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罗瑜权:关内警察

来源:警界散文 作者:罗瑜权

  去年7月,公安部开展枫桥式公安派出所创建工作,我到过片口派出所。片口派出所是个小所,在四川省北川羌族自治县公安局排在三类派出所,警力不多,治安状况也不复杂。

  北川羌族自治县是“5·12”大地震的重灾区。在北川,有一个地域划分,“关内”和“关外”,是根据自然条件而定的。以禹里镇为界,外面条件较好的地区称为“关外”;越往里走,多高山峻岭,山川峡谷,人烟稀少,交通不便,自然条件恶劣,称为“关内”。

  我到片口,主要想看一下关内警察的生活工作状况。片口是关内一个小乡,位于白草河畔,是白草羌人的发源之地,羌藏汉人接合部。

  这天,正逢周末,县公安局新调整派出所领导,送人到岗,我便也搭上顺风车。临行前,有人告诉我,正逢北川雨季,片口四周山势险峻,容易引发山体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劝我别进关内。朋友的担心我是理解的,每年雨季关内山体滑坡出事不少。想到许多警察兄弟在里面,想到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警察兄弟还要进入关内开展工作,也便打消了心中的顾虑。

  出发前,问随车警察,他们说安全问题不大。我知道,这些年来,他们在北川工作,已经习以为常。

  车过禹里,路况变坏。碎石山路,蜿蜒曲折,一巅一簸,坑洼不平。车子在河谷底部穿行,沿着白草河逆流而上。一路上,能看到公路上不少从高山上滚下的岩石碎片,还有几处山体滑坡的痕迹。经过一处悬崖陡壁,山水不断地从悬崖上流淌,浸湿了山路,我们从中穿过,大家笑称穿过水帘洞。

  到达片口。片口派出所靠山,不很显眼。县公安局工作组成员没有休息就开会,宣读有关文件,点评近期工作。我在派出所周围转了一转,感受初到的印象。

  已过下班时间,工作组开完会后,准备沿途返回,第二天赶往桂溪。天已渐黑,我有些担心,劝他们留住一宿。几位警察兄弟笑着说,明天路程还远,事也较多,一再坚持返回。

  这天晚上,在片口乡上的一家小店,所长要了一瓶当地酿的粮食酒,满满倒了两杯,一杯递给我,一杯自己端着,说:“罗老师,我们这里晚上没有什么娱乐生活,就是喝点小酒,打发寂寞的日子。我知道,你们文人写文章,要喝一点酒,我敬您一杯!”

  看着几位关内警察兄弟,久不喝酒的我,接过酒杯。他们也看着我。他们的脸上带着微笑,笑容真诚。我用酒敬了几位警察兄弟。这顿饭吃了很久,主要是聊天,听他们述说发生在山里的故事。一位兄弟讲到家人时,我看到他的眼里闪着泪。我不吱声,与他碰了一杯。

  关内的生活是寂寞的,没有什么文化生活,也没有家人的陪伴。长期以来,他们多是忠诚和坚守。我理解关内的警察兄弟,生活不易。没有办法,职责所在,使命所在,你不坚守,你不奉献,又怎能换来一方平安。

  片口派出所不大,两个民警,两个辅警。所长姓闫,老家在河南,四川警察学院毕业,已有十年警龄,以前是县公安局巡特警大队副大队长。闫所长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从小就想当一名人民警察,考上四川警察学院选择的是特警专业,大学毕业以后,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当了一年辅警后经过公开招考,成为一名人民警察。在北川工作期间,他认识了心上人,两人相互鼓励,恋人经过公招,也成为一名基层法官。他们结婚有了小孩以后,尽管一家分居三地,孩子在绵阳由老人带着,但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相互支持,克服了不少生活困难。

  派出所另一名警察小何,成都邛崃人,家中独子,已经三十二岁还没有结婚。入警前在成都空军某部服役,参加过“5·12”大地震抗震救灾。也许是对那段经历的难忘,小何下班后,穿在身上的还是那件衣袖印有“成都军区空军”、背上印有“众志成城,抗震救灾”字样的抗震救灾纪念短袖T恤。在闲聊中,小何几次与我摆起他和战友在银厂沟参加抢险的日日夜夜。他说,到北川当警察,也有这些情愫在里面。

  像小何这样的人,在北川我遇到过很多,曲山派出所所长贾荣来自绵阳,永昌派出所社区民警温高欢来自成都,拘留所民警辛培顺来自山东省济宁市。地震发生后,许多战友放弃在外面优越的条件,来到灾区参加抢险和援建,一干就成了北川人。

  辛培顺也曾经是个关内警察。2006年,他加入“中国大学生志愿者西部服务计划”,被分配到四川省富顺县彭庙镇。这是个贫困镇,在不到八平米的办公室兼卧室里,他每天六点起床整理文件,白天做来访登记、电脑操作和解决村民纠纷,一待就是两年。“5·12”大地震发生当天,辛培顺请缨加入民兵应急分队,次日赶到北川,投入到北川中学废墟清理工作中。

  6月2日,他的父亲突然从山东来电:“顺子,你妈妈病危了!”辛培顺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爸爸,恕儿不孝,我向母亲深深鞠躬了,完成任务我就回家探望吧!”山东小伙不愿离开的消息传开后,大家都催促他速回老家。3日晚,辛培顺回到了父母身旁。母亲躺在床上,像他小时候那样唤了一声“顺子……”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辛培顺只在家里呆了五天,就和父亲告别了。回到四川省富顺县彭庙镇,党委政府授予了这名大学毕业生“救援抢险标兵”称号。带着荣誉,后来申报北川大学生村官时,辛培顺成为唯一获得免试机会的考生。在北川曲山镇,他负责安置和灾后重建工作。当他看到灾区的情况,自己一个月工资只有五百元,依然拿出一千元捐给灾区。2008年9月,辛培顺参加招警考试,并顺利通过了笔试和面试,成为一名北川警察,分在关内的白坭派出所工作。后来,辛培顺在北川结婚安家,成了一个真正的北川人。

  到片口的当天晚上,我住在白草河旁一家商务酒店。第二天,早早叫醒我的是白草河的涛声和树上的鸟声。推开玻璃窗,极目四望,绿林环绕,远方嵯峨黛绿的群山被薄薄的晨雾缭绕,满山蓊郁荫翳的树木与湛蓝辽阔的天空、缥缈的几缕云恰好构成了一幅淡墨山水画,大自然那样干净,那般纯洁。

  派出所人少,中午、晚上都在乡政府伙食团搭伙就餐,让我有了更多与乡干部接触交流的机会。

  刘乡长是位年轻干部,个子不高,微胖,大学毕业于云南警官学院,他对公安这个职业特别钟爱,特别有感情。那天,送别老所长,欢迎新所长,他也到场对新老干部提出希望和要求。

  刘乡长知道我是一位作家后,便邀请我在片口多走走,多了解一些风土人情。他说,片口是一个有历史、有故事的地方,让我有机会多写一些有关片口的文章,多宣传一下片口。

  片口的晚上是寂寞的。晚饭后,没有什么业余生活,我和闫所长、辅警小杨便到学校周围村组转转,随便看一下学校周围的治安情况。

  学校是震后修建的,操场宽敞,崭新的教学大楼屹立在高高的围墙里面,校舍明亮,焕然一新。校园绿树成荫,景色优美,远离热闹的场镇,环境非常幽静。操场中间有一块绿色的草坪,尽管已经放假,还是有几个同学在草坪上读书、玩耍,琅琅的读书声和孩子在球场上的欢笑声,吸引着围墙外面的行人。在校园门口,有个校园警务室,标牌很醒目,在山乡为校园增添了几分安全的屏障。

  行走乡间,一路上,村民不断站在路边和院落向我们打招呼,看得出小杨与他们的关系很熟悉。

  路过一个高山生态黑猪养殖场,一位大妈背着背兜站在地中,正在收割蔬菜。她跟我们打过招呼后,指着旁边的养殖场说,这是她儿子开的公司,有黑猪两百多头。

  大妈说,外面非洲猪瘟闹得慌,她晚上睡不好觉。问我们,非洲猪瘟会不会对养殖场有影响?

  我们笑着说,没事,消毒防控工作做得好,传不进来。

  大妈脸上露出微笑。

  一位大爷,年近古稀,看到小杨,与他在站在路边聊起家常。

  山区的夏天并不热。山上,林木茂盛,环境清幽,气候凉爽宜人。饭后在郊外走走,呼吸植被带来的新鲜空气,既锻炼身体,又开阔视野,还能接触群众,认识群众,这也是关内警察多年的一种生活方式。

  一年过去了,再次关注到片口派出所是到了今年夏天。8月以来,北川遭遇了百年未遇的特大暴雨袭击,十六万多人受灾,多个乡镇遭受洪水泥石流冲击。地处关内的片口派出所也在洪灾中被泥石流掩埋,五天与外界失去联系。

  灾难面前,片口派出所民警始终与人民群众在一起,把人民群众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派出所民辅警在所长闫帅团带领下,不顾自己受灾,转身投入到社会救援中。他们冒着被洪水卷走的危险,扶着街边的围墙和树木,避过漩涡和暗涌,借助电筒光线挨家挨户呼喊,营救转移受灾群众……

  8月27日,央视《新闻联播》头条新闻报道了片口派出所的抗洪事迹。片口派出所所长闫帅团说:“现在,我们首先是加紧帮乡亲们把房屋里的淤泥清出来,让他们尽快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乡亲们遭灾,我们警察就必须冲在最前面,他们的平安,就是我们最大的使命,就是践行总书记训词最好的行动。”

  好样的,片口派出所!好样的,关内警察兄弟!我为你们点赞。

  作者简介:罗瑜权,供职于四川省绵阳市公安局,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副会长、绵阳市散文学会会长。作品多次入选各类年度选本,已出版书籍《铁血英雄》《不一样的天空》《丰碑,忠诚警魂铸就》等。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