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第五重人格

来源: 作者:黄迪凯

引子

“你好,尧,我叫罗伯特,来自加拿大。今天起是你新的心理医生,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我带着亲切的微笑,尽量让自己能够接受他此刻的装扮。

他没有回答……或者说无法回答,白色的束缚带将他结结实实的捆在木椅子上,连嘴巴都牢牢的堵住。仅露出用于透气的鼻孔,以及一双瞪大的眼睛。与他的视线碰撞,那双似乎充满恐惧无辜的眼睛,似乎在告诉我,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作为一名拥有四十年临床经验的精神科医生,我早已习惯了这种眼神,不过他的,略显特别。

我身处地下室,这是一间精神科诊室,或者,你也可以称之为监狱——精神病患者的监狱。身处其中,你可以常常听到不知哪里传来的尖叫声,疯狂的,歇斯底里的。这里原来的主人是我的挚友——周博士,很怀念和他在斯坦福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那段日子。如今阴阳两隔,再也不能跟他欢笑畅谈,我倍感遗憾。这也是我决定远赴中国,接手他这个案子的原因。他投入了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个魔鬼身上,跟进了十三年,做了上百个实验,尝试了数十种治疗方案,写了无数的研究报告,最后却死在自己的病人手上

据我所知,尧的手段十分残忍,周博士死前被他折磨了很长时间,最终被医院里的束缚带活活勒死。所幸尧在逃离医院的过程中被警卫发现,十多名警卫对其围捕,才将他制服,仍然有数人受伤,若被他逃到院外,后果很难想象。现在,他和我独处在这间诊室中,身上紧紧捆绑着的束缚带上,印出了不少血迹,显示他在被捕后受到了不少暴力对待。

这间诊室不大,却很明亮,旁边有一件耳室,是用来关押尧的房间——也是周博士受害的地方。如今房门关着,我一直没有勇气打开那道门。

这么多年以来,我和周博士一直保持着联系,对这个案子我也略知一二,这也是我能说服医院让我接手的理由。然而此刻正式接手,我需要将这一切从头开始。我离开那个魔鬼,来到书架前,从书架上,将周博士撰写的研究笔记全部取下,堆满在桌上,小心地抽出十三年前的第一本记录,来了解这一切的起源……

夜,月明。

保安老刘看了看时间,起身拿起手电,不得不暂时与电视机告别。“该死!”他咒骂了一句,“都快放暑假了,学校里鬼影都没一个,还要求我们夜巡,真是见鬼!”骂归骂,看着保安室门口的监控,摇了摇头,还是打开了教学楼的大门,打着手电,走了进去。

夜里的小学,静的出奇。巡到三楼的时候,老刘突然听到楼上传来一阵歌声。他咽了口唾沫,自言自语道:“奶奶的,还真见鬼啦?”以前老刘夜巡时也曾碰到过学生放学不回家的事情,于是提着胆子蹑手蹑脚的继续往上走。走到五楼,老刘听清了,声音来自五楼到底的最后一间教室,是五一班。

“五年级下午才开了毕业欢送会,怎么还有人留着吗?”老刘低估了一句,向教室走去。

教室的灯关着,老刘壮着胆子往里一打手电,正好照到一个小男孩的脸,歌声也停了。

“尧!你个小畜生!”老刘破口大骂,“你想吓死老子吗?”

说完,老刘一把把门踢开,接着骂到:“你爸妈又死去打麻将了吗?在学校就没消停过,毕业了还他妈……”当他把灯打开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愣住了,“啊!”他大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除了尧,教室里还有五个人,不,应该说是五具冰冷的尸体,四个孩子和一个成年人,狰狞着横七竖八的倒在讲台周围。血腥味,布满了整个教室。尧就那样站在那里,脸上戴着诡异的笑容,对老刘说,“时间在这里静止,友谊将地久天长。”说完,他就不再理老刘,自顾自的围着教室,一边转圈,一边唱歌,哼唱的那首“友谊地久天长”,此刻听来,就像回荡在学校的丧钟。

两个月后,在S市精神病院任职的周博士接收了一名患者,比较特殊的是这个患者是一个孩子。周博士感到很奇怪,因为他手上的患者大都是犯杀人罪的严重的暴力精神病患者,这孩子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实在不适合关在这个类似监狱的精神病院。但当看了那个孩子的档案以后,周博士惊的合不拢嘴。一夜之间,五条人命,其中有一个是成年人。

五年级末的尧和四名同班同学和一名老师留在学校里,庆祝他们从小学毕业升入初中。谁也没有想到,年仅11岁的尧趁人不备,在饮料里加入了大量从农宅里偷来的毒鼠强,致使四名11岁的学生和一名班主任老师中毒死亡,然后尧用削铅笔的刀割破死者血管。夜里学校保安发现的时候,整个教室都被鲜血染红,显得异常凄厉恐怖。

周博士和尧的第一次对话内容记录了为什么尧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

“因为我喜欢他们,”尧是这样说的,“毕业以后我就看不到蓓蓓、看不到黄老师了。如果他们死了,他们的生命将永远停止在和我一起的那个时候。我想,他们也会很开心的。”说完尧又嘿嘿的笑了起来。

我合上了记录,一丝凉意从脊椎升至后脑,很难想象世界上竟然有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

再次打开记录。

对尧的治疗在前两年没有丝毫进展,对尧使用的常规药物和心理疏导都没有起到预期效果。周博士研究发现,尧拥有一个独立的精神世界,尧似乎一直接受着这个精神世界传递过来的信息,而否认正常世界的道德伦理观。将人杀死可以定格其生存状态,这是尧自己创造的谬论,是尧精神世界的产物。

之后一段时间,周博士的研究开始探索区别于传统的新的治疗方案。最终,他决定讲尧作为他新研究的实验对象。在周博士看来,如果尧否认正常世界的道德伦理论,而钟情于自己的世界,那他就要先摧毁尧的世界。这种摧毁只能从内在着手。于是,周博士未经医院允许,擅自给尧注射自己调配的新型多巴胺合剂。

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导物质,用来帮助细胞传送脉冲的化学物质。这种脑内分泌主要负责大脑的情欲,感觉,将兴奋及开心的信息传递。

我突然回忆起多年前周博士和我探讨利用多巴胺和一些有机化学体按一定比例配置成合剂。他说可以用这种合剂麻痹旧的逻辑关系链,用以塑造新认知的方法。当时我觉得这个想法很好,但是需要很长时间的实验观察,没想到他尽然直接应用于一个孩子身上。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在使用多巴胺合剂之后的几个星期,尧出现了人格分裂的症状,常常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终于在某一天下午,尧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次对话周博士进行了详细的记录,按照新人格的说法,他的名字叫舜。

舜自称是镜子里的人,长期以来,一直很看不惯尧的所作所为。终于有一天,他骗尧用手触碰了镜子,进入了尧的肉体,将尧的灵魂关在了镜子里。只要舜不碰镜子,尧就跑不出来。

这个结果让周博士大吃一惊,这个舜,周博士称其为尧的第二重人格,居然完全否认第一人格的价值观,并且以其特有的方式囚禁第一人格,不让第一人格再次出现,这种人格分裂中的独立度和矛盾度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打开下一份记录,首先看到的就是几张让我目瞪口呆的照片。

第一张是一所中学的大门,陈旧而狭窄,在校门口的地上,一个身着校保安服的男子背朝上倒在血泊当中,看不清脸,不过长的很健硕。

第二张照片是中学的操场,地上有一排红色的脚印从照片最下方延伸到远处的厕所,这个是血么?剩下的几张照片让我看了有些想吐,那是一个狭小的厕所,腥红色充满整个厕所,一具尸体扭曲着被塞在小便池中。死者扭曲的脸,撕裂般张开着的嘴巴,好像还能听到他凄惨的尖叫,眼睛透过照片,死死的盯着我。

猛然合上记录,久久才能平复我的情绪。

再次打开了解当时的恐怖。

原来二型人格出现之后,舜的表现让周博士非常满意,舜对于第一人格显的十分厌恶和讨厌,一直避免看到镜子和接触镜子。周博士觉得,如果舜一直这样以第二人格生活下去,那他事实上就和正常人无异。之后周博士请了一个初中老师来帮他补习这几年的功课,舜学习的很快,成绩也很好。于是周博士与舜的家属联系,尝试其到学校去和同龄小朋友一起上课。舜的进步让周博士很欣慰,他觉得这次大胆的医学尝试是成功的,有价值的。

或许你们很难理解作为一名精神病学的专家,看着自己的患者由起初的病态变成一个精神正常人的那种喜悦和成就感。或许正是这种喜悦和成就然,让周教授犯了致命的错误,让尧回归社会。不过周博士还是秘密安排了一名护工,在校内对尧进行秘密看护和记录。

可是,就在舜去学校两周后,中学发生了骇人的一幕。下午五点放学以后,在东侧教学楼一楼男厕所,刚上高三的舜将另外一名同班男同学杀害,现场有很明显的搏斗痕迹,厕所窗户和水槽上的镜子被撞破。接着在逃跑过程中,又用随身携带的玻璃碎片割断从门卫室赶出来的校保安的咽喉,致使校保安失血过多而死,随后舜不知所踪。

“镜子!破碎的镜子!那不是舜!”周博士在他的记录中强调,“那是尧!”

文件后面附着几张舜的同学和老师在公安局做的笔录的复印件。从笔录中看出,舜在学校里是个很内向的孩子,不太和别的孩子接触。也因为这个,所以舜成为了有些孩子欺负的目标。

星期三白天的时候舜和被害的男孩发生了争执,那个男孩威胁舜放学以后不要回家,要带他到厕所“谈谈”。然后就发生了后来的事情。周博士认为,去厕所以后,双方发生了争执,争执过程中,舜肯定不小心用手接触了镜子,导致第一人格的释放。周博士为自己的轻率感到懊悔不已,更让周博士担心的是舜——或者说是尧的失踪,一个杀了7人的精神病患者逃窜在城市中,还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周博士实在不敢去想象。

之后的一年,周博士和警方费尽心思寻找尧的踪迹,都没有任何结果。时间久了,警方有些倦怠,和周博士的沟通少了。而周博士,虽然心里还是放不下尧,但是无能为力的他也只能将自己置身于其他患者的治疗,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记录到这里有了一个很大的断档,下一本记录已经是一年以后了。

一年以后,周博士怎么也没有想到,尧突然出现在医院的停车场里。周博士去取车的时候,尧就那样静静的站在周博士的车边,微笑着看着他。我可以想象当时的情景,甚至可以看到尧就站在我的面前朝我微笑,这是多么让人惊悚的一件事情,一个杀了7个人的精神病患者,在失踪1年,居然衣着体面的站在你的面前。这个时候他带着一副眼镜,像一个颇有学识的学生。他这一年都在哪里,此时的他到底是谁?是尧?还是舜?

当晚在医院监护室的对话让周博士,甚至让此时此刻的我都惊讶不已。

8月6日晚19点35分

“你是谁?是尧还是舜?”

“我叫禹,是尧和舜的朋友。”

为什么尧在院外会衍生出第三人格?这可能是我和周博士在听到这句话后直接的第一反应。根据周博士的记录,从尧出现第二人格之后,博士就没有再为其注射过多巴胺合剂,没有想到五年以后尧居然自己又分裂出一个人格。

“那个男孩和学校保安是谁杀的?是尧、舜?还是你?”

“是尧,不过也不能怪他,罪魁祸首还是镜子中的那个先知。”

第一次听到“先知”,我不禁楞了几秒,这会不会是尧的又一个新人格?而对话的下面有周博士用红笔的一段注释,周博士觉得,禹口中的先知很可能就是尧精神世界的实体化,而镜中世界可能就是尧的精神世界。“先知”在镜子中对于尧的引导作用是很大的,但“先知”究竟是什么样的镜像呢?

一般的精神遐想者也会创造一个独特的精神世界,但是那种世界是有参照的。比如经常看到有些患者把电影中的情节遐想为自己的世界,有些患者觉得自己是从古代穿越来现代的,不管是什么样的情节,他们的遐想世界都是现实中的镜像。而尧从小就生活在普通家庭,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让尧受如此大影响的人物,“先知”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还是说……“先知”是真实存在的?

当询问“先知”究竟是谁?和这一年他都在哪里的时候,尧或者说禹都避而不答。只是反复强调两个字——镜子!

“我告诉你!先知是真实存在的,它引导我们,帮助我们,给了我们无限的智慧和力量,虽然做法有点偏激,但你不能否认先知的存在!”

对话难以进行下去,然而疑问却越来越多,三型人格的出现? “先知”是什么?镜子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世界?他这一年究竟去了哪里?禹还会不会变成尧或者舜?数不清的问题在我脑中盘旋,我想肯定也在当时的周博士脑海中纠结。

周博士对于尧的整个治疗结果感到十分沮丧,几度想放弃治疗让其囚禁一生。但又无法摆脱脑中的疑问和心中的好奇。之后的几篇记录都是周教授断断续续的治疗过程。

禹回去后的四年比较平淡,只是偶尔会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周博士的治疗由积极变的消极,时间是会消磨一个人的意志,扑灭一个人的热情的。然而,正当所有人觉得这件事情到此为止的时候,又发生了让人震惊的一幕。

四年后的某一天,禹突然冲到周博士的休息室,歇斯底里的对周博士叫到,“尧!尧!他疯了,他杀了先知,杀了舜,他疯啦!”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着实让周博士一惊,急忙叫护工把发病中的禹控制起来。平静了四年的禹此时的恐惧和慌乱让周博士措手不及。

“舜他一直看不惯尧,这我们都知道。这段时候尧他想从镜子里出来,他想出来想的都疯了,他真的疯了!他不停的求我,求我让他出来。我不可以,我知道我不可以的!”

“舜就,就那样坚持的阻止他,告诉我尧的邪恶,告诉我不要相信他的话。”

“但尧说我不让他出来他就要杀了舜,他就要杀了我们最尊敬的先知。我以为他是吓我的,他不会那么做,他曾经那么的听先知的话。”

“我没有想到,他,他真的这么做了!他真的这么做了!”

周博士对自己这段时间对禹的冷漠感到懊悔不已,将禹的又一次发病归咎到自己的身上。

但是之后的几周,周博士的脑中构思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人格间的互相排斥虽然不是一个个别现象,但通过杀死将自己的分裂人格消失确实是一个很独特的思维。禹有这样的思维,禹的精神世界的逻辑性是很严密的,有其能够独立解释的规律性和逻辑性。周博士深信,既然禹说其被杀死,那么舜这个人格就不会再出现了。

想一下,如果“死”的是尧呢?其实纵观尧的整个人生,真正杀人的其实只有他的第一人格,也就是尧。如果尧死了,那他最多也只是一个人格分裂症患者,甚至如果这个方案成功了,将他的其余人格“杀死”,再加药物治疗就有可能变成一个正常的唯一人格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能将第一人格杀死呢?此时被尧困扰多年的周博士决定化被动为主动,提出了一个精神病学史上从没与人提及或者说没有人敢提及的一个方案——塑造第四人格!

关于第四人格的塑造周博士写了扬扬洒洒四万字的论文,但这个计划是保密的。这点我完全可以理解。虽然是出自好意,但是这种行为可以说是有损医德的。因为没有人尝试过这种方法,后果如何很难想象。塑造出的第四人格是尧的天敌还是一个庸才,或者是又一个杀人魔王……

经过近半年的构思、整理、修改和准备,这个方案终于正式启动了。周博士觉得,第四人格的定位是很明确的,杀手的天敌是什么?没错,就是警察,一个聪明、勇敢、充满正义感的警察形象就是周博士觉得最佳的第四人格的人选。

周博士结合之前第二人格舜出现时的一些特点。回忆当时,舜是如何出现的?不容置疑当时是由于给尧长期注射多巴胺合剂造成的第二人格的产生。那么舜的品行是如何构造的呢?博士回忆到当时自己有一段时间在研究儒家学说,把很多资料给尧看过,那时候尧似乎对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厌恶,但也没有什么效果。根据多方面的证据,周博士确定环境是造成新人格品性的诱因,而多巴胺合剂是分裂新人格的手段。

知道了如何操作,周博士就开始了自己的计划,首先重新定期为禹注射多巴胺合剂,其成分和当年的一样。同时,周博士找来了一些S市警校的招生简章,还时不时的给禹播放一些宣传公安的影片。这个时候,可能是最漫长的一个时候,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结果的等待。我觉得此时的周博士有些疯了,他每天就静静的看着禹,希望看到第四人格的出现,那种期盼就像期盼自己的孩子降生一样。

终于,这一天还是被周教授等到了。

第四人格的名字叫汤,周博士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周博士对新人格的训练是比较严格,希望通过身体素质的训练强化其意志,医院有一个用于“放风”的大操场,平时有很多病人在那里活动。但自从汤诞生以来,操场就处于半封闭状态,每天汤都要在这个不太大的地方训练。

读着这段,我发现一个比较不妥的地方。汤和尧本是一体,训练汤某种意义上就是在训练尧。如果周博士的计划失败,尧侵占了本体,那么这种训练简直就是在训练他的杀人能力。

周博士在这里做了说明,这种训练的目的,并不是体格上的增强,而是精神意志上的强化。多重人格的人格是相对独立的,每个人格的能力,性格都是不同的,甚至于曾在埃及发现过一个患者的两个人格间连视力,说话的声音都不一样。所以从精神层面来说,这些训练只会对汤的能力起作用,而尧的能力还是没有改变。

在说明的最后,周博士用红笔特别注明到,这次方案将是对尧最后的治疗方案,如果失败了,那么周博士将放弃对其的治疗,尧将被送到医院的地下病房囚禁一生。

我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尧,木乃伊般的他坐在一把椅子上。我发现随着档案看的越多,我就越来越没有信心。周博士的最后都说到,最后的治疗方案失败就囚禁其一生,我现在所做的是不是纯粹的在浪费时间呢?

我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在胡思乱想,既然接了这个案子,就要把他做好,之前在加拿大也不是没有碰到过被其他医师抛弃的患者,我总觉得应该以一种良好的心态去对待他们,世界上没有应该被抛弃的患者,只有无能为力的医师。

回过神来,低下头,发现档案已经不多了,接下去的内容都是对汤的一些训练计划和训练进展。我感觉周博士是把汤真的当特种部队在训练,耐力,力量,敏捷,身体协调性,还有一些武器的使用,周博士不知道哪里搞来了一把仿制的77式警用手枪,不由让人哭笑不得。

翻到档案的最后,我的表情禁不住凝重了起来,这是一份计划书,封面写着“最后的治疗方案”,我一看日期,是周博士遇害前的一天。

这份计划让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不得不佩服周博士的想象力和医学造诣,看来为了这个病人周博士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了。计划的中心在于人格间的冲撞,就目前来说,尧是内在人格,汤是外在人格,他们之间的东西是什么,没错,就是镜子。之前周博士已经发现,简单的接触镜子会导致内在人格的释放,与外在人格进行互换,内在人格侵占本体。那要让两种人格进行冲撞,让一种人格“杀死”另一种人格,就需要延长冲撞的时间,也就是让汤直接接触镜子,并且保持到他将尧人格杀死为止。

周博士的计划是先用黑布把镜子蒙起来,把汤的右手用尼龙绳固定在镜子上,然后把黑布抽掉,让他直接接触镜子。为了增加汤的信心,周博士在汤腰间插上一把77式手枪,并且告诉他枪经过改装,里面的子弹是打不完的。当然,这把枪是假枪,另外周博士还用尼龙绳把汤困在椅子上。周博士还给汤强调,接触镜子后所看到的,所听到的,都要口述出来,这样不但能让周博士了解情况的进展,还能让汤保持本体的控制权,整个过程周博士都将会录音。

到这里,整个档案结束了,实行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感觉周博士的计划没有什么大问题,也给自己留了退路,想到了把汤捆绑起来,难道实施计划的当天又有了什么变数?

我是一个好奇心比较强的人,一点事情放在心里都很不舒服。所以我环顾了下四周,果然被我发现在小房间门口的地上,横躺着一支录音笔。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发现录音笔有磕碰的痕迹,可能之前有摔过,按了下电源开关,一侧的液晶屏亮了起来,看来没有摔坏。

点击了一下播放键,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2010年6月7日晚18点24分,患者:尧,最后的治疗方案启动……”应该没错,这应该就是周博士的声音,然后听到“嗒”的一声,应该是周博士把录音笔放在了桌子上的声音,然后听到周博士问,“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第一次听到尧的声音,哦不,这个时候应该叫汤,一个很有特色的声音,鼻音很重,年轻而有力,同时又有几分熟悉。等了几秒钟,听到“哗啦”一声帆布的声音,突然间,汤开始尖叫起来,突然又安静了下来,然后那个很有特色的声音又一次想起,开始叙事般的跟我们描述他看到的画面……

汤猛地醒来,身上的束缚似乎没有了,他活动了一下手脚,让自己保持清醒,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他是来执行死刑任务的,而要杀死的,是一个叫做尧的男人。想到这个,他紧张的摸了摸腰间的枪,还在,微微松了一口气。

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大概有半个篮球场大的石室,房间的四个角有四个石头做的灯柱,上面点着灯,晃晃悠悠的火光倒也把石室照的敞亮。

突然感觉身后一个人影,汤拔出枪猛的一回头指着身后,后面的人也正拿着枪指着自己。仔细一看,那就是自己,原来是一面镜子,一个人高的圆形镜子,镜面一尘不染及其干净,与周围陈旧的石室形成了鲜明对比。比较吸引眼球的是那镜框,似乎是纯金做的,上面镶嵌着数颗宝石,最顶上那颗巴掌大的红宝石,在微微颤动着的火光的照射下,似乎里面有魔幻般的液体在流动。镜子位于整个石室的中间,下面有一个圆形的底盘托着。汤站在那里看着这面镜子,着魔般的呆住了,忘记了使命,忘记了这里可能存在的危险。

透过镜子,汤看到一个黑影在他身后,马上从失魂落魄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回过身就是一枪。那个黑影一闪而过,似乎没有打中,枪声在石室中被扩大,震耳欲聋,余音回荡在四周。

正对着镜子的是一个拱形的门洞,里面黑漆漆的,刚刚的人影就消失在黑暗之中。汤警惕的盯着这团黑暗,但什么也看不到。于是他猫身移动到门洞边紧贴着墙壁,枪始终对着门洞,屏住呼吸倾听里面的声响。整个石室静的出奇,就这样僵持了一分多钟,汤慢慢的移步向门洞靠近。汤心想这个时候对自己很不利,敌在暗,自己在明,这边的火光太微弱更本射不到这个门洞里。

于是他向前一滚,滚到了黑暗中,半蹲着,背部紧贴着墙。这个时候,他可以听到在黑暗深处的有轻微的呼吸声,这个呼吸声不是很稳定,似乎伴随着过于紧张的颤抖。

汤慢慢起身,突然感觉身后的墙突然凹进去了一段,他用手摸了摸,是一个十公分左右的凹槽,再探手一摸,摸到一片黏黏的液体,慌张的缩回手。用鼻子一闻,好像是油,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朝一边退了一步,举起枪,“嘭!”的一声枪响,火星一亮,突然一窜火光从墙上的凹处往旁边扩展开来,原来这旁边的凹槽里是灯油。

火光随着墙里的凹槽不断延伸,借着火光,汤看到这是一间更大的石室,大概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火光沿着两边的围墙一直延伸到对面的另外一个门洞为止。

让汤惊讶不已的是,在石室的中间,赫然躺着一具石棺,墙角有一些青铜器,好似是陪葬品。汤惊讶的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处墓穴。

再看石棺的后面,立着一个石雕像,背对着汤,看不清脸,想来这个墓穴的入口应该对面的那个门洞,仔细看去,那个门洞里面又是一片黑暗,这边的火光够亮,能够隐约看到门洞那边两侧的墙,看来那里不是一个房间,而是一条走廊。

石棺的棺壁上刻着一条龙,整个石棺非常完整,但靠近汤的这边有一个新的损处,似乎是刚才开枪打出的。

惊讶过后,汤回过神来,来寻找刚才的呼吸声,果然在石棺的后面,似乎躲着一个人,露出一只正在颤抖的手臂。汤对着旁边的沙地开了一枪,那个人一阵颤抖大叫到,“别开枪!别开枪!我是禹!”说着话就转过身站了起来,汤一看是一个戴眼镜斯斯文文的男人。汤知道禹,看他唯唯诺诺的样子,不像是撒谎。

“这里是什么地方?”汤问道。

没等禹回答,忽然走廊深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汤警惕的握紧了枪对着走廊。从黑暗中走出一个男孩,大概十岁左右。然而那犀利的眼神绝对不是一个孩子可以拥有的,死死的与汤对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我知道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尧说,丝毫没有任何胆怯“但我希望你知道的是,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都是她干的。”

说着,伸出小手指向了面前的那个石像。此时汤已经走到了墓室的中间,能够看清石像的脸了,那是一副古代帝王的装扮,皇冠龙袍,他有一张及其秀气的脸,正视着前方,目光中居然能看出些许温和。

“你明白了没有,我是受这个自称先知的变态女人的蛊惑才杀人的。”尧一边说,一边慢慢向汤靠近,“唉!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能从镜子里看到这个女人,能与其交流,从小就一直被她蒙蔽,胡乱杀人。你别怕,我已经把她杀了,以后我就不会再杀人了,保证不会。”

汤犹豫了起来,突然他看到尧目光中露出了一丝狡诈的光芒,猛然意识到他和尧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同时想起了自己的任务,扣动了扳机,正中胸膛!

尧被打飞了一米多,面朝下倒在了地上,旁边传来禹的尖叫声。汤也是第一次开枪杀人,心好似要跳出喉咙一般,大口的喘着气。不一会儿,汤慢慢静下心来,举着枪慢慢靠近尧。

汤的动作很慢,半蹲下准备把尧翻过来,突然尧猛的弹了起来,右脚一踢把汤手中的枪踢飞,左脚正中汤面门,这一下来的太突然,虽然汤已有准备但还是被踢中。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尧看上去小孩的身材居然能使出那么连贯的一个连环踢,而且力量极大,汤一下被踢飞了出去,倒在地上,鼻子一酸,血就那么淌了下来,枪也不知道被踢飞到哪里。

抬头一看,尧手中多了一柄短剑,朝汤扑来。此时一年来的训练成果展现了出来,汤双脚一抬,一个后空翻起身朝旁边一滚,尧扑了个空。但是尧的速度极快,一闪身又朝汤扑来,此时汤已经不敢小看这个外貌是小孩的魔鬼了,退后一步,碰到一个青铜的陪葬器皿,右脚一勾,猛的将铜器甩向尧,尧一个侧身闪过,汤一看有破绽,上前一步,左手一把抓住尧持匕首的右手手腕,右手抓住尧的衣服,一个翻身将尧甩了出去,尧虽然身手敏捷但毕竟体重较轻,这一摔摔在石棺上,却也摔的不轻。匕首脱手掉在了地上。

汤目光左右扫了一下,想找到自己的枪,却没有看到。此时汤杀心一起,也不管那么多,上前拾起匕首就扑向尧。这时,倒在那边的尧一挥手,在石棺上一敲,只听到“咔”的一声,四周的火光突然不见了,整个墓室变得一片黑暗,汤朝着刚刚的方向继续扑过去,却扑了个空。忽然四周响起了尧的笑声,在整个墓室回响,分不清方向。

“我在这个墓室里呆了十三年,玩机关就和玩玩具一样,你在这里想跟我斗,一点胜率也没有的。说起来这件金蝉宝甲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刀枪不入,哈哈哈!”

“那老头还真指望你能杀了我,就算杀了我又怎么样,你一样出不去,魔镜对你们这些白痴来说是有进无出的,无论舜还是禹,甚至他们一直崇拜的先知,一旦进来这里,都只能永远被囚禁在这里。知道怎么能从这里出去的只有我,现在我只能进那一个的躯体,等再过段时间,我就能进任何一个用手接触镜子的躯体,这样我的灵魂将永生不灭。”

汤半蹲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的动静,边不停在石棺上寻找那个机关。

“你还没有意识到你的可怜之处么?”尧继续放肆的说道,“你我都是一个躯体的,你只是那个老头用愚蠢的方法制造出来的又一个灵魂。你本来就不存在,你只是一个实验对象,一个小白鼠,一个闹剧的产物。你来到这里就根本回不去了,如果我不出去,那个躯体将会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植物人。”

这时汤摸到一个突出的龙脊,用力一按,突然眼睛一亮,刚才的火光又重新出现,整个墓室又被照得通亮,瞬间而来的光芒照的汤一时看不清四周,突然感觉持着匕首的手一轻,匕首被人夺走,心里暗叫一声“糟糕”,幸好汤反应极快,也不管是否能看清四周,急忙就是一个前滚翻,但背后一记吃痛,依然被划中一刀,回身看到尧站在石棺上,手上的匕首正滴着血。

汤用手一撑,突然摸到一件硬物,一看是自己的77式手枪,心中一喜,举起枪对着尧就是一枪,但是尧向后一跳已然躲在石棺后面。此时汤意识到,要打尧的头部才能杀死他,于是双手握紧枪开始注意射击的精度。慢慢靠近石棺。突然右侧有人影一晃,汤甩手就是一枪,看清后惊呆了,那个人不是尧,而是禹,他手捂着胸口,露出恐惧的表情,然后身体突然变黄,变粗糙,赫然变成了一个沙子堆成的人像,“哄”的一声倒塌下来化成一片灰飞。

汤惊的说不出话来,紧接着感觉身子一沉,脖子一凉,一把匕首架在脖子上,尧不知从哪里跳到了汤身上。

尧在倚在汤的耳边轻声了说了一句:“你注定只是一个制造出的人格,永远不能和我比。”然后“哗”的一声,汤的喉咙被划开一道口子,血喷涌而出。

……

录音笔里的声音到这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汤不在叙述,而我此刻已经惊讶呆滞在那里,接下来听到一阵玻璃碎掉的声音,然后是周博士的尖叫声,桌椅碰撞的声音,“咔”的一声,录音笔里的内容到了结尾,自动停止了。

椅子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一切,就像在听一个故事。我抬头看着面前尧,显然刚才汤的描述他也听到了,“你到底是什么怪物?”我问道,而他似乎没听到一般,还是用那种惊恐的眼神看着我,我靠近他,跟他对视,甚至能从他的瞳孔中看到我的倒影。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疾步走到旁边的小房间,猛的打开门,里面十分混乱,墙上地上有着些许血迹,凳子桌子被毁的到处都是,破碎的镜子撒了一地。

突然,那病房的吼叫声又一次响起,不对,那不是病房发出的声音,那声音近在咫尺,我瞪大眼睛颤抖着看着地面,那个声音源自地上的镜子碎片,我看到镜子里面有个男孩用力撞击着玻璃,对着我疯狂的吼叫。

脑中闪出无数个镜头,连成一片恐怖的经过——

尧猛然醒来,瞪着周博士大吼了一声“没有想到吧!”,右手手指一用力,镜子瞬间变成了碎片,尧一个侧身,绳子在破碎的镜子上一蹭,“叭”的一声应声断裂。显然周博士小看了尧对于新身体的控制能力,周博士尖叫着朝外面跑去,尧一脚把桌子踢烂,拎起椅子朝周博士扔去,周博士被椅子打中倒在门外爬不起来,尧冲上去一顿猛打,眼看着周博士奄奄一息了才停手。回身看到在一边角落里一打的束缚带,邪恶的笑了笑,拿起束缚带把周博士绑的严严实实,像个木乃伊般。然后扔到椅子上,对他说,“有没有享受过血液慢慢流尽的感觉?很刺激的!嘿嘿哈哈!”

说完他回身去小房间,低身想拾起地上的一片镜子碎片。然而当手接触镜子碎片的一瞬间,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尧心知不妙,大叫一声“糟了!”然后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好像胸腔有个气球在不停的吹大一般,要爆炸了。接触镜面的手被牢牢地吸住,尧努力想抬起来发现怎么也离不开,那股吸力越来越大,好像一个黑洞,能把周围一切都吸入其中。尧大叫了一声“不!”,突然倒了下来,昏迷不醒。

不知过了多久,这个男人睁开眼醒,站起身来晃晃脑袋,走出小间,缓慢的关上门,慢慢地走到被包裹成木乃伊的周博士面前,木讷地朝他看了许久。

看着周博士惊恐的双眼,突然亲切地微笑了一下,说:“你好,尧,我叫罗伯特,来自加拿大。今天起是你新的心理医生,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黄迪凯头像.jpg 

作者简介:黄迪凯,上海市公安局民警。喜欢从悬疑小说和恐怖电影中寻找灵感,感受人性,执着于用小说从不同角度解释世界。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特约编辑:姬鸿霞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