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警察作家,在文化自信中砥砺前行

来源:美篇 作者:张怀理

最近有幸读到了公安作家的部分散文作品,我感受到他们通过文化自信,逐渐改变了对文学表达的认知,在文化自信的道路上,越走越宽广。

一,对警察形象的塑造更加丰满

最近读到湖北警察女作家雷红丽的一篇写警察的文字,更加坚定了我的“美颜相机害死人”这个观点。如果说用美颜相机给自己照相,只是觉得好玩儿,还情有可原,那么警察作家写警察,就一定不要使用“美颜相机”。这是因为,我们写警察不是为了好玩儿。写警察,我们是认真的。

雷红丽文章的题目叫做《当英雄老去时》,描写叙述了一个基层警队的警察英雄。警察写警察的文字,我读过很多,但我觉得雷红丽的这篇文字,有如一股清新的风,在警察文字的湖泊里,荡漾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这篇文字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所展现的警察英雄是真实的存在,并和我们“互相认识”。这个叫杨柏的交通民警,是一位警察英雄,众多获奖证书和奖章无疑证明了他的艰辛付出,过目即能识别车辆假牌套牌的火眼金晴,证明了他的过人之处,还有面对记者的坦然,面对说情者的真诚,也证明了他的情怀和担当。这些都说明,这个叫杨柏的警察英雄,实在是实至名归。 但是,作家的精明之处,是没有就此停下笔来。她透过英雄的光环,直指人性的柔软。杨柏人高马大,但也有病痛的折磨;杨柏最大程度满足群众的见警率,却也有执勤后的疲惫;杨柏一心扑在工作上,也还有和家人团聚时的喜悦。杨柏人性的真实,恰恰证明了他荣誉的真实和言行的真实。这样一来,英雄就从远处走过来了。然后和读者紧紧拥抱在一起,和他们成为兄弟姐妹。作家在文字中展示了杨柏的一个细节,我觉得非常好。上级及组织来队里考察,推荐单位申报全国优秀青年文明号。晚上吃饭,陪一下领导和客人,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杨柏却缺席了。他赴约了一场早己安排好的篮球比赛。这个细节,让我们的感情非常纠结。考察推荐先进,是一件大事,杨柏的缺席,是不是不负责任?相信先进是干出来的,而不是饭桌吃出来的,这是不是一种真诚。上级领导和客人是公允的,不会因为饭局的失陪而产生偏见,这是不是一种自信?我脑海里出现过很多答案,但最终无解。事后一想,这就对了。无解是最好的解答。这样一来,杨柏生生地就活了。

而青年警察作家许鹏的《海岛警事录》也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书写警察感情历程的好文字。从黄土高坡走到寂静海岛,从肉体到心灵都是孤独的。这不仅是语言的障碍,习俗的不同,还有远离故土的惆怅,想念亲人的忧思。但是,这一切都是短暂的。当藏蓝色的警服与大海的颜色融为一体,才知道警察的生命是如此辽阔,当真正与辖区百姓打成一片,才明白警察的职业是如此高尚。异地从警,就象是一棵树苗,离开苗圃,栽种别处,就会被孤独所包围,但待到扎根了,长高了,开花结果了,这棵树无凝会成为最美的风景。

深圳警察作家江云飞 在一篇描写警察出警的文字中,对很多人也许会作为茶余饭后的小故事,却对其进行了认真的哲学思考。当法医叫停搬运中的尸体,为其遮盖素净的白布,当六个警察被一瓶二锅头醉倒,我们终于看见,站街女肮脏的身体里面,也有干净的灵魂。而那个油头粉面的男人,为了一己私利,数次诬陷他人性侵自己的老婆,让我们清楚地看见,外表的光鲜,永远也掩盖不住丑恶的灵魂。这一切,既让我们震撼,也让我们叹息,更让我们深思。我一直觉得,警察从出警到现场勘察,直至固定证据,抓捕罪犯,工作只做了一半。而另一半则是传播法律,呼呼良知,扶持道德。警察作家,在某种意义上,是另一种法医,责任就是探究法律是怎样被洞穿,道德是怎样被击垮,人性是怎样被毁灭。然后警醒世人,健康社会。

二,对旅行风光的描绘更加灵动

作家是要行走的,因此总会有游走的文字呈现出来。 我一直觉得,旅行文字绝不是百度加流水帐。景象背后的历史洗练,文化沉淀,生活哲思,才是读者想要的。警察女作家陈晨 的《梨树沟的侘寂之美》,就是这样一篇难得的好文字。在陈晨的笔下,梨树开花,内心是平静的。陈晨走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的花开花落。而偏爱梨花,大抵是因为梨花从不张扬,毫不喧闹,是一种侘寂之美。这或者恰是与作家多次遇见,又多次心灵相互契合的结果。人与梨树的共同的言,就是开花结果,梨花是有灵性的,它开出花来,不是要取悦谁,而是只开给懂花的人。所以,作家无论走到哪里,梨花就开到哪里。真是:心中有春风,眼前开梨花。

而谢春卉的《风从额尔古纳来》,就让人觉得,人心有多美,风景就有多美。谢春卉从额尔古纳给我们吹过来的风,是文化的风,是历史的风,是人类繁衍的风。这里的每一丝风,都是对人生的叩问与回答。美丽的文字总是在想象中完成。这种想象光有翅膀是不行的,还要依靠额尔古纳的风。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在冬天,额尔古纳的太阳是从南方升起来,而从南方升起来,是因为南方的盗和,或者是害怕冻伤。太阳从村子里升起,经过一天的劳作,又落在了村了里。由此,我们知道谢春卉的太阳,原来就是我们的邻居,或者是个小女孩,或者是个老农民,总之有血有肉,有疼有痛。而五月的雪,就是一个充满好奇的少女,她们只比冬天的雪小几个月,但却是她们的孩子。冬天的雪在额尔古纳不小心怀孕了,回到天上,生下了这群可爱的小宝宝。这些小可爱就把额尔古纳当成了自己的故乡。她们选择鲜花盛开的五月,只想实现常回家看看的诺言。谢春卉的云彩,无论怎样涌动变化,也都只是天上的土地,正在被翻耕和播种。原来,人间烟火一词,天上的人也能倒背如流。额尔古纳的土地辽阔,没有一寸是多余的,天上的云彩是广大的,也没有一寸是多余的。在额尔古纳的草原上,我认识了一个牧羊人,名字叫七十六。我不知道他瘦弱得只有七十六斤,还是年迈得已有七十六岁。但是我喜欢他,他一出现,额尔古纳的风景就活了,而且充满了生命力。

北京铁警 90后女作家艾诺依的在《星河落地成川》中,把自已沉浸为一块古代的青石,砌进西南边陲一个小镇的历史,然后呼吸出安静的生命旅程,写作者自始至终都隐身于历史的文化的景象的背后,就可以真切地观瞻、聆听、感受可能已经被尘埃掩埋的过往,然后成为一块饱经风霜浸蚀的青石了。让读者阅读文字的过程成为生长青苔的过程。虽然生命古老,但灵魂却是如此青葱。厚重的历史文化,真的不需要掌声、喧哗和赞叹,它只需要阅读。当一个地方的河流,最终流进我们的心田,那些温润的晚风,飘扬我们的心旗,那些古朴小桥,度过我们的心事,我们就一定会爱上这里。于是,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根草,甚至每一块瓦砾,都会成为爱的信物。这篇文字交给了我们这样一个道理,景象背后的历史洗练,文化沉淀,生活哲思,才是读者想要的。

三,对亲情友情的书写更加温暖

亲情友情的书写,是每一个作家无法回避的课题。作家抒写这些文字的过程,是一个温暖自己,也温暖他人的过程,我们可以称之为温暖文字。

 我一直以为,公安部警察作家杨锦的《父亲在门外》于读者有如就是一道门,手指微微一点,门就轻轻开了,亲情的书写,不能太近,也不宜太远,一道门,一眼尽揽,恰到好处。如朱自清先生父亲的吃力背影,印在月台上,正是泪水可以打湿的距离。清明节暂居的宾馆,与父亲工作单位一墙之隔,与亡灵长眠之地并不遥远,仿佛就在门外,一个翻身,即可相拥。让我们看见,思念是如此有形,亲情是如此迫切。居家门外的阶沿,单位门前的石梯,这一道一道的门,作为父亲舔犊之情的背景,作为儿子感恩之情的载体,在人间大爱的感召下,已从物质的实体,变成了精神的魂灵。特别是阴阳两隔之际,北方的大雪和南方的暖阳,虽然是千里之遥,但在亲情的召唤下,却是伸手可触,因为父亲就在门外,近在呎尺。读这样的文字,尤如推开了一扇门,外外阳光灿烂,铺天盖地。

《中国边防警察报 》社女作家聂虹影 的《老莫》把一个如日中天的作家莫言,写成一个邻家大哥,让人感觉格外亲切。一个不缺饺子吃,象红毛衣那样青春靓丽的女兵,最终边吃肉边嫁人,不仅过好了日子,还仍然坚持了读书写作,这更是人生的大智慧。老莫没有传授写作技巧,是因纯粹的写作枝巧是从来没有的,真正的写作技巧就是把日子过好,因为对于一个作家,写作也是过好日子的组成部分。能够悟出这个道理,就一定会有好的作品,哪怕现在没有,将来也一定会有。

西安警察作家杨峰的《父亲和烟》也是一篇充满真情的文字。文字中的"烟",有如一根红线,串起了所有的珍珠。这些珍珠,就是父亲的大爱。从"金丝猴"到"旱烟叶",再从"罕烟叶"到"无烟无火",刻画了一位伟大父亲艰难而无私的深爱,"烟"的质量第次退减,父爱却在不断升华,及至"无烟无火",却分明又是爱的火焰点亮了儿女的未来!我以为,作家将所有的真情寄托于一件普通的物种,并贯穿全文,是一种智慧。在贫穷的年代,烟叶对于一个男人,也许是唯一的爱好,也许是唯一的压力释放,但就是这种唯一,也在爱的过程中毅然决然放弃。因此,这种爱就显得更彻底,更纯粹,更伟大。这篇非虚构的文字,同样秉承了黄土高原泥土一样的质朴,杨树一样静美。一句"父亲榆树皮一样的脸″,就把一位坚定而又溫暖,艰辛而又豁达的黄土高原汉子刻画得栩栩如生。

警察作家正在成为人品与文品高度融合的群体。这些作家在文化自信的道路上砥砺前行,公安文化的春天就不会遥远。

 

 张怀理.jpg

作者简介:张怀理,四川绵阳市公安局退休民警。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