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永远把群众记在心上的“牛哥”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莫水土 刘文杰

 ——追记扶绥县公安局昌平派出所教导员黄福振

2018年11月中旬,广西壮族自治区扶绥县昌平乡村民李红香第三次带着锦旗来到扶绥县公安局昌平派出所,期盼这一次能够亲手将锦旗送给教导员黄福振。不久前,李红香的饲料店被盗,是黄福振带着民警赶到现场调查走访,为她追回了被盗的1000余元现金。

  仍像前两次一样,派出所民警告诉她,黄福振在医院治疗,还没有回来。失望的李红香只得将锦旗交给了民警,并嘱托民警等黄福振回来后一定要告诉她,她要当面感谢他。

  可黄福振再也没有回来,再也无法听到这声“谢谢”,再也无法收到这面锦旗。在住院治疗数月后,黄福振的病情突然恶化,经抢救无效于2019年2月21日离世,年仅46岁。

全身心扑在工作上,他错过了治病的最佳时机

  黄福振自1995年参加工作以来,大部分时间在刑侦部门工作,直到2016年12月调到昌平派出所任教导员。他为人老实低调,是局里公认的“老黄牛”,群众也许不记得他的名字,但是一定知道他的外号“牛哥”……

  昌平乡是一个经济纠纷多发、矛盾突出的乡镇。化解矛盾冲突,是黄福振工作的重心。仅2018年,他就参与调解各类矛盾纠纷37起。

  昌平乡木民村与某大型水泥厂的矛盾纠纷十分突出。2018年5月起,木民村个别村民以水泥厂开采石料污染环境、破坏风水为由,煽动村民向水泥厂索取巨额赔偿,并聚众闹事。

  2018年5月至8月,黄福振几乎每天都泡在了村里。这时正是酷暑时节,烈日下的矿区气温超过40摄氏度,黄福振白天上山维持矿山的生产秩序,晚上入户走访村民,引导村民依法依规维护自己的利益,通过法律渠道表达合理诉求。他每天工作到深夜才回到派出所,再继续整理资料信息,常常是凌晨两三点钟才休息。

  刚平息完这场矛盾,又接到中国—东盟博览会安保、国庆安保等重要任务,一连几个月,他忙得很少回家。其实从2018年3月起,派出所同事就已经发现黄福振脸色铁青、气色不好,到6月他腿上的皮肤出现大面积溃烂。同事多次劝他去医院检查。但他说,是因为工作太忙、睡眠不足,休息一下就好了。妻子见他不时咳嗽,打了几次电话劝他去医院,他却说工作太忙走不开,等忙完了再说。

  2018年10月8日,黄福振利用补休的时间到南宁的医院检查,被诊断为无肌病性皮肌炎。他拿了药就马上回派出所上班。从10月20日起,黄福振咳嗽越来越厉害,还伴有发烧,他以为是支气管炎,到乡卫生院输输液就好了。11月1日,他实在顶不住了,才到县医院住院,随后转到自治区人民医院。经检查,他被确诊为快速进展型间质性肺炎,几天后就出现重度呼吸困难症状,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说,他的病已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2019年2月14日,上级公安机关通过公安民警医疗救助绿色通道,将他转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治疗。2月21日,他病情突然恶化,经抢救无效去世。

心系群众竭诚为民,他是村民们尊重和信任的好民警

  “黄金业的廉租房手续提交了吗?”在住院期间,黄福振的妻子多次听到丈夫在电话中问到这个问题。让他一直牵挂的黄金业,是辖区的一名困难群众。不论在哪里工作,黄福振的心里总装着群众。

  65岁的黄金业,早年从部队退役后搞种植成为全乡首批万元户,后来因经营不善而破产,儿子也因各种原因一直无法上户口。雪上加霜的是,黄金业患上肺脓肿,仅医疗费就花了21万元。

  了解情况后,黄福振很同情,帮助黄金业在县城某住宅小区找到一份做门卫的工作,让他们家有了稳定收入。2017年除夕夜,正当黄金业一家就着一碗扣肉、几个粽子、一碗酸菜准备吃年夜饭时,黄福振提着鸡、鱼、猪肉等年货来到他们家,和他们一起吃了年夜饭。

  过完年后,黄福振马上找有关部门协调,为黄金业报销了9万元医疗费,同时帮他向政府申请生活困难补助。随后,黄福振又主动收集材料,为黄金业的儿子登记了户口。2018年10月31日,就在住院的前一天,黄福振还到有关部门为黄金业申请廉租房。

  黄福振病逝多天后,黄金业才得知情况。他专门来到黄福振家祭拜,跪在黄福振遗像前久久不愿起来……“他在用心、用情对待群众,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共产党员为民服务的精神。”黄金业对记者说。

  2017年9月初,昌平乡四和村五保户黄进敏失踪半个多月。黄福振接到村民求助后,经过调查发现黄进敏因病在家中去世,且尸体已经腐烂。黄福振像亲人一样,为死者穿上寿衣送往殡仪馆,并联系民政部门申请相关补助。

  死者的堂兄黄进忠深受感动:“黄教导员不怕腐臭,像孝子一样处理黄进敏的后事。我凭这一点就认定他是一个好警察,是一个值得尊敬和信任的人!”

  后来,黄进忠和邻居因宅基地发生纠纷,村委会及乡里来调解都无法解决问题。黄福振主动请缨参加调解,经过实地勘查,建议双方各后退半米留出道路。黄进忠一见是黄福振来调解,二话没说表示愿意接受调解建议,纠纷很快就解决了。

  他把群众装在心中,群众也不会忘记他。得知他患病后,木民村村民自发捐款4500元,委托村民代表将捐款送到乡党委书记黄丽燕的办公室。

  “当郑重接过这4500元时,我深深理解了和谐警民关系的内涵。”黄丽燕说,“明白了为什么黄福振带领民警到村里办案或走访,村民请他们进家喝茶吃饭,为什么民警号召办什么事村民都响应,为什么民警调处矛盾纠纷或是办案可能要‘得罪’一些人而村民依然信任黄福振……”

默默耕耘不知疲倦,他是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在扶绥县公安局,黄福振是出了名的“老黄牛”。

  在刑侦大队工作17年,他勤奋学习,刻苦钻研,成为刑事技术带头人、警务技能教官,是整个崇左市公安机关仅有的两名痕迹检验工程师之一。担任主管技术的副大队长后,他狠抓刑事技术建设,尤其是推进刑事科学技术室创级。2005年,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被自治区公安厅评为三级实验室,2011年被评定为一级实验室,物证鉴定室通过自治区资质认定,可出具法医类、痕检类的鉴定报告,全局刑事技术迈入广西县级公安机关的先进行列。

  他为人低调,从来不提自己的困难和成绩。从警24年来,他曾经两次在执行任务中负伤。2001年年初,他率队追捕嫌疑人时遭到拒捕,右手被嫌疑人打伤,导致掌骨断裂,治愈后右手掌变形。2011年11月,黄福振跳上面包车抓捕一个特大盗窃机动车团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该嫌疑人突然加大油门驾车逃跑,黄福振猝不及防摔倒在地,3根椎骨压缩性骨折,后被鉴定为伤残九级。黄福振对此一直保密,连妻子孙映芳都不知道他有伤残证书。孙映芳回忆说,每逢天气变化他都说腰痛,平时不能进行剧烈运动,不能久站久坐。而多年来,作为技术员,他什么活都干,从来没有避开任何重活累活。

  在扶绥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谢耀勋的印象中,黄福振从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有关个人工作、待遇、级别的要求。2018年11月1日上午,黄福振突然来到谢耀勋的办公室,憋了好久才红着脸说:“局长,我想请假,去看病。”没等谢耀勋开口,他又补充说道:“我只请一天假。”他连请假去看病都觉得愧疚。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