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沪上铁警的“隐身”故事

来源:安防观察 作者:嵇振颉 刘翔

  ——记上海铁路公安处客技站派出所副所长程诗静

  他出生在一个警察世家,父亲和哥哥都是警察,从小就希望披上警服。但是一旦穿上这身警服,意味着必须肩负起千钧的责任。

  这些年来,为了抓获犯罪嫌疑人,他付出太多辛劳,身上受了数不清的伤,不过他守护群众安全的“隐身人”,为很多人挽回了经济损失。因为全身心投入工作,没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他只能当一个“不称职的好爸爸”。他,就是程诗静。

  穿上这身警服意味着千钧责任

  他的眼前,挂着一件崭新的警服。久久凝视,他的视线不曾离开片刻,正如他从警15年来,这份初心从未改变。尽管日常工作中的很多时间,他不能穿上这身“战袍”,但是自从小时候第一眼见到,他就被深深吸引,除恶扶弱,让正义得到伸张。

  程诗静,1982年出生于安徽池州一个警察家庭。他的父亲就是一位警察,童年记忆中,关于父亲的形象既模糊又清晰。父亲大多数时间不在家,即使好不容易陪在家人身边,只要一个电话,他立刻会披上警服出发。不过父亲身上穿着的警服,牢牢地刻在程诗静的记忆中。

  2002年,他顺利考入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习治安管理专业。这是程诗静第一次离家远行,母亲在他出发前不断叮嘱,而父亲对他说:“儿子,警察这条路上有着各种危险和困难,你要做好吃苦的思想准备。警察是人民群众的守护神,无论走到哪里,你都不能忘记这颗初心。”

  程诗静带着这番谆谆教诲远赴郑州,大三时来到上海站公安段实习。转正后,他主要负责全路追逃。当时他的经验还不丰富,抓获的犯罪分子并不多。不过他在工作中不断总结经验,充分利用网上追逃系统的信息进行比对,抓捕的效率明显上升。

  2008年南方发生雨雪冰冻灾害,程诗静受命去广州进行雪灾救援。寒风在室外呼啸,由于雨雪导致很多车次停开,大批旅客滞留广州火车站。如果对人群发生疏导,很可能发生踩踏等恶性事件。面对黑压压的人群,程诗静有些懵,转头望向有数有限的战友。他们这些人,能顺利疏导将近20万的滞留旅客吗?

  天空又开始飘下冷雨,室外冻得让人瑟缩,焦虑、埋怨情绪在人群中蔓延,再不采取错失,后果不堪设想。程诗静和战友们采取“切蛋糕”的方法,手拉着手形成一道人墙,切割出一部分人群,让这些人先行离开。他们奋战了整整八天八夜,熬红了眼睛,喊哑了喉咙,终于让塞得满满当当的广场恢复正常秩序。

  刚过完这个不平静的春节,程诗静又踏上新的路途,这次他的目的地是雪域高原的青藏铁路沿线。他值守的铁路沿线皆是荒漠,人烟稀少,他独自背着一把枪,走在这片寂静的土地,偶尔有列车经过,轰鸣声稍微缓解心中的孤独感。他一天要走上七八个小时,由于海拔较高,没走多远便出现明显的高原反应。头痛、浑身乏力、呼吸困难、流鼻血等症状,折磨得他每一步走得非常困难。由于环境过于艰苦,一些同事忍受不了选择辞职。耳边响起父亲在他去大学报道前的叮嘱,要做好吃苦准备,这些苦他必须去忍受。他在青藏铁路沿线呆了整整三十七天,是这一批援助人员中停留时间最长的人。

  从青藏高原返回上海,程诗静来到上海南站工作。经过几年摸爬滚打,程诗静逐渐褪去青涩,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民警。他意识到当好一名警察,除了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更要在技术上和能力上过硬。在这个信息化时代,如何用好网络数据抓捕罪犯,成为他下一步想要攻克的目标。

  除了在外面巡逻、抓捕罪犯,其他时间他就猫在电脑旁边,认真学习各种数据平台系统,以信息化、大数据为基础,勤分析、多研判,对全国在逃人员信息库中新录入的在逃人员数据进行比对、碰撞,从中获取有利数据,随后对数据进行分析研判,从中挖掘线索,反复刷新比对。只要一有线索,他就会第一时间赶赴现场。

  程诗静的视线再次落到这身警服上,有个声音在他心中不断响起:“作为一名警察,就要守护一方平安。穿上这身警服,就意味着肩负起千钧的责任。”

  无惧危险伤害,甘做守护群众安全的“隐身人”

  相比其他区域,铁路站点的发案有着不同寻常的特点。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铁路就是连接上海与外界的纽带、枢纽。铁路上海站,更是承担了大量运输旅客的任务。南来北往的乘客,很容易成为某些犯罪分子眼中的猎物。他们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旅客行李箱或者背包中的钱财和贵重物品。不论是车站南北的开放式广场,还是车站内的候车室以及其他硬件设施,由于人员流动过于频繁,特别在人流量大的时候,旅客很容易疏忽对随身物品的看管,这就给了犯罪分子下手的机会。

  从2010年起,程诗静就与这群“偷鸡摸狗”的扒手们杠上了。这些扒手大多“经验丰富”,有着非常丰富的反侦察能力,是一群不太好对付的老狐狸。一个不留神,他们就能在眼皮子底下作案。碰巧遇到监控死角,犯罪分子又及时转移赃物,即便他们被抓获,也会百般抵赖。

  程诗静遇到过类似情况,那次他好不容易把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逮住。他大呼“冤枉,抓错人了。”搜查他的随身物品,没有发现可疑财物。难道真抓错人了?不可能!通过这些年的办案经验,他肯定这家伙犯过事。但是证据不确凿,无法让罪犯伏法。他采用欲擒故纵的说法,假装暂时不批捕他。通过一段时间的潜伏,终于在第二次时人赃俱获,这条狡猾的狐狸,终于有气无力地耷拉下脑袋。

  火车站的盗窃案件大多是案值小,属于流动性作案,证据难固定、难采集,因此必须在第一时间人赃并获,正所谓“抓贼要捉赃”。为了能“一击必中”,程诗静和队员们不得不长时间在某个地方蹲守。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必须以便衣的形象混在人群中。当时领导选他来做反扒工作,就是看中他是外地口音、长相又没有非常鲜明的特地,混在人群中不容易引起罪犯的主意,让他们麻痹大意。

  为了起到更好的伪装效果,程诗静准备了一整套“道具”,墨镜、假头套、双肩包、打着补丁的外衣、沾着泥点子的工作服、少数民族特色的帽子。换上这些道具,很难将他与警察联系起来。在别人看来,他会是一名返乡的农民工、一名辛苦谋生的打工者、一位毕业正在找工作的大学生。为了让角色扮演更真实一点,他会找来网上一些视频资料,熟悉这些人身上的行为特征。就连同事都说,他是演什么像什么,是一位被耽误的明星演员啊!

  调侃只能在案件侦破后,在抓捕罪犯的过程中,程诗静的神经高度集中。他在“索敌”的同时学会“隐身”,深入站台始发列车车门口、检票口、候车室、广场进出站口等重点部位伏击守候,经常一蹲就是几小时。到了用餐时间,程诗静就塞两口面包、喝口矿泉水在对面守着,有时甚至忘记吃饭,日复一日,程诗静的肠胃都落了毛病。面对复杂的治安情况,程诗静对站区形势进行认真分析,通过视频巡控,将易发案时段、部位及时分类汇总,分析找出犯罪分子的活动规律和特点。

  夏天来了,上海潮湿闷热的天气,出站口的地面温度高达50多度,站在地上犹如被放在火炉上烤,鞋底都快被烤化了。只要在室外呆上没多久,全身的衣服就会湿透。衣服湿了再干、干了再湿,结出亮晶晶的白色盐花。高温对身体机能考验很大,蚊虫叮咬更让守候伏击的程诗静苦不堪言。他的身上起了一个个包,沾到汗水奇痒难忍。但是他忍住了,不能让受监视的对象察觉到异样。

  到了冬季,寒风像一把把刀子挂在裸露在外的肌肤,全身快冻成一根冰棍,手脚、耳朵上经常出现冻疮。寒来暑往、风霜雨雪,程诗静这位“隐身人”从未有过抱怨,他的眼里只有那些列入抓捕目标的对象。只要能达到最终目的,吃再多苦、受再多累,他也心甘情愿。

  这是2014年底,上海站内的男厕所频频发生失窃事件。趁旅客把包挂在墙壁上或者摆在旁边,罪犯顺手牵羊。为了保护隐私,厕所中不能安装监控,因此无法获得罪犯行窃的整个过程。结合报案人讲述的事件经过,以及10多天的伏击守候,程诗静将嫌疑目标锁定红色上衣男子。每次他进厕所时往往两手空空,而出厕所时手中拎着一个包。

  确定对象后,程诗静决定立即实施抓捕。他带人迅速跟随,绕到该嫌疑人身后迅速将其控制,当场缴获赃物——一个黑色电脑包,包内装有三星牌270E5U型电脑一台、女式Geya手表一块、女式白金项链一根、女式彩金戒指一枚。犯罪嫌疑人在讯问时供认不讳,交代了前面好几起厕所内拎包盗窃案件。

  2015年5月11日,一趟高铁列车发生玉石被盗案,案值近40万。接到报警,程诗静立即对当日当次列车旅客进行排查,同时调阅大量监控视频,成功锁定了两名犯罪嫌疑人。不过这两名嫌疑人有着非常强的反侦察意识,当日在苏州站下车后,又乘坐高铁至无锡、常州最后再次返回苏州,企图混淆侦查员的视线,妄图逃避法律制裁。

  可是这点小伎俩,在有着丰富经验的程诗静眼中不过是雕虫小技。他反复比对视频监控素材,又利用多种专业侦察手段,摸清楚两人的行动轨迹以及真实身份。就在他准备对嫌疑人收网时,他们突然从侦查员的视线中消失。怎么会这样?程诗静没有气馁,重新找寻两人的线索。终于在五月底,两名仿佛从人间蒸发的嫌疑人,想从哈尔滨飞回南京躲藏。这条信息很快被传递到哈尔滨当地警方,这两个自作聪明的家伙,没想到冷冰冰的手铐这么快就戴到手上。案件得以顺利告破,程诗静受到铁路公安局领导的表彰及充分肯定。

  犯罪分子也清楚被抓捕后的结果,因此有些人会抗拒执法,程诗静在工作中面临着难以预计的危险。2017年3月,程诗静在上海火车站北广场巡逻时,发现一名男子形迹可疑,盘查过程中,男子想方设法逃避出示身份证件并且想逃脱。程诗静断定这家伙肯定有事,准备扭送他到派出所做进一步讯问。

  该男子不肯就范,遭暴力拒捕,程诗静的左手拇指被抓伤,顿时鲜血染红了衣襟。他不顾正在流血的伤口,一路追击,经过一番激烈搏斗将其制服。经查,该名男子是一名因容留卖淫案被通缉的逃犯。程诗静只是简单包扎一下伤口,马上又投入到随后的工作中。

  不久后,程诗静和一位同事去苏州抓捕逃犯。没想到这个团伙成员有七人之多,对方仗着人多势众,对程诗静和同事进行围攻。打斗过程中,他的头部被打开一道口子,鲜血顺着脸颊滴落下来。好在增援力量迅速赶到,将这伙穷凶极恶的歹徒一网打尽。他的头部被缝了3针,在医院休养不到三天,他就主动向医生要求出院。上海那边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他,他不想当一个闲人。医生无奈,领导劝阻,他又在医院多住了两天,踏上了返沪的列车。

  多年的刑侦工作,程诗静的身上留下许多伤痕,这是他和犯罪分子殊死搏斗的见证。因为他的存在,这些歹人收获不义之财的路子被堵死,对这个“隐形战士”恨之入骨。这帮人在背后密谋,想把他从这里赶走。2016年5月,犯罪嫌疑人陈某扒窃时被程诗静抓获。这个陈某以盗窃未遂为由,拒绝配合讯问,同时还诬陷程诗静暴力执法,对他实施殴打,造成其轻微受伤。后来调阅执法监控视频,程诗静并无任何出格行为。

  第一次诬陷图谋被挫败,陈某和他的同伙并不甘心。他们拟了一份书面材料,言之凿凿地列举程诗静的种种“罪状”,说他随意对旅客搜身,侵犯公民隐私权;无端怀疑群众,甚至采取暴力手段造成人身伤害。这份匿名举报邮寄至市公安局的多个处室,要求严惩涉事对象。当然这样的匿名举报,领导心知肚明,很有可能是程诗静工作过于出色,让这些犯罪分子心生记恨,采用这样歇斯底里的报复手段。他们调查了程诗静的同事,调阅了相关监控,更进一步验证这种猜测。

  他们不仅采用匿名告黑状想整垮程诗静,还采用更为直接的方式,让他感到生命威胁。这天程诗静走在路上,感觉到背后有两个鬼魅的身影尾随,他走得快、那两人走得也快,停下来、两个黑影也就地休息,他们之间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程诗静不慌不忙,对那两个歹徒投以大义凛然的眼神。邪不压正,两名歹徒终究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灰溜溜地闪进一条小巷子,不见踪影。

  夜深人静,程诗静的手机再次无端响起。一个低沉阴森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中冒出来:“你给我听好了,少管上海站小偷的事情。断人财路没有好果子吃,别怪我们没有提醒过你。”

  “你以为这样的威胁就能让我害怕?告诉你,我不是吓大的。”

  “有种!不过你在明处,我们在暗处,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吃苦头。”

  “那就来吧,我奉陪到底。”

  考虑到程诗静的人身安全,领导曾提出让他转岗,程诗静拒绝了,他我说在一线干刑侦是我热爱的工作。如果警察都害怕、退缩,老百姓的安全感何在?只要身子正,他无所畏惧。

  威胁恐吓,全无退缩之意的回击,这样的拉锯战又发生过好几次。歹徒们妄图用言语吓唬住程诗静的图谋,再次失败了。

  尽管不穿警服,但是程诗静时常把警服穿在心里,把人民的安危抓在手上,甘当旅客群众身边的“隐身卫士”。

  没有上下班时间,他宁愿做一个“不称职的好爸爸”

  选择了警察这份职业,意味着没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程诗静24小时随时待命,只要一有任务,他必定第一时间赶到工作岗位上。为了充分掌握站区刑事状况,他经常放弃休息沉到一线,蹲坑摸底。除了需要上网查询追逃人员信息,查找信息研判找寻线索,他的办公室在大部分时间处在“关门、黑灯”状态。直到深夜,他才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休息。

  下班,在程诗静眼中是一个非常“奢侈”的字眼,他的工作时长取决于办案进度,常常为了研判案情被无限度拉长。通常前一晚忙到凌晨才休息,第二天准时上岗,一个晚上的睡眠只有两三个小时。只要有人问起他的行踪,同事们都习惯地告知对方,他要么在办案,要么就是在去办案的路上。“5+2、白加黑”的模式,已成为他的工作常态。

  程诗静经常饭吃到一半,他对着手机一边说话,一边穿鞋子出门。时间长了,他的妻子难免有些怨言。这种反应也人之常情,妻子希望丈夫能多花时间陪在自己和女儿身边。但是这份工作的特殊性,决定他只能舍弃小家的幸福,为了更多人家的幸福在外奔波。虽然妻子最终离开他,不过他们依然保持很好的朋友关系。说到这里,程诗静有些哽咽,表示对妻子、对孩子存有愧疚心理。他想过娶弥补,但是更多任务等待他去完成,他无法做到家庭和事业的平衡。

  有一件事就让人非常头疼。上海站的违法人员中有许多艾滋病患者,由于法律对艾滋病犯罪嫌疑人收押监室有特定要求,而当时的铁路公安机关没有专门收押艾滋病犯罪人员的场所,通常这样的犯罪嫌疑人到案后无法采取刑事拘留手段,被抓获后被教育释放,处理结果往往无法有效震慑该类人员。久而久之,这些不法人员以自身疾病作为挡箭牌,钻法律上的空子,恣意妄为,成了危害上海站治安的一大“顽疾”。

  程诗静眉头紧锁,度过很多个不眠之夜。他深入分析摸清艾滋病扒窃人员的犯罪活动特点,认真研究相应的法律法规,积极寻求地方公安机关的支持,充分运用法律武器,开展针对性地打击整治,给予“涉艾”犯罪嫌疑分子有力重创。

  2019年4月,G7008次列车上发生一起手机被盗案。接报后,程诗静锁定了患有艾滋病的、广西籍盗窃嫌犯陶某,该犯罪嫌疑人系屡犯、惯犯,作案经验多,反侦察能力强,社会危害性极大。他长期活动在上海火车站,对上海火车站地形、高铁运行时间、停靠站台、监控探头的分布范围了如指掌,经常在高铁密集到达的时间段大肆扒窃旅客财物,其扒窃手法较为隐蔽,擅长选择视频监控死角实施扒窃,在车厢内作案得手后迅速离开,作案时机无规律可循,这对于实施抓捕、开展取证工作非常不利。

  程诗静通过伏击守候将其抓获,这个老油子又习惯性祭出他惯用的挡箭牌,声称自己患有艾滋病,铁路公安无法把他关进看守所。

  这次,程诗静让这个犯罪嫌疑人笑不起来。他积极与具备收押涉艾犯罪嫌疑人条件的上海市第三看守所取得联系,得到对方的支持,深入了解艾滋病犯罪嫌疑人的羁押流程。他亲自带着陶某前往多家医院进行针对艾滋病的专门检测,符合收押条件后,连夜驱车将陶某送进了上海市第三看守所。此事在违法犯罪人员中引起很大震动。之后,程诗静又多次按此办法抓获并收押了一大批艾滋病扒窃人员。一时间,车站地区扒窃活动骤然减少,涉艾违法犯罪人员纷纷作鸟兽散,上海站治安得到明显净化,违法犯罪人员的嚣张气焰得到有效遏止。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程诗静也成为一名“逆行者 ”。在疫情最吃紧的时候,他身穿厚厚的防护服,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查验来往旅客。这段时间,他连续吃住在单位,女儿生病发高烧,他都无法请假回家照顾,只能忙里偷闲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不到四十岁的他,头顶已冒出了不少白发茬。为了工作方便,他索性将头发剪短,被同事们笑称为“小和尚”。

  女儿是程诗静最牵挂的小棉袄。尽管不能陪在女儿身边,他尽力担起一位父亲的责任。通过远程视频,他叮嘱女儿复习功课,关心女儿的身体情况。空闲时间,他会在线上给女儿讲笑话,逗得女儿哈哈大笑。关闭视频,眼泪悄悄从眼角滑落。为了更多家庭团圆,他只能把女儿留在家中,让父母帮忙照顾。好在女儿非常理解他的工作,在同龄人面前自豪地说:“我爸爸是大英雄,专门抓那些坏人,那些大坏蛋在爸爸面前都乖乖束手就擒。”略显童真的话语,带给程诗静前行的动力。

  2020年6月接受采访时,程诗静略带腼腆地讲述他的故事。这个身材略显瘦小的年轻警官,体内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创造了辉煌的战绩。从警至今,他共破获各类盗窃现行案件500余起。五年来,他共追捕非实名制网上逃犯531名,这项业务数据在上海处排名第一,全局追逃排名前三,铁道部公安局前十名。他四次荣获公安部颁发的个人嘉奖2次三等功七次,一次荣获公安部颁发的个人二等功,并在2017年荣获全路优秀人民警察称号,在2018年获得集团公司优秀党员。

  “他是天生从事刑侦的材料。”这是同事和领导对他的认可,而在身后是一双双陌生人的眼睛。他们望着这个“隐身卫士”,正是有了这些辛勤付出的卫士,这座城市才能安全运转,群众才能安居乐业。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