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二(“犬”道)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王二林

刘四急得喉咙都快冒烟了,可蔫不拉唧的所长竟还有心思找狗玩。

“局长,让小斌把他的狗牵上来……”瘦小单薄、穿一件破了个洞的白背心的所长,手拿着电话听筒,沙哑着声音对着电话那头喊。

一大早,辖区太郝村第五居民组村南的一台深井变压器被人“掏心”,变成了一具空壳。

报案的居民小组长刘四哭丧着脸,在所长办公室不停地叨叨:“这老天不下雨,太阳火辣辣的毒。变压器不工作,深井就抽不上来水;抽不上来水,我们就浇不上地;浇不上地,正在扬花吐穗的秋庄稼就要干渴死……这个挨枪子的贼娃子,真是杀人不用刀啊!”

刘四的脸上挂着十二分的不满,都火烧房梁了,你当所长的还有心思找局长要狗玩!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一辆破旧的绿色212吉普车载着一人一狗赶来了。

所长立即安排报案的居民小组长刘四和我一块儿上了那辆吉普车,让先去现场,说他再叫个人骑摩托车随后就到。

那牵着狗的人,叫李同斌,一脸娃娃气,身上的衣服也不怎么合体,脚上穿一双像我们当兵时部队发的低腰运动鞋。他的狗,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威猛。

“这狗也能破案?”刘四这时候才弄明白,所长打电话要狗,是为破他的变压器案子。

“这是警犬,不能叫狗!”李同斌特意强调。

我突然想起以前听到过的一句口头禅:“豆腐一碗”和“一碗豆腐”,不就是一回事吗!但是我没有说出口。

这便是我初识李同斌。时间是1992年7月,记得再有三天就要立秋了,是我到翟店镇派出所上班的第四天。

我们一块地一块地地跟着犬在庄稼地里跑。立秋的天气依然很热,特别是中午12点那阵子,太阳光照在身上火烧火燎的。

人和犬都气喘吁吁,每个人的衣服都湿了半截,头上、脸上的汗水与粘满旱虫的玉米花粉和浮在农作物上的尘土搅在一起,一个个全都成了五花脸。

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和参与用犬破案,感到新奇、神秘、兴奋和刺激,一点儿都没觉着累。

毋庸置疑,这“狗”还真的有两下子,跟着它,我们后来找到了一把手钳和两个烟屁股,接着又追到一家废品收购站……

案子侦破后,回到所里,我听其他民警私下讲,这李同斌家里忒有钱,他爷爷是做焦化生意的,人脉极广,并且老爷子十分溺爱这个孙子,一甩手就给县公安局捐了几十万。

天哪!几十万!这在1992年可不是个小数目,那时我的工资每月还不到二百元。

惊愕感叹之余,我就对这个李同斌和他的“狗”记得分外牢固。

再后来因为喜欢写点儿东西,我被分管治安、派出所的副局长从基层派出所调回县局治安科。李同斌那时候在县局刑警队,我们住一个大院。每次县里一发案,总能看到他虎虎生风地牵着“狗”赶着去现场……我也有幸跟着去了几次。

也就在那一年,我随警采写的侦破通讯有六十多篇都上了国家级、省级媒体,而且都是大块头。领导十分满意,同事们也很高兴。有篇侦破通讯的题目叫《李同斌和他的猎豹》,就是专门写给李同斌的。因为这个,我似乎成了香饽饽,后来又被分管刑侦的副局长专门挖到刑警队,理由是刑警队案件多,素材广,更有用武之地。

此后,很多时候我都扮演着“随警记者”的身份,几乎每个案子都跟着去现场,算是与李同斌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很多事情我都知道一些……

步入“犬”道

中等偏高个儿,圆瞪眼,面孔四四方方的,不算白也不算黑。整个儿看,李同斌还是个美男子。他的脸上时常挂着笑,给人一种腼腆又面善的感觉。

李同斌不是我们稷山本土人,他的老家在山东菏泽。李同斌的爷爷是一位抗日老兵,曾经参加过解放山西临汾和太原战役,后来回乡务农,由于生计艰难,不久又从老家外出谋生,几经颠沛流离,历尽艰辛,最后落户到我们晋西南的稷山县,娶妻生子,这才有了后来的李同斌。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李同斌的骨子里既有山东人的豪爽刚毅,又吸纳了山西人的吃苦耐劳、正直善良。在我采访他的街邻发小时,他们说得最多的就是李同斌为人大气,够哥们儿。他十三四岁时被父亲和爷爷送到河南少林寺学武功……当时我心里猜想:这家伙肯定小时候不好好学习,顽劣成性,要不家里人怎么会想起送他到少林寺去受苦?

但对于另一件事,我却深信无疑。

有一年春节前夕,李同斌从少林寺回山东菏泽老家过年,公共汽车经过河南兰考时被一群人挡住去路。透过车玻璃,李同斌看到一帮半大的小子围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起哄调戏,女子被推过来搡过去,泪流满面,惊慌无助,目光哀哀地向围观的人群求救。

但是面对七八个叼着烟头,手背上刺青,脖子上文着豹子头的赖小子,人群中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说半个字。

李同斌不觉义愤填膺,立即让公共汽车司机打开车门,一个人跳下车。他紧握双拳,拨拉开人群,突然就出现在少女身旁,一把将少女揽在身后,对着那几个小子大喝一声:

“识趣的,赶紧滚蛋!”

声音如晴天炸雷。那帮小子全都愣了一下,他们压根儿没想到会有人敢管闲事。

再一细瞧,嘻嘻,这小子瘦瘦的就一个人,立刻交换了眼色,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揶揄、嘲笑、轻蔑的表情;接着开始向前驱动脚步,把李同斌和少女围在中间。

李同斌毫不畏惧,他想正好可以试试在少林寺学的武艺,只见他闪、转、腾、挪、揪、摔、扑……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帮小子撂倒一片。

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报了警,警察赶到后,将连同李同斌在内,还有一些围观者全都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为此李同斌耽误了回家的车程。在派出所里警察问明情况后,对他的见义勇为大加赞扬,之后所长亲自派人把他送到另一辆回菏泽的长途客车上,还为他买了票,一直看着汽车远去。

李同斌在车窗里向送他的警察挥动着手,心里突然萌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我也要当警察!

那一年,他仅仅16岁。

命运之神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1989年秋天,李同斌终于幸运地实现了警察梦。而这个梦的发端,正是当初兰考街上的那一闪念。

按说,当了警察的李同斌,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不安分的想法,可后来他又生出“犬事”来。

不过,凡事都有动因。促使李同斌走上“犬道”的,是刑警队在一个叫小阳坡的小山村侦破的那桩耕牛被盗案。

20世纪90年代初,一头耕牛几乎就是一个农民家庭的小半家业。虽然连续奋战了几天几夜,后来也抓获了犯罪嫌疑人,但是那头价值数千元的耕牛,却被犯罪嫌疑人宰杀出卖,钱财挥霍一空。那个眼巴巴等着赔损失的农民,最后因为嫌疑人被惩处什么也没有得到……那欲哭无泪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每一位办案民警的心。

案后总结会上,分管副局长无意中说了一句:“假如当时我们要有一只警犬,就不会走那么多弯路,耕牛也不会被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分管副局长的话,此后一直撞击着李同斌的耳鼓。

这个自小就很喜欢调弄狗的年轻民警,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可不可以去养警犬?

但是他又知道,这是一件很难的事。警犬技术,是一项效率很高的侦查技术,需要正规系统地学习掌握,另外还要有场地和环境,可以说是一项不小的工程。

不过话说回来,将来要想提高破案率,这件事真的值得有人去做。他知道别的地方已经有这个专业了。

他的心在翻腾:自己人微言轻,领导会听我这个毛头小子的话吗?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李同斌犹豫、斟酌再三,最后终于鼓足勇气敲开了分管副局长的门,向领导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和打算。

领导听完,盯着他看了足足一分钟。

这个年轻人的要求和自己的想法竟不谋而合。他非常高兴,但很快笑容凝滞在脸上:

“咱们没有资金……这事怕是不好办!”

李同斌松心地笑了:“只要领导支持,我可以自费去石家庄警犬基地和太原市公安局警犬大队学习,接受驯养、管理和使用警犬技术的正规训练。等我学习回来也许会有办法……”李同斌想到了爷爷。

副局长心里盘算着,也许应该让这个年轻人出去探探路……其实他何曾不知道李同斌爷爷这个人,这老头儿不仅有经济实力,而且十分热心公益事业,在稷山县名气很大,但凡有人找他帮忙,他都会慷慨解囊,何况……他没有把这心思当着李同斌的面说出来,但却让李同斌跟着一块儿去见单位“一把手”,毕竟这事要“一把手”说了才算。

没想到在局长办公室,局长听到后,竟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从石家庄警犬基地学习归来,李同斌已信心满满了。他开始自己谋划着如何迈开驯养警犬的第一步。

首先是购犬。他知道公安局经费困难,当下绝不可能在这方面投资,而一条良种犬少说也需要数万元,局里肯定拿不出那些钱。没有钱,一切都是空谈。

李同斌心里上火,嘴上起了燎泡。这时候他不得不去找爷爷了。这是他最后的一张牌,也是一张王牌。

当他向爷爷说出自己的想法和心愿,老爷子故意把嗓音提高了八度,含嗔带怨地说:“你这孩子,原来这次去外头学习,就开始算计爷爷了?现在你是警察了,怎么又想去养狗?你不打算当警察了?”

“谁说我不想当警察了?”李同斌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我是想当会打枪也能用警犬破案的警察,这样才能抓更多的坏蛋……”

接着,他把在外边培训学来的知识,一股脑儿地讲给爷爷还有父亲听。

其实爷爷和父亲早就知道他心里想干什么了,公安局也早有人在他们耳边吹过风。他们觉得这是好事,只是不在李同斌跟前点破。他们是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是真做事,还是想起一阵是一阵。

望着李同斌急赤白脸的样子,父亲首先笑了。

“你爷爷是逗你呢,只要你走的是正道,我们都不反对!”父亲怕他着急,直接掀开了谜底。

爷爷接过话茬儿:“你可想好,工作是你选的,决心是你下的,我们家虽不贫困,可也不是千万富翁,仅有的这点儿积蓄都是几十年的血汗钱。但是只要你下决心干事业,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会支持你。从今往后,你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能打退堂鼓,跪着也要往前爬……你能做到吗?”

李同斌的泪,当时就簌簌地滚出眼眶。

天下再没有这么好的亲人了,他不住地点着头。他知道再好的表白,也没有以后干出成绩回报亲人实在。

他在心里说:爷爷,父亲,您们就等着看吧,我绝不会让您们失望的!

李同斌爷爷在家里是绝对权威,吐个唾沫都是钉,只要他说出的话,家里没有一个人会反驳,包括李同斌父亲和两个叔叔。

为了支持李同斌的工作,老人先期为警犬基地投资35万元,修建了八间犬舍,购买了六条警犬、两辆服务于警犬破案的工具车……

后来,李同斌又累计从爷爷和父亲那里拿走50余万元,用于警犬基地的其他建设,几乎倾尽了全家毕生积蓄的财富。

那年,这一家人用实际行动填补了稷山县公安局警犬技术的空白……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