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我们迎着阳光走

来源:网投 作者:高克芬

第一天当警察迷路了

像送货,一辆加长130卡车,驮着我、小马、小吴……七拐八拐地绕。停下时,说是到了。大家跳下车。可……没派出所啊?这时,啪啪的脚步声,从胡同里传出,转弯处出现几位青年警察。因脚步齐,皮鞋的回音到今儿在我脑海里回响……

来者什么也不说,探身从槽帮里抓起被卷儿、网兜,转身就走。我们紧跟着,尽量走得有风度。假如用镜头拍,进胡同的这帮人穿戴都一样:上白下蓝的苏式警服。

——这天,是1980年8月6号,一个大晴天。我等八名公校学员,来天坛派出所报到。

指导员在会上说,先回家歇歇,礼拜一上班。

我和女生马芸同路。出了门儿就尴尬了:怎么走出去?

派出所在锦绣三条,老名儿:鞭子巷三条。锦绣是花哨,鞭子是缠绕,胡同真转得你犯晕。那会儿没外来人口,也没假警察,穿着官衣儿去问:劳驾,马路在哪儿……人家反问:你们是北京的吗?丢不起这人!

我说:别问。现在是晌午,太阳在正南;我们迎着阳光走,能找到天坛北门的大马路!

 微信图片_20190125152018.jpg

穷困的年代,破旧的派出所

 

老百姓,苦哇

下片儿了。我管天桥大街以东,路西归宣武区。发现一奇怪的现象:居民,过马路跑宣武去“方便”。难道崇文穷得没厕所?说:哪儿啊,原来36号院就有,谁谁的儿子从东北兵团回来,把茅房堵上,糊点儿报纸,一家人住了。

夜里去抓人。老头儿睡得迷糊,领着我们钻进墙上掏洞接出的一间小房。嚯,木板搭的“床”,摆平了五员虎将。老头再问:“找谁来的?”然后扒拉脑袋,找;找准了,捶:醒醒儿,警察找你!那四位爷呢,翻翻身儿,瞧都不瞧。干嘛去拦警察啊?松快了,真他妈地道,得感谢警察!这是时代的特点。 

52号院紧里头住一着孤老头儿。找他一般都在门外喊——他家的空气质量,强悍得能叫人半昏迷。我进!床对面斜着一拐棍儿,痰,在玩儿蹦极;又像蚕宝宝吐的丝,清亮、剔透,宝光盈盈……

我也膈应。还是放下提包,从灭了的炉子里掏炉灰,撒,守走这一地的“宝物”。

微信图片_20190125152104.jpg 

警察的颜值,也是国家的脸面

 

夜行长安街

往德胜门外的收容所送盲流儿,租一辆首汽的“华沙”,来回是十三块五。小吴摇晃副所长老庞,总算让他坐起。哼哼、吧唧嘴……等半天,冒出一句:没钱啊?

再找分局治安科!答复:个人先垫上,把票留下……再说。

什么是盲流儿?在站前广场,一帮捡破烂、卖报纸的,夜里扎堆儿睡。其中有一对夫妻。女的看丈夫睡熟了,悄悄捅一男的,俩人……就那个了。谁想,她爷们醒了……打起来了!按理,是女方主动的——可她是精神病!“强奸”者,安徽亳州人——曹操的老乡。我去查案,不少人惊呼:他还活着呢?得二十年没见过他了。而北京收容所的卡片,记着遣送他22次!

送盲流,大多在深夜。回程,车行长安街:路面刚撒过水,倒映着满街的华灯,车胎溅出水花儿……前后没有车!宁静,美丽,温馨……我忽然涌出一股激情、一脉感动:伟大的城市啊,还没睡的,是我们警察。

微信图片_20190125152132.jpg

1984年换装。前排傻乐的是我。有同志牺牲在岗位上……

 

发生在北京站的奇迹

我干内勤了。就是趴在前台,往户口本写字、盖戳子。

扫大街的李师傅来了,交来从垃圾桶捡到的一个钱包。这是被贼“洗”过的钱包,有哈尔滨计量工具厂的工作证,还一张傍晚回滨城的火车票。一看表,兴许还来的及?跟所长打声招呼,我抄起自行车,窜出胡同,直扑北京站!

“各位旅客请注意——”第二遍播音还没完,跑来一男的,“我是,我就是!”

我一看,名儿对,长相跟照片也对,就把这瘪钱包交给他。“您先上车。抓贼的事,交给我们。”一直把他送到站台上。

回所的路上,边蹬车边想:这真是个奇迹。没来得及问,您在车站等多久了?身无分文,举目无亲,对于他——离家最近的地方是北京站。他就在那儿指望奇迹出现;奇迹……真的出现了!

多少年后,我还在想:他会记得这件事吗?就算记得,我的模样儿——满脸汗珠儿的惨样儿,他还记得吗?肯定记不住!是岁月让一切模糊了……

也许他只记得:白警服、红领章;帽徽是国徽。这二者的中间……是一个空白。那好,这空白,填上谁的脸都成——只要他(她),是北京警察!

 微信图片_20190125152202.jpg

1982,人口普查办公室五位青年。身边那姑娘,后来哭着喊着的嫁给鄙人了

四十年再回首

从穿上警服,到今天——四十年了。我,还在这支队伍里。

回头望:我们的人民,活得容易吗?我们警察,警务顺风顺水吗?

…………

我们迎着阳光走——是我当警察那天,因迷路,无意中说的一句话。它却成了一句箴言。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是军歌,耳熟能详。

警察,笨蛋!至今没有一首自己的歌儿,能传唱的歌儿。顶多是“几度风雨……”

但,这个国家——哦,是新中国,它的每一天,没离开过警察。

不抱怨什么。国家强盛,我高兴;我站队的前后左右,没有谁不高兴。

雷啊、闪啊,都在我们身后了。扽扽执勤带,稍息,立正。

 “……向前——看!齐步……走——”

我们迎着阳光走!

 微信图片_20190125152227.jpg

举旗,前进!

 

作者简介:高克芬,现为北京市公安局政治部调研员、三级警监,借调全国公安文联。少年务农,青年从警。新闻、小说、散文等获过各种奖励;《街头》《解放了》《唢呐声声》等小剧本,3次获全国大奖赛一等奖,3次获全国戏剧文学奖一等奖。北京十佳公安作家之一。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