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朱康林:让每一具尸体“说”出真相

来源:平安镇江 作者:

在公安队伍中,有一支队伍十分特殊,与他们最常打交道的不是狡猾的犯罪分子,而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他们就是法医。

法医是一个带着神秘色彩的职业,大多数人对法医的认识都来自影视作品。“我在部队是做军医的,几乎没有接触过尸体,第一次在太平间接触尸体时,我非常害怕。然而干了几年之后,当我再看到尸体就毫无感觉了,只会想着怎么样让尸体‘说’出真相。”满头银发的朱康林说起那些年里与“尸体”有关的故事,感慨万千

与尸体打交道

夜晚抱着儿子才能入睡

朱康林加入公安队伍是1972年,36岁,曾经是药剂师的他没有做过法医,却在镇江市局老法医蔡光庭的“传帮带”下,开启了自己的法医生涯。从警以来,朱康林数不清自己与多少具尸体打过交道,只记得自己刚接触尸体时非常恐惧,晚上爱人上夜班,他回到家要抱着儿子才能入睡。

“灵异事件”

“那时候的太平间没有现在的条件,尸体都是一排排躺在那儿,非常可怕。”朱康林说,刚入行的时候,有一次他在深夜检查尸体,谁知这具尸体居然反抓住了他的手,吓得他浑身冷汗。后来他才知道这样的意外是源于“尸僵”,并不是灵异事件。

还有一次,有人在一条江船上发现了一名死者,尸体被送至镇江市二院太平间后,朱康林第一时间赶到进行尸检。深夜,为了确认死者身份,其单位同事被叫来认尸。就在这名同事认尸时,躺着的尸体忽然叫了一声,吓得这名同事大喊一声,拔腿就跑了出去,朱康林手中的止血钳也被惊得掉在了地上。

这些吓人的意外促使朱康林开始钻研各类法医知识,注意生活中的各种小常识,“那时候连吃饭睡觉,我都会想着这些,一有想不通的地方就睡不着”。

 微信图片_20190716145556.jpg

70年代朱康林工作照

工作条件艰苦

市局保障法医有车辆出行

 对朱康林来说,与尸体打交道最难忍受的其实是气味,用他的话说,尸臭的味道是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忍受的,比任何臭味都难闻。为了能从气味中查找到蛛丝马迹,当时的法医并不允许戴口罩。每天工作完衣服臭气熏天,朱康林总是在单位换掉衣服后喷点香水再回家。

有一次,乡下有一具尸体开棺,怕白天围观的乡亲过多引发麻烦,朱康林和同事就找了两个农民来帮忙。谁知一开棺,一股恶臭涌出来,两个农民直接跑走了。

即便法医的工作如此辛苦庄严,这个职业依然有不被理解的一面。“以前乡下有人发现尸体,我们到现场进行查看,结束后想找一盆水洗手,人家不愿意把脸盆给我们用,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只脚盆给我们用。”回忆往事,朱康林笑言,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很多人对法医还是会戴有色眼镜。

朱康林工作照

 微信图片_20190716145636.jpg

微信截图_20190716145648.jpg

“整个刑警队当时只有两名法医,就是我和我师父,我们两个每天都到处跑。”朱康林说,有时忙起来他们压根来不及吃饭,这边解剖着,旁边人就拿着勺子喂他们吃。当时整个刑警队只有一辆三轮摩托车和少量自行车,法医在市区出现场大多是自己骑自行车。

 有一回朱康林接到电话,润州区有个紧急现场需要立即赶往。现场就是无声的命令,他立马带着工作包骑上自行车,刚骑到一半时听到电台呼叫他,问他到哪儿了,现场所有人都在等他,非常着急,朱康林说自己已经骑到中山西路附近了。市公安局领导通过这次才知道法医们都是自己解决出行,于是立马下令:以后法医出紧急现场一定要保障车辆,那怕是局领导的汽车,也要确保法医第一时间赶到。

 “现在的办案条件要好得太多,室内有空调,外出有汽车,多么幸福啊……可惜时光过得太快,自己没能享受到这一天。”朱康林说,虽然那时的环境很艰苦,但是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始终不变,肩负的使命始终不变,这些都激励着我更好地做好本职工作,而且公安局的领导们也非常重视法医工作,在后方给予了有力保障。

开设首家法医门诊

法医服务更加便民利民

以前,法医只在刑侦科,治安科没有法医。每当治安部门需要法医时,都得先找刑侦部门,就容易耽误时间。后来经过镇江市公安局领导的沟通协调,1983年朱林康被调到了治安科。

通过10多年的治安法医工作,特别是与基层派出所的频繁接触,朱康林感到派出所的工作千头万绪,对非正常死亡的处置以及治安案件受害人的伤害程度等,都迫切需要法医解决,而法医的职责,就是通过确定非正常死亡的详情和受害人的伤害程度来为民警的下一步执法提供指导意见。每当接到报案通知,朱康林都会立即赶到现场,不论是白天黑夜或是节假日,他都随叫随到,现场办公、快速鉴定,及时提供有力证据,全力为派出所做好保障工作。

微信图片_20190716145704.jpg 

1986年的一天,朱康林接到丹阳市公安局电话,称郊区有一名女子倒地被人送往医院后死亡,其亲属在准备火化尸体时不放心,要求警方检验尸体。朱康林赶到丹阳后立即进行了尸检,发现尸体的左背上部有破损,并附有绿色漆,经解剖发现左肺破裂出血,认定是交通事故导致死亡。经丹阳警方侦查,查获到肇事者系句容某厂的送货卡车司机,最终受到了法律制裁。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以前发生伤害事故,都是派出所出通知,让家属找法医,法医忙起来的时候不一定有时间。有了法医门诊后,法医每周会在固定时间出诊。”朱康林的法医门诊室后来还增开到第四人民医院,极大方便了有需求的群众。

据不完全统计,在治安科担任法医的10多年来,朱康林先后处置非正常死亡尸体4000余具,为2000余名治安案件受害人作了伤残鉴定,无一差错。

“作为法医工作者,必须坚持严谨细致的作风和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朱康林说,法医就是要以公正的立场,办好每一起案件结论,做一个单位有威望、群众信得过的人。

1986年的一天,朱康林接到丹阳市公安局电话,称郊区有一名女子倒地被人送往医院后死亡,其亲属在准备火化尸体时不放心,要求警方检验尸体。朱康林赶到丹阳后立即进行了尸检,发现尸体的左背上部有破损,并附有绿色漆,经解剖发现左肺破裂出血,认定是交通事故导致死亡。经丹阳警方侦查,查获到肇事者系句容某厂的送货卡车司机,最终受到了法律制裁。

笑看人生路

从事法医工作一生无悔

朱康林说,年轻的时候,有亲朋好友向他爱人反映,说他的脸总是很严肃,让人不敢亲近。朱康林便告诉他们,“我那是看死人看多了,肯定是严肃的,不可能面对尸体还能笑出来。”

采访中,看着如今满头白发、一脸笑容的朱老,你很难想象出他年轻时严肃时的样子,更难以想象出他面对病魔时的乐观坚强。

 微信图片_20190716145715.jpg

10年前,朱康林在体检时肾脏查出了问题,后被确诊为癌症。尽管化疗的过程十分痛苦,朱康林却依然非常乐观。医生见他每次都乐呵呵的,就问他为什么这么乐观。朱康林反问:“你知道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吗?”后来医生才知道,这位乐观和善的老人是一位法医。接触过太多死人,朱康林早已对生死有了深刻的感悟,“看太多了,几千个死人在我手上走过了,人这一辈子一定要乐观,多做善事,达到心理上的平衡,这样也就不枉这一生了。”

如今的朱康林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开心地享受着每一天的晚年生活,只有在听后辈们说起法医工作时才会难抑心中向往。朱康林说,“现在的条件比我们那时候好多了,我在这一行干的时间还不够长,非常羡慕他们。时光过得太快啦,要是能再让我干20年就好了!”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