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中国刑警一(松江警探许月强)

来源:群众出版社 作者:李晓平

丰饶的东北有一座山,叫长白山;有一条河,叫松江河。长白山很高,山上有天池,天池里有水怪;松江河很深,河畔有森林,森林里有人参。

山下,河边,有一个总是卷着裤腿忙来忙去的男孩儿,叫许月强。许月强家的山坡下,有一个总是喜欢坐在树上看月亮的女孩儿,叫王小英。

许月强和王小英是表兄妹。按理,表妹和表哥应该是很亲近的。可王小英这个表妹却实在特殊,不仅轻易不找表哥玩耍,见了面,甚至连话都懒得说。因为在小英的眼睛里,她这个表哥实在太普通了,普通得就像他经常背回的枝丫柴,干巴巴,瘦伶伶。与表哥相比,王小英可是一个心高气傲、喜欢做梦的女孩儿呢,她之所以喜欢爬到树上看月亮,是想知道月亮之上到底会有什么。

那时的小英万万没有想到,不起眼又干巴瘦的表哥,后来竟成了名闻遐迩的传奇警探。

要强的表哥

高考前,不被表妹看好的许月强,一直担任着王小英所在中学的学生会主席。很长时间里,王小英都处在十分矛盾的心态中,印象中干巴瘦的表哥,怎么也和学生会主席联系不上。可他毕竟是自己的表哥啊,她心底里还是不免生出了些微敬意。

然而,令人意料不到的是,高考刚结束,学生会主席许月强竟突然间消失了,消失得毫无预兆。

王小英的耳朵特别尖,真真切切地听到了教导主任那番特别的议论:“别看他是学生会主席,整天在人前吆五喝六的,其实真没啥能耐。放假那天,他还人模人样地过来跟我握手。我就寒碜他说:许月强,你啥都不是,就你这样整天狐朋狗友地东跑西颠,这辈子都别想考上大学!”

听老师这口气,表哥可能高考没考好。于是她就想,做表妹的,有义务当面鼓励鼓励他。

从那天以后,王小英有事儿没事儿,总会到许月强家的山坡下转悠几圈。可令她失望的是,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却始终没有“邂逅”表哥。

王小英心里干着急,可她到底没敢向许月强的姐姐、自己的表姐询问许月强的下落。

其实,只要王小英一问表姐,马上就会获得答案。在那漫长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许月强跟着一群山民去长白山上挖“宝”了。举步维艰的家境,逼着许月强这个长子必须早早地学着赚钱。

神秘的长白山,山高林密。如果不怕辛苦,山上随处都能挖到可以换钱的宝贝。许月强和山民们山上吃,山上睡,整整忙乎了一个多月,最后个个都变成了“野人”,挖到了不少令人惊喜的宝贝。

可当一辆全身乱颤的半截车把他们的宝贝从山里拉出时,一群“山贼”突然袭击了他们。为了不被山贼抓到,许月强不要命地狂奔。凭借着机智的头脑和麋鹿一样的双脚,许月强跑出了山贼的伏击圈。但他却因此在密林里迷路了。在那个深不可测的原始森林里,十八岁的许月强,整整在山上走了一天一夜……二十五年以后,已是全国“百佳刑警”的许月强,回忆起那一天一夜的经历,依然心有余悸。

那一天一夜,对于许月强来说,不仅仅是一次生死浩劫,更是一次涅槃。

十八岁的许月强第一次认识到:连绵起伏的长白山尽管到处埋着宝贝,但那却不是属于他的。他也第一次弄清楚:做人一定要讲道理,但有的道理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讲不通的。

从大山里走出后,许月强第二次消失了。这次消失的时间更长,转眼就是一年。大年初一,王小英随着父母来表哥家拜年,依然没能见到表哥许月强。

原来,那一年高考分数下来后,许月强毫不犹豫地报考了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有老师劝他说:凭你的分数,报这所学校是非常冒险的。还有老师告诉他:即使你的分数够了,体检这关你也过不去的,打死你都过不去。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许月强默默地算计上了。一天清晨,他怀揣着借来的三百元钱,平生第一次走出了大山,像一只莽莽撞撞的麋鹿,一头撞进了沈阳,开始了他人生的又一次探险。

后来,王小英才知道,许月强在沈阳把借来的钱都花光了。爱子如命的父亲气得要命,又舍不得打骂儿子,只能叼着个烟袋向妹妹诉苦……听了舅舅的唠叨,一旁看书的王小英再次呆愣在那里。

舅舅诉苦后的一天中午,一纸“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刑事侦查系”的录取通知书邮到了许月强的家里。许月强因为帮工,正在邻居家吃饭。听到这个消息,他一下子就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摔了个四脚朝天。

也就是接到录取通知书不久,许月强便第二次消失了。

当所有的松江河人都在享受过年的闲逸时,许月强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背着一袋干粮和咸菜去学校了。他独自一人走在偌大的校园里,感受到了一种无边的空旷和静寂。那空旷和静寂就像他的未来,需要填充太多的东西。

大学毕业后,许月强成了长春刑警支队的一名刑警。

对于这个结果,王小英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王小英大学毕业后,也来到了省城。在这座繁华的省城,她不仅找到了一份得心应手的工作,还买了两套属于自己的楼房和一辆豪华轿车。可即使这样,她依然没有勇气去见表哥许月强。闲暇的时候,她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站在报摊边飞快地浏览当地报纸,只要发现和许月强有关的报道,她就会把报纸买回去,珍藏起来。

有一篇名为《客车枪击案昨告破,元凶暗恋玲玲两年》的长篇报道,她反复看了好几遍,里面不仅讲述了扑朔迷离、惊心动魄的案情,还刊登了一张许月强抓捕嫌犯时的大幅彩色照片。在另一篇报道里,记者还把许月强比作“神探亨特”。

那些年,在春城的报纸上,时常能看到关于许月强的有关报道。比如《领跑科技刑侦的“大案神探”》、《许月强:为群众筑起安全长城》等。随着通讯报道越写越长,许月强的名声也越来越大。

可是,许月强所破的案子,无论怎么削筋动骨,怎么悱恻悲凉,王小英都只是看个热闹。因为无论是杀人的,还是被害的,都是她不认识的人。

直到有一天,当一起案件牵扯到了一个与她相识相知的朋友,王小英才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心急如焚,什么叫刻骨铭心。

那是2008年10月8日晚上,正读大四的女大学生崔金子,竟然在大学校园里被人强奸并掐死了。王小英和崔金子是在一片荷塘边相遇并相知的。崔金子不仅长相秀美,还勤奋好学。如果不出事儿,第二天,她就要到朝鲜的金日成大学去深造了。临行前的晚上,崔金子的男朋友来学校看望她,因为要送男朋友一条亲手编织的围巾,崔金子特意跑回宿舍取围巾。为节省时间,她从宿舍出来后,便没有走大路,而是从学校围墙下面的灌木丛里穿了过来。哪想到竟遭遇了灭顶之灾。崔金子出事后,王小英惊愕愤怒,悲痛万分。她急切地希望刑警快些抓到那个狠毒的凶手,好让含羞而死的崔金子灵魂安息。可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那起案子却石沉大海,再没传来一点儿消息。

一晃,七年过去了。

2015年的6月,初中同学突然给王小英打来电话:“那个强奸并杀害崔金子的坏蛋,前几天在大连被你表哥抓到了!”

初中同学还说,这么多年,许月强虽然一直都在天南海北地奔波,但他始终都没有放弃侦破这起案子……

“为了破案,你表哥的头发都快掉光了。”

“我真是奇怪!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从来都不和你表哥联系?”初中同学又加了一句。

此时,不知为什么,王小英的眼睛蓦地一热。挂断电话,她立即用颤抖的手指,拨通了许月强的电话。

电话里,王小英语无伦次地说了一大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说了什么。

对于这个总是对自己不理不睬、始终独来独往的表妹,许月强一直感到怪兮兮的。每次想到她,都会想起“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之类的凄美诗句。可如此清冷高傲的表妹,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一沉默,几十年都不说一句话;一开口,怎么就喋喋不休了呢?

那天晚上,在长春的一家静美幽雅的小餐馆,这对表兄妹和其他两个老乡小聚了一次。因为对表兄发自内心的敬意,王小英第一次喝多了。

导演“猫抓耗子”大戏

许月强所在的三大队二中队,共有八名刑警。其中,余立新和许月强一起共事已有二十年。

今年五十一岁的余哥,平时喜欢喝一些小酒。许月强刚刚当上刑警没几天,就发现了他的这一喜好。

有天晚上,许月强突然迈着方步找到了余哥,慢悠悠地问:晚上能不能一起出去喝点儿小酒?

余哥当然乐于前往了,心里还说:这个小伙子不仅人稳当,还重情重义,懂得尊重老大哥。

既然出去喝酒,就不能开车。可许月强却不知为什么,非让余哥驾驶那辆破旧的212吉普车拉着他去,中途还拐了个弯儿,捎上了一个修手机的师傅。

三个人一起来到位于长春东大桥附近的一家火锅店。直到进了火锅店,余哥才弄明白,他许月强哪里是请自己喝酒啊?他许月强把憨厚的余哥约出来,是想让余哥陪他演一出“猫抓耗子”的大戏!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下午,许月强接到北京刑警队的同学打来的电话,说北京发生了一起抢车杀人案件,案犯一共三个人,其中有一个是吉林通化的,现在有可能跑到了长春。因为他曾用过长春的一个固定电话。同学说完还为他传来了一张模糊的照片,让他留意一下。

许月强自打参加工作,净跟着领导干零活儿了,还从来没抓捕过命案逃犯呢。听了这个消息,他的神经立即亢奋了起来。

他先是查询了那个固定电话号码。当他发现这个电话是一家火锅店的,就暗暗打定了主意,自编自导了起来。

事实上,在去火锅店之前,许月强自己也不知道这场戏到底能不能顺利上演。为了不让好戏演砸,许月强还找到了那位修手机的师傅。因为这个人不仅可靠,还会一点儿拳脚功夫。

三个人昂昂然走进了火锅店。

许月强瞟了一眼四周,猛地心头一动:站在柜台后的那个服务生,不就是照片上的逃犯嘛!

确定无疑后,许月强的心静了下来,稳稳当当地坐下,同时用眼神给两个朋友发了个暗示。

可即使到了这时候,许月强依然没有向余哥和修手机的师傅说出更多实情。

另一个服务生送上了菜单,许月强便像模像样地点起菜来。为了不让余哥失望,他还特意要了一瓶洮南香老虎头儿。

随着火锅渐渐翻滚,三个人热热乎乎地推杯换盏起来,直到吃喝得差不多了,许月强才示意余哥和修手机的师傅开始行动。

许月强冲附近的服务生摆了摆手,让他把柜台后面的服务生叫来,说要结账。

闻听召唤,那个服务生立即面带微笑地走了过来。待他走到桌前,许月强猛地站了起来。没等服务生反应过来,双手已被许月强那两只山里人的铁手给反背到后面去了……

嫌犯落网,北京市公安局立即派人来押解嫌犯。为了表达感激之情,他们还给许月强带来了两千元的奖金。

许月强当然不敢私吞这笔“巨款”,马上把奖金交给了顶头上司。直到这时,领导才知晓了他的“壮举”。令许月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领导接过钱后,不但没有表扬他,还把他破口大骂了一顿,骂他无组织无纪律!

领导不仅骂了许月强,连余哥也捎带着骂了,说许月强年轻气盛能够理解,你这个老刑警怎么也如此冒失!

旧事重提,许月强总会苦笑着说:“那时的自己,的确年轻不懂事儿,把刑警工作当成了演电视剧。经历了这么多,再不敢逞能了,现在抓捕嫌犯,可是见到人就动手,一分钟都不敢耽搁!”

余哥虽然挨了骂,却没责备许月强一句,反倒在心里暗暗地佩服起他来。

那天晚上,余哥近距离目睹了许月强抓捕逃犯的全过程,也深深地惊诧于他的沉稳老成,处变不惊。在余哥看来,他许月强天生就是干刑警的料,将来早晚要成大器的。

果然不出余哥所料,随着几起疑难大案的侦破,许月强很快就从年轻的刑警队伍里脱颖而出,以后逐渐成长为长春市乃至全国刑警队伍的模范标兵。在重案中队二十年来,他一共破获了大要案件三千余起,抓获人犯近两千人,仅命案就高达六百余起,先后荣立了二等功两次、三等功十二次,被评为全国“百佳刑警”。

如果不是对重案工作情有独钟,许月强早在十几年前就被上级单位挖走了。

尽管许月强口口声声说,自己不会再演戏了,但在生活中,他这个思维另类的“黑猫警长”,依然会耐着性子陪“耗子”表演。2016年,为了彻底摧毁一个街头诈骗团伙,许月强和他的队友整整陪七个骗子演了六个月的反诈骗大戏。

事情的起因,缘于儿子的一句斥责。

那天,许月强难得和儿子一起晨练一次。经过一个早市时,年纪尚小的儿子一眼就看出:那个卖古董盆的老头儿,就是一个骗子。

“爸爸,这么拙劣的骗术你都看不出来?”

许月强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你还笑?这种骗子多可恨啊!你们咋不抓呢?”

许月强只得解释:“爸爸忙啊!连命案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抓这些小骗子?”

儿子生气了:“被骗的可都是老人啊,要是我奶奶也被人骗了,你也不管吗?”

听了儿子的话,许月强什么话都没说。但第二天一早,他就鬼使神差地又去了早市,很快又看到了那个卖古董盆的老头儿。

“这个古董可是我家祖传的!因为着急用钱,只好便宜卖了,两千就卖!”老头儿无奈地对一个前来看盆的老太太说。

老头儿话音刚落,走过来一对夫妻。

丈夫对妻子说:“这个盆的确是宝贝!老婆,你兜里有多少钱?”

妻子做掏兜状:“一大早的,哪能带那么多钱?”

人越来越多,议论声也越来越大。虽然各有说辞,内容却只有一个:这个盆子是个值钱的古董。有人还求老头儿别把盆卖给别人,说罢就跑回家“取钱”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老太太再不敢犹豫了,毅然决然掏出了钱包,开始和老头儿讨价还价起来。在众人的撮合下,老太太最后用十八张百元大钞,捧走了那个价值仅仅三十元的瓦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