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筑梦平安铁路

来源:作 者 作者:张 策

封面照片 .jpg

在儿时的乐园里,多的是行色匆匆的顽童,岁月老人如耕夫,提着长鞭吆喝着每个人前行,这位沙漠之子多的是梦的呓语,洒向乐园的童曲欢快得有些语无伦次,如那银铃般的笑声,毫无斧凿之痕,也如天籁之声盈耳。

在人生的乐园里,谁都愿选择快乐、梦想同行。

漠子独守着精神家园,游走于文字的排列组合间找寻快乐,岁岁年年,年年岁岁,不离不弃。笔耕和农耕一样,只是变换了时空,日落而出,日出而息,彼此在苦海中波涛人生,各有各的味道,一个个字排列成一首诗、一篇文,见诸于报刊;一首首诗、一篇篇文排列成一本本书,走进书店,过程的快乐如品香茗,淡淡的苦味正是他好的哪口。

在青少年的时期的乐园里,漠子踏遍青山,穿越腾格里沙漠,奔跑在天路上找寻乐趣。中年时代,他的目光更多地在我们队伍中逡巡,发现闪光点,抒写非虚构,向战友展开爱的情怀、梦的翅膀。铁路警察队伍是一支英勇善战的纪律部队,人才辈出,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有一部分人辛勤耕耘,他们的笔触没有被泛文学左右,笔触放在了身边的人身边的事,筑梦平安铁路。漠子就是其中之一,《为了高原的高铁梦》抒写了铁路警察的工作与生活。

如同大丽花,盛开时淹没在花海里,虽有牡丹的娇艳,月季漫长的花期,兰花的清香,更不与梅兰竹菊争宠。随着秋云褪尽,消失在严寒里,因时空错位,呈现给世人的只是过程的美丽。与其犹同的是漠子创造的美,如作者的底蕴和作品的内涵藏在深处,未被更多人认可和赞美。

后现代主义、魔幻现实主义是评论家标新立异的新词;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因无人能读懂他梦魇般的呓语,于是被评论家和文学大师如皇帝新装一样夸好,尊崇为文学的“葵花宝典”。《红楼梦》好,却是中国小说史的里程碑。这是因为在其字里行间,从事写作者可学的东西实在太多。如是我,能语言凝练地写出百万言的小说,却没有其表达张力。然而,世人更喜欢《西游记》,无论中外、妇孺、老幼,孙悟空远比林妹妹家喻户晓,这是可读性和表现手法的问题。如果我们的作家都把作品写成《尤利西斯》一样,是给学者研究的,而不是给读者陶冶情操的。现在,严肃文学被边缘化,写书的人比读书的人多,中国文学出现这种怪现象,难道都是拜金主义惹的祸?难道都是读者的不是?作为作家,有没有三省吾身呢?

我很喜欢书法,几十年来对欧颜柳赵、苏黄米蔡顶礼膜拜,极尽模仿之能事,看着各种书体非常周正地出现在各种海报和广告牌上时,我们无不惊叹新的印刷术的高妙,再看什么《曹全碑》等觉得名家书法索然无味。如果欧颜柳赵穿越时空在世,他们是不是会毫不争议地认为:现代科技是对名家书法的颠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武威汉简、居延汉简、马王堆汉简,这些简牍书法的出现,使我耳目一新,于是我开始钟情于汉简书法,钟情得有些狂热,较名家书法而言,和以上名家书法并存的这些民间书法,沉默了几千年后,有谁说不好呢?

我确信,没有对铁路公安事业的热爱、没有对战友的发自心灵的情感、没有扎实的文学功底和素材的掌握,讴歌的梦想不易达到。《为了高原的高铁梦》打开了我们铁路公安民警的工作和生活,漠子把诗情运用到“民警的诗意栖居”上,他用丰富的诗情张扬我们的事业,把情怀视角放到公安工作和战友身上,铁路警察的工作因之创造或赋予了诗意。靠着共同的理想和信念,他铸造着平安、稳定的铁警梦。

在这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读书如吃火锅,是鸳鸯的好,还是麻辣的好,或是海鲜的好,只能依个人嗜好而论更为合适。

祝漠子及全国各位同仁幸福安康!

是为序。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全国公安文联副主席)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