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细节与想象的魅力

来源:网投 作者:刘国震

——吴东林《画一个妈妈温暖我》赏析

这是一幅令人怦然心动的照片。

照片中的故事发生在伊拉克:一个在战争中失去爸爸妈妈的小女孩,在孤儿院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凭着自己的想象,用一截粉笔头勾勒出日思夜念的妈妈的模样。画好后,她为了不弄脏“妈妈”的衣服,小心翼翼地脱下自己的鞋子,把它放在“妈妈”的脚下。然后,她双手抱膝,蜷曲着幼小的身体,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

摄影家敏锐地捕捉了这动人心魄的瞬间,传布于互联网上,牵动了亿万读者的目光。

作家吴东林根据这张照片,同样展开想象的翅膀,用细腻的文学笔触,写出一篇内涵深刻、催人泪下的散文《画一个妈妈温暖我》。

为什么要画一个妈妈?因为那个真实亲切、有血有肉的妈妈,已经被侵略者罪恶的炮弹撕成碎片。而这个名叫苏珊的小女孩,像千千万万天真无邪的花季儿童一样,需要母爱,需要呵护,需要温暖。这幅出自4岁女孩的粉笔画,是对母爱的渴望与期盼,对和平的憧憬与呼喊,也是对战争狂人的血泪控诉。

战争与和平,独立与自由,正义与邪恶,爱与恨,是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也是一个秉持现实主义创作道路的作家时时思考的课题。吴东林是一位爱憎分明的公安干警,也是一个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公安作家。近年来,正值他文学创作的“井喷期”,散文集《阳光灿烂的日子》、侦探小说集《推开最后那扇门》相继问世。洋洋80万言的冀南抗战题材长篇小说《红土地》也已接近杀青,小说的上部目前正在《牛城晚报》连载,深受读者好评。《画一个妈妈温暖我》是一篇散文,是作家在潜心鸿篇巨制的间隙,偶有心灵触动而“间耕套种”的短章。此文在全国公安文联散文分会举办的“天天有美文”文学接龙活动中脱颖而出,荣获此次大赛的“十佳作品”。此文获得读者青睐,魅力何在?窃以为,一是细节的魅力。请看作家的描写:“苏珊最喜欢趴在妈妈的肩头,闻那秀发的香味。妈妈最喜欢穿那件白色的连衣裙,领口还有一个漂亮的蓝色的蝴蝶结,那是爸爸在妈妈生日的时候买的。其余的,她的记忆已经不太清晰了。对,把妈妈的胸膛画得大一点,好盛下我,盛下我的渴望,盛下我的梦。……她觉得还应该再为妈妈画一双张开的手,这样好去紧紧地抱住她。这次她满意了。她要躺在‘妈妈’的怀抱里,去感受母爱的温暖。对了,要把鞋子脱掉,不能弄脏了妈妈白色的连衣裙。苏珊脱下那双红色的带有一朵白色月季花的凉鞋,轻轻地走进画中,走进‘妈妈’的怀抱,静静地躺下,蜷缩在那似乎温暖的怀抱里……”这些真实、生动细节的运用,显示了作家观察生活、驾驭语言的深厚功力,最能扣动读者的心弦。二是想象的魅力。一幅照片,画面包含的信息量非常有限。没有联想,难以成文;没有文学的想象而只是机械地描摹与诠释,也不可能成为一篇感人肺腑的散文。“梦里的天是湛蓝的,天空中飞翔着无数只白鸽。梦里的风是甜滋滋的味道,妈妈带着芳香从风中飘来。妈妈拥抱着苏珊,把手中的椰枣递给她。这是世界上最甜的果实,吃一颗能甜到心底里。妈妈领着她到了扎乌拉公园,这里有她爱玩的过山车和旋转木马……”这些美丽的细节,来源于作家诗意的想象,恰到好处地深化了作品的主题,与安徒生的经典童话《卖火柴的小女孩》,有异曲同工之妙。

没有细节与想象,就没有文学。吴东林的《画一个妈妈温暖我》,没有慷慨陈词地标榜什么,也没有义正辞严地声讨什么,却以文学自身的魅力,让读者感受到一股灼人的烈焰弥漫开来,使世间邪恶无处遁形。

 

 头像.jpg

作者简介:刘国震,全国公安文联会员、河北省公安文联理事、河北省公安作协副秘书长、河北省文化名人联谊会理事、邢台市作家协会常务理事、邢台市诗词协会副会长兼《百泉诗词》杂志社社长、邢台市现代诗歌研究会名誉会长,鲁迅文学院首届公安作家研修班学员。小传入编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诗人大辞典》。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