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小小说里吐芳华 ——纪富强小小说集《月光下的榆钱树》读后

来源:作 者 作者:陈慧君

纪富强的小小说,以前零零碎碎读过一些,最近才系统读完了他新出版的《月光下的榆钱树》(地震出版社),这本集子获得冰心儿童图书奖。书中共收入他作品76篇,囊括了其近几年来创作的大部分小小说精品力作。

首先说说纪富强的小小说题材。纪富强虽然很年轻,但创作题材涉猎广泛。大体有这么几块,首先是校园题材。比如《听课》《篮球场边的女孩》《光板球拍》等。这个题材,每个人应该都不陌生,但像纪富强一样挖掘得很深的却不多。《旧日余香》写青春期早恋,明明是双方互相钟情促进了学业,让读者正读得顺畅,但突然笔锋一转,女孩竟扑入了别人的怀抱,这其中还有“我”的帮助。《光板球拍》写校园老师人际关系,人都是真诚的,只是误会制造了矛盾,落笔处始终温暖人心。《听课》写班级要有领导来听课,为应付听课而作准备,发生了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其次一个题材,是童年记忆,换而言之就是“机械厂家属院”的故事。如《如风的旋律》《1985年的蓖麻》《茉莉的婚事》等。《1985年的蓖麻》写一个家庭的儿子相继死去,只剩下一个“牢巴”,他的母亲,最担心他的生命安全了,这个有毒,那个有毒,这个地方危险,那个地方不能去,把牢巴彻底给拴住了,但孩子是叛逆的,越不让他办的事,他越想办法去尝试,终于在孩童的嘲笑声中,尝了老鼠药而死去……读后给人印象深刻。再有一个题材是父辈题材。比如《抢粮》《栽赃》《走夜》,这个题材好像还能连贯起来,读来仿佛是在听纪富强在讲他爷爷身上发生的故事。给人印象很深的是《走夜》,逃荒年代,一个女客为了寻人,不听劝告,非要走夜路,纪久成放心不下,追去查看,却发现女客毫发无损,但她身边却发现一只被打死的狼,打狼的工具是门闩……再来谈谈他的山匪题材,如《山匪吴起》《能人郑梓》《匪妻植菊》等,这个题材写得都很精彩,我个人比较喜欢。篇篇带有传奇色彩,而且情节一波三折,让人欲罢不能。比如,国军要杀吴起,第一次杀没杀成,才知吴起是身形极小的驼子;第二次没杀成,才知吴起是女人,第三次没杀成,才知吴起是身边的副官!把吴起这个传奇人物写绝了。还有一个题材就是沂蒙风物了,比如《扫荒》《滚鸡》《炸狐》《狼狗》等,这些带有浓郁的地域特色,是发生在沂蒙山区的故事。《狼狗》写得是兄弟两人开狗肉店,为了得到好狗,到乡下逮狗的故事,一不小心受到了良心的谴责。这篇写出了人性深处的东西,获了几个奖项。还有一篇《算卦》,写得是麻村有个算卦的能人,靠给人占卜赚了大钱,却被人骗走了30万,这个故事,在我们那儿,算是家喻户晓的笑柄,到了纪富强笔下,就变成了精彩的小小说。纪富强最擅长的题材是情爱。纪富强写这个题材得心应手,写得都很出彩。《说你爱我吧》《丢失的初吻》《纯爱的丝缕》《跨越时空的爱恋》等。最精彩的当属《乡村凉拌》了,写得是乡村两个闺蜜与同一个男人的爱恋,结果一场意外,与姐姐错失爱情,但却与妹妹最终相爱,故事中另一条线索,是做了一盘凉菜。拌凉菜与故事叙述有机结合,成就了名篇。最后一个题材是警察题材,比如《酒事》《绝活》《手套》《年关》等。这个题材,写得都很朴实,是纪富强身边的警察。《酒事》写一个能喝酒的警察经常喝醉,闹了不少笑话,在一次水中救人时,人救上来了,老陈却没上来,我读到这里时,以为老陈牺牲了,正惋惜呢,一个急转,人喝足了水却上来了,最后说了一句,他是海量!喜剧效果就出来了。当然,还有几个题材,比如历史、武侠、官场等题材,纪富强也是作了尝试的。

再说纪富强小小说的语言。纪富强小小说的语言精美。他喜欢用短句,很多时候,一句话就是一段。而且很多的时候,用散文化的语言写小说,读着读着就是一篇散文,但突然几笔就切入了故事情节,让人精神一震。比如,《草径深浅》,我看这篇的时候,全篇字数很少,也就千把字,就是写一个人迷路了,怎样根据草径的深浅去判断出路,太普通了,可是在文章的最后一句,说这个人根据很多人走过的路走了下去,结果掉入了深渊。一下子小说味就出来了,而且让读者陷入沉思。纪富强的语言造诣很深,每篇中都能找到一些华丽的辞藻,有些不容易认,也不容易懂,需要借助字典来解决,有时候懒不去管它,但当你静下心来,去查一下字典却发现这个词用得极好,是另一种语言上的升华。纪富强语言美的另一个佐证就是,他写的小小说登上了《读者》《青年博览》《意林》等全国一线美文杂志。

纪富强还建立了自己的写作基地,比如麻村,很多篇什是在这个地方展开的,像《扫荒》《滚鸡》《炸狐》等篇。再比如机械厂家属院,像《茉莉的婚事》《1985年的蓖麻》等。这说明,纪富强很善于观察身边的人和事,这些都有很浓郁生活气息,读来非常亲切。他还有自己标志性的小说人物“五奎”,如果再多写些,就可连成长篇了,这些都是他鲜明的标签。这是很好的态势,毕竟很多大家名家都有自己的根据地,比如鲁迅的鲁镇、未庄,莫言的高密东北乡,贾平凹的商州,付秀莹的芳村,等等。这对树立自己作品形象大有裨益。

纪富强的小小说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他的小说的名字起得特别好,特别有诗意。比如《月光下的榆钱树》《如风的旋律》《哦,野草滩》《迷路的女孩儿》《收获》《枪声远去》《会有天使让你幸福》《大哥的飞翔》等,单看这些名字,更像是精美的散文或诗歌。就是这些像散文或诗歌一样的小说是他另一个显著的标签。

最后说一说纪富强小小说的结构。纪富强小小说的结构也是多样的。欧亨利式结构已用的很娴熟了,但不仅仅限于此,各种形式他都尝试过,还有一些是平铺直叙的,比如《枪声远去》,写战争年代,路子仁用自己老婆的命换回了抗联战士李忠勤老婆的命,解放后却没得到干部李忠勤的丝毫帮助,读后让人咂舌,让人痛恨,这不是好的人性。但纪富强并未在文中表达出来,而是读者体会出来的。这样的篇章反而更厚重些。兵法上说,练武的最高境界是无招胜有招,纪富强已达到了无固定招式的境界,纪富强只要找到一个闪光点,不管用什么样的形式表达出来,都会让读者惊叹。

当然有一些篇章,纪富强写得比较隐晦,需要多读几遍才能领略一二,有时候需要借助一些评论才能读懂。比如《爱恨同眠》《赌石》等,虽然在浮躁的年代不大受欢迎,但也是另一种形式的美。

 

作者简介:陈慧君,中国国土资源界著名青年作家,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国土资源班学员、沂源县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迄今在《北京文学》《山东文学》《百花园》《微型小说月报》等报刊发表小说百余篇,多篇作品被《文摘报》等报刊转载;作品曾荣获第三届“中华宝石文学新人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