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社区民警的悬赏宴

来源: 派出所工作杂志 作者:

微信图片_20191029091208.jpg

治安研判

沁苑二村小区再发“白日闯”案子时,孙冬冬感觉自己的一张脸变成了羊肉串,被烤得滋滋冒烟、往下流油,别人还在往上面撒孜然粉、辣椒面和盐。

35岁的孙冬冬是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迈皋桥派出所的社区民警。这会儿,他头上冒汗,站在发案小区里正“答记者问”呢。

“上次发了案,三个多月过去了,到这儿还没有破案。现在又发了案,孙警官,你说说,咱这院子装了这么多监控,到底有用没用哇?”一见到孙冬冬,院子里上点岁数的业主都要跟他这么嚷嚷几句。有的人知道孙冬冬也在这院子里住,说话就更难听:“是不是非得把你家也偷了,你才能好好破案呀!”

微信图片_20191029091211.jpg

现场勘查

孙冬冬确实就住在这个小区。他是在头一次发“白日闯”之后搬这儿来住的。他住那个单元的408,发案那家在他家楼下,307。他搬来后,他这个单元这回太平无事;可一左、一右两个单元都发了案。而且,和上次307一样,损失都不小。嫌疑人除了现金和金银细软,别的统统不要。这两家左邻右舍每家损失都在一万多元。嫌疑人应该是利用上午住家户出去上班、买菜时下的手。来了,先敲门。没人,就技术开锁,往里闯。从中午,到下午,受害家庭中陆续有人回来才发现。后来,旁边的那栋楼也有人报案,家里也被偷了。这家损失更重,两万多元呢。现场虽然是分局刑侦大队在出,但孙冬冬也得在场呀。

社区的主任、书记听说后,也来到这几家被盗人家看了看。见了孙冬冬,都跟他点了点头。

“冬冬,咱这儿装监控,可是花了一百七八十万呢。装的时候,你说往哪儿装,咱就往哪儿装呀!”主任说了前半句,后半句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听说上次通过监控发现了那个小偷,怎么就抓不着呢?”书记接着发问。

“还在抓,我们刑警还在想办法。”孙冬冬脸上堆着笑,笑得不太自然。这一天,除了看现场,有点发福的孙冬冬就像个外交部新闻发言人一样,在小区里不停地说啊说。从中午一直说到下午四点多,连午饭都忘了吃。等院子里的“记者”们问烦了,都转身离去时,孙冬冬听到了自己肚子在咕噜噜响。这时候,他挺怀念他当刑警那会儿的感觉。刑警就是破不了案,也不用老去跟群众解释为什么破不了案吧?

孙冬冬35岁,江苏省警官学院一毕业,就在派出所当刑警。这一干,就是十年。在南京,派出所民警要提副科都要先当警长。孙冬冬已经当上了警长,却自己主动提出,想改行当社区民警,这就有点不正常了。他去找所长,所长马上面沉似水:“你警长干得好好的,不想提拔了?”教导员、同事知道,也劝他别改行了:“知道的,说你是自己想换换岗位;不知道的,说不定还以为你是跟领导顶牛呢。你这是何苦呢?”

家远,娃娃小,孙冬冬换岗位,有些自己的实际困难。但改行当这社区民警,孙冬冬确实也有工作上的想法。派出所的刑警办案,最离不了的就是图侦。可安装监控时,刑警却没有话语权。孙冬冬就想,如果自己当了社区民警,监控探头装多少、装在哪儿,都由自己说了算,那自己的社区发了案,哪有破不了的道理?发了案都给它破了,这社区工作有啥不好干的?

就这样,孙冬冬硬是辞掉了警长,干了社区民警。

万寿社区,曾经是全省的社会治安重点整治社区。“重点”被摘帽之前,一年中光入室盗窃平均要发50多起;摘帽之后,案子虽然一年只发20来起,但破案率很低。究其原因,正是监控探头装的太少,图像质量也不好。

来这儿当社区民警不久,正好赶上省上推广“雪亮工程”,要求广泛安装监控装置。孙冬冬游说社区,获得大力支持。社区一共装了247个监控探头,还建起了网格化指挥中心。发现嫌疑人,对讲机一叫,工作人员就可以就近赶过去。有个惯偷刚偷了一辆电动车,才推出去几百米,就被便衣当场抓获。另一次,社区副主任发现一个人形迹可疑,孙冬冬马上赶去,带回人一审,居然是名网上逃犯。

年底,又到了发案高峰期。万寿社区接连发了三起门面房被盗案。有一家被盗门面房是家干洗店,在它后面,有一条30米长的死胡同。这条胡同只有一张桌子宽,里面也脏,平时根本没人去。布监控的时候,孙冬冬就特意把对着大门口的一个探头角度调整了一下,将这条死胡同收入眼底。等发了案,这只监控就“显灵”了。嫌疑人一抓回来,三起案子全都告破。

本来,孙冬冬在社区干得顺风顺水,没想到,“白日闯”差点成了他的“滑铁卢”。

沁苑二村第一次发案,在刚入秋那会儿。正午阳光,炫人眼目。孙冬冬跑去出现场,出了一身的汗。入室盗窃,分局刑侦大队的技术人员是必来出现场的。可是,嫌疑人显然是个老“艺人”,不光戴手套,连个鞋印都没留下。

孙冬冬张罗物业办主任、楼栋长、单元长等一干人,来到社区网格化指挥中心看监控。茶倒好,烟点上,大屏幕前一屋子人坐定。从早上九点,一直看到了中午十二点。大伙正准备回去吃午饭,物业主任老徐让把一个画面暂停下来:“这个人,肯定不是咱们小区的。”画面再次动起来,老徐接着指点着说:“你们看看,这个在楼前晃来晃去的人,是不是咱小区的人?”众人一起瞪大眼、伏下身,然后又一起直起腰来:“确实不是!这人可疑。”

还是老办法,倒推这人怎么进来的。两个图侦员,一个专门盯这个人,另一个继续看别的监控,看看有没有漏掉什么可疑情况。

嫌疑人确定之后,刑警上手,用别的招数查出了此人的真实身份。这人来自安徽滁州,有盗窃前科。可是,就凭现在掌握的这点证据,还不足以把他作为逃犯进行网上通缉。也就是说,要想抓住他,全得靠刑警弟兄们自己想办法。

微信图片_20191029091215.jpg

入户调查

“七天之内,你们要是把人给抓到了,我请大家喝酒!”孙冬冬把这话跟刑侦所长说了,又跟两位图侦队员专门说了。可是,这顿饭他们却没吃着。因为直到又一次发“白日闯”,三个多月过去了,刑警还没抓到人呢。

在这起“白日闯”发案之后,为方便工作,省得每天开车长途奔袭,孙冬冬就在沁苑二村租了房,把家搬了过来,还专门把老娘从盐城老家接了来,替他看孩子。却没想到,有他这个片儿警镇在这儿,小区上次的“白日闯”没破,这次又连发三案。

“我上次请客那话,这次还有效!还是七天之内啊。”孙冬冬又给刑侦所长说了。

这次,去第二个现场时,孙冬冬得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情况。受害人告诉他,他们家自己装的有监控。这台监控在客厅一角装着,正对着大门。也就是说,嫌疑人进门,正好可以拍到。下午三点多,图侦队员来电话告诉他,这个嫌疑人和上次去307“白日闯”的是同一个人。而且,受害人家里的监控画面相当清晰。

有了这样的证据,各种高科技手段的支持,就更容易获得了。不久,刑侦所长就告诉他,人确定了。这人作案之后,立即潜回了老家。上次之所以去滁州没抓到他,是因为这小子并不回自己的老家,而是在县城租的有房子。“怎么样,跟我们一起去抓人不?”

废话,这还用问嘛!孙冬冬刑警出身,抓人这样最刺激的环节,哪有不去的道理。当天下午四点半,他们就驱车赶往滁州。当晚七点多,找到那个嫌疑人时,这家伙正躺床上看新闻联播呢。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从十八岁之后,就在不断地吃牢饭,养成了每天准时要看新闻联播的习惯,挺关心国家大事。逮住他的时候,他的赃款、赃物就已经转移,死不肯交代去向。

把人放进看守所,就到了孙冬冬兑现诺言的时候。孙冬冬早早等在包间里,没想到,刑侦所长把他坑了,咋咋呼呼地带来了一群人,除了值班的,全所刑警、图侦队员差不多全部到位。一桌子根本坐不下,只能临时换个大包间,摆了两桌儿。“吃的是一家土菜,我原计划花个三四百块钱就能搞定,没想到花了一千多。”孙冬冬一边数落刑侦所长不地道,一边扬起下巴哈哈大笑:“唉,高兴!”

和他来之初相比,万寿社区的发案数至少降了一半,而可防性案件破案率由10%上升到了80%。他能不乐吗?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