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我的成长与”码“字有关

来源:台州公安 作者:

我叫戴逸伦,1987年出生,天台人,已婚已育,有一个可爱顽皮的女儿,你要是问她几岁了,她会竖起三个手指告诉你,她今年4岁了。你要是问她,你爸爸是干啥的呀?她就会背起手,严肃地告诉你,爸爸是公安局的。

只是,我可能不是她想象中的警察。她知道警察是打坏蛋的,而我却一直在打键盘,她以为警察都是抓小偷的,而我却总是在抓头发……是的,我就是传说中的材料警,汪汪队的。

公安队伍大致有三种来路,一种是警校毕业,一种是部队转业,还有种是社会招考。我是属于社会招考的警察,半路出家的那种。如果说警察是属于从武的话,那我原先属于从文的。可没想到,我好不容易投笔从戎,以为可以当个除暴安良的大侠时,没多久又被拉去当起了大侠队伍里的书生。

微信图片_20200508110830.jpg

十年前,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风华正茂、挥斥方遒,满心幻想自己可以靠一支笔开辟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于是便求职到盛大文学做起了小说编辑。期间很荣幸,在一个充满欢乐的团队里,见证了手机阅读的发展振兴,也认识了几位想象超凡的大神作家。还借着职务之便,买过肯德基给郭小四,听过高晓松老师弹吉他,吃过麦家先生的饺子。一度觉得自己离他们很近,但心里知道还是相差太远。

到了26岁那年,突然热血上身,觉得自己要在文艺界纵横的话笔力实在太过稚嫩,还是应该响应毛主席号召再到大风大浪里历练自己,顺便施展下我这一脑子小说看来的武艺,于是便报考了光荣的人民警察。承蒙上天眷顾,我顺利走过一道道关口,加入了临海警队。

微信图片_20200508110558.jpg

经过前后一年台州市人民警察培训学校的锻炼,我带着六块腹肌,激动又亢奋地到了河头派出所。河头所尽管是个乡下小所,但我依然感觉到了一种英雄颇有用武之地的感觉。董所长和其他同事,对我这个新民警也十分照顾,带着我处警办案,一起工作生活,让我渐渐从一个审讯时都不敢提高分贝的愣头青,变成了可以抑扬顿挫直入人心的六级小伙。有一天,董所告诉我,小戴你写篇文章吧。我一愣,心想我现在是一介武夫,还写啥文章,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写了。然后……河头派出所就成了我快乐的回忆。

我调到了临海市公安局办公室。从此开启了另外一种警察生活,不再需要处警,不再需要办案……再一次从武转文,转为写公文。一开始我很慌,公文如此八股,如此严肃,像我如此幽默风趣,特长爱好是开玩笑的小伙,长得还有一点点英俊,头发又那么多,怎么能写得来公文,你叫我怎么严肃得起来呢。

微信图片_20200508110836.jpg

可同一批的同事都告诉我,办公室好啊,毕竟是在机关里。听多了,我耳皮子一软,就深以为然,甚至有点满心窃喜。直到连续加班三天后,睡前洗脸时,白色的毛巾上突然多出一滩鲜红的鼻血,我才开始怀疑办公室是不是潜伏在综合科室的高强度实战单位,而那些同事,都是哪里给派来的大忽悠,是变个法子给我作思想工作来的。

我在一个全市同事都有的研判群里,把备注改为了临海特警,有敏锐者问我怎么调到了特警,我回答,我说特警即非特警,是名特警,乃特别的警察也。特别就特别在,这一类警察要做的只有三件事,即码字、码字、码字……

寒来暑往

日复一日,时光飞逝,码字码字码字。

2017年,一次全市大比武后,我幸运地跟三个小伙伴一起被调入台州市公安局办公室,继续做我的三件事——码字、码字、码字……很多基层兄弟,也许会好奇,办公室到底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就是坐在电脑前,找找资料,打打字。作为干了六年材料工作的我,回答是,是的。跟接处警一样,只不过我们接的是材料任务,但一样也是要按时按规,保质保量完成的,接处警有各种类别的警情,我们也有各种类别的材料,有简报、专报、讲稿、信息等等,接处警更多用的是身子,写材料用的就是脑子,不对,它同样也需要很好的身体底子,不然就会很容易变成大胖子。

微信图片_20200508110845.jpg

我还记得,刚来的时候,听到最多的话是,“没事,现在人这么多,以前两个人都能顶得住,现在我们可以快快乐乐地写了。”后来,这句话变成:“没办法,现在是一季度,毕竟是开局之战,等过去就好了。”后来,又变成,“没想到一季度过了就是二季度,三季度就好了”后来……三季度变成四季度,四季度过去又是一个崭新的一季度……后来,我们都在眼泪中明白,材料,一旦写了就停不下来。

就这样在互相勉励,互相协作中,三年很快过去了,可我觉得就像是过了一天一样。有时候我回顾这三年的路,感觉我和小伙伴一起,只是一直在码字,码到暗无天日,码到一度连康平路在哪都不认识……

每当我觉得这工作好苦时,就看到办公室还有两个比我还苦的“两王”,看到这对“水晶之恋”组合,比我胖、比我黑、比我憔悴,心情又会莫名其妙地好一点。哎,所谓人比人,爽死人,此刻,我又无缘无故看了他俩一眼。

不过话说回来,写材料苦归苦,当业务熟练了,也就不过如此了。

而且,作为特别的警察,自然有特别的快乐。这种快乐来自于小伙伴忙里偷闲的插科打诨,其搞笑程度和艺术成分一点不比德云社低多少,这种快乐来自于完成任务后的轻松自在,也来自于得到领导肯定、得到基层兄弟肯定后的爽得飞起,更来自于一次次战胜自己的无比喜悦。

微信图片_20200508110852.jpg

虽然我们不能亲手抓捕罪犯,不能深入一线为群众分忧解难,但我们也依然在自己的战线上默默坚守,为整体的公安事业战斗。或许,这就是近几年,我们始终保持考核优秀,始终在信息战线勇立潮头,始终能够圆满保障会务、公文、接待一切内部工作的顺利运转的原因吧。

用毛主席的话说,我们是一支既有纪律又有自由,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的生动活泼的队伍。

微信图片_20200508110856.jpg

我为身在这样一个优秀、快乐、和谐,充满战斗力的团队感到骄傲。我想,所有的材料警都一样,都会一如既往无怨无悔的,做好特别的警察,做出特别的贡献!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