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评述漫谈

荡气回肠生死契阔 ——评电影《古寨警情》

来源:作者 作者:夏晓露

一口气看完电影《古寨警情》,听着片尾布依族山歌:“好花红来好花红哟,好花生在刺梨蓬哎……”眼里满是泪水。仿佛一切都随夜幕凝固在遥远的贵州古寨。想起一句话:文化的进化离不开诚实而有力的故事。我们需要真诚的讽刺和悲剧、正剧、喜剧,用明丽素洁的光来照亮人性和社会的阴暗角落。

《古寨警情》因其真实打动我们,还在于电影艺术赋予故事更高的生命体验、时代精神的体验,负载了对我们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深刻的记忆与感动。优秀的作品必回荡一股特殊之“气”,包含情感、生命、真理、人性、智慧、情义等等,有了人性与生命的作品生生不息,有了情感与情义的作品荡气回肠,而气也可归为当下网络语言:比心!是心与心的交换,直至生死。《古寨警情》中有一段局长与陈所长的对话:你说老一辈人打下江山靠的是什么?靠的不就是人心吗?

《古寨警情》是由全国公安文联和贵州省公安厅共同创作出品。由香港导演邓健文执导,李智、李光复、王岗等主演,是贵州省改革开放以来首部公安题材电影。《古寨警情》以贵定县2015年“6·8”抗洪救灾警民互救事例为原型改编创作。在“6·8”抗洪抢险中,派出所民警李光进(陈所长原型)在洪水中救出6名遇险群众后,自己却因水流湍急陷入险境。沿途盘江镇麦董村6名群众得知民警遇险后,不顾自身安危纷纷跳入洪水中,展开了10余公里的接力救援,而村民危在旦夕。66岁的老人陈开元(广元叔的原型)被洪水卷走献出生命,谱写了一曲新时期警民鱼水情深的赞歌。故事将贵州山区村民的社会矛盾、生活的无奈、家长里短等与乡村派出所民警的工作生活交织在一起,如一幅长卷徐徐展开,从惊险的缉毒追捕案件到平淡似水的乡村警事,情节层层递进、环环相扣感人至深。

故事发生在我的家乡贵州。我在贵州做公安记者10多年,长年深入山区采访,深深体会到警察与当地老百姓那种血浓于情的亲情关系。其中有一个镜头,广元叔牺牲后,夜幕中,蜿蜒的山路出现一长排警车,警灯在夜幕中闪烁,民警抬着装有广元叔遗体冲锋舟为他送行,场景真实感人,又是那么熟悉亲切。把我拉回到当年在贵州安顺黄腊乡随警采访抓捕逃犯的场景,地点场景与电影里几乎一样。也是夜晚,也是山路,三五个老乡见我们一天没吃饭,跑着追赶我们已启动的警车,将煮熟的玉米一个一个仍进驾驶室,当时,捧着玉米的我流下了泪水。“鱼水情深”四个字在特定的环境和条件下,就是生死之情。

《古寨警情》利用原始故事进行艺术加工,在看似陈规俗套的各种关系、场景中一步一步挖掘出一种人性的体验。《古寨警情》充分表达出警民亲如一家、生死契阔的鱼水关系。如果说片中用“一头牛黄、失联的儿子”等带出情感的力量,而警察、村民与激流的生死搏斗,却带出生命的力量。观众会不自觉地为他们的名字戴上英雄的桂冠,其闪耀的生命光辉已延伸于银幕之外。该片把现实中的“个人英雄”行为用电影语言升华为一种民族情怀,激流中仿佛看到陈开元老人和警察李光进的伟岸身影,照亮日常生活 ,照亮和谐警民关系之路。

 影片将和谐警民关系以一个现实故事展现给观众,特别是影片里对人性、对人与人的关系、警察与老百姓的关系进行由浅入深的探索与思考。当镜头出现《古寨警情》片头,观众看到一幅美丽的画面背景,青山绿水挺举出一座石桥,充满生命的绿色,隐匿着主情节中与生命相关的伏笔:之后,警察与村民共同建了一座“警心桥”。接着镜头转向庄严的公安局指挥中心,由一起缉毒案件带出主人公刑警队副大队陈队长。被轮岗到乡村派出后,推出一个个激励事件,让故事走向冲突深处,创造出真实的艺术场景和人物形象。陈队长在侦办这起缉毒案中不服从命令独自制服了犯罪嫌疑人,而卧底同事却负伤断了腿。他被局长痛批一顿:“立过一等功,就有金刚护体不死之身吗?……意气用事,争强好战,不顾自身安危,这是警察应有的素质吗?”最后被下到基层派出所轮岗锻炼一年,导演为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埋下了又一伏笔,为剧情发展作了铺垫。在巩固乡村派出所虽然陈队称呼改为陈所,但其刚直的性格没变,做事不接地气。对村民没有耐烦心,办事态度生硬,自认为依法办事,“铁面无私”。特别是与广元老人的几次接触,导演利用几个情节推进人物关系,从第一次要求广元叔注销“死亡”儿子的户口碰了一鼻子灰,到广元叔因“申张正义”私自捆绑打人醉汉被拘押,双方陷入紧张的关系中,这又是伏笔。随着时间推移,陈所长慢慢体会了村民生活的艰辛与困难与派出所民警的感情,正如后来他对广元叔说:你们就是亲人。

在生死攸关之时,警民双方都把生命置之度外,出现互救的紧张感人场景。曾经抢救了四个生命的广元叔最后为救陈所长而牺牲。陈所长是第五个被广元叔救的人,回应了前面局长的话:“立过一等功,就有金刚护体不死之身吗?”这“金刚”不是一等功,而是老百姓对警察舍生忘死的深情厚意。影片将人心人性人情穿越全剧,让电影的弧光再现一个以生命交换的警爱民,民爱警的感人故事。

 多年来,公安机关一直在致力探索新时期和谐警民关系的最佳途径。在众多公关模式中,更主要的是公众意识、服务意识和沟通意识。而《古寨警情》用电影的视觉语言把后两者充分表现。影片打动观众的是人心。人心有无限潜能,人心包含了宇宙、乾坤、善良、悲悯、豁达。《古寨警情》正是把人心用电影手段使情感饱满极具强烈的感染力。《古寨警情》的故事应该说闪耀的就是人心,萦绕温暖,对生命充满感恩。

影片中一些镜头很唯美。贵州省贵定县山青水秀,清水江的发源地就在贵定县,清水江流域是我国少数民族聚居地,山岭巅连、林地及梯田错落有致,天然的田园山水养育了善良朴实的贵州人。有一组长镜头是表现派出所民警进村为村民办证。从推远的镜头,观众看到崇山峻岭中成为“点”的陈所长与杨警官两人骑着摩托车在尘土飞扬的山路上行走,路途中两人要过两条河,摄影机采用俯拍民警的涉河过程,让视野中的广角场景衬托出乡村警察的不易,导演没有拍成“苦”戏,而是用轻松、唯美的手段来表现,使观众视觉很舒服。比如一些空镜头呈现大山大水、如歌如画的场景,导演不忘用镜头给观众推出一个全景式的布依山寨风貌,广阔的田野牛羊成群、青山上雾霭弥漫、溪流中芦苇摇荡,我们仿佛看到《百鸟朝凤》的影子,听到百鸟的鸣叫。这些都是与村民的生活发生直接关系的场景,是与乡村警察情感发生直接关系的场景,甚至是与警察与村民的生命发生直接关系的场景。

片中,“找牛的情节”略显粗糙,应该更细腻一些,或者更换与广元叔生命相关联的某个故事情节,更能唤起大起大落的情感波动。在片尾有一个艺术升华,闪回广元叔的形象,让观众仿佛在晨雾中看到广元叔从晨雾中走来,走向升起的太阳,诠释一种昂扬的生命状态。

 

作者简介夏晓露,广东省公安厅新闻中心副调研员,一级警督。全国公安文联会员、首届签约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网络作家协会理事,研修于鲁迅文学院。2017年与中国作家协会签订定点深入生活创作合约。

    1976年开始发表文艺作品。多年来在全国、港澳各类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近200万字。主编:《广东公安文化理论研讨集》;参与编撰《广东警务与探索丛书文化建设分册》。

中篇小说《冰蓝色代码》、《盛开的百合》、《惑》先后获第五届全国“金盾文化工程“金盾文学奖”三等奖、2016年第六届全国侦探推理小说大赛优秀奖、广东青年文学擂台赛(广东作协主办)单篇优秀作品奖(1998—1999年),被《新创作》(湖南作协主办1999年3月)转载,入选2007年新浪读书文学优秀奖、广东省首届“南盾”文学一等奖、诗歌《铁岭柔软的风骨》获国家旅游局主办的“首届全国美丽中国旅游诗歌散文大赛”三等奖。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张国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