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破 谜

来源:网投 作者:谢沁立

——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高培军

高培军1.jpg

他说,如果不当刑警,我一定会去研究数学。

他说,刑警破案就像是破解谜题,每找到一条线索,就等于找到一个通向正确答案的公式。绞尽脑汁在其中,享受成功也在其中。

他每每讲述自己的破案故事时,总喜欢做一个自创的手势:举起右手,先是做出阿拉伯数字“4”的动作,然后弯曲四指。

这时,他会狡黠地一笑,说,这手势的含义,最后给你答案。

他叫高培军,是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打击犯罪侦查支队政委。

当理科思维融进破案中

高培军的手机界面,前面三屏,满满当当都是摄影和图像处理软件,有侧重图片局部处理的,有需要特殊处理的,有进行大场面修图的,很像是新媒体编辑的手机。这些软件,高培军个个运用自如。

高培军的电脑文件夹,就像一个微型档案馆。哪一年、哪起案件、经历过哪个惊心动魄的细节,他都能立即找到资料。每个文件图文并茂,一帧帧翻过,有原始图片,有修正放大的图片,有卡通,有动画;也有真相,有教训、有经验、有分析、有总结。

高培军的案情分析一环套一环,层层递进,有时一帧画面,能直接表达出八层意思。每一帧幻灯片,点、线、箭头、图片相串联,逻辑缜密,分析清楚,关联明确,看上一眼就能读懂。像是在读一本连环画,也像是看了一部过瘾的破案电影。在大学读书时,高培军喜欢数学,尤其擅长应用各种公式进行推理演算。工作之后,理科生的逻辑思维常常伴随着他的破案过程。

最初破案时,高培军习惯随身携带小纸条,用于勾勾画画,记录下自己对案情的分析和突然闪现的一丝设想。案情分析会上,他会掏出各种纸条与办案民警一起分析。不过,为了让别人明白自己的分析,需要费些口舌,但高培军一直认为自己不擅长语言表达。

当图像编辑软件开始广泛应用时,他很快着迷,但并不止于简单地使用,而是不断挖掘各种内在的功能。单是办公常用的EXCEL表格,他不仅用线条、颜色、图形,将掌握的线索和证据串珠成链表达出来,还借助其强大的函数和灵活的公式,对犯罪嫌疑人的作案经过、逃跑路线进行推理。

这种图像方式表达,让参战民警一目了然,对后续工作了然于胸。

做图的过程,就是冷静思考、推理的过程,也是分析细节、寻找漏洞的过程,更是串联证据、互相验证的过程。比如,某案件1、2、3条路径清晰,经过推理、判断、制图,找到第4、第5个疑点,甚至更多。

这是一起盗窃车内财物案件,案值只有1000元,一个犯罪嫌疑人所为。但高培军有一个直觉,这并非一起简单的案件。他一边侦办,一边将得到的信息用编辑软件记载,同时进行推理、预判。

犯罪嫌疑人开着一辆五菱汽车到被盗车辆所在小区附近。查车牌,发现车牌号与车型不符,是套牌车。

找到套牌车行驶路线,追溯原始车牌。还看到在卡口,犯罪嫌疑人留下的影像,一副粉色口罩遮着半张脸。

粉色口罩!醒目、特殊的一个标志。高培军通过信息检索,发现这粉色口罩的关键词还出现在天津市公安北辰分局的两起盗窃汽车案件中。而此刻,繁杂的线索中,又出现一个“隐形人”,犯罪嫌疑人使用的一个相关的手机号码出现在一次报警记录中。

高培军立即核实。手机号码,是手机机主报警中提到的号码,自己的这部手机放在汽车里,车门被撬了,手机也不见了。

关联犯罪嫌疑人的几处落脚点很快通过排查被锁定。但一个疑问随之产生,除了老乡、朋友的地址外,有一个地址,户籍信息是位40岁女子,但犯罪嫌疑人只有二十多岁,二者有什么关联?高培军通过不同验证方式,发现二者曾经是工友,也是情侣,这个地点应该最有可能成为犯罪嫌疑人藏身之处。他带领民警去蹲堵。四个小时后,一个年轻人叼着烟,趿拉着鞋走出楼门扔垃圾。高培军迎面走去,双方眼神不经意相碰,年轻人撒腿就跑,但他怎么可能跑得掉?

有意思的是,高培军的研判幻灯片制作到蹲堵之前,但他推理了蹲堵之后可能会出现的三种情形,其中之一,与最终事实基本吻合。

一个“小案子”就这样破获了,8天破获,案值超出想象,1000元钱、两辆汽车,再加一部苹果手机。

“遛活儿”成为散步的方式

高培军2.jpg

高培军和妻子是中国刑警学院的同班同学。虽然脾气秉性不同,但共同的志向让他们组成了双警家庭。

高培军往往自豪于自己在大学时的学习成绩,每年稳稳拿到三等奖学金,被子叠得好,训练刻苦,还都会加分得到奖励。但说到妻子时,他会更自豪地说,她是学霸啊,每学期响当当的一等奖学金。

这一等奖和三等奖加起来的效果,却是夫妻间成倍增加的破案率。

两名刑警组成的家庭,破案便是离不开的话题。夫妻俩最大的爱好就是分析和破案。二十几年的共同生活中,他们不仅破获了数不清的案件,还无意中培养了一个数学分析师。独立自强的女儿大学的专业正是主攻分析数学。

2009年前后,社会上开始出现电信诈骗案件,但基层民警办案中,对此类案件如何定性、如何取证并不清楚。作为基层指挥人员,高培军也遇到这样的困惑,他每天晚上都守在电脑前,找寻一个可以突破的案例。

在天津市公安刑侦局工作的妻子也关注到这个领域。在她看来,这反倒是容易取证的一类案子。不是么,被害人被诈骗之后的转账,犯罪嫌疑人的取款过程,都会留下痕迹。

高培军决定从倒卖“考试真题”的入手。每逢社会资格考试、专业领域认证、晋升考试,考前一个星期,网上总会出现出售“考试真题”的广告,只需缴纳3000至5000元不等的费用。从报案人的信息看,有人是自己需要资格考试的证书,也有望子成龙的父母给孩子买高考题,但没有任何线索。

连续多日的网上寻觅,一个“学子无忧”的网页跳入高培军的视线。多个考试论坛,二手交易网上均有广告的链接,直接标明有真题。其中一个网页上,弱弱地在末尾注有一个手机号码。竟然是天津市的号码。高培军有些兴奋,就从这个“学子无忧”入手。

发布这样的信息,一定会伪装地点,多数会选在网吧等公众场所。

按照这种推理,高培军和妻子只要不值班,每天晚饭后,就会开着私家车出去“遛弯儿”。两口子不遛河边、公园,而是专挑路边、居民区的网吧。进了网吧,两人挎着胳膊,一边说笑一边直接往深处走,越是灯光昏暗的地方,越是他们关注的地方。几步走过,高培军已经了解网吧布局,门口位置看电影、打游戏,深处僻静处,多是私聊、发邮件的区域,这区域是重点。

十几天下来,他们走进了数十家网吧。这天晚上,他们走进“春雨网吧”。进了门,两人一前一后往里走。“先生、女士,你们?”“喔,我们找个人。在里面。”“好,您们请!”网吧服务生并没有多问。网吧拐角处的区域,除了一个个电脑屏幕闪烁,屏幕前的人如同魅影,有打游戏的,有视频聊天的,有正在赌博的。高培军和妻子相视一下,他们彼此都感觉到,这里符合犯罪嫌疑人发布违法信息的时空环境,因为,对嫌疑人来说,这里有安全感。

不久,春季高考的考试时间一发布,“学子无忧”就出现了。只一天,就有人报警,被骗了3000元。被害人通过ATM转账,取款人戴着运动帽、墨镜,只露出半张脸。但这半张脸对刑警来说,已是非常有用的线索。按图索骥,追踪这个从ATM机前转身离去的家伙。

周末的上午,高培军从网上看到“学子无忧”刚发布了信息。他立即组织人来到“春雨网吧”。和晚上的座无虚席不同,此刻网吧里空空荡荡,只有几个人在打网游。高培军直接找到网管,亮明身份后,直奔里面的拐角区域。

那个嫌疑人正在各大论坛发布出售“真题”信息,一套价值5000元的“真题”正在出售……

这是一名无业人员,三十出头,有诈骗前科。查询他的诈骗账户,仅一年多的时间,全国各地有50多人买“真题”被骗,他获利30余万元。

只要有时间,夫妻俩的“遛弯儿”还会继续。刑警夫妻的饭后“遛弯儿”,多么与众不同。

当我把后背交给你

刑警是这样一群人,我蹲堵守候,是为了这一个区域的安全,是一群人的安全;我不睡觉,是为了更多人睡个好觉;我奔跑在前,背后的安全交给你,我的刑警兄弟……

那是一起系列盗车案件。一天深夜,犯罪嫌疑人应用专业解码器、撬锁工具,在小区将一辆马自达汽车偷走。当时,小区的监控设施不完备,没有偷车的视频资料。小区对面200米远的商厦装有监控探头,能模糊看到小区大门情况,半夜时分看到车影一动,还有闪烁的车灯。凭借这一线索,高培军和同事路建华、陈杰、卢浩等人一路追踪,从模糊排查,到车牌分辨,从卡口的影像,到犯罪嫌疑人可能逃离的区域,他们跳跃性思维,大数据验证,终于理清那个时间段丢失的二十余辆汽车均为这伙人所为。这些被盗车辆通过河北、北京交界尚未完全贯通的高速路口逃离本市,在外地被“借尸还魂”,反手就被变卖。

犯罪嫌疑人半夜偷车,凌晨2点到4点出市,但不确定犯罪嫌疑人从高速路的哪个路段、哪个出口逃离。一共5个交叉口,都要有人蹲守观察。连续多天在高速路蹲堵,昼夜不休地观察,侦查员不能有丝毫懈怠,还不能被发现暴露身份。

那时,正值盛夏,深夜的高速路口,除去零星闪过的车灯,寂寥的天空,空旷的周围,蝉鸣、鸟叫,蚊虫嗡嗡。为避免目标过大,引起案犯警觉,高培军按照侦查员不同的特点,或两两结对或单人隐迹,部署守控在不同点位。他们警惕的目光在黑夜里盯着黑暗。虽然有些孤独和紧张,但他们知道战友就在不远处,他们背后有战友关注的目光。

凭借精准的判断,团结合作的精神,高培军带领刑警在外地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将13辆尚未来得及“出手”的被盗汽车浩浩荡荡开回来。通过高速路口时,高培军看见自己蹲堵的那个角落,开心地笑了起来。

高培军一直难忘2017年的那次印度尼西亚境外抓捕,难忘成功抓捕之后,在机场等待回国的那个细节。

组建5人小组,陈杰是驾驶技术最好的老侦查员,李晓峰貌不惊人,但心思缜密,是破案好手;天津市公安刑侦局大队长刘世骏和探长陈亮是经验丰富的电诈研判高手和数据分析专家。他知道,5人团队异国办案,默契配合最为重要。

在境外的37天里,他们在公安部刑侦局同意领导下,在境外警方的帮助下,与其他省市刑警相互配合,机智果敢抓捕了143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

归国前,在雅加达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和多日合作的外方警察告别时,高培军举起右手,先是做出阿拉伯数字“4”的动作,然后弯曲四指。外国警察和中国警察一起做着这个动作,他们弯曲着四指,形成弯的“four”,这意味着 wonderful,精彩!为我们中国警察喝彩,为自己喝彩。

登机前,高培军特别想穿上同事给他带去的警服留影。但未能如愿。他悄悄地将一枚党徽紧紧握在手心里,那一刻,他感受到的,是强大的祖国给他的力量。

高培军说,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将个人爱好与终身职业完美结合。如果说,29年前报考中国刑警学院时,他还有着年轻人的新奇与青涩,那么今天的他,早已发自内心地喜欢着这个职业,献身于这个职业。当这个世界还不能完全阻止罪恶时,就需要刑警通过智慧的头脑和无畏的精神去一次次破解谜题,一次次维护正义,高培军,还有他的同事们,都在心底立下誓言,将这些谜题一个个破解到底。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