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山林里的木屋

来源:作 者 作者:刘 书

鸿飞无缘无故的挨了一顿揍,他回到自己的车里 ,对着倒车镜看了看,除了鼻子稍微出了一点血,到是没有其它的伤,他自言自语的说:“  真他妈丧气”!这时车窗外又传来脚步声和狗的叫声。

喂! 你他妈的给我出来 !那个带狗皮帽子的家伙牵着狗来到鸿飞的车前。

鸿飞打开车门 看了看他说:“哥们儿,还没完了?”

少废话给你我下来。狗皮帽子不耐烦的说。

哥们儿, 我只想问一下, 凭什么打我?我又没着惹你们。

带狗皮帽子的家伙更是有些不耐烦:来、来、来, 你下来下来我告诉你为啥。

鸿飞从车里抽了两张纸擦擦鼻子,然后下车。

带狗皮帽子的家伙对鸿飞说:走吧 ,到了屋里去说。鸿飞一边擦鼻子 一边跟着狗皮帽子,来到了 一栋木房子里。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嘴里叼了根雪茄,眯着眼睛看着走进屋的鸿飞,一声不响的看着鸿飞足有三分钟,鸿飞也一声不响的看着他 ,他俩就这样僵持着。过了一会儿还是那个叼雪茄的家伙先开口问道:你哪来的,跑俺这山里干啥来了?

鸿飞答:我是个摄影爱好者, 到山里来照相采风,惹到你们什么了?你们凭什么无缘无故的打人?

这时站在一旁的狗皮帽子粗暴的吼道:打你?打你是轻的,咋了 ?杀你还不跟宰头野猪一样。

叼雪茄的家伙对鸿飞说:搞摄影的?把你身份证拿来我看看。

鸿飞从兜里掏出身份证递给了叼雪茄家伙,家伙仔细看了看,煞有介事的把身份证翻过来看了看,语气有些缓和的问鸿飞,你真是搞摄影的?

洪飞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接着,叼雪茄的家伙反复问宏飞你是从哪来的人?是干啥的?为什么到山里呀?鸿飞都一一的作了回答。

盘问完后,叼雪茄的家伙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哈哈看来是一场误会,别生气啊,我还以为你上我这来找茬的,这条沟是我们承包的,没有我们允许外人不得随意进入,用文明一点的话说 ,这里属于私人领地,不过你远来是客,来吧 ,咱们喝两杯,也算是我向你道歉了。

狗皮帽子也笑嘻嘻的说: 误会、误会、来来来, 哥们啊 ,咱喝两杯,我这有好酒。狗皮帽子还阴阳怪气的哼起了歌:敌人来了有猎枪,朋友来了有好酒……,他哼出的歌就跟大酸菜缸一样,都是些酸臭的味道。

狗皮帽子拿出来酒和烀好的肉。鸿飞也没客气,于是三个人围坐在一个小圆桌前喝了起来。酒过三巡 ,三人的话渐渐多了起来,鸿飞开始给他们俩讲自己走南闯北摄影时遇到的故事,狗皮帽子喝多了酒,不断竖起大拇指称赞鸿飞是独行大侠,羡慕的不得了。叼雪茄的家伙却一直借机问东问西。鸿飞打开自己的手机,让这两个家伙欣赏自己的摄影作品,渐渐的这两个家伙开始信任鸿飞了。交谈中鸿飞知道了,带狗皮帽子的家伙绰号是兔子,叼雪茄的家伙绰号叫老三。

这时院里传出了一阵狗叫声,一个年轻帅气的小鲜肉 ,领着一群狗 ,从外面走来 ,兔子跑出去恭恭敬敬地喊道 :少帅回来了!

被称作少帅的年轻人看上去不过20多岁,但目光中却有一股狡诈和放荡不羁,他走进屋不屑的看了鸿飞一眼,然后就走进里屋,老三放下酒杯跟进了屋里。鸿飞隐隐约约听到老三在向少帅介绍自己,这时鸿飞才明白,以前所有的事都是少帅安排来试探自己的,少帅是这三个人的头。

等少帅再一次从里屋出来的时候,鸿飞看到这个20出头的年轻人,头发梳的油光光的,身上穿着羊羔皮的马甲,手里拿着一个极不相称的大烟斗,他走到了桌子前,老三把鸿飞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送到了少帅面前,少帅不客气的拿起手机翻看着,看鸿飞的通话记录,看他的微信记录,看他的电话登记簿,也仔细的翻看了鸿飞的摄影作品,这段时间屋子里静的很,只听见院子里狗的叫声还有呼啸的北风,这情景要让人感觉到一丝窒息,不过鸿飞道是好奇的盯着这个人年轻人,看着少帅眉宇间的冷漠逐渐逐渐的出现了一丝暖意,鸿飞的心也逐步放松了一些。

少帅看完了 鸿飞的手机,抬头第一眼正式的看看鸿飞,问道:

摄影师?会航拍吗?

鸿飞吊吊的说:玩过。

少帅说你过来看看这款你会不会操作。说着从一次款精致的皮箱里拿出了一套设备。鸿飞看了看,是DJI大疆 悟 Inspire 2 四轴航拍飞行器变形无人机。鸿飞笑着对少帅和老三说,你们这嘛还是比较不错的,比我玩的好一些。鸿飞心里却想:呵呵 你们感觉自己飞行器不错,但不过才几万元的东西 ,而我玩的却是几十万的家伙,真是小巫见大巫。不过鸿飞面部却表现出一种恭维,装作赞赏的对少帅说:真是好东西 ,真是好东西,这款我玩过。

这时少帅才第一次露出笑容,很感兴趣的问鸿飞:我一直玩不好这个东西,你能在林子里玩吗,我掌握不好 ,总是怕他挂在树上。鸿飞说没问题。少帅说:那你就帮我个忙,我不会白让你帮的,跟着我航拍,拍的我满意,我每天付款2000元劳务费。果然是阔少的派头,口气果然好大 。鸿飞假装激动的点头应允了,还说拍不好我不要钱,拍好了你们看着给。简单的协议就这样达成了。

当晚鸿飞就住进了少帅为他准备的另一个房间,房子外面看着简陋,室内却有很多很现代化的设备,并且还有一台小发电机,但鸿飞感到少帅他们最喜欢的却是院子里的那十几条狗。少帅有事没事的都要到狗群里和这些狗们玩耍,那个时候少帅高兴的像个孩子,其实他也就是一个孩子。鸿飞 知道从现在开始 他已经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 而少帅就是自己的老板。第二天吃过早饭后,鸿飞背起无人机,跟着少帅、老三和兔子带着狗群一起进山,山里的雪很大,空旷的大山里偶尔能听到乌鸦的叫声,在山谷中回荡着,还有远山布谷鸟的叫声,让人感觉到天地之间竟然如此的寂静,空中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在这片原始森林里,一行人就像是林海雪原中的小分队,默默的前行着谁也不说话。狗群在前面带着路,突然头狗停了下来,机警的竖起了小耳朵,其它的狗都盯着这只头狗,领头的狗并不是一条大狗,是一条机灵的小黄狗,但看得出其它身形很大的狗都很听他它的,头狗跑到哪里狗群就跟到哪里,狗群后面的人也就跟着狗跑,鸿飞感到这场景只在电影里看到印第安人猎犬围猎的时候才看得到,心中不免有些激动,这是他搞摄影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场景,职业的敏感让他觉得又要出大片了。

少帅告诉鸿飞准备好无人机,要准备航拍了,鸿飞迅速调理好设备,头狗认真听了一会儿调转了一个行走的方向,按着一行野兽的行踪追去,狗群跑的太快了,人有点跟不上,鸿飞操纵着无人机,无人机也穿行在密林之中,跟着狗群拍摄,在地面站的监控器里,鸿飞和少帅他们看到,在一里以外的一个山崖下,狗群围住了一头野猪,展开了激烈的搏斗,凶猛的野猪东穿西跳,这群猎犬却死死的围住了他它,野猪无法脱身,只能困兽犹斗,不一会儿野猪就累得气喘吁吁,野猪的身上被猎狗们咬出了血,这头野猪最终趴在雪地里眼中血红,放射出无奈的凶悍,任凭这些猎犬们欺负,野猪发出了悲凉的嚎叫,那叫声在这山谷中久久的回荡。

随后赶到的少帅等三人,也都追到了野猪身边,看到气喘吁吁、奄奄一息的野猪,少帅很兴奋,他拿起锋利的扎枪头,向野猪刺去,一枪、两枪……野兽的身上冒出了鲜红的血,突然,受伤的野猪疯狂的跳了起来向少帅扑去,惊魂失措的少帅刚跑了几步就跌倒在了雪地上,老三和兔子也拿着锋利的扎抢头刺向野猪,拼命保护趴在雪地里惊慌失措的少帅,野猪被分散了注意力,愣了一下,又向兔子追去,狗群跟着野猪疯狂的撕咬着,野猪却不顾这些,一直疯了似地追着兔子,兔子被野猪拱倒了, 屁股上被野猪的长牙豁出了长长的一道口子,鲜血淋漓,狗群疯狂地扑上去把野猪扑倒了,救了兔子一条命。

野猪累的精疲力尽,倒在地上睁着血红的眼睛一动不动的喘着粗气,任凭猎狗撕咬,老三走过来喝退了猎狗,用扎枪头碰了碰奄奄一息的野猪,野猪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了,只是睁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老三,老三回过头对少帅说,行了,惊魂未定的少帅小心翼翼的端起扎枪头到了野猪面前,先是颤微微的把扎枪头对准了野猪的胸口,然后用出了全身的力量,把扎枪捅进了野猪的心脏。一声长长的嘶心裂肺的嚎叫,一股浓浓的黑血喷射了出来,雪地里到处是殷红的血,有野猪的也有兔子的,野猪的嚎叫声渐渐的弱了下来,最后只剩下轻轻的呼吸越来越虚弱,野猪的蹄子轻轻的蹬了几下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兔子一瘸一拐的拽了一根大树枝,把野猪放在上面,和老三一起把野猪拽回了营地。

山里的雪下的很大,很快雪地里的血迹就都被淹没了,大山又恢复了平静。这所有的一切都被鸿飞用航拍器拍了下来。回到营地后 ,少帅反复看了录像,感觉到相当满意,一个劲的夸奖鸿飞拍摄技术好。老三和兔子处理完野猪,把它埋进附近的雪地里,然后几个人笑哈哈的又开始了喝酒,他们在庆祝一场惊心动魄的胜利。

少帅兴奋的有点喝多了,他告诉鸿飞,猎几头野猪不是目的,这个沟叫黑瞎子沟,今年冬天他们要在这里捕捉两头黑熊,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少帅希望鸿飞一直跟着他们,少帅还说,他们有一个微信群,群里都是打猎的朋友们,其中还有俄罗斯的猎手,他们每次打猎,都要拍照下来或者录下来放到群里,大家相互炫耀,相互鼓励,这个群叫做作”北方狩猎群”,由于山里没有信号,微信群打不开的,但少帅告诉鸿飞可以加入这个群,鸿飞高兴的答应了。

 老三得意的告诉鸿飞,咱打猎不是为了几个臭钱,少帅 有的是钱,咱就是为了玩 ,为了追求刺激。鸿飞问:就不怕当地的森林警察抓吗?老三 神秘的说:咱上面有人怕啥?顶天抓到了就是赔几个钱,放心吧老弟。少帅也举起酒杯说:朋友不要担心,什么事儿都由我担着。兔子一边包扎伤口一边说:你放心吧, 跟少帅在一起吃不了亏。

大家都累了 ,喝完了酒,少帅、老三都睡了,受了伤的兔子屁股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嘴里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鸿飞 说要带兔子去镇里医院包扎处理一下伤口,兔子欣然的答应了。鸿飞发动汽车,拉着兔子离开了木屋,到了镇里,鸿飞却没有开车直接到医院,而是拉着兔子到了镇里的森林派出所,刚开进派出所的院里,兔子感觉到不对,就狗急跳墙的和鸿飞支巴起来,谁曾想,本来装的很柔弱的鸿飞,此时此刻手脚干净利落 ,出手如风,只几下就把兔子制服,并带上了冰凉的手铐……

半个小时后,十几名荷枪实弹的森林警察包围了这栋小木屋,还在睡梦中的两个家伙,被从炕上揪了起来,少帅一脸的迷茫,等他看到站着一旁微笑的鸿飞时,顿时恍然大悟,他什么都明白了。

 

 264211938303715060.jpg

作者简介:刘书,供职于吉林省森林公安局白石山森林公安分局在全国各级公安杂志上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作品2017年创作的《百万巨款不翼而飞,万里追寇失而复得》获得全国森林公安征文三等奖微电影剧本《小树苗的春天》获得国家林业系统微电影大赛一等奖和环保微电影十佳影片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