了。马亮拿着发着嘟嘟忙音话筒,足足发了会儿呆。

  武安急匆匆地赶来接他,俩人找个地摊稀里呼噜地向嘴里塞着面条。

  马亮说,安子,我人也到了,刚也和英姿打了电话也不见我就说了声对不起,你和我说说到底是咋回事?

  武安说,我都告诉娟子不让你来,你不认头,来了你也见不到英姿了,英姿和公司二老板好上了,昨天就搬出厂子,谁也不知道去哪了。

  马亮不吭声,他大口大口地向嘴里扒拉着面条,一大滴眼泪吧嗒掉在面汤里。

  武安大人似地拍了拍了马亮的肩膀。亮哥,咱是爷们是汉子,这点事咱拿得起来也放得下。

  马亮点了点头,又一颗眼泪掉了下去。

  嘟嘟,武安的手机来了个信息,马亮擦了下模糊的眼睛,武安打开一看是娟子发来的,娟子说,告诉马亮,我在他家呢,让他安心在广州吧!

  马亮眼圈又红了。

  娟子人挺好的,你心总是在英姿身上她那心多高呀!武安说。

  马亮连夜坐上了返程的列车,他掏出手机,在通讯录上翻到英姿的名字时,端详了许久狠狠地摁下了删除键。

  天刚发亮火车又停靠在那个小站上,马亮揉了揉眼睛,在一缕晨光中走下站台,那个歌手依然无我的弹着吉他,马亮走过他前面,听他将一曲唱完,问道,你唱这歌叫什么?

  《突然的自我》,

  马亮脸上一笑,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放到对面歌手的搪瓷缸里,麻烦你再突然自我一次。

  听见你说朝阳起又落,晴雨难测,道路是脚步多,我已习惯,你突然间的自我。挥挥洒洒将自然看通透。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你远眺的天空挂更多的彩虹·····

  歌声让马亮感觉无比地轻松,他脸上泛起红光,大步走出车站,前面那道山梁上,跳动着一朵绚丽的彩云,那是娟子在晨风中向他挥手微笑。

      崔楸立.JPG

 楸立,本名崔楸立,河北省大城县公安局民警,河北省大城县人,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第二期鲁院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河北公安文联理事,全国公安文联首届签约作家,作品在多家省市级期刊发表,多次获得国家省市级文学奖项。曾出版小说集《定军山》、《红孩子》两部。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