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巴金与警察

来源:啄木鸟杂志社 作者: 陆正伟

11月25日,是文坛巨匠、著名作家巴金先生诞辰115周年的日子。作为读者,我们是巴金先生的粉丝,他的《家》《春》《秋》、《爱情三部曲》,他的《怀念萧珊》,他的《随想录》等作品,就像一盏明灯,守护着爱、正直、真实、奉献等等美好的价值。但是朋友们,作家也是一名读者,您可否知道他和咱们警察还颇有渊源,更曾是公安法治题材广播剧《刑警803》的忠实粉丝呢?

微信图片_20191129114159.jpg

巴金与警察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便会如时步入离家不远的华东医院看望文学老人——巴金。这似乎已成了我这几年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件事情了。

每回推开房门轻步走进病室时,首先传入我耳中的便是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正在播放着的长篇小说连播或大型广播剧。这是巴老在收看《新闻联播》前的必听节目,已习惯成自然了。每逢这时,我便轻轻地上前向躺在病床上的巴老问个好,然后就落座在一旁,静静地同巴老一起收听节目。这几天,正播放着新版大型系列广播剧《刑警803》中的《千里缉凶》,只听剧中旁白介绍:“……本市某工厂区附近,正在晨练的退休工人意外地发现了一包被埋弃多时的人体碎尸!茫茫人海,如何确定死者是谁?803展开了艰难的侦查工作,首先从一张少见的包裹尸块的塑料布着手调查……”随着剧情的步步深入,巴老把双眼睁得大大的,听得十分入神。

巴老爱听《刑警803》并非是近年的事情了。我记得在七八年前他就迷上了这档情节曲折、扣人心弦的节目了。那时,巴老还住在家里,午睡后起来吃完点心,他便打开摆放在小桌上的半导体收音机,独自坐在客厅一隅的椅子上,即便此时手头工作再忙,他也要听完后再继续做。每天一集,从不间断。时隔几年,他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如今,只能平卧在床上收听了,每每见此情景终会使我唏嘘不已。

1990年起,巴老每年秋季要去杭州,有时春、秋两次,少则半个月,多则住上几个月。起初,他住在地处灵隐古刹旁的中国作家协会杭州创作之家的小院里。1993年起,巴老在浙江省公安厅警卫处的安排下住进了汪庄。警卫处为了让巴老多看看西湖,特意选了一间面对西湖的房间。住在汪庄,巴老同省公安厅及警卫局的交往也就多了起来,他们感到巴老能住在汪庄是省公安厅及警卫局的一份光荣,但又深感责任重大。

巴老是一位十分重情谊的人。没过多久,他与警卫局及在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熟了,能不假思索地叫上各自的姓名。在巴老身边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只要帮他做过事哪怕是一丁点儿小事他都会记在心里,想方设法要向你表示感谢。所以,每次来杭州前整理行装时,他总要关照家人多准备些自己新出版的书。到杭州后,用他那双颤巍巍的手一一签上名。当大伙拿到巴老签名的书时,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会争相围在巴老身边向他表示谢意。此时,巴老会微笑着用纯正的四川话说:“破书一本,书本来就是给人看的么。”寥寥数语表达了一种人间至真至美的精神境界。

浙江省委常委、公安厅厅长斯大孝(现任省人大副主任)喜爱文学,尤其爱读巴老的作品。出自对巴老的敬仰之情,在工作之余常会抽空到汪庄陪陪巴老,同巴老聊聊浙江的风土人情和治安情况。1994年3月31日在浙江淳安千岛湖“海瑞号”游船上发生了重大火灾,32人(其中台湾同胞24人)不幸遇难,消息一出震惊了全国,游船火灾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浙江省政府立即成立了现场处理工作领导小组。四月初,斯厅长到汪庄看望刚到杭州不久的巴老时,这位教师出身的公安厅长知道巴老非常关心这件事的进展,他将此案调查的情况告诉了巴老,并对巴老说:“3·31”大案初步认定是一起人为制造的刑事凶杀案,中央和省委都非常重视,公安机关已调集了300名民警进入现场进行调查取证,我也向上级领导定下了在一个月内破案的军令状,如果到时破不掉就就地辞职!他那铮铮的话语和面临困难毫不畏惧的神态,折射出一位公安指挥员大智大勇的英雄本色。果不出所料,经过斯厅长十七个昼夜在现场指挥和当地群众的配合,案件很快就查了个水落石出,制造这起特大抢劫纵火杀人案的吴黎宏、余爱军、胡志翰落入了法网。当斯厅长从淳安回到杭州再见到巴老时,脸庞不仅黑了还消瘦了许多,他坐在巴老身边,把破案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述给巴老听,从他的话音里不难听出破案后的喜悦之情。巴老听后说:“你们辛苦了。”接着又说,“他们抢了钱财,还要杀人灭口,太残忍了。”

巴老在从事文学创作七十余年中,创作出了数千万字的作品。正由于他对国家、对人民的爱,才使他创作出了无愧于时代的文章,鼓舞人们从黑暗走向光明,赢得了亿万读者的尊重。每当巴老喜逢华诞时,上海市公安局的领导会早早地送来鲜花和贺卡,表达他们对巴老的敬意。1997年2月3日,冬日的阳光透过落地门窗斜晒在华东医院的病室内。巴老静静地坐在轮椅车上,心情很好,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原来,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朱达人(现任市政协副主席)要来探望他。不一会儿,朱局长手拿着一只插满郁金香、紫罗兰、红玫瑰及康乃馨等名贵花卉的大花篮赠给巴老并说:“本来早就想来看望您了,因前段时期工作忙未能抽出时间,今天向您拜个早年。”说完,他取出一幅硕大的书法作品笑着对巴老说,“这是我不久前去外地开会时,一位福建泉州善于左右手写字的书法家赠送给您的。”只见上面书写着“巴江倾陆海,金笔著春秋”的嵌名诗。朱达人一字一顿地念着,巴老坐在轮椅上仔细地听着,过后,他有些激动地连声道谢。接着朱达人向巴老介绍上海的治安情况说:“上海有300万流动人口,任务很重,但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下,总的形势不错。”我望着他们和展现在我面前的那幅字,心想:只要全社会共同关心治安,齐心协力,各负其责,生活一定会像眼前的鲜花一样给人一种温馨,给人一种祥和。

微信图片_20191129114205.jpg

在巴老喜度95岁华诞前夕,刚刚上任不久的上海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刘云耕(现为市委副书记)曾几次想来看望巴老,只因巴老在杭州养病,他公务又繁忙,一直脱不了身。巴老回沪后,我就把此事转告了巴老,说:“市公安局刘局长知道您过几天要过生日了,他要代表全市公安民警向您表示祝贺。”巴老听了“哦,哦”地应答着,他十分关心人民群众的疾苦和安康,无论在杭州还是在上海,只要身边的同志谈起社会治安的事情时,他都非常认真地听着,所以,社会上所发生的“千岛湖大案”“敲头大案”“戴厚英凶杀案”他都知道,他常常为机智勇敢的公安民警冒着生命危险为民除害而欣喜,对那些危及群众生命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深恶痛绝。

1998年11月20日傍晚,在郊区检查完工作的刘局长就直接来到了病房,此时,寂静的病房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刘局长把一篮精心挑选的鲜花和一幅做工精致的苏州双面绣送到巴老面前时,洁白的病房顿时增添了许多喜色。刘局长仔细地询问了巴老的饮食起居,当他问起巴老现在还能否提笔写字时,巴老的女儿小林说:“年初口述了一篇《怀念曹禺》的文章,现在写不动了。”刘局长听罢轻轻地拍着巴老的手说:“巴老,我们都是读着您的书成长的!”小林说:“我家也一直受到公安局警卫处同志的关心和照顾。”刘局长马上说:“这是我们的责任。”谈话十分困难的巴老说:“谢谢,谢谢你们。”

没过几天,巴老在晚年花了整整八年时间写就的一部讲真话大书——《随想录》手稿本公开发行了,这是上海文艺出版社为祝贺巴老95岁华诞而印制的。读者看到这部装帧精美的巴老手迹时都十分喜爱,踊跃争购、收藏。一天,市公安局期刊社冯世荣社长交给我三部《随想录》,并对我说:“刘局长等领导都是巴老的忠实读者,他们都把这套书作为自己的珍藏本,想请巴老在书上签个名留个念。”我知道巴老近来握笔十分困难,已有多时没提笔写文章了,平时只能偶尔在书上签几个名而已。但我还是把此事放在了心上,想等巴老精神好一些的时候再拿出来。

一天中午,我把此事向巴老说了,巴老听后立即说:“把书拿来。”这时,我见医院的护士已将午饭送来了,怕耽误了巴老用餐,便忙说,过两天再说吧,您先吃饭。巴老执意要把书给他,要签完了名再吃饭。我知道,巴老想做的事,他一定要将它先做好,然后他才安心。我怕巴老生气,就只得把书拿出来。巴老拿过笔,一笔一笔地在书上费劲地移动着,直至把三本书全签完。现在我想起当时巴老签字时那副艰难劲,我还后悔着呢,想想真不该在中午对巴老提出这个要求,这不但会影响他的午餐,还会影响他的午休呢。过后,我才知道,巴老曾将自己的作品签上名送给了无数个友人和读者。可是,《随想录》手稿本他只签了七本。自那次难忘的签名后不久,巴老就得了重病,至今再也没提过笔写过字。所以,连他家人和亲人都没能在手稿本上签上巴老的名。可想而知,被巴老签上名的几本书就越发显得珍贵了,这也是巴老奉献给公安民警的一片心呢。

是啊,巴老用作品与读者以心换心,以心交心,架起了一座友谊的桥梁。如今,巴老已有数年卧病在床,无法再与读者直接交流,也无法用笔抒发自己的情感,而读者是不会忘记这位在文学百花园里辛勤耕耘的老园丁的。全国的公安民警也不会忘记这位慈祥的文学老人。大家都衷心地祝愿他健康长寿,超越百岁!

微信图片_20191129114211.jpg

巴金先生是《刑警803》的死忠粉

广播剧《刑警803》有一位特殊的粉丝——巴金。而《刑警803》的导演之一孔祥玉是文学名家孔罗荪的女儿,孔老与巴老是世交,所以孔祥玉是巴老家的熟客,自然就担当起了《刑警803》剧组和巴老之间的桥梁了。

当时,当孔祥玉将三部新录制好尚未播出的《刑警803》录音带赠送给巴老,请他先听为快时,巴老兴奋地接下了这份礼物。然后,巴老带着川音语调对大家说:“由于我生病,年纪大了,视力也不好,因此不能多看电视,所以我就常常听广播,听了《刑警803》后,觉得蛮好,就连听了几集。”

  名人评价  

冰心:巴金是“一位最可爱可佩的作家”他的可佩之处,就是他为人的‘真诚’……”

萧乾:“巴金的伟大,在于敢否定自己。”

鲁迅:“巴金是一个有热情的有进步思想的作家,在屈指可数的好作家之列的作家。”

沈从文:“一件是太偏爱读法国革命史,一件是你太容易受身边一点现象耗费感情。前者增加你的迷信,后者增加你的痛苦……你感情太热,理性与感情对立时,却被感情常常占了胜利……”

舒乙:“他说,人活着,说的和做的要一致,这是达不到的,达不到也要这样做,这个社会才能变得光明。”

金庸:“巴金是中国伟大的作家。”

王蒙:“他是我们的一面旗帜,也是榜样。”

文洁若:“我觉得,假若巴金不认识萧乾,巴金还是巴金,但假若萧乾不认识巴金,就不一样了。”

贾平凹:“巴老是我国当代文学巨匠,他的道德和文章,都是当代作家的一面旗帜。”

毕淑敏:“他是一位伟大的文学家,他的正直、光辉,包括他提议建文革纪念馆,让整个民族反思、自省,都让我们敬佩。我要向巴老学习,做一个有良知的作家,学习他是一种精神的星火传承。”

草婴:“巴老最热烈的感情,就是对劳动人民最真挚的爱,特别是对下层人民深深的同情。”

1983年,法国总统密特朗来我国访问,又亲自在上海展览馆宴会厅授予巴金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勋章,认为他“是当代世界伟大的作家之一”,他的“自由、开放与宏博的思想已使他成为本世纪伟大的见证人之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