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卡口有个“合金男”

来源:邯郸文联 作者:韩冬红

2020年初,一场肆虐的病毒疫情席卷全国。举国响应,万家被宅。无数个白衣天使齐聚武汉,打响抗击疫情的阻击战。当所有泪目的关注聚焦在医护人员的付出时,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奋战在抗疫的“幕后一线”,默默地接力护佑着城市的平安。他们就是人民警察,城市的一线护卫者!复兴分局环安大队教导员马健,就是其中一个。

微信图片_20200323111002.jpg

在众多参与阻击疫情的警察中,为何偏偏说马健?我先为大家普及一下关于腰椎的医学知识。人在平时活动时,身体的重量都要通过腰椎传递到骨盆,然后再传递到下肢,腰椎对人体首先起到承重作用。由于腰椎是一个往前的曲度,类似于弹簧,而且在我们腰椎的椎体之间还有椎间盘,椎间盘本来就是一个胶冻样,是有弹性的,所以腰椎还起着缓冲的作用。比如我们跳跃和走路的时候,从足底传上来的力量通过腰椎的时候,就会被腰椎间盘分解,从而防止头颅震动。再如我们的四肢,肩胛骨带动我们的上肢,骨盆带动我们的下肢,在做上下肢活动的时候,我们的腰椎在中间,必须起到一种稳定作用,才能完成这些动作。除此之外,腰椎还起到维持腹压的作用,比如我们去拿重物的时候,我们会先吸一口气,然后才能把这个重物抬起来或者拿起来。再有由于腰椎在整个人腹部的偏后方,和前面的腹肌共同围成而腔,里面装有肝、胆、胰、脾、胃、肠道等脏器,它还起到保护气脏的作用。假如一个人的腰椎骨折,听我科普后的你,一定能想到后果是什么。而马健恰恰就是那个腰椎骨折的警察,他的腰部有2个10公分的钛合金钢板,X光片显示两个支架被4个钉子成“井”字形固定。让同样是警察的我,看了倒吸一口冷气,马健淡淡一笑说,坚固耐用的钛合金,伴我8年,使我成了真正的“合金男”了。

微信图片_20200323111007.jpg

好一个“合金男”,一站8个小时,他腰疼了,也绝不吭。头一天,马健配合医护人员为出站车上人员量体温,发现车上就司机一人,直观他身体没事,可一量额温,温度却显示38度,他刻意跟司机多交流了几句,没有发现异常,就对他说,先生,您到车外多待一会儿,因为人一直在车上吹暖风,体温会有偏高现象。司机极不情愿地下车,后来一量体温果然正常了。马健可是一刻不停地站着呢。没有车辆时,他就对着额温枪发呆,突然间他笑了,把自己携带的暖宝宝贴在额温枪手柄上给额温枪“取暖”。因为他发现室外温度低,电子额温枪数指也受影响,有时会量出20多度的体温,只好重新量,这样一来,车上人员极为不满,有时不愿意配合量第二次。

有一天,同事发现马健不对劲,因为见他时不时用手揉腰部,就问他是不是累了,马健说啥事没有。说完,见马健又去对过往人员进行信息登记,配合医护人员测量体温,同时对车辆内外检查,活像一个上满发条的钟表,一刻不歇地工作着,简直就是一个“合金男”。

微信图片_20200323110819.jpg

“合金男”马健诙谐得很,同事与他一起在卡口,早已领教。一次深夜值守,有位从西安过来的长途车司机无意间询问服务区的店铺是否开门时,马健便想到这位司机一定是没有吃饭。在难寻食物的寒夜里,马健把自己还没来得及吃的碗装方便面给了司机。在温度零下的夜里,身着棉衣也仿佛穿的是如纸片一样的单衣,关键时候,泡一碗方便面,趁热吃下,暖流瞬间能驱走寒冷。那晚,马健没有面,同事吃面时表情夸张,一边吃,一边咂舌说,面真香啊。马健笑着说,我今晚不吃,正好减减肥。

马健是个病人,因公八级伤残。2012年7月,马健和同事驾车赴山西省长治市对贩毒嫌疑人王某进行抓捕,经过数天的蹲守后王某终于出现在家门口,机不可失,马健立即冲上去一把扭住王某胳膊,谁知王某另一只手从腰间抽出匕首,马健毫不畏惧,发力将王某扑倒在地,与同事将其制服。当起身时,才发觉腰部疼痛难忍,后到北京接受手术治疗,医生说是马健在抓博王某时,由于瞬时发力致使腰椎骨折。

钛合金主要用于制作飞机发动机压气机部件,其次为火箭、导弹和高速飞机的结构件,足见它的坚实。马健具有这种坚实品质,即使有病,工作也是冲锋在前。2016年,他在省公安厅组织的大比武中,还代表邯郸队赢得专业团体第三名的傲人成绩,还有每年的全国“两会”安全保卫和秦皇岛暑期旅游旺季安全保卫工作等,也不乏他的身影。

在全国范围爆发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后,马健自己请缨到防控一线,还支持同样是警察的妻子也到一线。马健的理由是“我们距离疫情近一点,百姓就距离疫情远一点”,他们把年仅两岁的孩子送到父母家中,随后夫妻二人一个到邯郸西高速服务区执勤,一个去邯郸东高速口执勤,一西一东,相差大几十里,只有用手机联系,互相鼓劲。有时想孩子了就通视频,由于夫妻二人都穿了防护服、戴了护目镜,孩子看到马健后哭上好一会,看见马健爱人后又哭上好一会,在幼小的他看来,在熟悉的声音后面,是两个可怕的怪物。

微信图片_20200323111018.jpg

马健和妻子值完勤,从不敢去看望老人和孩子,发自内心害怕“万一”发生,他们也是肉体凡胎。他们把对老人和孩子的牵挂之情隐忍在心,更加忘我地工作着。

马健说,自从踏入警营,常年的在外执勤,每个特殊时期的坚守,与家人团聚就成为一种奢侈。尤其是想起妻子临产时他在外地抽调执勤,深感愧疚。他不仅“缺失”于在父母膝下行孝,也“缺席”于孩子成长过程的陪伴。马健说,他是所有警察战友的缩影。

疫情不退,警察不退。不用说,马健是这样想的,他一定也会这样做。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