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我参加国庆安保时的着装

来源: 作者:高克芬

三十年大庆——

庆后的第二天,我当了警察。

四十年大庆——

保卫,得有我。十年里,从公安学校、派出所、分局科室,我一层层地蹦,节前刚落脚在市局。任务:为集体舞晚会便衣警卫。要求:穿最好的衣裳。国家还穷,脸面得要。幸好,两年前为新郎官的“脸面”做了身毛料西服。下午四点接管广场,政治部几人留影。

微信图片_20190925141153.jpg

左起:高克芬,齐放,苏志新,祁公望,晋化。

最新来的、岁数也小,这么站……哈,我离国徽最近!

凭这身行头,成功地忽悠了丈母娘,把她闺女领走了;今儿,为祖国的生日,穿给大学生看看。一“堆”是一所高校,“堆”与“堆”不认识,我在中间巡视,谁知我是教授还是留校干部?此乃便衣的隐身之理。

微信图片_20190925141204.jpg

看自己,还有一眼——年轻嘛,29岁。就算是黄瓜、茄子、柿子椒,刚摘时也是鲜灵、顺眼的。就怕搁着。

五十年大庆——

还是便衣执勤。国家一富,牛叉挡不住。严令:不准穿自己的衣裳!由局里统一量身、定做一身毛花呢西服。岗位,升格到上观礼台。这回是凌晨四点排队入场。享受的观礼待遇真不低——只是旁边人坐着,我站着。后来就被人群淹没了——阅兵的方阵,越看越激动,全站起来了……

微信图片_20190925141213.jpg

看晨光中的留影(王建武摄),有些自恋:成熟的男人。白落一身好衣裳。到今儿没穿、也没扔,寄托于将来。邪门儿不,当年为国家穿它,浑身舒坦;怎么一变成私有财产,穿它像上刑,像约束衣?

怎不说:人又胖了。

六十年大庆——

还是值……不对,该叫备勤吧?好些警察,闷在长安街一座大厦的地下室,换着班坐电梯上顶层巡查……不像是上勤,倒像是奖励。听着地动山摇地过坦克,只能闭着眼想象有多壮观。说,眼前不是有电视吗?错,那是城楼前主会场的镜头——不是脑瓜顶。这就叫差距。

轮到你“放风”……不,是上勤,你可以趴窗户看看,那远达建国门的方阵——占便宜了,比全国人民抢先看到。就像我舅舅,给镇政府看大门,吹:甭管他多大的官儿,报纸来喽我先看!自我安慰。服从,是警察本色。

满墙的暖气管道,照相挺没劲的。没留下照片,楞让我的记忆出现了障碍:那天是穿警服、还是穿便衣来的?只记得一整天加大半宿,啥事也没出,用不着你跑出来解决。

不好吗?某同志因没去广场有情绪,认识有问题。

——太平,是更多的岗位、更多的警察,拿辛苦换的。

七十年大庆——

正日子还没到呢。我想我这警察当得……该洗洗睡了。警服衬衫已经换成白色的,人却“高级”得看直播吧。不在于身板儿盯劲不,是有碍观瞻。躲起来,“雪藏”一下——就是爱国!那么多年轻、帅气、有活力的青年警察,戳哪儿都养眼、都是风景;您,嘛去?不服老啊……去把护城河的不锈钢栏杆擦擦。

江山代有才人出,是大清文人的无病呻吟,但道理不谬。警察接力、传承、付出,为国家提供安全保障,是主旋律。

国家兴旺,换成大白话儿:越来越火!作为个人,却是逆着走的……难免有些感怀。但你经历了、眼见了,就比父辈、祖辈、先人们,强!该知足,该高兴。

最近老躲着镜子——里边的家伙,越来越招我不待见。

看看“小庆”时,警察在广场的留影。中间是我。

微信图片_20190925141220.jpg

崇文公安。昨日如梦。青春无悔!

作者简介:高克芬,北京市公安局政治部调研员,借调全国公安文联。获“从警四十年”纪念章。业余剧作家、音乐家。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