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分裂的警察人生

来源:微信公众号(啄木鸟杂志社) 作者:张策

小说是虚构的艺术,小说又同时必然是作者自己生活经历的某种反映。所以,我能告诉大家的只能是一点创作中的感想:我要展示给读者的,是一段分裂的警察人生,而519存在不存在,也许并不重要。那些真实与那些虚构,都不过是构成故事的零件,是冬天里的一片雪,或是春天里的一朵花。

分裂这个词很刺耳,把它放到我寄予着深厚情感的警察身上,我是犹豫再三不忍下笔的。但是,反复斟酌之后,我还是写下了这个讨厌的词句,因为它在我的故事里,是准确的。王宝林的故事只能用分裂来形容,他的人生里总是面对着分裂的状态,而这种分裂的状态,是他偶然当上了警察造成的,是警察这个职业给他带来的,是警察身份塑造了一个普通北京青年的一生,让他在分裂中坚强了起来。

其实用分裂这个词形容警察生涯,很多时候是准确的。我们看过了很多这样的故事:妻子带着想爸爸的孩子,悄悄来到警察的岗位旁,泪水却渐渐模糊了凝视的目光;出差多日的警察归来,却只能在母亲的遗像前长跪不起,痛哭失声…更有甚者,在大年三十的夜晚正常出警,却再也回不到亲人的身边。警察,一边是必须忠诚的神圣职守,一边是不能抛却的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这种精神和感情上的两难,难道不是一种痛彻心扉的分裂吗?

作为一名写作者,如果我不能正视这种分裂,那是我对我的战友不负责任。

冷静地说,《冬去春来》其实最初是想写给改革开放40周年的。但写来写去,笔墨仍然落到了警察身上。想想,也对。改革开放深刻影响了每一个中国人的思想和生活,使我们的社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作为社会重要稳定因素的警察,势必在其中经受着很多很多。坦白地说,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警察所经历的很多事情,也是可以用分裂来形容的。我曾在我的另一篇小说《治安处》中写了这样一个情节:因为企业欠薪而引发工人闹事,前去维持秩序的一位治安民警在闹事的人群里认出了自己的母亲。这样的事情少吗?我相信,不会少。因为我读过很多警察英雄的事迹材料,常常会在文字中发现“家境贫寒,妻子下岗”这样的词句。

中国警察是咬牙扛着自己小家的困难,全力维护着社会的稳定,为国家伟大的改革开放事业保驾护航的。因此,我写改革开放,必须要写警察。

而我为什么要写“519”?我为什么要写王宝林?其实还是源于我感兴趣的分裂二字。小说中,曾经为维护治安立下汗马功劳的“519”,渐渐与开放的社会格格不入了,这是一种分裂。当了十多年厨师,从来没进过公安局的门,真正的身份却是警察,这是一种分裂。在爱情与警察的名誉之间艰难抉择,同样是一种分裂。不要觉得分裂这个词不好听,能扛得住分裂的,能在分裂的状态中寻找到自己灵魂落脚点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即使他一生都碌碌无为,都没有一枚奖章相伴,他仍然是值得所有人尊敬的。

改革开放事业走过了40年的历程,之所以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成就,因为有党的正确领导,也因为有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这种支持,不一定是惊天动地,更多是王宝林式的默默付出。在我的小说里,40年只是一瞬,而在这一瞬之间,所有人都有了变化。不仅是年龄的增长,更多是生活的改变。冬去春来,正是向阳天气。改革开放在继续深入,中国前进的步伐不可阻挡,王宝林迎来了他迟到的爱情,我们相信一切都将更加美好。

最后告诉读者一个秘密,“519”的张小桥,原型是我的中学同学。

 

张策头像.jpg

作者简介:张策,全国公安文联副主席,全国公安文联影视专业委员会主任(主席)。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