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想象是现实的升华

来源: 啄木鸟杂志社 作者:方培

——短篇小说《海员杀》创作谈

如果把写小说当作是烧制瓷器的话,那我算得上是小心翼翼,甚至是如履薄冰的。《海员杀》以一个真实的案例做胚,以国际象棋来上釉,力争以机构变革下的人物命运来添色。

因为虽然我有二十余年的写作经历,但在写小说上绝对是个新手。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写纪实文学,间或写些散文,却始终对小说敬而远之。因为我觉得在文学的殿堂里,小说的自由度最高(想象的结晶),要求也比较高(力求创新),而且需要一定的人生阅历(不可做无病呻吟),从而始终对它持有敬畏之心。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试一试了。而这一年我年满45,已经步入俗称的“中青年”了。

感谢我以前的编辑岗位,让我有机会接触了大量的公安纪实作品,并有机会接触到诸多个性鲜明的警界人物。这其中,我对当年编发的一起水上杀人碎尸案念念不忘,除了惊叹其一波三折的案情外,更对水落石出后展露的复杂人性唏嘘不已。套用小说中的一段话来说,就是“老楚包养小三后,以为这孩子是自己的,自己是被琳达利用了,从而激情杀人;琳达也以为这孩子是老楚的,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拿他来要挟老楚;而其实,这孩子只是池子和琳达一夜风流后的产物。孩子的生父不知道孩子的存在,孩子的生母不知道孩子他爸是谁,孩子名义上的父亲最终却成了杀害母子的凶手。”虽然有点儿绕,但现实就是如此。虽然我动心许久,但迟迟不敢动手,因为感觉没有找到一个意象性的,与之相对应的主题。

近期,家里上幼儿园中班的小儿煞有介事地学起了国际象棋,我则负责“陪太子读书”,负责去理解和琢磨那些变化莫测的棋局。直到有一天,老师教到海员杀局时,我突然眼前一亮,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关于海员杀局的来源,众说纷纭,有说是当年船上的海员们闲得无聊,在下棋时钻研出来的一种特殊走法;也有说是来源于一出名叫《海员》的歌剧,剧中曾出现过一盘棋,棋里就是用这种杀法将死对方的。其精髓就是两马加一象,弃后绝杀。棋局里的山重水复、柳暗花明,正好可以对应故事情节。没准,将国际象棋与公安题材相结合,也能成为独特的个人风格,而且,有道是“棋如人生,人生如棋”。

其后,我又尝试融入了一些去水上公安采访时的见闻,尽量加入一些水上公安元素,以此希望能更接地气,为人物塑造服务。前后历时半个月,改了近十稿,不管能否成功塑造人物,但至少希望这个故事能够是好看的,并“企图”在一个好看故事的外衣下,读者们可以“高抬贵手”,放过我苍白的人物和不够强烈的冲突。

小说的主人公尹一凡是江城市公安局水上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升职在即却遭遇机构改革,所有人事被按下了暂停键,只能借下国际象棋浇愁。正巧水域发生一起碎尸案,而且是一尸两命的恶性案件,新到任的王局亲自挂帅专案组,要求限期破案。一凡情知案件侦破和自己的前途密切相关,于是拼尽全力,可万般努力也不能避免走进死胡同,突然有一天事情反转,他竟然找到了头号嫌疑人、死者腹中孩子的父亲……说到这里,就不能再剧透了,否则容易被编辑追杀。

《啄木鸟》是我的“福地”,我已经陆续发表了六篇文章,我的创作成长离不开《啄木鸟》这块土壤。忘不了杨桂峰主编的倾情鼓励,她的话语让人心里温暖;忘不了我的发稿编辑季伟的辛勤付出,完稿后他的直言不讳让我受益匪浅;也忘不了《啄木鸟》编辑部诸朵“小花”(美女编辑)的相助,让作者的创作更丰富多彩。

《啄木鸟》也是我心中法治文学的“圣地”,每一次的写作都是新的“朝圣”,所以更需努力和勤奋。

也要感谢各位亲爱的读者,你们的阅读将是我继续前行的动力。

 

 微信图片_20200319110858.jpg

 

作者简介:方培,全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为上海市公安局政治部书刊社《东方剑》文学杂志社副主编。曾在《啄木鸟》《美文》《中国报告文学》《法制日报》《人民公安报》等报刊上公开发表一百多万字文章。报告文学作品《尖刀上的刀尖》荣获第十二届“金盾文学奖”,多篇文章被《青年文摘》《警察文摘》《传奇文学选刊》和网站转载。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