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没有大纲不能写小说

来源:中国青年作家报 作者: 满堂


  我认识的那些作家,在小说动笔前,如果把所有事情想明白了,往往会罗列一个清晰完整、有逻辑性的大纲。

  这是比较普遍的做法。你知道的小说,大概率是这样写成的。

  在人们看来,一部小说是一个工程,就像建一栋楼房,那么,一份写作大纲就像一个主体框架,楼房没有框架建不起来,一部中长篇小说没有严密的大纲写不下去。他们相信,大纲可以让你朝着理性的方向前进,起码不会在写作途中或半路抛锚,或拐向岔路,或南辕北辙。

  写大纲是个技术活。如果你经验不足,可以翻看一部叫《小说的骨架》的书,兴许会有收获。这部专著把小说的提纲比喻成骨架,围绕提纲的意义、形式、写法一步步展开,有很多具体的建议。

  有的作者读了之后,对大纲有了一个清晰的想法,与网友分享了他制定的大纲步骤。1.当脑海中的粗略大纲和粗略的人物设定完整之后,开始进行剧情设定,所谓的剧情就是一个又一个事件的相互联系。2.设定剧情后先做主线大纲,将各个故事情节连接起来,理顺思路,这就是大树的主干。3.然后做支线大纲,把一条条支线梳理清楚,这便是大树的分枝。4.最后是对任务进行细化,包括塑造人物,将小说里的人物变成富有活力的人。

  至此,一个简单的小说大纲写完了。如果是复杂的小说大纲呢,包括的东西就更多了。《小说的骨架》中的大纲就包含了以下各个方面:

  小说的核心元素;

  探索人物的幕后故事;

  人物的行动及其对他人的影响;

  确认小说的动机、愿望、目标、冲突与主题;

  从激发事件入手,探寻人物往事;

  发现小说背景;

  画好你的思维导图、图像式提纲、地图;

  动笔之前,写一份完美的小说评述;

  基于小说主旨,设计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等等。

  有位知名作家喜欢这种复杂的大纲,必定要整理出自己满意的大纲,然后动笔。他相信一位前辈的说法:“提纲占据了一本书95%的工作量。提纲完成后,你只需坐下来写即可,并不费力。”

  这种说法,哪怕是真实的,也只是个人经验,适用范围不会太广。据我猜测,对于许多作家,即使有一个完备大纲,也仅占工作量的一小部分,而且一旦坐下来写,还是一个艰难的工作。

  写作的乐趣,在于这种艰难,在于历尽艰难之后的一些突破。

  写作的乐趣,还在于新的发现。这种发现不能事先确定,只能在过程之中灵光乍现,像爱情一样突然到来。

  如果没有乐趣,作家的工作不如工匠。

  别过分夸大了大纲的作用。它只能让我们在能力不足的时候,可以写完一部小说,而不是写好一部小说。

  另一位作家表示:“我发现,写提纲的人会在准备阶段投入更多的时间,不写提纲的人则会在修改阶段投入更多的时间。两种做法,殊途同归。”

  这种说法也不能成为普遍的经验,并且不该把写提纲和修改作品混谈。写提纲靠的是理性思维,而写作之中,也包括修改之中,要有更多的东西参与。比如灵感,是经过感觉、感情、情绪、悟性的积聚和喷发实现的,确实不能在写大纲的时候提前出现。所以说,修改作品比写提纲重要得多,不能混谈。

  实际上,不管你有没有提纲,第一稿写出来后都需要修改,甚至是大量的、反复的修改。

  这方面,我觉得有位兼任编剧和导演的女作家说得挺好。她说:我曾经写小说的时候很傻,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我写的只是第一稿。第一稿往往最难写,此后会容易很多。写作像捏橡皮泥,你可以一直捏,一直改。如果你改了一百稿,你写的东西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的问题最终都会迎刃而解。

  没有大纲,也能写作。

  比如胡赛尼,一位让很多作家羡慕的小说家。他是美籍阿富汗裔,是一位全职医生,忽然出版了长篇小说,成了世界上不可忽略的作家。

  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追风筝的人》,本来是他看新闻后写的一个怀旧的短篇故事。那是1999年春的一条新闻,报道塔利班禁止阿富汗人放风筝。胡赛尼说:“我把这个故事放了两年。2001年3月,我重读了它。我发现,对这个故事来说,短篇太有局限性了。这个故事蕴藏着一本书的种子。我决定把它扩展成一个长篇。”

  “我创作的时候,脑子里从来都没有那些宽阔无边的想法,更没有具体的写作日程。”胡赛尼说,“对我而言,创作总是从非常个人、私密的地方的角落,从人性的连接处开始扩展。在写作过程中,我亲眼看到故事变得丰满起来,而且一页比一页有气息。”

  胡赛尼不需要小说大纲,还因为他一路写下去,有能力解决不断遇到的难题,这是优于其他作家的一种自信。比如他的第二部长篇《灿烂千阳》,其中写了两位女主人公对四周环境与旁人各自不同的细微感受,以及她们之间的微妙心态。她们两个嫁给了同一个男子,理应是水火不容的对手,最终却如母女般相濡以沫。这让读者感到奇怪,胡赛尼是如何精准捕捉女性心理变化的呢?

  胡赛尼说:一开始的时候我也在犯难,后来我决定当她们就是人类本身来写,而不仅是女性。而后我就开始思考人类所共有的希望、恐惧与梦想。我很快就发现,这些感觉本身到后来就成了主宰角色的力量,而不是我这个写作者在控制一部小说的情节进展。于是,一切便水到渠成。还有,写了一稿、二稿、三稿以后,我对这两个女人非常熟悉了,开始想象她们是拥有自己的困境和希望的人物。当她们向我展示自己,而不是我生硬地去扮演她们时,她们就逐渐变得真实。

  “我的小说是非常接近于人本身的。友谊,背叛,赎罪,爱情,这些东西不只在阿富汗发生,也在世界所有的角落,所有人的生活中日日上演。”他说。写第三部长篇《群山回唱》时,随着年龄增加,他理解事物的能力更强,其中也包括对小说的理解。

  “写作可不简单,甚至是一条痛苦不堪的道路,充满了自我怀疑和挣扎。但时不时也会有几天,能写出几段能真正表达内心的文字,这时就会觉得身心舒畅,浑身像充满了电似的。”胡赛尼说,“我从不给我的小说定好情节发展,我也不知道小说里的这些人物究竟会走向何方。”

  下面的写作练习题,目的是让你熟悉和使用两种不同的方式写作。

  像你猜到的那样,一种是使用小说大纲,一种是不使用小说大纲。

  一、如果你从不使用写作大纲,试一试先写出一个貌似简单与复杂之间的大纲,然后再动笔。

  注意:要用足够多的时间去想,在你目前的创作程度,最要紧的是解决什么?这个难题怎样通过小说大纲来解决?这个难题部分要采用细致的大纲,其他问题可以简略一些。

  还要注意:大纲容易让你的写作变得呆板,不够生动。所以即使有了大纲,也可能在写作途中更改。这方面有个著名例子,有作家没想到他喜爱的一个人物角色会在小说中死去,但随着情节变化又不得不死,于是心中悲伤,流了满脸泪水。

  修改时,你可能离开你的大纲更远,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想开一些,毕竟小说的方向是小说本身决定的。

  二、如果你一直使用写作大纲,现在,试一试离开大纲,甚至不用基本的构思,开始即兴写作。

  比如你先看见的是一堵墙,就从这堵墙开始,写它后面发生的事情。

  可以像胡赛尼的小说那样,写你认为完全不可能发生的爱——在不可能的场合,不可能的人之间的爱,并且使用比较简单的方式。要注意,胡赛尼的小说方式,差不多是已经过时的老式技法,被当代欧美作家视为陈腐老套、弃之不用的东西,被他激活了,讲了很棒的故事。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