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爱心别动队 ——董瑞和她的“爱心接力”群纪事

来源: 啄木鸟杂志社 作者:林 楣


 

    雁南飞,春归来。

  从3月17日下午开始,上海援鄂医疗队队员或随救援车或乘高铁一路朝着回家的方向——上海奔来!之后,将有部分医疗队员继续驻守武汉,支援当地医院救治ICU病人。

  此时此刻,似度过了漫漫长夜,在晨曦中听到了春的音符、嗅到了花的芳香,连推窗的手指都有了弹奏《春之声圆舞曲》的冲动,窗户就“嘎吱”一声笑着把腰闪出去了。

  董瑞在微信群里写这条信息时,嘴角上扬着,手指是翘着兰花指的,甚至胸口如小鹿撞着,“扑通扑通”。从1月24日大年三十开始,董瑞的心就与上海援鄂的1600多名医疗队员紧紧拴在一起了,像一家人。此刻,亲人归来,怎能不高兴?

  “欢迎白衣天使胜利凯旋!全国援鄂医护人员零感染!”

  这个260人的“爱心接力”群,“花团锦簇”“美酒传杯”,最后大家约定:“待最后一名上海援鄂医生归来,我们再说‘再见’!”

  至今,这260位群友大多彼此并不相识,平日也无多的话语,但是,只要一有“指令”下达,所有群员一呼百应,纷纷潜出水面,他们是一支不一样的爱心别动队。



  大年三十,闯入心底里的年轻护士

  在楼层间跑上跑下,董瑞气喘吁吁。

  时钟显示此刻是深夜10点。窗外,瓢泼大雨。2020年1月24日,大年三十。

  从警30年,年夜饭不在家里吃,对董瑞来说,不是件稀奇事。警察大多如此。然而,这个年三十,董瑞未与家人团圆,其因,有点奇怪。

  她在单位赶制酒精棉花!连撕带搓,马不停蹄。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将这个年三十整得心乱如麻。

  董瑞是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曲阳路派出所的“大内总管”,全所一百多人的吃喝拉撒她都得操心。疫情突袭,口罩、消毒药水、防疫物资,派出所都需要。可急人的是,这些物资已是紧缺商品,连酒精棉花都很难买到。派出所民警需要到战“疫”前沿去,要下社区,要联防联控,要为民排忧解难。民警是战士,也是需要做好防护措施的个体,董瑞一下午到处打听,通过各种渠道“囤了一点货”。棉花是医用棉花,酒精是75%的家用酒精,然后戴着手套一个个搓,一瓶瓶装,全部做完,算算,可以抵挡一阵,马上分发给同事们。再看看,董瑞又有了担心,拉上同事一起给各个楼层消毒,一阵忙乎,停当下来,已是深夜10点。

  坐在凳子上喘口气,民警小王进了办公室,一脸开心,说是刚送一位援鄂医生去了机场,感觉自己棒棒的!

  啊!董瑞忙问:“怎么回事?”

  原来,晚饭时分,一位心急如焚的女士跑进派出所,进了门,放下行李箱,冲到窗口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警察同志,能不能帮帮我?”原来她是曲阳辖区内的岳阳医院护士长,是上海援鄂的第一批医疗队员。从接到通知到集结出发只有短短两个多小时,她爱人在司法部门工作,当晚在单位加班,她只能自己打的去机场,可瓢泼大雨中,在路口拼命招手,就是不见出租车踪影!眼看集结时间一分一秒逼近,她撑着伞拎着行李箱,赶到了不远处的曲阳路派出所。

  马上送!值班民警小王拎起护士长的行李箱一把塞进警车,一路警灯闪烁,护士长准时到达机场,站在了集结队伍的前排。

  坐在董瑞对面,小王很自豪地给董姐汇报这件事。他护送的护士长是上海、也是全国最早援鄂的医护人员之一!在机场,他看到许多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医护人员,有人手里还拿着面包,可能晚饭都没吃!想到这些逆行的英雄,小王竟有点激动。

  没想到,董姐比他还激动,一下子从凳子上站起来,说:“你该告诉我呀,我去送。我是女同志,可以问问她还需要什么帮助。”

  小王瞪着眼睛,“你在三楼喷消毒液,那么忙,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你。”

  董瑞一个劲儿地埋怨小王,“你把人送到了,可是问她东西带全了么?换洗衣服一个行李箱就装全了?武汉那边比上海冷!我做过医生,知道医生忙起来,全身是汗,一定要及时换衣服,否则就感冒……”

  “啊?董姐你做过医生?什么情况?说给我听听!”90后小王显然不知董姐的历史。

  董瑞累得也没力气和他回顾历史了。但是,这位名叫潘慧璘的护士长就此在董瑞的心里生下根了。

  这晚,董瑞回到家中已是凌晨两点。

  她辗转难卧,雨夜里潘慧璘急匆匆地赶到机场,生活必需品她都带上了么?她的爱人大年夜也在加班,家中是否有孩子,谁在照顾呢?还有许多和她一样逆行的白衣天使,他们在冲锋号角吹响时迅速集结,可能只带了最简单的衣装……我能力所能及地为他们做些什么?

  30多年前的一幕幕浮现脑海。山东姑娘董瑞参军入伍成为一名海军,当上了医务兵。看病、打针、给战士们推拿,那时,标致美人董瑞真是迷倒了一大批兵蛋子。有人想和她套近乎,可发觉这姑娘刚烈得很,山东人的倔脾气,不好惹,和她柔美的外表真是相去甚远。那樱桃小嘴看着没动,说出一句话却能呛死人。于是,男兵们暗地里叫她“冷美人”。这冷美人给人看病话不多,却能说到点子上。有新兵想偷懒,求她开个病假单,被董瑞一眼识破,臭骂回去。于是,想在董瑞这里“捣浆糊”的想法再也不敢有。但是,一旦知道有战士在训练或是工作中受伤生病却没来看病,董瑞就会主动去问诊送药,于是冷美人又有了个新雅号——“心里美”。

  从当兵到当警察,董瑞没能在“医生”的岗位上落地生根,她有些许遗憾,毕竟这是一门专长,不用就会生疏。后来嫁了人,老公成为她延续打针技艺的练手对象。董瑞的心里,多少有些医生情结呢!

  今夜,集结逆行的医疗队员既是医生又是战士,董瑞心潮澎湃。她在想,若我还是一名战士,我一定会报名出征!可是,没有这个机会了,也不是人人都能上前线。我们在后方能做些什么?

  长期在派出所内勤岗位工作的董瑞,知道粮草不齐,战事难行。

  “其实我们一定可以做些事,我怎么能联系到潘慧璘?”



  一条微信开始“大爱之旅

  四天后,1月28日。

  董瑞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好友叶林的一条信息:三位护士脱下口罩,脸上被口罩和护目镜覆盖了一整天,勒痕刻在脸上,又红又肿,有伤口已经破损发炎……这些照片是乐观的姑娘们自嘲而拍,说是戴了这么多年的口罩,没有一次戴到这个份上。自嘲的姑娘是叶林的好朋友,名叫李晓静,是上海浦东浦南医院的护理部主任,她发出求助信号——要是有水凝胶敷料就好了。叶林原也是军人,转业后在某公司上班,也是个热心肠,马上转发李晓静的信息,并广泛发动:“请大家一起帮忙找找这个东西吧——水凝胶敷料!上海援鄂医护人员急需!”

  三张“刻着伤痕”的脸惊到董瑞了,水凝胶敷料是什么?上网一查,原是新型医用无菌敷料,能够在伤口表面形成一层湿润的凝胶,加快伤口的愈合。李晓静她们发出求助,是因为水凝胶敷料既可以较快愈合伤口,又不影响继续戴口罩。她们也曾尝试用创口贴,结果伤口闷在潮湿的口罩里情况更糟,有些人的伤口已经溃烂。

  董瑞心一颤,这口罩不是戴一两天,不知要戴多少日子啊!将心比心,自己口罩一天戴下来,喉咙痒气难喘耳朵根疼,好在期间还能摘下换口气,可前线的医护人员呢?他们一戴就是八九个小时,一层一层又一层……这个水凝胶敷料于他们,应是战斗武器啊!

  还在紧锁眉头,叶林发来信息:“董姐,水凝胶敷料是医用物资,是国家工信部统一调配的,咱们普通老百姓弄不到。我到处托人打听都没有结果,部队上的老战友也使不上力……晓静他们出发匆忙,这些物资带得不多,武汉去了那么多医生,这些东西肯定奇缺。怎么办?”

  董瑞立马回复:“我这里也没有信息,大家都在到处打听,看来只有从医院里弄。咱们暂时弄不到水凝胶,但是其他的可以帮忙啊!咱俩都当过兵,我又干了30年的警察,知道关键时刻帮人一把多么重要。现在,咱们就是李晓静的‘家里人’,要帮他们解决点实际困难。若方便,你把李晓静的微信号发给我吧。”

  30多年前的那个冷美人骨子里的“热血”一下子迸发了,她决定主动联系李晓静。因为,这四天来,董瑞和全国老百姓一样,天天看电视扫微信,疫情的每一个信息都牵着她的心。

  疫情暴发、武汉封城、全国驰援……一场疫情联防联控的人民战总体战阻击战骤然打响!事实上,战“疫”打响之初,许多人措手不及,武汉人民更是焦头烂额,这种情况下,支援力量得不到充分的后勤保障是难免的。即使有接应安排,也不一定能考虑得周全仔细。董瑞一心想着,给“家里”过去的医生送点温暖,哪怕一点点也是好的。

  那晚,星星点灯之时,董瑞等来了李晓静的“审核通过”,两人终于微信联系上了。

  “听叶林说您去武汉了,对您致以崇高的敬意!请保护好自己……如果有极缺急需的东西,请告诉我,我可以想办法寄过去……”

  这条两百字的微信信息量很大。董瑞告诉李晓静,我是你们的“娘家人”,有困难,在后方的我们一定会力所能及地帮助支援;你们是去“打仗”,是为国家为人民出征,我们帮助你们也是“打仗”,我们是一个整体;千万不要有顾虑,不要有怕麻烦我的想法,有需要就开口;最后,我有一个坚强的后盾,我爱人是曲阳家乐福的安保部经理,能够在物资采购上帮忙!

  那边略有停顿,董瑞知道李晓静还是不好意思开口。就再写一条:“晓静,我应比你年纪大,愿意的话就叫我姐姐吧!我曾当过医务兵,和你一样,都是医生哪!你现在照顾好自己不仅是为个人,更是为了病人。所以,有什么需要,你一定要开口,力所能及的,我一定会去办。”

  李晓静三思之后,开口了:“姐姐,我需要鞋子。大年三十是从家里出发的,没有护士鞋,穿了一双硬底旅游鞋,没想到这边这么冷。我们支援的是武汉金银潭医院,护理的是重症病人,房间不能开空调,怕空气室内循环病毒感染,所以很冷很冷。这几天下来,脸上戴口罩的伤痕已经无所谓了,但是脚太冷,冷到僵硬,走不快也跑不快,我觉得很影响工作。所以,如果可以,姐姐能否想办法给我寄一双护士鞋?”

  鞋子和口罩一样,都是“武器”!脚蹬一双不合适的鞋,那是要人命的。董瑞紧蹙眉头。

  “晓静,请你统计一下,共需要几双护士鞋?尺码多大?我想给你们每人寄一双,你们都需要的。”

  “好的好的。谢谢姐姐。我马上统计!”晓静连发三颗爱心,一种莫名的温暖让她冰冷的双脚立马暖和起来。

  那一头,董瑞马上给爱人陈钢下达命令:“你们家乐福有护士鞋吗?若有,请马上帮我集中起来,援鄂的上海医生缺护士鞋!”

  很快,陈钢复信:“家乐福没有护士鞋。就是有,从上海这边寄过去,也太慢了。咱们可以和武汉家乐福联系,冯胜明,武汉家乐福华中区保安总监,分管当地36家卖场的安防工作。他若能调动,速度就快多了。”

  “大块头老公给力!”董瑞忍不住给爱人点赞,平时干啥活都慢腾腾的老公关键时刻真利索!

  说干就干。董瑞马上联系冯胜明,请他帮忙在当地家乐福采购护士鞋。可是,他们也没有。董瑞一下子心沉谷底,好沮丧。

  不过,片刻之后,冯胜明微信又跳出:“董姐,请放心,不管通过什么办法,我一定会采购到护士鞋。”

  冯胜明还附上一句:“上海医生逆行援鄂!我一个武汉人还有什么不可以!”

  一个急购护士鞋的信息在冯胜明的朋友圈发出。很快,有了反馈。

  对方一听是给援鄂的上海医生买鞋,马上说:“出厂价!邮费我们来!”

  50双护士鞋妥妥地送到李晓静和她小伙伴的手中。足下生风,心中暖意流淌,如迎春花漫山遍野。

  李晓静真的湿了眼。那是一位素未谋面的姐姐啊!在购买物资、快递不便的情况下,她能以“火神山”的速度给远在武汉的上海援鄂医生送来鞋子……真的是姐姐哪!

  护士鞋落脚了,董瑞心定了。

  此时,她心里还装着一个人,那就是雨夜中急匆匆奔赴机场的岳阳医院护士长潘慧璘。她,有护士鞋么?

  于是,她郑重地写下:“晓静,若方便,请帮我打听下岳阳医院护士长潘慧璘在哪里驻扎?我也想给她寄一双护士鞋。另外,今明两天,我会让武汉家乐福的冯总再送点食品过来。电视里说,你们那边的接应工作还未全部到位,后勤可能也跟不上……”

  “姐姐,我们不缺什么。马上就会好起来的。谢谢你!”

  董瑞知道,晓静说“不缺什么”,那是不愿麻烦她。三千多元的鞋子,晓静和小伙伴已是万分感谢,不愿这位警察姐姐再掏腰包了。

  可钱不是就该用在刀刃上么?董瑞就是这么想的。这不是堂皇之词,是大实话。董瑞就是这么个人。她有个小秘密,可能只有派出所领导和后勤阿姨知道。董瑞做内情像管理自己的家,“抠门”到极致。比如,食堂的菜品购买,她要一笔笔地算,超出预算,就不舒服,怎么办?她到处打听物廉价美的购货渠道,不惜半夜去进批发价的货。半夜啊,大家都下班了,她呢,开着车一个人去买去装去扛去卸,再分类。后来教导员知道了,满满的感激也满满的心疼,1964年生人的董瑞也50多岁了,体力精力毕竟不能和小年轻比,可她,为了给所里省几个钱,就把自己当20岁的人使了。教导员马上给她配了一个帮手,熟悉上手后,就让帮手负责此事,时间也几经沟通调整到晚饭后。董瑞这才笑眯眯地放手了。

  所以,于董瑞,不管是自己的钱,还是公家的钱,用在合理之处,那是极其慷慨大方;若是可用可不用,她会用计算机揿老半天,让申请购物的人失去耐心而最终放弃。

  当下,于董瑞自己,有两笔很重要的开支:一是给上海援鄂医护人员寄点生活急需品,二是给所里的战友们煮养生茶。

  先解决第一件事。

  董瑞再次联系武汉冯胜明:“冯总,务必帮忙迅速采购一些牛肉干、火腿肠、饮料、巧克力、消毒剂,加上鞋子的钱,共一万元,我微信转你。能不能今天就送到我们上海援鄂医生驻扎的金银潭医院?谢谢!”

  微信发好,立马微信转账。1万元。后附一句:“若有不够,请告知。我再转。”

  冯胜明一愣。陈钢与他是老朋友,每月收入有多少,他是知道的。陈钢妻子董瑞是警察,收入也不会太高,可这女子怎么这么爽气?上次三千多元的鞋子,已尽到心意了,可她又想到了买食品……她且能如此,我怎能无动于衷?

  ……

  冯胜明回复:“董姐,我代表湖北人武汉人谢谢你。我向我们老总汇报过了,决定在你的一万元上追加三万元,再购置些生活必需品,一起送到金银潭医院!”

  这下轮到董瑞感动了:“冯总,衷心感谢!我代表上海人民谢谢你!”

  两人同时发了个笑脸。一切尽在不言中!有时候心有灵犀的人就是这么简单。十分钟,四条微信,事情搞定!

  不过凌晨时分,董瑞又想起一件重要事情,马上开灯发信息:“冯总,请在这批物资里,购置一些成人纸尿裤,医护人员急需!谢谢!”

  “OK!”

  未料,那边的冯胜明也未睡。原来,他在指挥员工装货哪!

  董瑞不由得心暖暖的。

  1月31日,这批总价值4万余元的生活物资送达金银潭医院。战斗了一天的援鄂上海医护人员看到这些东西欢欣雀跃,真是雪中送炭啊,急匆匆出发、急匆匆驻扎、急匆匆上岗,每个人都是一头扎进白茫茫的世界。半夜归来,一身臭汗一身疲惫,啃上一根火腿肠,那是何等的享受啊!

  一群70、80、90后的医护人员像孩子般狼吞虎咽,有人蹲在地上,有人靠着墙壁,没有一个是端坐着定定心心心享受的,可见,他们是真的馋坏了。还有人在纸箱里发现了上海的土特产“方肉”,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抱着方肉久久不肯撒手,想吃又舍不得吃。在上海时,这方肉常常是家里没菜时才上桌的,可现在却是珍馐美馔。一点家乡的滋味怎么就那么让人心潮起伏呢?

  李晓静让队员们排排站好,给董姐拍一张全家福!

  董姐看到了,董姐好开心!

  一个电话圈出一个“大爱无限”

  前方在战斗,后方也在战斗!

  为筑牢上海防疫联控网,全上海5万多公安民警都坚守在岗位上。道口、机场、火车站、社区……他们马不停蹄,精细化操作,以智能化提升效能,为的就是保卫上海的每一块土地,每一个市民。

  于董瑞,保卫派出所就是她的工作。一线民警下社区,她就是他们的坚实后盾。从大年三十开始,董瑞一天未休。有人可能不信,四十多天,她真的没休息过?夸大其词是种不负责任。然而,这句话从三个人口里说出就有其可信度了:一是所领导,因为每天都有突发的零零碎碎的工作要安排,上传下达的渠道必须通过内勤——董瑞,她不在,有些工作就不能及时传达、细化、落实,所以,董瑞晓得战“疫”时期自己的“重要性”,一次也没提出过休息;二是同一办公室的小王,小王说,董姐是完美主义者,有点不放心他这个90后,领导让她回家休息,过了两小时她又来了,没办法;第三个人就是董瑞的丈夫陈刚,他说老婆已经四十多天没和他一起吃晚饭了,因为她没休息过,家里就没烧过晚饭,两人各自在单位解决一日三餐。三个人不会同时撒谎,有理由相信,董瑞确实忙得忘记了调休一下。她尽心尽力让全所民警吃饱吃好、做好防护,还自己掏钱采购中草药,给大伙煮养生汤。董瑞想,我不是老中医,不能给大家号脉调理,但是以前的那点医学知识还能派点用处,烧点养生汤,提高免疫力应该没问题。

  默默无闻、脚步匆匆,董瑞像“猎鹰”又像管家,所里每一个人她都密切关注,洗手、戴口罩、消毒、量体温、登记、扫码……一百多人的派出所安然有序。

  然而,1月31日,安然有序突然“有点乱”!

  上午9点,派出所接待窗口一个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说是要找董瑞表示感谢,还说她是上海援鄂医生。接电话的同志就问:“你要感谢董瑞什么?”对方一五一十地道来。一下子,窗口值班民警的小心脏被“电击”了一下,马上汇报所领导!

  这下,董瑞“出名”了。

  片刻,微信提示音不断。其中,她的老朋友,杨叶盛连发三条——

  “董姐,这事你要通知我呀!”

  “咱们玩了这么多年,你又不是不知我的脾气,这件事你一定要拉上我一起做!我正苦于无处投送爱心哪!”

  “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太不够意思!”

  杨叶盛,董瑞和陈钢的月老,曾也是警察,如今是虹口区旧区改造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一个血气方刚的中年帅哥。他的出现,打破了董瑞的计划。原本董瑞想一个人时不时地给武汉妹妹们寄些生活用品,而杨叶盛却说:“众人拾柴火焰高,你一个人做太累了,我们能够帮你。你千万要明白这个道理,呵呵,我不是要帮你,是为了更好地援助上海援鄂医护人员。国有战,每个人都是战士,我们不能救死扶伤,但是我们能够爱护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

  没等董瑞回答,杨叶盛就说:“我已经发动了我们旧区改造指挥部,已经有150多个兄弟姐妹自愿加入,你肯定想不到,已经有8万多元啦!”

  这个脑筋急转弯着实把董瑞吓了一跳!

  可转念一想,有什么不可以呢?自己一个人做,简单、利索,但是绵力薄材;大家一起做,可能会有管理问题,但是众人拾柴火焰高,不能因怕麻烦而将做此事的初衷撇下了,最开始下定决心找到李晓静,不就是为了给更多的援鄂医生支援和帮助么?

  好!

  好!

  两人各发一个“好”!集结号吹响!

  这次的集结号,是爱心别动队的集结号!

  董瑞万万没想到,一个集结号,会有那么多人冲锋向前!

  董瑞更没想到,蝴蝶振翅的奇妙效应出现了!

  一个原本只有她一人的队伍,一下子“哗啦啦”地扩大到两百多人。这些人是怎么进群的呢?原来杨叶盛把董姐的默默无闻“事迹”发到微信朋友圈,邀请有爱心的愿意一起加入这支援助队伍的朋友扫二维码进群。自愿加入,奉献爱心。

  一个、两个,你转一下,我再转一下,蝴蝶振翅的圈圈越来越大,几天后,就变成了两百多人。在这个群里,很多都是不相识者、未曾谋面者,但,有一个名字将他们集结在一起,那就是“大爱无限”。

  疫情在前,有爱,无所畏惧!

  有了一起前行的伙伴,董瑞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脚步!其实,于董瑞,也是一种震动,她未承想,真的会有那么多不相识的人加入到这支队伍里。有一些领导,平时都是在电视电话会议里遥遥相望的;有一些社会名人,只在电视报纸上见过面,他们也“悄悄”进了群。有时睡了一晚,次日眼睛一睁,群里又冒出许多新面孔。好奇妙!

  这是彼此的信任,亦是对战“疫”必胜的信心,更是对脚下这片土地的赤忱之爱。难道不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温度?

  回家,把这个“小确幸”告诉了丈夫陈钢,陈钢更是血气方刚,微信秒转两万元给妻子,说这是他的爱心资金。以后群里一起捐助时,你先动用这两万元。

  看着胖乎乎的丈夫,想想,这人平时挺木讷,好像啥事都不关心,没想到……董瑞禁不住给丈夫一个吻,她也挺木讷,说不来表扬话。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夫妻,不过如此。

  前方,在李晓静的帮助下,陆陆续续联系到几位上海援鄂医疗队的领队;后方,群内各方神人发挥巨大能量,几乎将所有上海援鄂医院的领导找到,通过他们又联系到了援鄂医疗队的13位领队。

  为了不影响医护人员的工作,此群科学重组,分为三个群,一是由武汉冯胜明、前方医疗队领队、董瑞及一些骨干建立的工作群,群名仍然叫做“大爱无限”,负责接收上海援鄂医疗队发来的紧急求助物资清单。二是所有爱心志愿者集结的“爱心接力”群,负责接受“大爱无限”下达的指令,根据购物核算,每人均摊费用。三是爱心监督群,负责每一次的账目清算,及时将账目明细公布在以上两个群里。

  虽是自愿,但也要有纪律,要透明高效精细化操作。

  “爱心接力”群不乏财务、出纳、物流,甚至纪委同志,各司其职,相互监督,将职能发挥到极致。

  比如,前方医护人员长时间佩戴护目镜,很容易起雾,阻碍视线,所以在群里求助支援护目镜除雾剂。而护目镜除雾剂的采购难度很高,因为平时买的人太少,一般商场里很难找到。群里有健身达人提供思路,护目镜有点像潜水镜,可以去运动商店问问。群友陈超当起了有心人。她一个个打电话,几乎问遍了上海所有的运动商店,然后做了一张表格,上面列出了几十家门店的地址,以及除雾剂的库存量。其他的群成员“闻风出动”,收集了两大箱除雾剂,两天后速达武汉。

  又如,武汉封城,唯一能够进城的只有顺丰快递,但有严格规定,其中液体等物品不能快递,然而,援助的物资中有很多就是液体的,怎么办?董瑞到处找人,终于打听到“华山一条道”——网上提请审批。董瑞灵机一动,自己辖区里有个顺丰营业部,以前因工作关系曾去过一次,和主管还互留了电话。电话一通,主管小张说,自己早就调到浦东营业部去了,不过没关系,他可以帮忙牵线搭桥。桥一搭,这边的主管老王很给力,一口答应。不过程序要走,要规范,当然,后台审批肯定会快!结果,确实很快!后来的除雾剂、隐形眼镜护理液、力保健等都顺利地快递过去。

  还比如,群成员张钺是一家服装公司的财务总监,听说医护人员每天从抗疫一线下来,浑身湿透,张钺就千方百计募集了一批短袖T恤,援助前方。

  还有,徐赛玥,董瑞的好友,也是虹口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她认识上海乐幻租赁公司的朋友,听说他们要运送建设方舱医院的物资,便提出能不能在大平板车上给他们留个角落,这样就将力保健、可乐等液体物资送到了武汉……

  在一次次的“你来我往中”,董瑞和她的260名“爱心接力”群成员将援助的对象辐射到了上海援鄂的1600多名医护人员中的1356名,还有近300人因驻点相对分散,很难联系上,董瑞只能作罢。但是,她心心念念的潘慧璘终于找到了!

  互加微信那天,董瑞竟有种“姐姐找妹泪花流”的感觉。一直憋在心里的那句话终于问出去了:“你护士鞋带了没有?” 潘慧璘回答:“随便带了双鞋,不合脚,脚已经烂了。”

  “那我给你寄双护士鞋吧?”

  “护士鞋好像也不是最好使。如果可以,姐姐能不能快递三双轻便无带运动鞋,还有两个人也没鞋子。我们可能要战斗好久,这鞋子牢固。我看到有队员穿着,他们能站立很久……”

  “好。你将尺码发来,我马上去买。还需要什么,一并发个单子给我。”

  当晚,董瑞抽空去了趟潘慧璘的医院,将她放在桌子上的眼药水和其他一些必需物品打了包,顺道又去了潘慧璘的家。

  开门,一位穿制服的女警察立于门外,潘慧璘的父母有点惊讶。这些天他们带着外孙女闭门在家,和女儿少有联系,因为潘慧璘下班通常都是深夜,他们不想打扰女儿,觉得女儿辛苦,就在微信里发些“加油”的话鼓励安慰!现在这位女警察带来了女儿的最新消息,两位老人很高兴。女警察放下水果和蔬菜,还有一些口罩和消毒液,千叮嘱万叮嘱要做好防护,然后就匆匆告辞。几天后,他们才从女儿的微信里得知女警察是曲阳路派出所的民警,她给女儿快递了轻便运动鞋还有最需要的日常药品,整整打了一个包裹过去。老父亲给女儿回信:“女警察看着面善,胖胖的。你回来后要好好感谢人家……”

  亲人,何言感谢?

  比起妹妹,还有一个“护士小弟弟”,董瑞牵挂得更多。90后的小潘上班没几年,这次疫情突发,他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出发那天,他还给年长的护士姐姐们打气:“我是男生,急难险我会冲的,你们别怕!”可真到了前线,天天十几个小时站下来,又看到病床上的老人渐渐气虚……小潘崩溃了,他埋怨自己无能,他恐惧病毒夺走更多的生命,夜深人静回到驻地,他常常一个人流泪。护士姐姐们都不知他到底怎么了?他不愿和任何人说话。听说了小潘的事,董瑞马上加了他的微信。可能隔着屏幕,可能并不熟识,也可能吃过好几次董姐姐寄来的红肠,小潘对董瑞有种特别的亲近感。渐渐地,他告知了董姐自己的真心思想,他害怕“仗”还没打完,自己先得忧郁症,越害怕就越往这方面想,精神越来越差……其实小潘还是个孩子哪!就像微信里说的,这些90后,很多就是穿着白大褂的孩子。董瑞亦母亦姐,聊天,发送舒缓情绪的轻音乐、好看图片、短故事,还告知他上海以及全国战“疫”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小潘渐渐放松下来,有一天,突然对董瑞说:“姐姐,其实我是‘怕’,怕我自己躲不开病毒!”董瑞知道小潘的心结终于打开了,能将这个“天大”的秘密如此坦率地告诉别人,其实,他已没什么可怕的了!“认真做好防护,病毒永远不会找到你!这是科学也是命令!”董瑞知道这个男孩真正长大了。如小潘一样,害怕病毒是所有人、包括医护人员的正常心理,并不可耻。面对“害怕”,他们逆行而上,是专业是担当,董瑞宽慰小潘后,有时也会像母亲一样“严肃”地命令,“你和你的护士姐姐们一定要履行出发时的诺言:回家时,一个不少!工作时再不舒服,也要把自己裹得严严的!”

  董瑞感叹,在与这些医护人员的微信往来中,她能真切地体会到这群普通人的真实与伟大,其实他们都是平凡的个体。可就是这样一群人,“国有战、召必回、战必胜”!每每想到这儿,她就会更加坚定驻守在爱心别动队里的决心。

  是的,可能,第一天,董瑞只是想给护士妹妹帮些小忙,但是,今天,董瑞却有了与医护人员一同战斗的使命感!

  与她一同肩负使命的就是这个奇特的微信群,他们就像一个大家庭,260名成员,警察、教师、企业老总、收营员、空嫂、政协委员、记者……他们肝胆相照,他们众志成城,从2月4日至今,先后将总价值32万余元的急需物资送到了上海援鄂医护人员手中。口罩、防护服、成人纸尿裤、护目镜除雾剂、红肠、牛肉干、扎头发的橡皮圈,等等,这些“小确幸”让医护人员真切地感受到了来自家乡人民的牵挂和关爱。

  随着前方各种装备和物资的完善,抗疫战斗的曙光也渐渐来临,但是,董瑞和她的260名“爱心接力”群友共同约定:疫情不退,我们不散!

  春天的脚步雀跃而来,冬日的阴雨即将散去,在怦然心动的日子,有一些身影我们也将他们记录:

  第108号群员——茉莉花,一位身患疾病的江苏女士,自身经济拮据,在入群后,每次捐赠从未落下。在得知她的家庭情况后,大家都劝她退群,可是“茉莉花”一直绽放群中,坚决不肯退出。

  第78号群员——微笑的鱼,他穿着“马甲”进群,从不发声,按规定积极捐助。董瑞一直不知此人是谁,直到有一日在微信上与好友虹口公安分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于立峰聊天,发现他密切掌握“爱心接力”的动向,很是吃惊,问:“你怎么知道?”于立峰答:“我是78号。”哈哈,有趣的秘密群员。

  第56号群员——小米宝宝,她本是一位后方医护人员,进群后为前方的战友伸援手。可十几天后,她也上了援鄂前线,于是被群主“踢”出群。可一不小心她又溜进来,最终所有群员一致决定将她再次“踢”出去。

  就是这样一群平凡、可爱,却令人感动的你我他,可能很快他们就会与来时一样,各奔东西,只留下各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茉莉花、微笑的鱼、旭日东升、小米宝宝……如他们的名字,温暖、力量、团结,这就是上海的温度,这就是上海公安的温度,这就是董瑞和她的“爱心接力”!

  3月13日,一个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子。

  睁开双眼,打开微信,“生日快乐”的祝福铺天盖地!如流星雨般在屏幕上滑落。再一看,都是“爱心接力”发来的祝福。生日不是秘密,生日也不稀奇,但是,能收到这么多从未照面的朋友的祝福,那就很稀奇了!董瑞笑成了花!

  还有稀奇的事,武汉援鄂医生中有位奇才,根据董瑞的照片画了一幅“爱心天使”漫画,画中女警察英姿飒爽,身着警服立于警车旁,目视前方,坚定而威武。

  东方燃起绚烂的朝霞,春风荡漾这座英雄的城市。当远方的白衣天使全部归来时,相信“爱心接力”260位成员将纵情欢呼,尽情相拥!

  还有什么比在磨难中聚集起的爱,更能让人成长、更能让人坚强?
 

     作者简介:林楣 上海市公安局《人民警察》副主编,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从事公安宣传工作二十余年,发表出版作品两百多万字,曾著书《会行走的紫色长发》《草根情义》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