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小说

一米阳光

来源:作者 作者:李阳

阳光市场重新改建和规划后,统一成相对的两排蓝顶白墙的活动板房,整齐漂亮。原先横七竖八的广告牌子和私搭乱建挤路占道的现象,都不见了,小商小贩们都说好。

不过呢,众口难调,也有说不好的。谁说不好?烧饼崔和牛奶宋。

要说烧饼崔和牛奶宋,都是阳光市场里多年的生意人,两家一直挨着,一个98号,另一个99号,关系处的还不错。有时饭口上犯懒,不想外出买,就互相送个烧饼或是一袋牛奶,一顿饭就解决了。

毛病出在哪儿?一棵白杨树。树?碍啥事儿了?

冀中平原上白杨树多的是。原先市场没有统一规划时,谁家的店要是开在一棵白杨树下,那是很不错的,夏天时树盖如荫,不但可以遮阳,还聚人气和财气。逛半天市场走累了,在树荫下歇歇,闲聊几句,忽然发现忘买一袋豆瓣酱或是淀粉了,别急,店里有。虽说是薄利,架不住多销啊。

烧饼崔和牛奶宋的铺子之间就有一棵高大的白杨树。规划时为了保护这棵白杨树,就没像其它店铺似的紧挨着了,两家空出了一米来宽的距离。

这一米的距离,要说也不大,烧饼崔放一张能折叠的行军床就占去一半,中午可以借着树荫午休一下。

牛奶宋呢,是个女人,午休时爬柜台上眯一会就行。不过有时牛奶周转慢时,送来的货店里就摆不下了,只好占用两家的公共空间,一箱子一箱子摞在那,有了空箱子也堆在那里。

时间一长,烧饼崔就觉得牛奶宋这女人小心眼,大量的牛奶箱子挤得那张行军床勉强放下,躺在上面看着一人多高的箱子们,总是担心倒塌砸着自己。

牛奶宋呢,也觉得烧饼崔不地道。有天中午给他送袋奶,有心换个烧饼吃。路过中间地带时,无意中看见烧饼崔在摆他的行军床,恶狠狠地踹了她的牛奶箱子一脚。箱子是纸壳子的,立马瘪进去一块!

“啥意思啊你?!”牛奶宋不干了,嚷嚷起来。

“啥意思?早就看这堆箱子不顺眼了!挤得人没法休息!”烧饼崔干脆就势也把多天来的不满发泄出来了。

一来二去,二家有了间隙,谁也不搭理谁了。

这天一早,奶站来送货,牛奶宋指挥卸在了店铺门口,占用了烧饼崔门前一块地方,挡着他家的一部分橱窗。

烧饼崔刚开门营业,一看,嗬!这老娘儿们不是挑衅吗?不但占有公共空间,还入侵自己领地了!想着,火就窜上来了。出门一把推倒那摞挡着自家橱窗的牛奶箱子,转身回铺子里了。

牛奶宋是谁?市场上做生意这么些年啥人没见过?现如今居然被个蔫不出溜的烧饼崔骑在脖子上撒欢!奶奶腿滴,不给他点颜色瞧瞧,老娘没法在市场混了!

......

接了报警的老杜赶到现场时,情景是这样的:

烧饼崔举着一把菜刀对着牛奶宋怒目而视,后衣襟被他老婆死死拽着!

牛奶宋面色惨白,披头散发倒在烧饼铺子前,左手捂着右胳膊,鲜血直流......

场面太火爆了!Stop!停!快快快快快,老杜赶紧给120打电话,这会儿先救人要紧!

驱散吃着饼喝着水举手机拍照的围观群众,市场恢复正常营业,老杜现场办公。

事情来龙去脉很快就弄明白了。老杜围着白杨树转了好几圈,脚下磕磕绊绊的不是牛奶箱子就是行军床,摆放的乱七八糟。

老杜招来市场管理员,让立即恢复原状。

牛奶宋不在,她家的箱子什物先堆着。烧饼崔负责把自家的锅碗瓢盆和行军床都收拾利索了。

拿刀砍人的问题必须严肃处理,拘留!

“冤枉!她那胳臂是自己杵到我家玻璃橱窗里,被玻璃割破的。我可没砍她!”烧饼崔这会儿蔫了。

“真的?”

“真的!不信您看!”

老杜仔细检查了一地的破碎玻璃,上面还有点点滴滴的鲜血,明白烧饼崔没有撒谎。

走访了周围几家店铺,都给烧饼崔作证,是牛奶宋自己受的伤,看得真真地。不信,有手机视频为证。老杜点点头。

不过,不管怎么说也是烧饼崔家的玻璃割伤了牛奶宋,况且牛奶宋是个女人家,明显是吃亏了。烧饼崔呢,得有个服软的态度,大丈夫嘛能屈能伸。两家的矛盾必须得解决,要不以后相邻着怎么处呢?老杜细声慢语地做起烧饼崔的工作。

“那我家的玻璃咋办?”烧饼崔闷声闷气地。

“不是事儿。前一阵所里装修,库房里还有换下来的玻璃,照着你家的尺寸,去割一块补上不就行了。”

烧饼崔点点头。

“那你现在就买点水果去医院看一下牛奶宋。估计医药费也没多少,顺便给她出了。消消气,远亲不如近邻,以后还得互相照应呢。”老杜安排的井井有条。

“不拘留我了?”烧饼崔心有疑虑。

“拘留?拘啥留?”老杜反问道,“小纠纷,我给调解了。放一百个心,耽误不了你卖烧饼。”

“还有,这块空地谁都不能占了啊。”老杜严肃起来,叮嘱市场管理员。

多年的老相识,各退一步说开就得,和气生财嘛,烧饼崔和牛奶宋和解了。烧饼崔看牛奶宋胳膊裹着纱布,帮着把牛奶箱子归置好,叫奶站赶紧回收了。

老杜推着一车土过来,垫在两家之间的空地上,均匀地撒了种子,说是太阳花,好养活。责成牛奶宋和烧饼崔负责浇水施肥,老杜要不定期监督和检查的。

很快,太阳花就破土长了出来,碧绿的一片嫩芽很招人喜爱。

现在没事时,牛奶宋和烧饼崔轮番去给太阳花浇浇水、除除草,盼着早点开花呢。

有时,老杜从那里路过,牛奶宋和烧饼崔就笑着招呼他,问,太阳花都是啥颜色的?

老杜瞥一眼那棵枝繁叶茂的白杨树,正是一场雨后,一道五颜六色的彩虹挂在树梢上,再看看树荫下那片碧绿,眉毛一挑,道:“猜。”

说完,骑着那辆嘎嘎直响的破自行车,不紧不慢地走了。

李阳.jpg 

作者简介:李阳,中国石油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首批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三届高研班学员。 出版中短篇小说集《逃离与回归》、《好好学习》。现供职于河北省冀中公安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