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二(“一把刷子”刘功元)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易买生

一、刑警的泪

“功元在哪儿?”

每当接到大案要案时,韶关市公安局历任局长第一反应就是这句话。条件反射似的,三十多年了,代代相传。

只是这一次,受领“2·29”大案的李局长却说不出这句话来了。

他实在不忍心将这位大将召回。

刘功元手机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他正守在娘的病榻前。

刘功元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李局。刘功元心里一紧,肯定是哪里又出事了。

“你母亲的病情怎么样了?”李局的声音充满关切。

刘功元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娘。娘已是到了弥留之际,神志时而清醒,时而昏迷。

“还好吧。”刘功元喃喃道。

“你不要给我打马虎眼!你娘的病,我明白,你好好守着你娘吧,不要想单位的事。你听我说,人生会有很多遗憾,会因遗憾而愧疚。我不能因为单位的事,让你在你娘临终前留下一辈子的愧疚。”李局的话里带着深深感悟。

刘功元怔了怔,挂掉李局长的电话后,忙拨了小吴的电话。

果然,电话一接通,便传来她急促的声音:“师父!重案!乳源县共和村一家三口被杀……”

刘功元心事重重地收了电话,看了看娘。娘仍在昏迷。

娘要是清醒,晓得了这事,一定会说,功元,你忙的是大事,你去吧,不要担心我……

“你去吧,这里有我,还有你这几个兄弟,放心吧。”刘功元一惊,一看,是妻子在说话。

妻子一双凉凉的手攥住刘功元的手。

……

高速列车在京广线上呼啸飞驰。

车刚过郴州,妻子的电话就来了:“妈走了。”

小时候,刘功元一家七八口人,仅靠铁路职工的父亲一人的工资养活。母亲为了全家生计,在铁路上扛煤袋、背沙包,干苦力帮补养家。日子穷,数月吃不上一顿肉,好不容易吃一餐肉,娘看功元在兄弟当中的身子骨最瘦小,总把自己舍不得吃的肉悄悄埋在功元的米饭里。

刘功元强忍泪水,还是没有忍往,看车窗外一闪而过的田野村庄,已模糊一片。

二、谁的血

刘功元赶到现场时,天已黑了,四周弥漫着烧焦的尸体气味。

从事现场勘查三十余年,刘功元看过的现场也有数千次,然而看到这一现场的时候,还是十分震惊。

首先呈现在眼前的,是停在受害者楼门前的一辆黑色三菱轿车,车身周围水泥坪地上,有大范围的运动状态形成的滴落状血迹。从血迹状态看,凶手与受害者有过搏斗追杀,地面血迹被冲洗过。

房屋门前右侧有一间已废弃的猪圈,圈内地面上有一片被烧黑的残留物,堆放着被烧焦的两具成年人的尸体。推测是凶手杀人后,将尸体移到这里进行焚烧。

另一受害人是十三四岁的男孩,躺在二楼的卫生间,头面部有明显的烧灼痕迹,额头、头部左侧太阳穴、手掌等部位见明显的创伤伤口。房间被爆炸燃烧过,一片狼藉,地面有水渍,窗户玻璃全部被爆碎。

通过了解,案发时间应该是前一天晚上。村民是在次日上午看到受害人房屋有烟火冒出,窗户玻璃碎了一地才报了火警。消防员赶到破门入房救火,还把一个正漏气的煤气罐扔到门外池塘里。现场破坏严重,小吴他们已将现场勘查完毕,没有提取到有价值的痕迹物证。

“一点儿收获也没有?”刘功元问。

“是。凶手不光是手段残忍,心理素质也极好,杀了人后,还从容不迫地移尸、焚尸烧毁痕迹,现场没有提取到一枚指纹、脚印等痕迹物证,只取了血迹。”小吴回答道。

受害人系林某华、其妻子和十三岁的儿子。林某华是村里的一霸,得罪过不少人,扬言要杀他的仇人有不少。其妻子在县里经营一家KTV歌厅,人际关系也十分复杂。

通过初步排查,有近四十多人与林某华有过冲突结怨,但仇怨不是很深,或有欠账未还的,但数额都不大,不至于仇恨到要杀害一家三口。

复勘现场!作为有近三十年探案经验的资深痕检专家,刘功元深知,既然案犯有蓄意破坏现场遗留痕迹的手段,肯定有露破绽的地方。在现场得不到要的东西,刘功元是不会离开的,这是他出勘现场一贯的作风。

次日中午,小吴等勘查组的人员赶到现场,只见刘功元蜷缩在现场楼梯间的地面上睡着了。

楼梯,是两个血案现场的必经之处。刘功元把一个晚上的主要时间和精力放在了这里。

果然,他有了发现。罪犯为消灭遗留的证据,在三处中心现场下足了功夫,却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地方,就是这个楼梯。刘功元在这儿发现了一处残缺的血潜鞋印。虽然十分模糊和残缺,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部位,而且什么纹路都没有,看似没有比对的价值。

现场三名受害人穿的鞋子都不是这种布鞋,会不会是凶手穿的?现正是梅雨季节,雨雾天多,一般不会有人穿布鞋出门。如果是凶手穿的,也不合情理。他为何要穿这种布鞋出门?而且整个现场也仅在这个地方出现了鞋印。

肯定有原因,刘功元推测:凶手当时杀了人,由于惊恐逃离现场,后想到要毁灭证据,新换衣服后重返现场,留下了这一小块残留鞋印。

由此推断,嫌疑人没有交通工具,如果是靠步行,不会走很远,系本村人或在附近范围内的可能性极大。

在楼梯第六级台阶处的竖侧瓷砖上,刘功元还发现了一滴柱状血迹。之前的勘查,三名受害者不管是受害前或受害后,都没有路过或被人搬运经过此楼梯。刘功元推断这可能是凶手受伤后流的血,其在用拖把擦试时,不容易发现或擦到楼梯的竖侧面,因疏漏遗留了下来。

如刘功元所料,几天后检验结论出来了, DNA非受害人的!

根据DNA检验结果,专案组迅速调整排查方案,对本村人及三公里范围内的成年男子进行取血排查。

其间,本村人林某冲在采血时出逃。

办案人员在嫌疑人家里发现了泡洗的血衣血鞋,其中一双布鞋的鞋印跟现场留下的小半枚鞋印同一。

案发后第十二天,案犯林某冲落网,案件告破。

审讯室里,已是绝望的林某冲目光迟滞,神情绝望。

“我原来没有想杀他。当时也只是我骑的摩托车碰了林某华新买的三菱小汽车。我自知闯了祸,主动上门赔礼道歉。这林某华硬逼我赔偿损失两万元。他是村里的一霸,哪个敢得罪他?我当时拿不出这么多钱,就写下了欠条。后来,我犯了案,判了五年刑,出狱后,我身无分文,以为他不会追债。谁知他还是变本加厉,见我一次就辱骂我一次,一次比一次凶,我才起了这个念头。当时,我并没有想杀他的老婆孩子,是他老婆从他家窗口见了她老公的车,见她老公久久没有回家,从家里出来找她老公;看见了我,扑上来就与我撕打,是她自己撞到了我的刀口上。杀了他老婆以后,我杀红了眼,担心他孩子知道了,便又上楼,将那孩子也杀了。”林某冲喃喃自语道。

“我杀了人,回到家,才想到害怕,又重新回到那里,花了大半夜的工夫,仔细消灭证据。可是,还是这么快就被你们找到线索。你们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林某冲惊叹道。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