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小案大师》名字

来源:啄木鸟杂志社 作者:胡杰

这是我写作时间最长的一个中篇纪实,前前后后有一年多,改了好几稿。算不算细活儿不敢自吹,但慢工夫是有了。但是,改来改去,标题却不曾改动过。

其实,这四个字的标题,我也想了三四天。当时挺苦恼,因为没想好标题,我甚至连一个字也码不下去。

雷俊生是一名派出所的刑警,负责刑事技术勘查。他是由企业公安转制过来的,来派出所才七八年,就干成了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可是,别人胸前挂满了奖章,雷俊生却只有一枚,还不是因为破案立的功。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他破的案子都是些鸡毛小案。相对于侦查员,刑事技术员做的,更像是辅助性的工作。但问题是,雷俊生的确很会破案,而且动不动就能破一串串案子。我应当怎么定位这个民警呢?

现场勘查是桩费眼神儿的工作。因为用眼过度,雷俊生视网膜脱落,在手术之后,他又没有好好休息,最终导致左眼失明。有的媒体就用他这个特征做文章,标题叫“独眼神探”之类。这样写,吸引人眼球当然没问题,但给雷俊生贴这样一个标签,合适吗?

微信图片_20200115125344.jpg

雷俊生

我自己也在派出所干过。许多年里,派出所层面的现场勘查对侦查破案提供的支持很有限,这是一个普遍现象。因为这项工作像个可有可无的摆设,各级领导的重视程度也就不大够。雷俊生初到长乐中路派出所时,所里的条件也非常简陋,连指纹胶带和显现手印的磁性粉末都没有,更甭提熏显指纹的设备了。就是因为用土办法熏显指纹,雷俊生伤到了自己的眼睛。那么,他为什么非得这么干呢?

深入采访后,我发现,雷俊生对刑侦工作是真的非常热爱,而且有天分,在企业公安处时,就经常破案。难得的是,他非常爱学习。虽然身在基层,但他对刑事技术的新成果却始终关注。在派出所刑警普遍还认为DNA很高大上的时候,他就能把这项技术应用自如,并撰写成论文,作为派出所层面的唯一代表,出席全国公安机关现场勘查技术交流会。

雷俊生的敬业,有他盲了的左眼为证。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上有着警察最不可缺少的正直、善良与执着。比如,能够那样长时间持续地追踪专骗老人的口罩女,这和他对受害人深深的同情分不开。雷俊生是个除了破案,跟同事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的怪人。因为搞案子,他可以把妻子住院做了手术的事儿都忘得精光。可是,一上案子,他又什么人情世故都懂。除了看得见、采得到的痕迹,他还能发现心理痕迹,对不同的嫌疑人采取不同的对策。尤其难得的是,他不仅仅以破案为目的,对有的一时糊涂犯了错的人,他给人家留了一条路。内心的这份柔软,让他不仅仅是一架破案机器。

微信图片_20200115125347.jpg

雷俊生

一天,在我苦苦思索标题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家饭馆的招牌。我突然来了灵感,想到了“小案大师”这个标题。没错,雷俊生不就是一名专破小案的大师吗?这方面,就是神探李昌钰也不见得比他强吧。

噢,对了,这家餐馆的名字叫“大厨小馆”。

 

 

 微信图片_20200115125116.jpg

 

       作者简介:胡杰,中国作协会员、全国公安文联首届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第23期高研班学员。长篇非虚构文学《中国西部秘密战》获得第十三届金盾文学奖,并获第五届柳青文学奖提名。2019年被中国作协创联部评为“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先进个人。供职于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新闻中心。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