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层之声

刑警父亲

来源:作者 作者:刘畅

早上起来,依依的右眼就跳,心慌慌的工作了一上午,依依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有事情要发生。

中午妈妈的电话来了,远在海南三亚的父亲脑梗犯了,已在昏迷中。

下午草草的交代了工作,依依回家收拾了东西,匆匆去了机场。

北京到海南三亚飞机里程要4个小时,这4个小时做什么呢?忧心着父亲的病情,依依在登机后焦虑的不知道要干什么。

父亲是一名刑警,在老家做刑警队长时破了很多命案,为人耿直,最后以副处级的级别退休。在依依心里,不管父亲做警察做到什么职位,他都是个英雄。依依在飞机上,思绪飘到了遥远的90年代初,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个东北黑龙江小县城。

90年代初的东北,正经历第一次国企改革,国企职工纷纷下岗再就业。依依印象中,因国企改革,全县的财政都吃紧,经常几个月不发工资。对父亲来说,他赶上了民生困难的时候,在公安局刑警队当队长,在那个时候压力是很大的。

父亲经常在半夜被电话叫走,因为发生抢劫命案了。那个时候,县城会有因几块钱丢了性命的恶性案件,依依至今也想不明白,都是下岗的百姓,劫路人的财又能劫多少呢?这就是当年的东北,个别人把下岗的怒气撒在了无辜的路人身上,还有人拿更弱小的生命去发泄。

现在对那个案子,应该是这样定义:连环强奸幼女案。在不到3个月的冬天里,有个凶徒在县城各个小学的厕所里,对单个的幼女行凶。那时依依也在上小学,她在学校听着各种各样的传言,听着学生家长痛斥警察的无能,依依心里很难受。回家后,父亲经常是缺席晚饭的,偶尔看到,也是愁眉不展,见到依依就叮嘱,在学校上厕所一定要和同学结伴,不要落单。

寒冷的冬天,邪恶的凶徒出没在小学女厕,几个月不发工资的父母,构成了依依那段时间的记忆。对破案的渴望,从父亲身上传导到了依依身上。依依知道父亲的努力,但案发现场周边复杂,受害者幼小描述不清,都给破案带来了难度。3个月里,类似的案件已经发生了3起,父亲那时才36岁,和现在的依依同岁,承受的压力无比巨大。

就是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案件有了突破。父亲确认:在每起案发现场外,都有一辆红色座套的自行车出现。他集结警力,在案发现场几里地范围内进行排查,看谁家有红色座套的自行车,他根据几起案件发生时间判断,作案者为闲散人员,无正当职业。依靠这仅有的线索,全县的警察排查了两个多礼拜,终于锁定了一个下岗人员。该人刚下岗,未婚,案发那几天都有外出,听邻居反应他回家后神色紧张。

父亲带人抓了那人审问,在其住所搜出了一堆黄色书刊。父亲审了他一夜,最终他承认了所有的恶行。

那一年过年,父亲特别高兴,除夕放了很多鞭炮。依依回想,那是身为警察终于破案时的那种释然吧。每个人的人生,总有让自己记忆深刻的那么几件事,抓到这个案子的罪犯,应该会令父亲记忆深刻吧。之后父亲没提过这个案子,依依却一直记着。如果父亲一直抓不到这个凶徒,他早晚会把恶爪伸向更多弱小的孩童。

思绪飘了回来,飞机到三亚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她飞奔到医院。

父亲还在昏迷中,母亲在病床边哭泣,依依坐到母亲身边。这是个不眠之夜。

父亲在破案时,有很多不眠之夜。他经常奔波在各个乡下,俗称“下乡”。东北人血性,一言不合很可能就捅人,一有命案,父亲就得下乡出现场。有一次,父亲在乡下破获了一起离奇的杀人案。

一个卖烟草的农户家中,住在东屋的老爹爹在夜里被人用斧头砍死,住在西屋的老妈妈和女儿被人捆绑到天亮,这个农户头一天卖了烟,有大额的钱放在家中。经勘察现场,老爹爹的屋子被翻个乱七八糟,放在箱子里的卖烟钱不见了。父亲询问了那对母女,两人均说半夜里啥也没听到,突然被冲进屋里的人叫醒绑了起来。左右邻居半夜都没有听到农户家有声音。

父亲分析,当然这也是他事后的总结。他说这个案子看起来是劫财,嫌疑人对这家情况应该熟悉,知道钱在老爹爹那屋,而且东屋、西屋距离较远,如果不是动静特别大,西屋的人根本听不到东屋的声音。如果是这样,嫌疑人在东屋杀了老爹爹取了钱,就应该走人,为什么要到西屋把那对母女绑起来?这岂不是多此一举?

疑点出来了,父亲继续审讯那对母女,结果二人越审越慌张,慢慢的口供就不一致了,最后女儿承认因家庭琐事杀了老爹爹,老妈妈是帮凶。这是父亲很有智慧的一次破案,很精彩,父亲回家后很兴奋,依依到现在都记得父亲的表情。

依依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医生说好在送得及时,经过抢救,虽然人还没醒,但已经无大碍了。

父亲苍老了。退休后,父亲老得特别快,父亲和依依说过,他喜欢破案。

依依也喜欢破案,似是命运捉弄,她一直干的不是和破案相关的事。很偶然的机会,她老板的朋友成了一桩诈骗案的受害人,多年前通过司法考试的她,被老板拎出去做委托代理人。

依依一直做非诉业务,没有做过刑辩,她给父亲打电话,沟通案情,父亲给她讲怎么推动这个案子。依依凭着继承自父亲的敏锐头脑,嗅着案件的气息,硬是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把案子报到了军队的保卫处,并成功立案。案子开庭时,她穿着律师袍,作为受害人的委托代理人出庭,见到了被告人被判15年有期徒刑的结果。

开完庭,她松了一口气,喜悦感油然而生,原来帮人实现正义,是如此快乐的事。

父亲醒了,见到依依,责怪妈妈一点小事就惊动女儿。依依扶着父亲回家,看着父亲刚经历疾病的面容,心里实在难过。

“真想回老家一趟。”父亲突然说了一句,依依很惊讶,“现在是冬天,回去太冷了。”

“想回去看看,好几年没回了。”

依依拗不过,决定陪父亲一起回去。

坐上回乡的客车,父亲一直看着窗外。时至腊月,窗外白雪皑皑,这也是家乡的美景。“我当刑警时,来过这地方!”父亲指着窗外的村庄说。

是呀,当过刑警,就一辈子是刑警,这是父亲心里永远抹不掉的傲气,也是他做人的执着。

一个当过刑警的人,只要他帮受害人追寻过正义,他一生都会心存正义,这就是刑警这个职业的魅力。

向所有为正义奋斗过的刑警致敬。

 

作者简介:刘畅    就职于北控置信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