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最后一个军礼

来源:网投 作者:初曰春

2018年年初,我向组织上呈递了转业报告,想想几个月之后就会离开服役多年的兵营,心里有太多不舍。

那时候,只是听说消防部队马上就要改制。

没多久,“两会”上传来消息,消防将隶属新成立的国家应急管理部。明知道改革是大趋势,内心依然有些酸楚。是的,即便之前有过充分的心理准备,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还是盯着手机上的新闻愣了半天。

随后,许多战友跟我联系,商量各自的前途,探讨消防的发展方向,我总是言及其他。那段时间,朋友圈里全是与此相关的话题,有焦虑彷徨的,更多的是信心满怀的。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有些嘈杂,有一点却毋庸置疑,几乎所有消防兵都留恋曾经的军人身份。

在这种情绪的笼罩下,我自然会去思考一些问题。譬如,我一直在琢磨,倘若仅一个人告别部队,或许可以潇洒地向左转、向右转、甚至向后转;真正面临整支队伍脱下军装,那我们只能选择一如既往地向前——无论正步、齐步,还是跑步,使命在肩,我们永远冲锋在前。

这不是大话空话,在不长不短的消防生涯里,我经历过很多事情,最刻骨铭心的是,朝夕相处的战友倒在了岗位上。

非常惭愧,我未曾在基层一线工作过,没出过火警,甚至没穿过战斗服,没戴过空呼器,但我听过他们的故事,并时常被他们感动着。我能做的,是把看到的和听到的记在脑海里,再以文字的方式还原,奉献给读者。

有两段经历值得记录。

大概十年前,我在机关警勤中队当中队长。有一天,一个新兵不见了,后来我发现他躲在角落里偷着喝酒。直至深夜,他才告诉我,家里出了状况,说要回去把欺负过母亲的六个畜生杀掉,还说一条命抵六条命,值。

还有前几年,一位老兵向我诉苦,说心里特别难受,起因是,在一次出警过程中,阴差阳错间眼睁睁看着一对母女丧身火海。那本不是消防队的责任,他却为此焦虑不安,得了严重的抑郁症。

这两件事在我心中发芽,生出长长的藤蔓,缠缠绕绕,令我窒息。无法释怀的感觉让我产生倾诉的冲动,两个故事便成了《黄灯亮了》和《喇叭花开》的“种子”。

任何文学创作都来源于生活。日常的点点滴滴,在我眼里就是作品的“种子”,只要阳光正好,雨露恰当,迟早会扎根生长、开花结果。

很尴尬,我不是编故事和讲故事的高手,诸多好的素材,在我的笔下变得枯燥乏味。尤其是《火浴》中有关抗震救灾的描写,基本上是尊重了真实的案例。我偷了一点懒儿,原原本本地引用了自己写过的报道,新闻移植到文学作品里,很难再现当时的惊心动魄,语言也难免干巴生涩。但我打心里想把那些感动过我的消防故事写得更加精彩。

我是2013年才开始写小说的。在创作方面,我的状态始终不稳定。有时一个月憋不出几个字,有时半天就能写一个中篇,最夸张的一次,竟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一部长篇小说。期间,我插空写了十五个短篇小说,被朋友们戏称为“花开”系列。这般速度很难出精品佳作,但我喜欢并尊崇“第一感觉”,那种一吐为快的滋味,让人酣畅淋漓。

熟悉我的人知道,我这个人很倔,认准的事儿会一条路走到黑,纵然撞得头破血流也不肯反悔。具体到创作中,亦是如此。

在此之前,消防隶属公安。作为执法单位,天天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自然容易产生矛盾,进而受到指责。但我只允许自己发发牢骚,决不容忍别人玷污消防乃至公安。就拿那部长篇来说吧,我在里面构建了一个关系网,个别地方单位的不作为和乱作为让消防寸步难行。文稿送到杂志社,编辑说有点儿过了,我想也是,很多分寸难以拿捏。

但有一点我能够掌控,那就是不让消防官兵在自己的作品中牺牲,虽然那些人物并不真实存在。现实中见多了流血牺牲,让他们再在虚构的世界里失去生命,即便再英勇再果敢,我也于心不忍。

当然,在早期的作品中,情节发展到极致,我会用主人公的伤亡来结束冲突,那是不成熟的创作方式。还好,我也在成长,在创作的过程中不断成长。

这个过程是艰辛而又快乐的,但我极其享受。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催我重新审视自己,反思过往。

回首二十多年的军旅生涯,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做,却留下了无数的记忆。这些记忆,有时候只是一句唠叨、一个眼神、一张笑脸,但对我而言,却承载了最美好的青春。

的确,经历过的都是些小事儿。在浩瀚的历史长河面前,每一个生命个体都甚为渺小,哪怕是生老病死,也仅是周边的人能够记住。这让我越发缅怀那些离我远去的消防英烈,他们陌生或者熟悉的面孔,叫我根本没法停下手中的笔。

我见证抑或亲历过汶川地震、天津爆炸,在诸如此类的大灾大难现场,处处有消防官兵的身影。我偶尔会想,这次消防改革,极有可能受了某些大事件的影响,消防事业势必要向国际一流水平看齐,它的发展只会越来越好。

迄今为止,消防经历了八次改革,实行兵役制度已经有五十三年的历史,最近的一次改革是在1985年,确定了公安部领导下的公安消防部队。事实上,早在新中国成立,就建立了消防民警编制,这样算下来,这支队伍归属公安的年月已然与祖国母亲同岁。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受公安领导这么多年,着军人制服这么多年,肯定会有浓重的、无法割舍的情结。不管别人怎么想,在我看来,这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情感,早已融入到自己的血脉之中。

我非常清楚,自己的想法浅薄至极,就像清楚自己的小说难登大雅之堂。但在体制改革的现实面前,我所能做的,是把部分消防题材的小说结集出版,再写下这篇后记,用来表达个人的情感。似乎也唯有用这种方式向伟大的消防部队致敬了。

若不出意外,在不久的将来我会到地方工作,过去以及未来的岁月里,我必然会留下些许遗憾,但曾经的消防之旅,我无怨无悔。

工作也好,生活也罢,一路走来应该感谢的人很多,但最该感谢的是培养我的消防部队。敬一个庄重的军礼吧!这最后一个军礼,我要送给常年战斗在一线的消防兄弟,还有我曾经服役、为我打上烙印且华丽转身的消防部队。

行文至此,我隐约听到了战友们响亮的番号,看到了他们灿烂的笑脸和坚定的步伐,这是消防人特有的忠诚,所有的荣光必将属于这支英雄的队伍。

 

 初曰春.jpg

作者简介:初曰春,山东牟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服役于公安消防部队,现任全国公安文联创作室副主任、全国公安影视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发表各类体裁文学作品300余万字,参与多部影视剧创作,作品曾获金盾文学奖、冰心散文奖等多个奖项。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