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做一个明媚的人

来源:安防观察 作者:

很多时候,与我熟识的人都会说:和你在一起,很快乐。是的,很快乐!能自黑,能侃大山,能带笑容说着自己的悲伤……一次次的和人聊天,总有笑点,让对方笑声不断。

会笑,是一种本能;让对方会笑,是一种能力。我这半辈子没啥能力,唯一使自己欣慰的,还像一个毫无城府的孩子。我爹说了,孩子你这样子,会吃亏的。都说,吃亏是福。像我这样的人,吃点亏就能得福,何乐不为?

我是乐天派。这种基因,源于我的奶妈。有一回,我回奶妈家。奶妈说,你以后会长寿的。我困惑,此话怎讲?奶妈说,我和你外婆都很乐观,外婆活了九十多,我现在也八十多了。你小时候吃过我的奶,性格就随我了。的确如此!我有时候笑起来毫无“顾忌”,一整楼都能听到,“扰民”不少诶。这种性格,在我原生家庭里,更显得有些“豪爽”。

做一个明媚的人,一直是我的向往。有趣而不乏味,站在别人的角度多为他人着想,是我的人生准则。有一回,我一高中女同学说,你是老好人。我说,我是个好人,不过还没那么老吧……善良,刚直,不做作,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做一个好人的基本条件了。而老好人,则不尽然就是好人。老好人,无原则,无主见,甚至会活成恶人的随从。

做一个穷开心的人吧!世上往往是,钱财万贯人不笑,破屋几间有笑声。会笑,是一种豁达,是一种乐观。人生,无非就是被人笑笑,再笑笑他人。呱呱坠地,两手空空;再两手空空,几缕轻烟。这其中,活的就是一个心态。别让自己太执于物、太执于情,放过自己,就是成熟。

《庄子·至乐》记载,庄子妻子病死,惠子去庄子家里吊唁,却见庄子岔开两腿像簸箕一样坐在地上,正敲打瓦缶唱着歌。惠子质问庄子,你妻子死了,不哭也就算了,还敲缶唱歌,真是太过分了!庄子说:不对的,我妻子初死之时,我也很伤心。然而当我体察到“她原本就不曾出生,不仅不曾出生而且本来就不曾具有形体,不仅不曾具有形体而且原本就不曾形成气息。夹杂在恍恍惚惚的境域之中,变化而有了气息,气息变化而有了形体,形体变化而有了生命”,如今变化又回到死亡,这就跟春夏秋冬四季运行一样。我呜呜痛啼,自认这样不能通达天命,于是就停止了哭泣。

庄子击缶而歌的故事,表面上看不谙世故、不近人情。但庄子认为,生老病死就像四时交替,自然现象而已。人源于自然,再回归自然,不过是正常的生死轮转,他(她)依然在天地之间……庄子通透的人生观,在当时不为世人所理解的思想,其实更有着极深的悲悯情怀。心怀天下,以天下苍生安危为念,“化深藏为显豁”,形成了庄于独特的智慧。

二千多年前的庄子尚能如此对待生离死别,作为现代人的我们,还有什么可让自己悲伤郁结的呢?医学上说,生气易致气血不通,气血不通则百病生。一辈子很短,生而为人,更应珍惜倏忽而逝的日子。所以,为了自己,务必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况且,你多给了自己一个微笑,你就多传递给别人一份美好!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微信图片_20191224102443.jpg

 

       作者简介:丁洁芸,现在玉环市公安局工作。浙江省公安文联会员,台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台州市公安作家协会主席,作品散见各媒体报刊。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