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预审工匠——车金鼎

来源:《民主与法制》 作者: 张明




  一、面对突发险情的奋不顾身

  “前面出事了。快看,那个女人在喊救命。好像她身上都是血!”。开车路过此处已经62岁的老车急忙让司机将车停在一边。他下车后赶到这位受伤的女人跟前,连声问“怎么了?”女人用手指着一个方向。老车顺势一看,只见一个三十多岁、身高一米八、穿着迷彩服的彪形大汉在大喊大叫。他手持一把尖刀,拉开正在等红灯的出租汽车副驾驶车门,用刀刺向乘客。附近还有一个小伙子,右臂也呈现严重的刀伤,血流如注。老车一看不好,持刀的男人正在疯狂作案、滥杀无辜……

  这是2013年5月4日下午2点,发生在北京市广渠门立交桥西北角匝道处真实的一幕,现场充满恐怖气氛。作案人李某某,36岁,黑龙江省巴彦县人,在山东省东营市暂住。5月3日,李某某来京,因个人感情问题而失去理智,采取极端行为,致使无辜人员两死一伤。

  老车先是帮忙救助一名伤者。他用随身携带的手机充电线为右臂受伤的小伙子捆绑止血,并立即拨打110报警和120急救。然后,他直奔正在作案的李某某。此时,对方持刀钻进一辆尼桑轿车后门正要行凶,被司机发现后反锁在轿车内。李某某挣扎着要出来,同时降下车窗玻璃,伸出手急拉车门外面的把手。老车知道他拿着刀,若是出来会带来巨大危险,便从围观群众手里夺过一个金属制的相机三脚架,使劲抽打他欲开车门的手。李某某立刻伸出尖刀挥舞,威胁老车和其他群众。这时,其他见义勇为者上来帮忙。老车自己守住车门一边,要另外两名帮忙的群众守住车门另一边。他还从园林工人手里接过来一根木桩,直捅车内凶犯。直到大批警察赶到,将凶犯李某某制服。其间,120救护车赶来实施现场救护。老车告诉救护员,说他看见一名妇女胸部受伤,还有一个小伙子也被扎伤,流血很多。最终,有两名被扎伤的群众不治身亡,这名受伤的小伙子在老车帮助止血的情况下,脱离了生命危险。

  事后,老车受到北京市公安局的表彰,并被东城区政府评为北京市见义勇为好市民。

  老车本名车金鼎,1951年2月19日出生,汉族,大学本科,法律专业。1971年11月参加工作,1979年入党,1990年8月考入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从事预审工作,2010年自学通过国家司法考试,2011年2月退休。

  这样的见义勇为对车金鼎同志来说已经是第二次了。

  1994年夏天的一个傍晚,车金鼎和同事辛军外出调查取证回来,开车路过海淀区土城路时,见前面车辆堵塞,排了一大溜长长的车队,司机们不停地按喇叭。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下车走到前面察看。原来,有一伙流氓在公路上打群架,引来无数群众围观,导致交通严重拥堵。车金鼎冲到前面,大喊一声:“我是警察,都给我住手!”。当他用身体阻挡并极力分开打架双方时,冷不防被一个歹徒迎面打来重重的一拳,他的面孔顿时鲜血飞溅,染红了警察制服。“警察被打了!”其他人见状四散逃跑。在同事辛军和群众的追赶下,终于将那个殴打车金鼎的歹徒抓获,并送交当地公安机关处理。车金鼎因受伤住进医院,医生临床诊断为鼻梁骨骨折、左眼框骨折、左眼球错位、玻璃体振荡……最终,司法鉴定为重伤。这一次见义勇为,让他付出了严重的代价,后来,他被评为伤残人民警察,优秀共产党员,首都见义勇为积极分子。他的事迹也登上了《人民日报》《北京日报》等媒体。

  车金鼎作为人民警察队伍中的一员,他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忠诚使命,认真履行职责,关键时刻敢于挺身而出,不怕流血牺牲,体现了一名老共产党员的优秀品质。但是,我今天要说的,是他的另一面:他的敬业,他的坚韧,他的一丝不苟,他所钟情的刑事侦查中的预审工作,以及在预审办案工作中所经历过的风风雨雨。

  二、预审中坚守的“工匠精神”

  警察这个职业,就像浩瀚的大海一样,既有惊涛骇浪波澜壮阔的惊险场景,又有波光粼粼风平浪静的优雅画面,这也许是公安工作的不同属性。车金鼎退休前曾是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的预审员,从事预审办案工作近二十年。

  预审,既是指我国刑事诉讼程序中的一个阶段,又是指我国公安机关对刑事案件侦查的专业部门。前者是指公安机关对已经采取刑事拘留的犯罪嫌疑人,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批准后,到再向检察机关移送起诉意见书的期间。这个期间叫预审阶段,为两个月的时间。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16条规定:“公安机关经过侦查,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的案件,应当进行预审,对收集、调取的证据材料予以核实。”后者是指公安机关受理刑事拘留、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并预审的刑事案件的专业单位,通常称为预审部门。实际上,公安机关在预审阶段的任务,就是《刑事诉讼法》第116条规定的内容。

  相对于其他部门,预审部门的专业性很强,对工作人员的要求也很高,不仅需要具备法律知识、犯罪学知识和心理学知识,还要具备一定的社会知识和生活经验。优秀的预审员既是专家,又是“杂家”。专家是说预审员要熟练掌握和运用国家的刑法、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两高”司法解释等,在调查取证时要严谨细致,分析问题要深入全面,懂得犯罪心理学。“杂家”是说预审员要尽量熟悉和了解各方面的知识。因为预审员面对的是社会各种行业的犯罪嫌疑人,他们当中有诈骗犯、盗窃犯、抢劫犯、强奸犯、杀人犯,还有一些领域涉嫌犯罪的专家、学者和艺人,如果你没有相应的社会知识和生活经验,你就无法与他们打交道,更别想让他们老老实实承认自己涉嫌犯罪的行为和揭发他人的犯罪线索。

  要确保刑事案件的证据链完整,那么每一个环节都要经得起检验与核实。这就标志着所有与案件有关的犯罪线索都要调查清楚。例如,被侵害的事主还有没有?在逃的犯罪嫌疑人抓捕齐了没有?犯罪嫌疑人是否还有其他犯罪行为没有发现?现有的人证物证是否齐全?案件的因果关系是否成立和明确等等,因而刑事侦查中的预审工作量是很大的,特别是重特大疑难案件,不仅工作量巨大,甚至是艰苦卓绝的。

  1990年9月,车金鼎考入公安机关参加预审工作。他从当记录员开始,认真阅卷,学习如何做笔录,如何讯问犯罪嫌疑人,深挖犯罪线索;学会如何询问证人,收集证据,争取尽快熟悉办案程序。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车金鼎被任命为预审员,开始独立办案。

  三、解救行动中的深入细致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在北京市西城区展览路附近,有一处先是自发形成、后被街道办事处纳入规范化管理的劳动用工市场,聚集了许许多多外地农民工,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能够养家糊口或者改善生活。农民工来到城市打工,同时也缓解了城市一部分职业用工难的问题,也是时代所需。但是,就像田地里既长庄稼又长草一样,不少违法犯罪分子也将魔爪伸向这里。

  车金鼎接到展览路派出所送交分局预审的一起拐卖妇女刑事案件。26岁的女犯罪嫌疑人江化梅[注]来自湖北省建始县,她伙同他人制作假证明,在厂桥劳务市场打着“招工”的旗号,骗取两名四川省(现为重庆市)巫山县女青年的信任,将二人分别贩卖到河北农村做人妻,获得赃款5800元。

  两名巫山县女青年,一个叫刘敏,当时24岁;另一个叫周英莲,18岁。刘敏被卖到易县,买家出资2800元。周英莲因为年轻一些,买家出资3000元。刘敏被卖到易县一段时间后,与“丈夫”商量回北京取东西。“丈夫”不放心,跟着她一起来北京。两人乘火车到达永定门火车站(现为北京南站)后,刘敏乘“丈夫”不备,混入车站人流中逃脱,赶回她在北京的临时住地。几天后,刘敏又去劳务市场找工作,突然发现江化梅在劳务市场继续“招工”行骗。于是,刘敏到附近的展览路派出所报案,民警迅速抵达现场,将江化梅抓获。

  这是一起典型的拐卖妇女案,犯罪嫌疑人、被害人以及作案过程和因果关系都很清楚,但是,案件的证据还不够完全和充分,另一个被害人尚未找到。根据刘敏的证言和江化梅等案犯的口供,证实周英莲被卖到河北省涞源县的艾河村。车金鼎认为必须找到周英莲取证并尽可能解救这名被拐卖的妇女。

  事不迟疑,马上出发。车金鼎与当地公安机关取得联系后,他们驱车赶往太行山深处的涞源县艾河村。一路上尽是盘山公路,弯弯曲曲,路面颠簸不平。车正行着,司机突然感觉不对,猛然急踩刹车。大家下车一看,原来弯道坡陡,汽车的右前轮已经悬空,下面是万丈悬崖。好险呢!车金鼎招呼大家用力抬起汽车的右前部,司机迅疾朝左转向,终于避开危险继续上路。

  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带领下,车金鼎一行终于到达了艾河村。他们先找到村干部家,说明来意。村干部说,是有一名外乡女子嫁到本村。那家有四个儿子,老大才结婚不久,娶的就是这个外乡媳妇,娶媳妇的钱是全家人辛苦几年才挣来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村很穷,土地贫瘠,靠天吃饭。姑娘都嫁到外地,本村的男人娶不到媳妇,所以要花钱买。车金鼎一看便知问题不会轻易解决。他说,我们只是想见见她本人,了解一些情况。村干部带着车金鼎来到他们家,得知媳妇不在家,说是进城办事去了。问什么时候回家?他们说不知道,可能会很晚,也许事情多,今天不一定能回来。车金鼎一听就知是谎话,但也没办法,只好退出来。回来的路上,车金鼎查看了地形,发现他们走的盘山公路在村口就能望到,村里人看到警车,早就通风报信将人藏匿了。

  车金鼎一行人马回到县旅馆,几个人商量一下,晚上再去。当天晚上,他们将车停在半路一家军营内,悄悄的步行进村。这回好了,撞个满怀。村干部正好也在他们家,很惊讶警察又返回来。屋里的角落蹲着一个瘦小的年轻妇女。车金鼎上前询问是否叫周英莲?对方看看周围的人没有回答,车金鼎再问,对方勉强点头。车金鼎说,跟我们去派出所做个笔录就回来。她家里人说在家里做笔录吧,车金鼎坚持去派出所,在这里不方便工作,当地派出所民警也说天亮就送回来。这样,周英莲跟着上了警车。路上,车金鼎询问周英莲来这里的经过,周英莲的回答与案件的证人证言完全相符。

  在做完笔录后,车金鼎要她做个选择,是回村里还是跟警察走?周英莲说愿意跟警察回北京,不想回村里。她说,你们不知道,白天我就呆在家里后院,他们兄弟四人拿着家伙准备和你们拼命,只是没料到你们晚上又来。现在好了,我终于得救了,太感谢你们了! 
 

  四、破案中的缜密思路

  对现有案件进行深挖,争取再破新案,也是预审阶段的重要任务之一。换句话说,就是进一步补充和完善刑事案件的证据。这些证据之初,也许只是一点点线索,或者仅仅是只言片语。有经验的预审员会全力以赴,将这一点点线索或只言片语逐渐扩大,最终还原成犯罪现实,成为案件证据。

  车金鼎曾受理一起“诈骗案”。北京一家汽车租赁公司报案,称一个名叫“王德义”的人在公司租赁一辆桑塔纳轿车,后称汽车被盗。租赁公司怀疑其中有诈,向公安机关报案,分局刑警将王德义刑事拘留。车金鼎阅卷得知,王德义从租赁公司租车后的第三天下午,将汽车停在新街口外大街一个部队大院附近,然后去办事。晚上六点回来时,发现汽车被盗。所以,他身上还揣着汽车钥匙。车金鼎随即进行调查。他先是走访当地的环卫工人,在车辆“被盗”的那天,有没有桑塔纳轿车停放在附近。当班的清洁工证实没有,因为那个地方不许停车。车金鼎又去王德义的住地,走访王德义的街坊邻居、朋友和发小。得知那几天王德义根本就没在北京,据说是开车去河北石家庄办事。调查取证的结果,证明王德义没有说实话。

  在审讯室,经过车金鼎与王德义的几次交锋,在证据面前,王德义承认是将车开到河北省石家庄市某二手汽车市场卖掉,然后回北京向租赁公司报失。车金鼎问道,丢了车要赔偿,新车要比二手车贵多了,你会干这种傻事?!王德义说,租赁公司都会给车辆上防盗保险,一旦丢失,保险公司赔付90%,我只陪10%。这样,卖个二手价也还有赚头。说者无意,听者留心。车金鼎立刻意识到这个王德义不会这么简单,也许身上还有大案。但是,没有证据,他是不会主动交代的。可是证据之母又是口供,怎样才能从王德义的口供中挖出线索获取证据呢?车金鼎准备调整一下审讯方案。

  在与王德义的谈话中,车金鼎了解到王德义与他母亲的感情很深,也很听他母亲的话。王德义的母亲是一位中学教师,当年仍然在学校教学。车金鼎利用休息时间主动登门来到王德义母亲的家,告知王母关于王德义的违法犯罪嫌疑,并希望王母能配合公安机关对她儿子进行教育和挽救。王母不愧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她给儿子王德义写了一封意味深长的信,希望王德义能真正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彻底坦白交代问题,大胆检举,争取立功,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如果隐瞒,只会加重处罚。即便是判了徒刑,无论是多少年,妈妈会永远在家里等着他,他永远是妈妈最亲的人。

  车金鼎把这封信交给王德义阅读时,王德义如五雷轰顶,痛哭流涕。最终,在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的感召下,在车金鼎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王德义坦白交代了自己伙同他人盗窃六辆机动车的犯罪线索。在王德义朋友中,有一位是河北省饶阳县政府某局的副局长,两个人密谋,由王德义在北京盗窃轿车,然后将车开至饶阳县交给副局长,副局长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负责把车卖掉,赃款两个人平分。每一次作案前,先由这位副局长提供当地“客户”需要的小轿车品牌、颜色、新旧程度(一般是八九成新),王德义再根据这些要求在北京市的大街小巷寻觅作案。他们采用这种方法,一共盗窃了六辆“桑塔纳”牌轿车,在饶阳县销赃,每辆车卖三万元或者五万元不等。获得这个重要线索后,车金鼎立刻查找车辆被盗地点的报案历史记录,寻找失主做访问笔录材料,然后请示领导立案。

  初战告捷。下一步,就是直奔河北省饶阳县找这位“副局长”,追踪被盗轿车的下落。为了争取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车金鼎通过相关渠道先请示北京市公安局,再由市局请示公安部,由公安部协调河北省公安厅全力支持北京公安追缴机动车的工作。衡水市公安局派出领导干部配合车金鼎一行来到饶阳县,找到那位县政府的副局长。终于,在巨大的压力下,这位副局长承认了自己的销赃行为。仅仅一周的时间,六辆被盗桑塔纳牌轿车全部追回,开往北京,发还失主。这起刑事案件办得非常漂亮。

  五、追捕逃犯的坚定勇猛

  1995年1月至1996年12月,车金鼎因工作努力,借调到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帮助工作。不久,他就受理一起故意杀人案。

  有一个叫李佳威的人在一家工艺品公司工作,经常出国为公司洽谈生意,一去就是许多天。有一天李佳威回家,发现自己的妻子正与一个男人睡觉。之后,便与妻子离婚。离婚后,李佳威与前妻各过各的生活,可李佳威的家人咽不下这口气。他妹妹说,哥,我给你些钱,找人教训一下那个男的,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三说两说,把李佳威的心也说活了。果然,他托人找到了薛洪三、张飞虎和李二耿等五人,请他们帮忙泄愤报复,并答应事成之后付给每人一万元。

  这一天,由李佳威开车带路,找到这个男人的工作单位,故意找茬激怒这个男人动手,然后薛洪三等人当场开枪将他打死。事后,在约定的地点,李佳威的妹妹果然带了五万元给了薛洪三等五人。这几个人本想拿钱就走,却无意中听到李佳威给家人打电话,家人问他干什么去了?说警察来了,还在家等着他呢。薛洪三等人立刻警觉,担心事情败露,于是,想到杀人灭口。他们连夜开车将李佳威带到温榆河边的僻静处,几个人将李佳威勒死并挖土掩埋。事隔一段时间,温榆河岸要修路,驾驶推土机的施工人员推出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后经法医鉴定,正是李佳威。

  薛洪三等人都是刑满释放出来的人,有犯罪前科,作案时心狠手辣。他们为了方便作案,结伙到境外购买枪支带回国内,还盗窃机动车等等。这些人视生命如草芥,对社会危害极大,不抓不除不足以平民愤。

  一天,在双井一个十字路口,薛洪三驾驶汽车并打开车窗在等红灯。突然间闯过来一个人,迅速将手伸进驾驶室锁车拔钥匙,薛洪三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人揪住衣领。那人喊道,这是我的车,怎么会在你手里?!薛洪三马上回答,你认错车了吧?那人说,我怎么会错?是你偷了我的车!二人争吵起来,引来围观群众,堵住后面的车无法前行。这时,交警赶到,将二人送到派出所。经民警确认,这辆车属于被盗车,锁车人正是失主。同时,民警还从薛洪三身上搜出一支手枪,但狡猾的薛洪三并未坦白交代故意杀人的行为。

  盗窃机动车的主谋是李二耿。他们曾计划抢银行,机动车是必备的工具。这样,薛洪三在朝阳区盗车,张飞虎在西城区盗车。张飞虎盗车后,发现车内有一本盖好单位公章的支票,便将支票给了他的姘头——一个带着五岁孩子的离婚女子。这名女子在陶然亭附近的一家商店订购了一批烟酒,用支票结账时被抓获。因为丢失车辆的人早已报案,支票也被报失。警察抓获这名女子后,她供出张飞虎的藏身之地在朝阳区来广营一处居民楼。民警在此连续蹲守,将张飞虎等人抓获归案,只有老奸巨猾的李二耿在逃。

  张飞虎被捕后,坦白交代伙同薛洪三、李二耿等人故意杀人的行为。因此案重大,连同朝阳区看守所在押的薛洪三,一同移交至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这个案件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抓捕在逃的李二耿。在这个犯罪团伙中,李二耿是主犯,而且老谋深算,有过多次违法犯罪前科。如何寻找和抓捕,需要下一番苦功。经过请示,市公安局派遣刑警和抓捕队的民警配合预审办案行动。车金鼎在审讯薛洪三时,薛洪三提供了一条线索:李二耿在快递公司工作时,与一个叫关青的女同事关系密切,俩人经常在一起。车金鼎赶到快递公司调查人事档案,了解和掌握了关青的部分情况。他立即决定跟踪关青。很快,他们在西直门北下关发现关青并进行跟踪。只见她乘出租车去了北京站,在售票处停留一段时间,然后又上了一辆出租车。等到车金鼎他们赶到自己的停车位再发动汽车时,街上有许多辆颜色相同的出租车,而且,当时他们也没看清楚关青乘坐那辆车的车牌号,导致跟踪失败。

  接连几天,关青没有出现。时值1996年春节前夕,天气寒冷,市民们都在热热闹闹的置办年货准备过年。车金鼎还在为抓捕李二耿而辛苦奔波。他继续提审薛洪三,得知李二耿曾在海淀区清河毛纺厂宿舍平房区居住过。车金鼎临时决定,兵分两路,一组继续跟踪关青;另一组去清河毛纺厂宿舍平房区蹲守,目标是李二耿,只要出现就抓捕。车金鼎他们了解到,清河毛纺厂宿舍有一排平房区,但住平房的人家里没有厕所,他们都要去公共厕所方便,李二耿也不例外。同时,平房区的胡同口还有一家小卖部,或许李二耿也会去小卖部购物。警察蹲守的地方就设在公共厕所和小卖部附近,可以监视到每一个进出公共厕所和小卖部的人。

  又是连续几天没有动静。冬天的蹲守是极其辛苦的,警察既要目不转睛盯住目标,又要隐蔽自己不能暴露身份,他们的手脚和耳朵都被冻麻木了。从大年三十至正月初六,车金鼎和刑警及抓捕队的同志就是在蹲守中度过的,这期间谁也没有回过家。好在跟踪关青这一组人有了消息。为了防止再让她跑掉,刑警干脆亮明身份,将关青直接带到预审处问话。一开始,关青否认她和李二耿的关系,并声称自己刚做过“人流”,身体很虚弱,什么生活用品也没有带……车金鼎看到她身上的衣服确实不多,便通知她的父母送些衣服和生活用品过来。看到父母送来的衣物,关青感动得流泪了。车金鼎接着做思想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关青承认她与李二耿的亲密关系,并告诉警察,李二耿就藏在清河毛纺厂平房区的一间平房内,并说出了门牌号码。

  蹲守组接到命令立即布控,抓捕队增援力量。由于李二耿手里有枪,为防万一,民警全副武装,又从刑警队调来两只警犬。入夜,人们已经沉睡,刑警将平房包围,窗台下也有持枪警察待命。零点一过,刑警破门,两只警犬迅速扑向目标,将躺在床上的李二耿咬住。李二耿还想拼死抵抗,挣扎着摸枪时,被一拥而上的刑警按在床上动弹不得,并从床上起获柯尔特手枪一支,子弹已经上膛。

  李二耿的被捕,预示着这个涉嫌故意杀人、盗窃机动车的犯罪团伙成员全部归案,无一漏网。

  六、办案实践中的善于思考

  一个合格的预审员,除了严格依照法定程序办案之外,还会不断地总结经验,在办案实践中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

  车金鼎在受理大量的盗窃案件时,从中发现了过去没有遇到过的新问题。国家的改革开放,使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不断地提高,老百姓收入的增加,能够为自己的家庭购买大件以及贵重的生活物品。同时,随着保险业的发展,人们的保险意识也在不断增强。许多家庭都会购买家庭财产防盗险、机动车防盗险等等。一旦自己家庭财产被盗,都会向保险公司索赔。符合条件的,保险公司也会给予一定数额的赔偿。但是,老百姓家庭财产被盗,还不仅仅是他们与保险公司保险和被保险的关系,更重要的是,盗窃是一种犯罪行为(当然要符合一定的数额),它触犯了刑律,司法机关一定会介入。公安机关在处理盗窃案件时,必须向犯罪嫌疑人追缴。能够追缴回来的被盗物品,经过鉴定和作价,在不影响检察机关后续办案的情况下,公安机关都会向失主发还。这就难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已经收到保险公司赔付的人,又接受发还的被盗物品,其总价值已经超过被盗物品的价值。这对被盗家庭来讲,虽然不能说是“因祸得福”,但起码可以说是“不当得利”,受损失的当然是保险公司。

  车金鼎发现这个问题后,及时向领导和主管部门作了汇报。同时,他在办理被盗物品发还时,会首先询问失主是否在保险公司上了财产险,并在保险索赔和接受发还被盗物品之间做选择。为此,车金鼎还撰写了这方面的调研文章寄给相关部门,希望保险公司与公安机关建立业务联系,完善制度,弥补漏洞。

  几十年过去了,车金鼎也年近七十。尽管已经退休了,但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和人民警察队伍中的一员,他始终牢记习总书记的教导,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特别是危险时刻能够挺身而出,在执法办案工作中兢兢业业。他曾在自己的预审办公桌上贴着这样的座右铭:“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一千多年前的五代十国时期,后蜀国孟知祥称帝。他为了酬谢昔日患难与共、一同打江山的将相大臣,给了他们许多优厚的待遇。然而,这些官吏借机中饱私囊,搜刮民脂民膏,害得老百姓怨声载道。孟昶即位后,为整饬吏治,于广正四年(公元941年)亲撰《颁令笺》。“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便是其中的内容。

  一个普通警察,能够立足本职心系苍生,特别难能可贵。工匠是指有工艺专长的人。工匠精神是一种职业精神,它是职业道德、职业能力、职业品质的体现,是从业者的一种职业价值取向和行为表现。工匠精神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敬业、精益、专注、创新。

  让我们向这位具有工匠精神的人民警察致敬!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