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我的英模父亲,终于,我在从警路上理解了你当初的选择

来源:平安时报 作者: 郑莲花

努力自信如她,时光也一向温柔待她。

杭州女孩张柏铭自懂事起,总会用微笑来化解这个男性化的名字带来的尴尬。

微信图片_20200403125610.jpg

作为新警,张柏铭在西湖区公安分局作自我介绍

如今,24岁的她,是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的新警。去年7月,张柏铭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专业毕业,放弃了北京的工作机会,回到熟悉的故乡杭州。而这,也是她追随警察父亲张仲新的脚步,向人生的又一次迈进。

张仲新,生前是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西溪派出所的社区民警,1986年从台州军分区转业到派出所后,从警15年换了5个社区,每天忙着为社区老人理发、洗澡、买米、买油、扛煤气罐……2001年6月15日,因肝硬化去世时,年仅43岁。而当年,女儿张柏铭只有5岁。19年后,亭亭玉立的张柏铭穿上了警服,成了藏蓝中的新面孔,因此,她从最初的“不熟悉”到现在读懂了父亲当年工作中的那些“细碎”。

又是一年清明。警察女儿心底藏着一句话:“我要努力活成爸的骄傲。”

01 这段父女情缘只有短短的5年

微信图片_20200403125610.jpg

抗疫期间,在高速卡点执勤

命运的馈赠有时是残酷的——张柏铭与张仲新的父女情缘只有短短的5年。今年,是她的英模父亲离开的第二十年。

作为英模遗属,这19年间,妻子杨静和女儿张柏铭化悲痛为力量,坚强面对生活。似乎,这也成就了一种必然——成为媒体的聚焦关注点,循着记忆重拾那些散落在时间轴上的往事。

一场车祸,夺走了张仲新与杨静的宝贝儿子昆昆,1996年底,女儿的到来,为这个家带来了新的希望。当时,两人给孩子取名张钰,小名“小草”,意为像小草一样坚强,而且家里的境况能像小草一样复苏转好。但小草不知道,待在爸爸身边撒娇的时间只有屈指可数的5年。

关于警察爸爸,她只有零星的记忆——他平时总在社区忙工作,听妈妈说,他在工作途中遇车祸受伤,在小诊所输过血,之后得了肝炎。肝部疼痛,他也没及时去医院,最后发现时腹水已很严重了。他为了社区大伯的病可以几天睡不着,但自己的肝病到了那种程度,却从来不说。偶尔难得在家时,她喜欢黏着爸爸,爸爸则把她抱在怀里,教她唱《咱当兵的人》,因为爸爸当过兵,对军歌特别有感情。

“我爸唯一一次打我,是因为我哭闹着向堂叔要一个挺贵的拼图。当时打的是屁股,别处他没舍得打。”张柏铭说,因为当时年纪太小,记不住更多关于父亲的点滴,对父亲的直接印象是“不太熟悉”。可现在努力回想起来才发现,多年前如此平常的一天,竟成了此生最珍贵的回忆。父亲弥留之际,还在上幼儿园的她突然被舅舅接走带去医院,这也是她和父亲见的最后一面。

“我什么事都不做,就专心把女儿带大。”三天三夜口眼不闭的张仲新听到妻子杨静的一句承诺后,安详地走了,留下了相依为命的母女和因看病欠下的债。张仲新生前曾获得全国优秀社区服务者、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等20多个荣誉称号,去世后被公安部追授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

儿子车祸中丧生,警察丈夫病逝,一连串重创之下,杨静挑起了生活的重担,扛起了这个家。杨静深深地知道,家里的天虽然塌了,但女儿成了她活下去的希望,要生活好,带着女儿继续走下去,就一定要努力。

02 母亲拼尽全力是她受过最好的教育

微信图片_20200403125616.jpg

儿时的张柏铭

虽然当时家里条件有限,但小草记得,妈妈总是拼尽全力满足她的小小要求,给她最好的教育。

钢琴,是小草从小就一直想学的。于是,杨静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当时,学钢琴一节课要100元。杨静和老师商量,如果给她介绍10个学生能否便宜一点,最后每节课老师只收她60元。上课时,如果后面学琴的学生还没到,老师就一直教小草弹。老师家没有其他人时,杨静就帮着打扫卫生。

小草从幼儿园开始学钢琴和舞蹈,上小学时继续学钢琴和芭蕾舞,上初中又学声乐,母女俩总在奔忙的路上。一开始是杨静骑自行车带着女儿,后来,小草长大了,一辆自行车就变成了两辆自行车。

小草至今还记得妈妈第一次带她去钢琴店挑喜欢的钢琴。懂事后,小草才知道,当年她挑的钢琴是店里最贵的,是妈妈织了一件又一件毛衣才换来的。

在学习上,母亲杨静从来都是严格要求小草。小草快要上小学时,杨静买了个光盘,让她在电视上学拼音。小草上小学后,家里订了三四份报纸,杨静坚持每天看报纸,不看电视。这样,小草也跟着妈妈一起看报纸。每天晚上允许她看半个小时的动画片,周六可以多看一点时间,其他时间家里不开电视机。在小草的印象中,妈妈回家第一件事往往就是摸一摸电视机是不是热的。

上小学5年级时,小草的学名“张钰”变成曾用名,妈妈给她改名叫“张柏铭”,希望她能像男孩一样坚强,将来能撑起一个家,活出自己的精彩。

小草上初中时,母亲杨静就不让她看电视了。小草当时表示抗议:“你不让我看电视,那你自己不看吗?”杨静当下就把电视机打包,还让小草做个记号,后来直接把电视机锁在了柜子里。为了女儿,杨静自律到极致。

根据初中的表现,当时小草可以被保送杭四中分校,她觉得能考上更好的学校,于是放弃保送。结果,命运捉弄人,当年没考好,连优势科目英语都考差了。到了西湖高级中学后,小草各方面的优秀很快得到了展露。

在培养孩子方面,母亲杨静有自己的一套教法。小草上小学时,为了让孩子长高,每年春天的夜晚她会让女儿在小区里的单双杠上练习倒挂,还教会了小草游泳。等小草上了高中,杨静每周都会给住校的女儿准备海参。而这些经济开销,都是杨静靠挣外快来保证的。

高三那年,参照相关规定,小草参加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全国选拔考试,在众多应试者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后为数不多的入选者之一。

03 她的乐观像小草一样从未改变

微信图片_20200403125624.jpg

大学时的张柏铭

2015年9月,从杭州到北京,小草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慢慢向梦想一步步靠近。

因为一直喜欢语言,小草学的是涉外警务。学校只要有需要英语翻译的任务,就会叫上小草。2016年G20杭州峰会时,小草因为英语出色被派在最核心的贵宾区服务。大三那年,有一次跨国追捕,小草被选上参与行动。大学4年里,小草多次拿到国家级奖学金。大四那年,走到了人生的岔路口,她放弃了留京工作的机会,因为心里一直放不下故乡杭州和一直为她操劳至今、给了她最好教育的妈妈。

无论是叫“张钰”还是“张柏铭”,她的乐观与努力像小草一样从未改变。

经过毕业实习和培训,小草成了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的新警。在这里,听着同事叫她“小草”,她更体会到了家人的熟悉感。

人生中的每一次重大际遇,小草都用平常心去对待,却往往能收获意外的结果。

刚参加工作不久,她就遇到了抗疫。浙江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后,小草也加入了高速卡点的值守。袁浦进杭路口和杭新景袁富出口,都曾留下小草值守的身影。每天8小时对过往车辆进行核查,天冷时,手脚冻得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冷”了。现在,在重案中队主要负责扫黑除恶线索的核查和内勤。“我经验不足,所以需要多学习多锻炼。当然,也慢慢理解了我爸当年为什么忙得顾不上家了。”小草的聪慧里,透着对父亲张仲新的谅解。

除了工作,小草最关心的就是母亲杨静。在她的心里,最惬意的母女关系就是像朋友一样交心与信任。平时,小草会打趣地叫妈妈“老杨同志”,而妈妈还是温和地叫她“小草”。“我很感谢我妈教会我很多,才有今天的自己。”

 

你是我的软肋,也是我的铠甲

 

这是警花张柏铭的成长故事。她的成长经历,与众不同,也处处写着励志。

她有一股简单的执着。上小学时,班级里有一个中法混血同学,自从听过同学说出的法语后,她瞬间觉得除了中文以外,还有这么美的外语。于是,她暗下决心自己也要好好学一门外语,从那之后,她开始注意英文单词,注意一切和英文有关的东西。到了高中,她的计划似乎比先前更明确了一点,将来想学西班牙语,因为学英语的人太多了。到了公安院校,她首选的专业始终是和外语有关,也在一次次的实践中去证明自己的热爱与坚持。

她有闪闪发光的善良。每当同学问起父亲时,她平静地告诉对方,我爸是警察,现在已经去世了,从不觉得父亲去世了会变得难以启齿。但其实,心中却因为有这样一位警察父亲而自豪。

当然,在坚硬的世界里,她还怀揣着一颗温柔心。父亲走后,生活把母亲杨静难为得喘不过气来,可杨静从没有埋怨过任何。这一路成长,杨静的言传身教与无私陪伴,让小草学会了很多课堂里学不到的宝贵东西。于此,杨静也信守了19年前对张仲新的承诺:我什么事都不做,就专心把女儿带大。现如今,小草是如此的优秀,如此的真诚。

现在,妈妈病了,换成她来守护,在医院的楼道里,她用泪水卸下了坚强的外表。这世间,唯有相依为命过的母女,才更能体会“你是我的软肋,也是我的铠甲”的深意。但小草更希望,能有“母女共白头”的一天。

意外和病痛,残酷地将至亲至爱分离,也一次次让我们确认过眼神,确认了谁是最亲最爱的人。当你好好爱孩子时,孩子会在成长中深刻地感受到。余生里的一些重大时刻,孩子便会用最本能的爱反哺。

父母和孩子之间,是一场场生死之交。

孩子和父母之间,是一场场挚爱情深。

这样的爱,多值得。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