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二(“方程刑警”陈明月)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欧阳伟

破案就像解方程

周一刚上班,局长就把陈明月叫到办公室,直截了当:皇冠车被盗的事听说了吧?上级要求限期一个月破案。这事交给你了。

陈明月是鼓楼分局刑侦大队街面犯罪侦查中队中队长。中队只有11个民警,中队长算是一个“小萝卜头”吧。

皇冠车被盗,三个晚上接连被盗六辆,案发2011年12月。福州市鼓楼区的车主们一片惊慌。直到12月4日,警方才接到报警。这一年5月26日至12月15日,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了为期约七个月的网上追逃专项督察“清网行动”,以“全国追逃、全警追逃”的力度缉捕在逃的各类犯罪嫌疑人。眼看“清网行动”即将结束,却发生这种事。这简直是跟公安机关叫板啊。当时警力非常有限,主力都参加“清网行动”了,剩下的人只能做些接警等简单工作。陈明月一直出差在外,回到鼓楼分局刑侦大队已经是12月17日,周六。

局长发话了,“小萝卜头”不免压力山大!

队里的弟兄们一听,炸锅了。限期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明摆着破不了嘛。

除非……

除非什么?陈明月反问一句,那个说“除非”的哑巴了。

案情就是命令!没有除非,只有破案。

任务面前没有价钱可讲,干吧,拿出本事来。陈明月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商量的余地。

弟兄们知道,这就是队长的脾气。

队友们分头出去了,走访的走访,蹲点的蹲点,该干吗干吗。

陈明月呢,坐在办公室,一头扎进电脑里。他把近三个月来福州市发生的同类案子,全部找了出来。

全市共有九辆皇冠车被盗,他发现,九起案件发生在四个晚上。他判断,这应该是一伙人所为。这些赃车很有可能被偷车贼销往了广东方向。

那时,监控还很少,帮不了多大的忙,要破案,只能靠传统手段。

队友们陆续回来了。

来来,喝茶。陈明月喜欢喝茶。他的办公室茶几上摆着一套功夫茶具。每次遇到案子,他常把弟兄们喊到屋里喝茶。你一杯我一杯,喝着喝着,聊着聊着,思路就出来了。

广东到福建,进出的省际高速出口只有两个,一个是诏安,一个是梅州与龙岩交会处。前者近,后者远。二者必居其一,偷车贼肯定走诏安。

诏安县,一条国道,一条高速,小路六七条。

陈明月叫上一个民警,开着自己的车驶向诏安。福州到诏安,400多公里,用时3小时20分钟左右。

各路情况汇总,收费站监控显示,每次发案前一天晚上,都有一辆皇冠车用迷彩布遮挡号牌,进入福建境内。凌晨5点左右,总有两三台皇冠车跟着这台皇冠车出省。

流窜作案哪。

他们什么时候进入福州的?福州高速口有七八个,从哪一个口进入福州的?

偷车贼狡猾得很,不一定只在福州作案哪。

对,把范围扩大,继续查找。

福建全省境内近三个月发生皇冠车被盗案件35起,集中在福州、莆田、泉州、厦门等地。

如果是在晚上8时30分到9时进入福建境内,就是在福州作案。

如果是在晚上9时到9时30分进入的,便是到莆田作案。

如果是在晚上9时30分到10时进入的,便是到泉州作案。

如果是在晚上10时到10时30分进入的,便是到厦门作案。

两天时间,陈明月分析出了这么一个清晰的眉目,这可是考验智慧和能力的活儿。

陈明月并没有就此止步,他把福州的9起案子,来来回回分析,又有了新发现:所有发案,都是时隔7天,或者是14天,即7的倍数;而且偷车贼每次进出时间都是在周六或周日。

陈明月一拍桌子,兴奋得跳了起来。

他心里在说,这案子基本上破掉了。他兴冲冲地跑去向局长报告。

局长急促地问道,快说说,你有什么打算?

全市有七八个高速口,最有可能的有三个口。陈明月说出了两套抓捕方案。一个是调动大量警力,在高速路上抓捕;问题是调不动那么多警力,危险系数比较高,难度非常大。另一个是瞄准确定一个点,只需要50个警力,但抓捕时间只有10秒。也就是说,抓捕时间必须在10秒内完成,否则,不能有效控制犯罪嫌疑人,将对民警造成极大的威胁。

局长将信将疑,有把握吗?

陈明月点点头,有把握。

就要这句话,局长点着头说,好,你大胆地干吧。最好能锁定一个点。

陈明月说,锁定的是福州高速入口,另选两个点我做预案,预防。

有队友背地里替队长担心,万一锁错了呢?

陈明月说,一个方案搞不定,我还有第二方案。

言下之意,已经给它上了“双保险”。

晋安河畔,二环桥边,有幢六层小楼,那是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刑侦大队所在地。陈明月中等个子,五官英武,平头短发,穿件灰色短袖T恤,蓝色牛仔裤,一双休闲鞋。

听说我来采访,他连忙从外边办案地赶回来。

陈明月告诉我,他们的一些案子就是在这里边喝茶边聊天,聊出来的。

我问他,你的第二方案是什么?

他说,福建这条高速上,福州境内有两条隧道是必经之路。12月24日,正是平安夜,恰巧又是周六。我这个人办案有个原则,不喜欢让弟兄们长时间蹲守。这就要求你算得精准。方向要精准,锁定的点要精准,时间要精准,一环扣一环,任何环节都不能出错。

陈明月把队里的11个民警,放在几个点上,高速口、国道口、小路岔口、服务区都有人盯着。

当晚9点,有三个点上的民警打电话给陈明月,看样子他们不会来了吧,撤吧?

陈明月果断地说,今晚是平安夜,可能会晚一点儿,坚持住!

果然,到了9点过9分,一个点的民警来电话:看到疑似车辆进入诏安收费站。

疑似车辆会往福州?还是莆田?还是……

因为没有掌握到嫌疑人的通信工具,也就没有办法寻求技术支持。

纠结,队友们纠结,陈明月纠结,局长更纠结。从发案到现在已经半个多月了。离省厅限期一个月破案的时间越来越近。

等,继续等。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气氛越来越紧张。

陈明月向局长报告,嫌疑车辆将于12月25日凌晨12时10分左右到达福州。

来了,来了,嫌疑车辆进入福州收费站。

陈明月看了一下手表,凌晨12时09分。

其他队友、特警早已守候在这里。

我问,为什么要上特警?

陈明月说,就在那一年,广东也是因为抓捕偷车贼而发生了枪战。

嫌疑车辆刚刚进入收费站的槽口,就在嫌疑车辆司机伸出手拿卡的瞬间,陈明月发出了抓捕信号。

立即有两辆车前堵后夹,路面还撒了地钉。

嫌疑车辆的左右窗玻璃全部被砸烂,不到十秒钟,车内坐着的三个人束手就擒。

这个系列盗车团伙案,短短六天宣布告破。

以往的经验告诉陈明月,一个人的习惯一旦养成,是很难改变的。一般来讲,盗车犯罪嫌疑人都会把玻璃碎片带走,不留痕迹。可这伙嫌疑人每次都是砸右后窗玻璃,进入车内,整块玻璃碎片丢在车的右侧某处藏匿,没有带走。这也是串并案的重要条件之一。

经这一战,福州9起案子全破,厦门12起,莆田5起,泉州6起……共破获35起盗车案。

很长一段时间,系列盗车团伙案在福州市消失了。

三个月后,福建省公安厅把这个案件作为经典案例在全省推广。不久,其他地市又相继破获了两个团伙。

我直截了当地问,你这个“方程刑警”就是从那个时候炼成的吧?

我一直是按这个思路破案的。陈明月说,我是个理工男,破案就像解方程。所谓方程,就是含有未知数的等式。事实上,多数案子都是多元方程,含有多个未知数,即X、Y、Z。

那被抓的三个人,陈明月接着说,两个是河南人,一个是湖北人,都是70后,30多岁,都是深圳某物流公司的货车司机。这就弄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总是周六周日出来作案了。

他们有职业,为什么还要这样干?我问。

我也问过他们同样的问题,陈明月说,你猜他们怎么说?这个来钱快呀,每搞一辆车过去,就五万元,两天一夜搞两辆,十万元。他们中还有一个人竟然说,我们赚这几个钱容易吗?也很累的。大冬天,开着没有窗玻璃的车,以180多公里的时速行驶,难受得很。不信,你试试。

我们两个顿时相视无言。

我工作中接触最多的案件,是日常最容易发生的“两抢一盗”等侵财案。破这类案件需要清晰的思路和足够的耐心,就像解方程一样,方式方法特别重要。陈明月如是说。

听陈明月讲破案经过,不就是一个解方程的过程吗?

工作15年来,他破了三千余起案子,揭开案件真相,“解方程”只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秘籍。

也就是从那时起,陈明月有了一个外号:“方程刑警”。

案子总是绕着走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是一个公理。可在刑警那里,案子总是绕着走。

陈明月告诉我,他有个习惯,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在内网上找东西。

找什么呢?

当然是找线索。查找全区街面案件的发案情况,看有没有新的团伙进来。一旦有新的进来,动态就会明显变化,就要实时掌握。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

“民警姓民,心中无人民,不配当民警。”这是陈明月的口头禅,更是他的座右铭。

那天,他在接警平台上看到,鼓楼区发生了两起高档车后视镜被盗案件。时间显示为2012年3月1日。

所谓高档车,也就两种,奔驰和宝马。原装的后视镜价格不菲,得上万元钱一副。

陈明月想,这肯定是外地到福州来的人流窜作案。他立马带人去现场,却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走访中他发现,这类案件已经有十多起了。

对,调取监控。

监控绝对是个好东西。可那个时候,监控能力有限,监控布点少而分散,只调到三个点的监控,且录像质量很差。

陈明月把这有限的监控视频反反复复地看,生怕漏掉一点点。有三点可以肯定:作案对象是两个男子,作案时间都在凌晨三四点,作案工具是一辆男式摩托车。

再也找不出其他有价值的线索。

陈明月回到队里,把十多个点在地图上标注出来。再按那三个点的作案顺序、行驶方向、行驶轨迹去寻找,发现其是沿着一条主干道即六一路,由北往南而来的。

3月2日,接警平台又接到几起报警,同样是高档车后视镜被盗案件。

陈明月赶到现场,又有了新的发现,不是几起,而是27起,均与前一天的三个特征吻合,轨迹是沿华林路由东往西走。

3月3日,福州市同类案件仍在高发,沿二环路由西往东再往南。

3月4日,福州市同类案件继续高发,沿二环路由东往西再往南……

一时间,受害者就有上百人,连高档车后视镜配件都断货了。

3月5日,媒体报道了此事。市民反映强烈,甚至一度引起恐慌。

技术手段没有新的发现,只有靠摸排。往哪儿摸?对象是什么人?租住在哪里?

地图是最忠实的帮手,陈明月把所有的线索都在地图上一一标注出来。

有了,把这四天的行驶路线起点延伸一至两公里左右,发现他们竟然汇集到一个点附近,这个点就是火车站。

嫌疑人应该就在火车站周边,以广东籍为主,因为卖汽车配件在那边有市场。

火车站周边环境复杂,人员复杂,治安形势复杂。不好找啊。

这两人反侦查能力极强,作案戴手套……撬个后视镜只需五秒钟,顶多十秒钟搞定。

刑警在现场找不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

阙启樟是陈明月在福建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的同学,现在是鼓楼分局刑侦大队技术侦查队队长。他俩曾经在一个队共事五年。谈到后视镜被盗案,阙启樟说,那时他是中队长,我是探长,一天发生十几二十起同类案子,半天还没找到头绪,想调监控,监控太少太散,不比现在。全靠传统手段,我们压力大啊。这点恰恰明月厉害,他说思路要打开,不能局限于鼓楼区范围,要结合平安福州的创建,把犯罪嫌疑人每天的作案路线、作案时间,最早从哪里出来,最晚到哪里结束,通过时空轨迹,将它们串起来……

找人不好找,那就换个思路,以车找人,先找那辆男式摩托车。

方程式的几个条件呈现出来了:作案轨迹、时间点、作案工具、销赃方向。还有A点到B点的时间节点……

陈明月大胆推算,划定出嫌疑人的落脚点在火车站一公里以内范围,自带男式摩托车,两名男子以上,而且是外地人,又以广东人为重点。

这类案子,形成一个好思路是关键。如果不是陈明月这个思路,这个方程就解不了,这个案子就破不了。

3月6日,陈明月带人来到火车站附近一个小区里,发现一辆广东牌的两轮男式摩托车,与监控里的极为相似,只是少了一个后视镜。

陈明月眉头一皱。不对呀,这个小区有指定停车位,这辆男式摩托车却停放在一个角落里。

找来保安一问。保安说,这摩托车不是本小区的,晚上出去,早上回来。

陈明月暗自惊喜,如果不出意外,这两人就在附近。

猎人离猎物越来越近,能嗅到对手身上的气味了。

查旅馆。某旅馆登记簿上,找到两个广东茂名的男子,2月29日入住。

时间点刚好对上了。

服务员说,这两人到外面吃饭去了。

陈明月和队友来到其房间,没有发现可疑东西。他站在窗口往外一看,恰好能看见那辆男式摩托车。

不会那么巧吧?疑点直线上升。陈明月向队友使了个眼色。

来到前台,陈明月问服务员,这两个人进出时有没有带什么东西?发送什么货物?

哦!女服务员一脸惊愕,我想起来了,他们每天都有一箱东西放在前台,由快递公司的人拿走。

什么东西?

不知道什么东西,喏,今天的还放在这里,还没拿走。

陈明月眼前出现一个纸箱。他从边上拆开一点儿,伸手摸了一下,是镜片。心里有底了,他立即向局长报告。

不到20分钟,那两个广东人回到了旅馆。一米七左右,都不到30岁。

当他俩走进房间,早已埋伏好的刑警一拥而上,来了个瓮中捉鳖。当场缴获高档车后视镜58块。

抓得容易,审得却不顺利。这两个人都姓林,林某一、林某二,竟是亲兄弟。服务员指认了,他俩还是不承认,只说是出来玩的。的确,他们有出去玩时拍的照片。

对一个有经验的刑警来说,再狡猾的狐狸也有它的致命弱点。找到了,那就是它的死穴。

几个回合下来,陈明月察觉到弟弟林某二身上有戏。

那就跟他聊呗。像朋友那样聊,推心置腹地聊,聊着聊着,破绽就暴露出来了。林某二眼圈红了,眼泪出来了。为啥?他爱人怀有九个月的身孕,宝宝快要生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却被抓了,简直是灭顶之灾啊!

哭有啥用?早干吗去了?陈明月说话像个大哥哥,小弟,你有什么顾虑尽管说出来,只要我能帮你做的,一定帮到底。

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林某二一边抹眼泪,一边一五一十地全招了。

突破了林某二,林某一就“死翘翘”啦。

这兄弟俩简直发了疯,晚上盗窃高档车后视镜,第二天上午就通过物流快运发往广东某地。六天时间在福州作案129起,涉案金额200多万元。可以说,这两兄弟把福州城区奔驰、宝马车的后视镜都偷光了。难怪福州城里高档车后视镜配件都卖光了。

这案子破得又快又好,还在广东抓了两个销赃的,也是茂名电白人。

据说,这类案子在福建是首例,在全国也少见。

林某一坦白,今天发完这批货,我们明天就准备开溜了。没想到……

刑警们事后分析,这两个人要是跑了,估计这案子也就黄了。

陈明月说话算数,那段时间与林某二的爱人保持热线联系。得知她生了个女儿,母女平安,他立马跑到看守所,向林某二道喜。

林某二又惊又喜,抓着陈明月的手半天不撒开,流着泪喊:大哥……

懵懂少年的问题方程

“陈队又猜中了。”

在与刑侦队的小伙子们聊天中,常常听到他们说同一句话。

陈明月告诉我,其实这不是猜的,是对案情抽丝剥茧,进行科学分析,再加上以往的经验,得出的精准判断。

我笑着说,他们喜欢这样说你,显得更神秘。

陈明月临时去分局办点儿事。我就在刑侦队找了几个民警,做随机采访。刑侦队里大多是80后、90后,个个精神抖擞。

黄衍斌是个90后,精明、帅气,现在是鼓楼分局刑侦大队有组织犯罪侦查中队负责人。我跟陈队一起五年了,他是我师父。黄衍斌快言快语道。

我指着材料说,你跟我说说这个案子吧。

材料显示:2015年11月28日凌晨3时许,福州警方接到报警称,有一男子身中数刀,浑身是血躺倒在路边,生命垂危。该男子的妻子向民警反映,丈夫出门时曾随身携带一个挎包,包不见了。可黄某醒来却一直否认被抢……

黄衍斌说,我们去查看现场,走访报警人,也就知道这些。显然这里不是第一现场。可这里监控少,探头又是旧的,第一现场还没找到。我们一筹莫展。

陈明月回来了,听我们正在聊黄某那个案子,他接着说,这个案子,一开始就有些蹊跷。

案发那天晚上,是派出所出的警。黄某被人捅伤,倒在路上,那里明显是第二现场,是路人报的警。路上有血迹。把黄某送到医院,派出所只作伤害案。办案民警打电话给我,简单说了一下,试探性地说,听黄某老婆讲,他出门时带了一个包,可我们到现场并没有看到包,怀疑是被抢了。

就这一句,引起我的警觉。我说,一有可能他受伤后,包被人偷走了。二有可能他受伤之前,包就被人抢了。不管怎样,我明天都会到医院来,如果是被人偷走了,我协助你破案。如果是被人抢了,这个案子我接了。

第二天我到了医院,黄某还在重症监护室没醒。

我问他老婆,黄某出门时带包没有?

他老婆肯定地说,带了一个包,说是去工地有事。

第三天黄某醒来,我问他出事前去了哪里?他说去朋友家打麻将。没有讲去工地。问他带包没有?他说没有。

两口子说的话截然不同,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如果像他老婆说的是去了工地,那是在他家的南侧。如果是在朋友家打麻将也是在他家南侧。他回家无论走哪个方向,都不可能出现在出事的地方。其中必定另有隐情。

陈明月的队友一时性急,严肃地说,你如果撒谎,那就是报假警,性质就变了,那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话刚说完,黄某吓得晕了过去。

黄某的父亲抓着民警喊叫起来,你把他吓死了,我找你负责!

陈明月也提醒同事,说话要注意场合,注意分寸。但从这个细节中,他更加肯定黄某心里有鬼。

陈明月回到办公室,认真梳理了案情,提出了自己的思路。既然黄某不讲实话,那就从事发当晚黄某的活动轨迹及身边的朋友入手,了解黄某到底去了哪些地方、接触了什么人。

调查发现,黄某在案发前去过一个网吧上网。

我们到网吧调取视频,看到黄某拿出一沓钱来数,都是百元大钞。旁边有几个人从他身边经过,其中有个送外卖的。问网吧管理员,说是门口卖炒面的。

黄某哪来那么多钱?为什么要在网吧数钱?是什么人对他下的黑手?

陈明月又去了医院。

他与黄某的妻子聊,得知一个重要细节:黄某在出事前几分钟,给她打过一个电话,说他被人打伤了。那是凌晨3点多钟,我睡得迷迷糊糊,以为他开玩笑,没理他。后来,他又给我父亲,就是他岳父打电话,说了同样的话。我父亲问他在哪里,他有气无力地说快到家了,就挂断了。

你知道他身上有那么多钱吗?陈明月问。

黄妻说,不可能呀,他身上从来没这么多钱。

他这些钱是从哪儿来的,你知道吗?

我真不知道。不知道他哪儿来的钱,也不知道他这些钱做什么用。

你们关系好吗?

怎么说呢?马马虎虎吧。

他怕你吗?

他这人懦弱,胆小怕事。

……

陈明月再找黄某。黄某30出头,有正当职业,在家是独子,父亲很宠他。结了婚,老婆管钱管得严。

黄某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他喜欢打牌,输了不少钱,信用卡上欠了三万一千元。他是个妻管严,怕老婆知道,只好跑到外边借高利贷,借了五万元。还了信用卡,他不想马上回家,就躲到网吧待一会儿,想再数一下钱,回家数钱怕被老婆发现。

陈队大胆猜测,抢钱行凶的人只有三种:或是知情人,或是借高利贷的人,或是刚好看见他数钱的人。

陈明月到网吧门前一看,那个卖炒面的人不见了。

会不会……

周边的邻居说,这小伙子姓王,推着个板车在这儿卖炒面,有些日子了,人也还地道,但老是有一天没一天,没个准时。

第二天,那个卖炒面的王某果然又来了。他瘦瘦高高,长头发,脖子上戴着根链子,不是真金白银的,是装门面的那种。他一来,照常卖炒面。

不像是王某啊。

眼看又要走进死胡同了。黄衍斌原本在特警队,干刑侦毕竟才第二个年头儿,遇到复杂的案情,脑子有点儿晕,下一步怎么走,心里没底。

陈明月说,先别惊动他。

黄衍斌明白,陈队说的这个他,就是指卖炒面的。

回头再调视频,偏偏网吧出门拐弯处是盲区,前边一条路灯光又特别暗,只见到有一个人影,好像是卖炒面的。之后过来一个人聊了一会儿,走了。不多久,又过来一个穿黄色衣服的男子,聊了几句,也走了。

就在这几个人照面不久,黄某出事了。

队友分析说,是有人尾随黄某,然后冲上去行凶抢劫的。

陈明月说,不对,从后面跟踪容易被发现,令人产生警觉,反而不好下手。再说,如果是后面行凶,黄某必定会有反抗,可黄某并无反抗迹象。应该是嫌疑人绕道从前面过来,黄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捅伤了,包也被抢走了。

黄某腹部、颈部及左手掌部多处受伤,经福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属重伤二级。

“玉兔”台风刚过,福州气温骤降,阵雨时断时续。

这天上午,我和陈明月来到鼓楼区洪山镇福屿路。拐角处那家网吧还在。我们边走边说,极力想还原那次案发现场的情形。

简单地说,就是以网吧为中心节点,两条线,一条出门向右,再向左;一条出门直行,向右,再向右,形成一个“回”字形,然后在黄某出事现场交叉会合。

我们沿第一条路径走了一回,一路上又回想着视频里的影像。

网吧出门向右拐,便是一条逼仄的街道,沿途三棵榕树,绿荫巨大如伞盖一般,加上没有路灯,百米长的路上阴暗幽静。到十字路口才有一个探头,模模糊糊中隐约看见,疑似黄某向左拐去,才走二十米左右,迎面来了两个人影,有接触身影。一会儿,两个人影跑开,恰巧一辆的士从那头驶来,车灯照射下,疑似黄某倒地,的士晃了一下,开走了。

陈明月用手指着前头说,黄某前行一百米左右,再次昏倒在地。如果他再往前走二百米,也就是那条路的尽头,就到了他居住的小区了。

我们又从网吧直行约五十米,右拐与网吧右侧逼仄的街道平行,以小跑速度再向右拐,刚好能在前面路口与黄某迎面碰上。

关键是黄某被抢、被捅伤的中心现场没有视频。路口探头的图像质量太差,只能依稀可见人影活动轨迹,无法判断有人行凶,没有直接证据,作案工具也没有找到。

尽管如此,却很好地验证了陈明月的判断是对的。

陈明月果敢地下达指令:卖炒面的王某有重大嫌疑,从跟王某接触的那两个年轻人入手。

那两个人,一个叫莫某,四川人,与王某是发小。另一个叫张某,重庆人,在福州网吧认识王某的。出事后,这两个人就失踪了。

三个人都是十六七岁,未成年人。

侦查发现,莫某已经逃回四川老家,张某仍躲藏在福州某处。

设法提取王某指纹。一比对,嗬,这家伙前一年作案三起,均是砸破小车右后车窗玻璃,盗劫车内财物。经比对,现场指纹与王某的左手中指或右手食指指印相符。

王某狡猾,一直没有被抓到过。嫌疑人也会用“障眼法”,尤其是那些有前科的嫌疑人,反侦查能力极强。这就能解释了,那两个人都跑了,他为什么不跑。

怎么抓?先抓谁?

陈明月说,先抓王某、张某。

王某父母双亡,从小在外流浪,不务正业。抓他的时候,他显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张某父母从老家来到福州打工,做泥瓦工。张某不爱读书,很小就辍学了。父母管不住这孩子,也没时间管他。他几乎天天在社会上混。抓他的时候,他正在溜冰场玩。

黄衍斌带队去四川某山村抓获莫某。莫某母亲早逝,父亲在家务农,头发花白。黄衍斌一见,还以为是莫某的爷爷哩。原来莫父是老来得子,莫某又是独子,从小就被宠坏了。

三个人被抓了,开始都不承认。

先攻破张某吧。陈明月说,他发现,张某表面上不服父母管教,在社会上游荡,可他骨子里还是怕父母担心的。

陈明月与张某拉起家常,聊人生、聊家庭,谈理想、谈未来……你这么小就犯事了,你知道你父母有多伤心吗?你叫他们以后怎么活呢?

沉默,两个男人好一阵沉默。

突然,张某“哇”地哭了起来,越哭越来劲,竟然停不下来了。

张某哭完了,也就老老实实招了。

对付王某就好办多了,他负案在身,有几起案子的指纹,加上张某已经坦白,王某很快就崩溃了。

莫某一看,同伙都招了,他交代得更彻底:是王某打电话叫我去的,怕我们两个搞不定,又叫上了张某。我和张某各拿一把刀,迎面上去就是几刀,王某在一旁望风。晚上也看不清,不知道伤了那个人哪里,我们抢了他的包就跑。跑到一个废弃的工地上,王某说那里没有监控,我们就把钱分了。然后把身上衣服脱下来,上面有血,连刀子一起打包,绑上石头,又打的到了福州大学至诚学院后边,把那包东西丢进了池塘里。

陈明月纠正说,王某并没有在一旁望风,他一直在网吧里待着。这样他就有不在场的证据,所以他才不慌不忙地继续在网吧门前卖炒面。

案子破了,这方程也就解了。

回想起三个未成年人的供述,陈明月心里很不是滋味。

三个懵懂少年,三个问题家庭,混迹于社会,谁也管不了谁,到底是谁之过?

这是一个怎样的方程?又该如何破解呢?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