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二(数据工匠夏琳)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殷毅

宁波,位于我国长三角经济区南翼。“海定则波宁”。这座魅力四射的港城,至今仍流传着一则“甬江斩妖”的故事:

很久以前,甬江中有一条蛟龙经常兴风作浪,淹没宁波城。一个叫黄晟的刺史,看到甬江泛滥,百姓流离失所,便跳入甬江与蛟龙搏杀了三天三夜,一直追到甬西的桃花渡,最后斩死蛟龙,而黄晟也因此力竭而死。从此这里的百姓安享太平。

历史上确有黄晟(859—909)其人。他不仅建筑了子城外总长达18里的罗城,还治理了甬江泛滥。当地老百姓便把他治理甬江的功德,用神话的形式口口相传。

在当下,则有一个现代版“网海擒魔”的故事广为传颂。

故事的主人公叫夏琳,一位貌不惊人的刑警。

“娃娃警”

平顶头,中等个头儿,体态略胖,皮肤稍黑,国字脸上笑呵呵的,给人一种敦实、谦逊的感觉;戴着一副眼镜,又平添了几分书卷气;高兴起来,还会哼上几声跑调的小曲儿。若不是那身警服,估计你都想不到他是个警察,还是一个屡建奇功的公安部特聘刑侦专家。

夏琳,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侵财性案件侦查大队副大队长、市反虚假信息欺诈中心负责人。弟兄们先后给他起过几个外号:导演、数据大神、空中飞人。

关于他的传奇,还得从他刚入警时说起。

2002年8月的一天,浙江省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区分局刑警大队长许国平正在犯愁,队里几个刑侦骨干陆续调走,人手紧张,快转不起来了。

他只好跑到政治处要人。

“家家人手紧张,都跟我要人,我也没有孙悟空那本事变几个给你啊。”政治处主任张光萍两手一摊,一脸的无奈。

“我的好大姐哎,都说刑侦是公安的尖刀,案子是靠人破的,没人拿不下案子,破不了案,我可担负不起!”许国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叼上烟,“今天说什么也要变几个人给我,要不然我就在‘沙家浜’长期扎下去了!”

老大姐笑了:“我也不是阿庆嫂,你乐意坐就坐着呗。”说完泡了一杯茶,递给这位全国优秀刑警,任凭他继续“诉苦”……

“报告!”

门口站着一位“两道拐”。

“进来。”张光萍戴上花镜,拿起桌上的新警报到花名册,“叫什么名?”

“夏琳。”

“夏琳?”许国平抬眼打量了一下“两道拐”,嘀咕了句:“一个大男人,怎么起个女生的名字?”

“女生名怎么啦?”夏琳不服气地瞟了许国平一眼,嘟哝着,“名字是父母起的,父亲姓夏,奶奶姓林。我的‘琳’字有个王旁。”

还真有点儿林中小老虎的霸气。

许国平问:“学的什么专业?”

“当然是刑侦了,我就是瞅着破案才报考警院的。”

口气够大的!好像他只要想当刑警就可以当了。

“侦探小说看多了吧?”

“不多。家里有一箱子。”

“那玩意儿看了上瘾,破案可不顶用。”

“我不那么认为。书是人写的,案子是人作的,最终也是人破的,我觉得这些书里面有思想、有智慧,可以帮助我们触发联想,拓展思维的空间。”

一套一套的。看来这小子不但嘴硬,想法也不一般,有点儿意思。

许国平来精神了。他又和夏琳聊了几句,问了一些刑侦方面的专业知识,发现他虽然长着一副娃娃脸,但是眉宇间透着一股子灵气,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回答问题思维敏捷,逻辑性很强,是块当刑警的料。

他扭头朝老大姐道:“这个‘两道拐’对我的脾气,就他了!”

“那可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局里规定新警都要下派出所的。”老大姐挺为难,东柳派出所所长早就打过招呼了:夏琳在我们所实习的,是棵好苗子,毕业分配一定要回东柳所。

可夏琳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难缠的许国平要人的当口撞上了。怎么办?

“要不你去找局长说说,请他破个例?”老大姐妥协了。

“找就找,他还能把我吃了?”许国平一迈腿,闯进了局长室……

结果,夏琳被拦路“劫”了下来,成了刑侦老干探许国平的徒弟。

跟着师父参与侦办了几起案件,夏琳除了学习侦破的方式方法,还感受到师父胸中那股打击邪恶的凛然正气,见识了师父匡扶正义、勇于担当的炽热胸怀。

他有了自己追赶的目标:要当就当师父这样的刑警!

名师出高徒。在老干探许国平的精心调教下,夏琳在案件侦查的锤炼中脱颖而出。

悟性,是开启刑警智慧的钥匙。分析案件通常是图表式的,各种线索逐一列表,大家凑到一起,分析其中的逻辑关系,简捷、直观。但是夏琳特别有悟性,对图表的理解不循规蹈矩,有时思维是开发式、跳跃式的,往往会针对某个不起眼的细节,静下心来慢慢琢磨,提出自己独到的想法。

辖区内发生了一起恶性绑架人质案。一个外地人因为债务纠纷,把一位宁波老板绑了,劫持到外地藏匿起来。被绑架者因为经营不善,欠了很多人的钱,一开始大家还以为他躲债玩“失踪”了。一个月后,犯罪嫌疑人切了这个老板一截手指寄给他的亲属,索要600万。

心急如焚的家属这才报案了。

许国平怒不可遏,带着高徒夏琳等人,辗转上海、江苏、山东等地,一路排查到河南某地。当地警方看见一脸稚气的夏琳,有点儿信不过:也太嫩了点儿吧!

不料,这个“娃娃警”竟让外地同行刮目相看。

“那个犯罪嫌疑人应该不和人质在一起!”夏琳语出惊人。

“什么?不在一起,那他怎么可能挟持人质到处跑?”到底还是个嘴上没毛的嫩娃子,当地同行明显对他持怀疑态度。

“犯罪嫌疑人原本是个生意人,患有肝脏疾病,身体瘦弱;而被绑架者腰圆体阔,光靠一两个人很难控制。”夏琳根据这两个人的个体特点,作出了自己的判断,“犯罪嫌疑人应该是雇用了有黑社会性质的绑架团伙参与,而且极有可能人质被控制在另外一个地方。”

“依据你的判断是雇凶绑架,而且现在雇主已经失控了?”

“有这种可能。”

“那寄来的手指,你怎么解释?”

“这伙人手段残忍,行踪诡秘。从已经掌握的线索看,那截手指是犯罪嫌疑人从南京快递出来的,随后其立即离开了南京。被切下的手指已经干枯,说明已有一段时间了。”

“这么长时间了,人质会不会已经被撕票?”

“从目前的情况看,人质应该是安全的。”夏琳不慌不忙,一一讲出他的分析,“经法医鉴定,手指是从活体上切下的,说明人质当时还活着。另外,从犯罪动机来分析,雇主和人质因高额债务纠纷交恶,而被雇者与人质之间并没有根本的矛盾,但是这些犯罪嫌疑人有一个共同目的,都是为了钱。因此,他们之间存在着某种契约关系,雇主还没拿到钱,就不可能支付高额的‘劳务费’,而被雇的那些人除因特殊情况,一般也不会撕票,反而会把人质藏匿起来,胁迫雇主拿钱。”

他心思缜密,从涉案人员之间的不同关系和已有的信息中,分析出这起当初的绑架案,已经演变成环环相扣的绑架案中的绑架案。

这个推断有点儿悬。当地同行依旧持怀疑态度。

可师父许国平却十分赞赏夏琳的分析。

根据这个思路,专案组仔细排摸,使这个犯罪团伙的人员结构渐渐浮出了水面,最终锁定人质被一群在嵩山少林寺练过手脚的人挟持在许昌,当初组织绑架的雇主在郑州。与夏琳的判断一致。

在当地公安和武警的大力配合下,两地同时行动,成功解救出人质,那伙穷凶极恶的歹徒也悉数被送入了大牢。

夏琳因在这起案件侦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被授予个人三等功一次。参加工作才五个月就立功,全局第一例。

师父许国平开心了:这小子脑瓜子灵,给我长脸了,是块硬料。

血性,是刑警的本色。每次接到案子,夏琳就血脉贲张,仿佛猎人见到猎物一般地兴奋,死死盯着,不破不休。这种血性,既彰显着一名优秀刑警忠于职守的赤诚,更展现出一个热血男儿除恶斗邪的担当。

一年后,夏琳担任了大队的主侦民警。

搭档叫陈悦,是个辣妹子,两人“兄弟”相称。

那一年的岁末,华祥宾馆发生一起抢劫、强奸案,两名犯罪嫌疑人用捆绑、殴打的方式,胁迫一个女孩往一个卡上打入800元,后又实施了强奸。

夏琳立即带着辣妹子展开侦查,发现两名犯罪嫌疑人都是使用假身份证入住宾馆,打入款的卡主是湖北的女性。通过取款监控,获取了其中一名嫌疑人的头像,经被害人确认,依据女性卡主的信息,关联出犯罪嫌疑人的真实身份。继续排查,得知两名嫌疑人当夜就乘火车离开了宁波。

“追!”夏琳和搭档立即上了火车,饥一顿饱一顿地一路风尘来到武汉。

虽然掌握了嫌疑人的真实身份,但是他们的踪迹到了武汉后,就像在人间蒸发了。挂网追逃是个无奈的办法。问题的严重性在于,这两个嫌疑人既然开了“戒”,极有可能继续作恶,必须尽快绳之以法。

刑事案件的侦破,要有一个合理的想象空间。如果单凭以往的经验来分析,有可能会走弯路。

夏琳开启了大脑联想,从这俩人复杂的社会关系网中,理出一条与本案看似并不关联的信息:一位同村人在孝感市的杨店乡承包了一个养鱼场,半年前曾找过人打工。

“会不会躲到养鱼场了?”夏琳试探着问。

“不可能。发案才三天,而且这俩人一直在外游荡,和那个村民并没有什么交往。”当地派出所民警认为夏琳的方向跑偏了。

可夏琳不那么认为。案子没有见底之前,一切皆有可能。据此,他排摸出犯罪嫌疑人就躲藏在这个养鱼场。

“不能让他们再跑了,今晚就抓捕!”夏琳请求当地警方支援。

时值隆冬,天寒地冻,天空飘起了雪花,朔风肆无忌惮地吹着。由于走得急,衣着单薄的夏琳和陈悦被冻得有些发抖。在当地警方配合下,他们深夜1点摸到一个偏僻的农舍。

“咣!”夏琳一脚踹开房门。

“不许动,警察!”夏琳和辣妹子一人扑住一个,两名犯罪嫌疑人从热被窝里被拎了出来。

连夜突审,夏琳从犯罪嫌疑人躲闪的目光中,捕捉到一丝恐慌。

再审,又挖出了另一起隐案。

四天五夜,行程1800多公里,这起抢劫、强奸案成功告破。

韧性,是破解刑案迷局的利刃。案件侦查走入死胡同是常有的事。面对每一次侦查困境,夏琳从不退却。在别人眼里看似办不下去的案件,到了他手中,往往又“起死回生”。他有两句自励的话:想别人想不到的办法,啃别人啃不动的悬案。

“重要警情通报:某酒吧门前发生聚众械斗案件,一死两重伤,请刑侦大队全体同志马上归队,立即赶赴现场开展侦查!”

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随着侦查工作快速推进,大部分涉案人员陆续被抓捕归案。

正当大家等着嫌疑人全部交代清楚,尽早收工时,审讯室里却传出了不乐观的消息。

几名犯罪嫌疑人虽然承认参加了械斗,但都不承认也不指认谁是主犯。一群街头混混,还挺讲“义气”的。

查不出主要犯罪嫌疑人怎么行?要知道,公安机关办案讲的是证据,一定要还原出案件的真相,而且每个细节都要明确到人。

调集最好的审讯高手,一天下来,案件仍无进展。这招不行,再从外围侦查突破。由于事发突然,场面混乱,现场虽然有目击者,但不清楚具体情况,案发时又正值深夜,调取的视频资料无法提供清晰画面。

破案陷入了僵局。

案发于繁华的闹市区,社会舆论关注,市政府、市局主要领导亲自过问,下令一定要迅速查清案情。

江东分局的领导想起了夏琳。他头脑活,分析案情经常出奇招,看来这块硬骨头又得交给他来啃了。

出差刚回的夏琳接手了一锅“夹生饭”。虽然他喜欢啃骨头,但面对这么棘手的案件,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不急,慢慢悟,总能找到办法。

理了发,洗完澡,心如止水的夏琳回到办公室,把那锅“夹生饭”全部倒出来,重新淘洗,一粒粒过筛,用绣花的功夫,反复查看那几段模糊不清的视频,从一帧帧满是雪花的图像中辨别每一个细节,给每个人编号,画了一本连环画……

两天后的案情分析会上,夏琳给专案组的头头脑脑们排了一场“戏”。

“这是一张现场原始站位图,请大家按编号站好。”夏琳给每人发了一个号,指着投影屏幕开始“导演”。

又玩什么花样?大家一头雾水,但还是一个个按位站好。

“你们现在都是参与械斗的嫌疑人,这里是酒吧大门,这是人行道,这是路肩……”

这小子,办案怎么能像小孩过家家?大家还是满脸疑惑。

随后,夏琳按照投影屏幕上的示意图切换,直观、形象地进行了一场模拟推演对现场复原,成功推导出主要犯罪嫌疑人,又通过审讯等其他证据查清了案件事实,顺利完成了对嫌疑人的定责。

“定位排除法”,让夏琳在宁波刑侦圈内名声大振。他从此有了个外号:“夏导”。

寒来暑往,燕去燕归。一晃,夏琳已经从警好几个年头了。他从刑事案件的现场一路走来,当初的青涩学警已成长为一名重案中队长、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办公室的抽屉里塞了一摞奖章和获奖证书。

似箭的光阴,在他的娃娃脸上留下了一丝沧桑。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