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相逢意气文为缘

来源:网投 作者:刘屹东

网络是个好东,要不然根本不会认识王海燕女士。

她在东海之滨,我在内陆洼地。可谓低到尘埃里,也可以开出一朵清水芙蓉,所以,不妨碍我与她以文为缘,哪怕关山迢迢,只需一根网线链接,彼此就可以在这个薄凉的世界里,用文字抱团取暖。时不时还可以对着电脑荧屏,插科打诨几句,借以浪费我们本来就浪费不起的锦绣年华。

当年(其实也没过几年,只不过那时微信这种即时社交软件还没有霸凌我们的时间),警界内部网络有很多文学论坛大行其道,局外人可不要小觑中国公安内部网络,它可是串联警界草根阶层的最佳方式,而使用这个网络的,有200万中国警员,50万武警,50万各类警辅人员。网络时代,大江南北,只要有派出所的地方,就有公安网络,你可以想象宋朝,凡有水井处,皆歌柳词的豪迈——而派出所,好像就是一处处布满神州大地的泉眼——这个比喻应该很恰当吧。所以,只要你打开内部网络,搜索文学论坛,你就可以像警犬一样嗅到自己喜欢的论坛,嗅到同类。比如,旅游、摄影、书画等爱好者,当然,更有警界文青们喜欢的文学类网站。网络让我们的脆弱心灵长满了触须,它在另外一个虚拟时空里让我们无限延展。

其实,我们都有一颗需要抚慰的寂寞的内心。

当年,我还是一个网络新丁,冒失闯入公安内网文学论坛,大放厥词之时,王海燕化名清明雨,已经成为中国公安文学各大论坛的节目主持人,时髦的网络语言就叫版主。每每我发了帖子,如果没有回复,我就心虚,我知道我害了网络虚荣病,有病得治,幸好她(当然,那时我还不知道她的性别)及时出现,每每我为别人为何不回复我的帖子而发愁之际,她总是第一个出现,抢沙发,点赞,回复。甚至 工作中遇到什么不快,都要向她倾诉,把她当作了负面情绪的呕吐桶。我就像一个精神贫困户, 需要雨姐姐点对点精准扶贫

这是多么折腾人的一件工作啊!但是她乐此不疲,因而为自己凝聚了海量的人气。特别是在她担任广州羊城警苑文学论坛超版的时期,由于她的邻家大姐姐般主持风格,一视同仁的亲和力,给羊城警苑文学版带来超高点击率。她是当之无愧的人气女王。而论坛就是这样的微妙,大家隐去了依附在身上的那一大串履历头衔、身份职级,有着稀奇古怪的网名。如何让别人注意你,真还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而且,版主更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众所周知,论坛发帖,门槛非常低,版主需要随时打理论坛发帖,对出格言论露头就打,对初出茅庐的写作者安慰鼓励,因此说话回复,相当体现版主的认知水平与处世哲学。稍不注意,就很有可能引起网络骂战,给论坛带来不和谐。

她的人格魅力俘获了很多像我这样的——在公安内网流窜作案的写作“嫌犯”。告诉文友一个秘密吧,有一年,广州市公安局举办讴歌时代的征文比赛,有部分参赛稿件可以从羊城警苑文学版上推荐,当然,我这个论坛上的外来流动人口全靠她推荐,还得了一个诗歌二等奖。虽然海燕有给我开后门之嫌,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却都是一片温馨。

这,就导出另外一个残酷的写作真相,写作的评价标准问题!因为写作评价体系的紊乱,导致了写作的日益边缘化、圈子化、小众化。所以,我们心中藏着的难以启齿的标准就是——我喜欢的,就是最好的!写作这个艰辛的个体劳动,最需要的就是形成一个气场,没有互相鼓励,是很难坚持下去的,幸好在公安文学论坛,我们还有王海燕,有这样温柔体贴的吆喝者。

可以这么说,从我2012年混内网文学论坛认识她开始,在右眼视网膜脱落的状态下,如果没有她的鼓励,就不可能坚持写作到如今——她就像我们这些中产阶级的恋爱对象,就像我们从顶跃转换到别墅的升级,就像股市全线飘红的奢念,就像从燃油车到新能源的绿色升华,就像物质至上时代的精神寄托,就像消费主义时代的硬核。

我们头颅里的甜蜜生活正在发生核爆。我们并不孤单!

“没有金钢钻,不揽瓷器活”,我们可亲可敬的清明雨超版姐姐不仅以她亲和热情的人格魅力收获一大片粉丝,而且她是一个才华出众的作者。前几年两次去了文学爱好者们梦寐以求的最高文学殿堂鲁迅文学院深造,还出了两本散文随笔集《快意江湖》、《葡萄架的相约》。嗨,不知道她啥时候还迷上诗歌这玩意儿。

你瞧这首:

我醉眼朦胧

等待一个兄弟

寂寥的群山

发出沸腾的欢呼

为了文学从未离开

这个草根时代

 

——摘自王海燕《寂寥的群山在沸腾》

我评价一个人的写作,不喜欢落入俗套,不喜欢就文本来挥霍文本。其实,按照我在华语文坛独创的理论——写作没有好坏之分,只有体用之别来谈,所谓“体用”,我的解释就是写作的功用——我们通过抒写,憋在内心的那种岩浆似的主观情绪,得以喷薄而出,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不写作的人是理解不到的。所以,这样解释王海燕的写作,我们的心中一片释然。

是的,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春天已经在路上逃亡,花朵向我告密,知心姐姐王海燕又在朋友圈扶着一朵花在煽情,与春光争宠。我知道你将怀揣一把诗歌的利刃,谋杀宁波这座城市。而江南已经没有了马匹,在你的疆域里,把自己写成仙吧,写成妖冶的春天,把宁波外面的海水吵醒,用无往不利的眼神安装止痛贴,贴在你人生最隐秘的部位,用诗歌的魔咒把我们招至麾下,通向你的每一条道路都挤满热爱的人类。你乘坐时代的高铁,呼啸而来……

词汇都被我用坏了。我还是篡改一句唐诗,为王海燕出的诗集《甬江边的树》喝彩吧: 相看两不厌,唯有王海燕。

 

 刘屹东.jpg

作者简介:刘屹东,笔名易懂。供职于重庆公安局。公安部文联会员重庆公安作协副秘书长重庆九龙坡区作协副主席。著有散文集《没人知道我是一只可爱的警犬》、《易懂警话》等。曾担任《警方视点》周刊记者,中国公安网络文学论坛版主,曾获《中国文艺》最具影响力作家称号。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