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用青春守望“东之极”

来源:安防观察 作者: 支奕

  近日,共青团中央发布2019年度“全国优秀共青团员”表彰名单,浙江省舟山市公安局普陀分局东极派出所民警魏坤榜上有名。

  我们从沈家门码头拔锚起航,一路向东。经过两个多小时颠簸,海水由褐变蓝,几只鸥鸟略过甲板,很快消失在山海间。

  东极,地处我国东海陆域“东之极”,由庙子湖岛、东福山岛、青浜岛和黄兴岛等四个住人岛及无人岛礁组成。

  魏坤所在的东极派出所成立已有61个年头,管辖着500多平方公里内的136个岛礁。

  全岛民警8名,辅警7名,平均年龄33岁,几十年来,这个派出所曾获得过全国公安系统先进集体等多项殊荣。

  汽笛声中,我们见到了守岛十年的魏坤,这个27岁的安徽小伙,憨厚朴实,有着和渔民一样黝黑的皮肤。

  他跳上船来,把两只信封交到舱内便民服务点,便接我们上了岸。

  询问才知,原来这是舟山公安“离岛警务”特色。魏坤的手机号码,东极老百姓没几个不晓得,要办临时居住证,就打电话让他“跨海”指导。

  做好了一批,他委托岛际往来船班送证上岛,替群众节约了时间。

  眼下,虽处疫情期间,东极旅游热度不减。2019年,东极客流量达到26万人次。我们登岛当日,上岛游客已超过一千。

  “今天算好了,去年的台风“米娜”,浪拍上来有二十多米高呢!”魏坤身后,一位渔嫂热情招呼,她头戴粉红鸭舌帽,身套粉红马甲,上面印有“东海渔嫂”字样。

  渔嫂叫吴爱琴,是东极镇渔家乐协会会长,庙子湖渔嫂队队长,说起那场强台风,吴爱琴便打开了话匣。

  2019年10月1日上午9点多,“米娜”借着汛期和涨潮,在东极海岸肆虐。一个滔天巨浪下来,庙子湖客运站的玻璃窗和室内桌椅全被打掉了。紧接着,又一浪拍下来,一处堤坝塌了,景区观光车被海浪冲翻了;村民堆放在简易棚里的渔具连同碎砖、石块散落一地。

  “阿坤,路被堵死了,这可咋办啊!”吴爱琴看到这一幕,忙给魏坤打电话。

  正在值班的魏坤向所领导汇报后,带领队员立刻赶来救援。他们头顶狂风暴雨,身边惊涛拍岸,搬砖移石,尽最大努力把村民的东西“抢”回来。很快,乡镇干部也陆续赶来帮忙。

  突然,一个浪头压下来,魏坤差点被卷进去!“阿坤,太危险了,不要干了!!”村民们大声喊。“没事。”魏坤抹用力一把脸,转身继续战斗。

  吴爱琴看不下去,也冲进风雨里。渔具里全是石头,她拿不动,就推车帮魏坤搬蟹笼,捡转头,直到晚上7点多,抢险救援工作完成,魏坤这才脱下鞋,把里面的水倒出来……

  第二天一早,吴爱琴起来一看,码头都被“米娜”打掉了,简易棚也都烂了。

  说话间,魏坤的“热线”响了。传来蓝色海湾民宿老板娘曹海红焦急的声音,两名大学生客人上后山观海,迷路走不下来了!

  接警后,魏坤立刻带辅警去救援,我们坚持同往。后山信号不好,通话断断续续,据大学生描述,他俩在“在水库上面”。后山荒凉,坟墓遍地,蛇虫鼠蚁藏在齐腰的茅草和灌木丛中。

  山上没有路,魏坤赶在队伍前面,大喊着“你们在哪里?在哪里!”一边拿警棍打探。

  因太过危险,我们没跟上去。听同行的辅警后来讲,大学生说的位置不准确,魏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人,把人从松树丛里救出来。

  下午,魏坤照例带队巡逻,我们忍不住问,“你的‘热线’这么火爆,半夜打进来,怎么办?”

  “群众打来肯定有事,再晚也要接的。”魏坤认真回答。

  十年前,17岁的魏坤第一次来到东极,望着海岛破旧的基础设施,心中不免失落。

  这些都被鸿升客栈老板娘陈代英看在眼里。“小魏啊,每天巡逻经过我家民宿。刚来那会儿,他个头小,和学生一样,现在越来越成熟,从没看他跟谁红过脸,东极的水把他养大了!”

  陈代英给我们讲了一件事。

  去年8月,南风天,日头毒辣,东极旅游却很旺。风大浪急,船在客运码头靠不了岸,只能转到北面的旧码头靠泊。游客拎着大包小包,看着面前尘土纷扬的长陡坡傻了眼。

  此时,坡上等候返程的游客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有孩子哇哇大哭。有游客手拎得抽筋,行李箱滑出去。魏坤眼尖一把拽住,边安抚游客,边维持秩序。

  “风太大了,搭的帐篷差点吹跑了!”陈代英说,她看到魏坤手臂晒脱了皮,可还是面带微笑,无比耐心地做着解释工作。

  送走最后一波游客,民警小刘突然指着魏坤捧腹大笑。“我们凑过去一看,也乐了。

  阿坤笑了四天,笑出的褶子日头晒不到,放松下来,黑脸上留下一条条白折痕,阿坤变猫啦!”

  很多时候,魏坤像《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一样,天天对着世界笑到牙酸,换回的却是游客的刁难和群众的不理解。

  他耐心化解,努力上进,难得会表现出不快,甚至在深夜,一个人想家的时候,他都没感觉到自己在哭。

  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因为漫长。

  下午4点半,魏坤走访群众,还买了水果,带了血压仪和驱蚊水。

  70多岁的王阿婆见到他,高兴地从床上起来,嘴里却责怪他每次来都带东西。魏坤顺从地笑,握紧阿婆的手坐下,唠起家常;在另一户半山腰上的人家,魏坤细心为阿伯量血压,俯身为阿婆卷起裤脚的小腿涂上驱蚊水。

  “小魏啊,人实在好,比自己儿子还要亲!”乡亲们对魏坤赞不绝口。

  魏坤说,为民爱民是东极派出所固有的优良传统。从魏坤的师傅第一次领他进乡亲家起,十年光阴荏苒,魏坤默默守护这份爱民承诺,从不敢懈怠。

  海岛天地多变,第二天,雨雾满山飘的东极下起了雨。

  “别说雨,东极的雾都是咸的。”在东极派出所,指导员倪力打趣道。

  魏坤每次去民宿帮业主修电脑,都会带个吹风机。电脑主机风扇在转,却开不了机,十有八九受潮了。

  雨势大起来,浪也高了。所长徐海东带我们参观所里的荣誉室。在一面群众送给魏坤的锦旗前,我们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凌晨三点多,魏坤接到出警指令,东极西南海域,一条船撞到山体,13名船员等待救援。魏坤向所领导汇报后,先带领队员坐渔政船赶往事发海域。

  天还未亮,魏坤瞪大眼睛搜寻海面,一边和船员保持通话安抚,让他们穿好救生衣,备好救生艇。

  一个小时过去了。“快看,在那!”刚找到船,天开始落雨。风起浪涌,渔政船靠啊靠,就是靠不上事故船。

  魏坤心急如焚。试了十几次,终于把缆绳抛了上去。此时,事故船已有一半船体消失在海中,船员们守在船尾甲板上。“快上来!”魏坤拉一个数一个,突然发现人数不对!

  “船老大和他弟弟还在驾驶室。”一个获救船员说。“船要沉了,上来啊!”魏坤用尽全身力气呼喊,舱内二人充耳不闻。船老大甚至出来把系上的缆绳扔了回来。

  来不及了!魏坤咬牙跳上事故船,一个趔趄,险些掉入海中。进入驾驶室,魏坤苦口婆心地劝说,“船沉了还能再买,家里老婆孩子还等着你们呢……”“不用你管!”船老大态度坚决。魏坤心一横,“你们不走,我就在这里陪着你!”船老大没想到民警比他还执拗,他终于被说服了。

  十分钟后,事故船沉了,很快没了踪影。

  “重头再来吧。”拿着魏坤事先备的八宝粥和矿泉水,船老大眼眶红了。

  当地人说,民警魏坤的故事,点点滴滴,讲也讲不完。回程的船上,雨水敲打窗户,东极渐行渐远,礁石上静默的灯塔伫立在天海间。

  但那个年轻的身影依然巡视在海岸线上。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