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站在潮水中央的警察

来源:真水无香公益 作者:池来

  前言:

  一个多月前,真水无香公益报道了水警刘朝玉的故事。

  他所在的钱江水上派出所,所里14位民警,13年来,共救起344个生命。

  每一次跃入汹涌的钱塘江救人,水警们都是在以命搏命,一次次的跳江,警察们的生命也是生死未卜。

  水警们每一次跳入的江水,从来没有一次,是似曾相识的

  水警们舍身忘死的故事不断感动着全城百姓。

  今天,有爱心企业联系真水无香,希望捐赠他们研制的水上拖拉器,助水警们一臂之力,警察的平安也牵动着大家的心。

  于是,今天我们又再一次见到了这群水上警察,与之交谈,新的江上救险故事一直在上演。

  死过两次的哭声

  “江上的风,好像是能把人撞翻。

  这个刚刚救起的小伙子,更是冷得发抖。

  我想劝他到驾驶舱来,他不肯。担心有什么闪失,我寸步不离地陪他一起站在过道上,手指紧紧拉住救生艇的围栏,环住他,可他让我不要离他太近。

  我刚松开一只手,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又跳入江中。

  真是一秒钟都来不急多想,我也跟着他一起跳下去,再一次紧紧抓牢他。

  他嘴里含混着哭声,拼命挣脱。

  在每一个救人现场,陈渊彬分不清脸上是江水还是冷汗

  同事急匆匆从舱内跑出来,把刚刚拉我们时的救生圈,又扔下来,我靠着救生圈的浮力,拉住他,一寸一寸挪到我们的救生艇,整个身子浸在江水里,拖住他,同事们一起奋力着,又一次救起了他。”

  这是五天前,9月4日夜里,钱江水上派出所民警陈渊彬在钱塘江上出警救援的一幕。救生艇的螺旋桨,突突突地转起来。

  可,还是没办法掩盖这险些死过两次的哭声。

  钱塘江潮,最壮观的水,是海宁人陈渊彬的乡愁。

  陈渊彬,原本是学船舶机械的,毕业后,他到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工作,工作区域北至连云港,南到厦门,常常要间隔一、两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总是在救助船上待命。

  一旦待命点附近海域需要救助或救援,陈渊彬也是第一时间赶去现场。

  有时,陈渊彬和救起的人话家常。

  人家问他,家乡在哪?

  他总会很自豪地介绍,在海宁盐官,农历八月十八,总有全世界的游客来看钱塘江潮。

  2017年,随着小女儿的出生,一直在东海漂泊的陈渊彬,想能常常回家,考入杭州市公安局交通(水上)治安分局钱江水上派出所。

  立秋之后,江水寒凉。救生之中,不到10分钟,陈渊彬又转身跳入的江水,也让他冷得头皮发胀

  新的“待命点”,离钱塘江边跑步过去,最快只要3分钟。

  工作内容依然是救助、救援、救生。

  可再想起钱塘江,却不再有母亲河一般的亲切。

  “可以说,他是我们工作中最大的对手。我们不用打败它,但是我们要战胜它。”

  钱江水上派出所的民警,每隔四天轮一个24小时值班。

  9月4日这天,刚好是陈渊彬值班。

  那天晩上,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说起这个两次跳水的轻生者,陈渊彬说:“他很年轻,刚刚失恋,情绪相当低落。

  不知道他之前在水里浸了多久,全身冷得发抖,也可能是害怕,或是伤心。

  我们打开空调,开着热风,去食堂拿了红糖和生姜粉给他泡了一杯热水。

  他还抽泣着,可他说,让我们放心,他不会再跳了,如果再跳下去,他就不配当人,他没想到,我们救了他一次,还能义无反顾地再救他第二次。”

  陈渊彬说,“那天,我也失落。

  在救他之前,已经打捞了两个尸体。

  这是最怕的事情。

  我们不怕跳江,就担心救不上来。

  不管这个人是怎样落水的,他落入江中之后,其实都是需要帮助的。

  我儿子一直很为我骄傲,他说,爸爸是警察,爸爸去工作,就是去帮助别人的。但是,有时候,就是怎么努力,也救不起来了。”

  一直没有忘,只是我不说

  贾德厚,53岁。今年是他在水上派出所工作的第15年。

  工作之余,他喜欢摄影。手机里有1800多张相片,但没有一张是钱塘江的风光。

  每一次出警的危机时刻,也是一个家庭的重生

  “怎么说呢?我们面对钱塘江时,是有点复杂的。

  2010年,我去救过一个女孩子。

  18岁,甘肃人。

  我给她抱起来时,皮肤都还是热的,但是生命已经不在了。

  为人父母,这种事情是很受不了的。

  我只是想,如果早一点点接到出警电话,或者在搜寻之中,能早一点点发现她,该有多好。

  我差一点点就能救活她了。

  后面,过了这么多年,都一直都没忘记这件事,只是我不说。

  去年1月,又有个学生落江水里了。

  我们从一桥,一路搜寻,差不多找了一个多钟头。

  我让开救生艇的船老大关了发动机,我怕万一有人在呼救,因为发动机声响,错过了呼救声。

  好在,总算在四桥附近发现她。

  她身体呈一个大字,漂浮着,还能开口说话,在喊救命。

  这个学生太运气了,我觉得她是要感谢当时是冬天,穿着的一件羽绒衣。

  等把她救上来,她告诉我,自己有抑郁症,她跳江时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但离岸边越来越远了,就觉得后悔了。

  我平时经常跑步,经常从一桥到四桥,这一段路差不多5公里。

  这个学生也在江上漂了5公里么?

  我没法求证。这也许也是奇迹,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幸运。

  我告诉她,到了我这个年龄,心态会更平稳,心里也不会那么急躁,生活就会愉快一点。

  这个学生后面去了上海。

  联系过一次,知道她好就好。我也不愿意让她记得我,更希望她能彻底忘记这件事,开开心心过生活。”

  和潮水赛跑的人

  民警国亮,今年48岁。

  民警李洪军,今年48岁。

  民警邵祥宗,今年49岁。

  民警章金波,今年46岁。

  民警王加峰,今年49岁。

  他们全部跳水救人10次以上,是和潮水赛跑的人。

  救援的民警都是生死之交

  章金波说:“船老大把油门踩到底,我毛估估,速度大概有六十码,但潮水来时,它不用踩油门,轻而易举就能跑四、五十码。

  我有次去闻堰出警,一个60多岁大妈在丁字坝附近,开垦了一块田地,种上豇豆。

  我把她拉上救生艇,再回头去看,这刚刚还能看见一点边的农田,毫无踪影,大妈手里还拿着豇豆,整个人懵掉。迟疑了好一会儿,瘫坐在甲板上,央求着船老大,再开快点,快点带她逃命。”

  国亮体重140斤,在岸上背起一个100多斤重的人,不会迟疑。

  可有次在江里托起一个失水者后,自己却上不了船。

  “僵在江水里,好像是游离之中,意识是清醒的,但就是没有一丁点力气了。是同伴又跳下去,救起了我。”

  邵祥宗刚来水上派出所工作时,游泳还不会换气,三、五天的时间,逼自己学会。

  2018年,他跳江救人时,不小心胳膊拉伤。“当时毫无知觉,第二天才发现,整个胳膊抬不起来,去医院里看过才发现是岗上肌腱撕裂。”

  但后面遇见执勤出警的时刻,在生死救援面前,他也从无犹豫。“最多,就是脱臼。”

  民警王加峰,在江上出警时碰见大雾大雨大风,“有时,完全找不到东南西北,救生艇抗风浪的能力有限的。

  有次出警回来途中,碰见雷暴雨,四、五个人全部趴在上面拉船。”

  王加峰说:“我们所里好多民警,之前都是军人,当过兵的人,不管之前在哪里,退伍都是战友,派出所里有一种超乎其他派出所的兄弟情,纯碎是战友情。

  我们都绷牢了一根弦。

  三更半夜接警,打个跟头就爬起来,边跑边穿衣服,怕水又要熟悉水……这些都只有呛过钱塘江水的兄弟们才懂……”

        每次潮水经过,钱江水温会改变,航道也会改变,潮水有深有浅,就会形成漩涡。每一次都有不可预知的危险

  感谢海极门科技有限公司助力杭州水警救援,我们也希望更多的爱心企业能用科技的力量,助力警察实战工作,保障警察人生安全。

  我们希望看见的是,每个生命都平安,每个家庭都幸福。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