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尴尬的第一次抓人

来源:网投 作者:牛爱菊

来到派出所已经八年多了,我也算是所里的老民警了,从最初的懵懵懂懂到现在的驾轻就熟,期间经历了很多个第一次,第一次搜身、第一次处警、第一次核查、第一次堵卡、第一次抓人......至今回想起来,自己还是会发自内心地感慨:理论是灰色的,只有实践之树常青!

2009年冬天一个非常冷的傍晚,我正在食堂吃饭,就被值班所长叫过去:“小牛,一会儿你吃完饭,换上便装,跟小郝大磊他们去抓人!”领导说得很简单,我也没想起来多问,赶紧答应下来,心里却是既紧张又兴奋,脑子里浮现出电视剧《重案六组》里面那个英姿飒爽果断干练的便衣女警察形象。天天干内勤,我也终于有机会当一回便衣警察,抓一回嫌疑人了,心里充满了期待,真的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吃完饭换完衣服,就在楼下值班室等待集合出发。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等到出发的命令,就在我快要望穿秋水的时候,郝哥和大磊终于出现了。大冬天的,他俩竟然穿的薄薄的T恤衫,果然火力够壮!“我们接到首都时代电影院保卫部的电话,这两天刚刚上映张艺谋的《三枪拍案惊奇》,黄牛特别多,有的竟然拿几十张票,公然强迫群众购买,严重影响了电影院的秩序,给群众带来很大困扰。咱们过去看看。”

停顿了一下,大磊又说,“我和郝哥是所里多年的老面孔了,这一带的人都认识我们,你是生面孔,没人认识你,一会儿你假装成买票的群众,注意观察着点儿,有情况马上给我打电话,剩下的事儿你就甭管了。我俩就在监控室里,三分钟就到!”

我一听竟然让我扮演这么重要的角色,心里那个紧张呀,就甭提了,自己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郝哥看出我的紧张,对我笑了笑,“放松点儿,小牛,越自然越好。”

我依计行事,双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装作很闲适的样子混在排队买票的队伍里,眼睛却不动声色地扫视着周围的人群。队伍缓慢地移动,旁边有三三两两的人好似在等人,一切都很正常,仿佛黄牛们早已嗅到了警察的气息。我有点沉不住气了,难道我第一次出师就要空手而归?

就在这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从门厅走到了队伍的旁边,一只手插在黑色大衣的口袋里,来回踱着步子,也不说话。直觉告诉我,也许这个人就是我今晚的目标。果然,过了几分钟,他开口了,目标是我前面的小姑娘:“妹子,要三枪的票吗?我这儿有。”

行了,可以动手了,我控制住内心的激动,悄悄按响了口袋里手机上早已设定好的重拨键。三分钟不到,我就看见郝哥和大磊那敏捷的身影扑了过来,“不许动,警察!”俩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剪手将这个手里攥着票正在和小姑娘交易的男人制服了。整个过程干净利落,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倒真跟电影里演得一模一样。周围的群众一看这情景,顿时哗然。我旁边的电影院工作人员还嘀咕了一句,“我怎么没看出来这个人是黄牛呢?”我听了心里暗暗得意。

“我不是黄牛,警官,我真的不是黄牛!”中年男人还在狡辩。

“行了,黄牛都说自己不是黄牛,先跟我们回派出所再慢慢说!”大磊打断了他的话,转过头来跟我说,“行啊,小牛,第一次抓人,眼神儿就这么准!”得到表扬的我真跟立了功似的,有点飘飘然起来。回到所里,领导跟我说,“辛苦了,回宿舍歇会儿吧。”那天晚上,我做梦还在笑呢。

第二天一大早,我看见大磊,赶紧问他,那个黄牛怎么处理了。大磊笑了笑:“那个人还真不是黄牛,他是中央电视台的,单位发的票,他不想看,想原价卖掉。怎么处理的?放了呗!”

我一听,心情顿时无比沮丧,立马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耷拉了脑袋。大磊一看我那懊恼的表情,赶紧安慰我说:“你表现得已经很不错了,他那鬼鬼祟祟的样子真的比黄牛还像黄牛!”

“黄牛”不是彼“黄牛”,我的第一次出师遭遇失败,看来新民警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呀!

 

头像.jpg

作者简介:牛爱菊,河南卫辉人,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和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获法学学士和管理学硕士学位,现供职于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曾先后在江苏省常州及北京等基层岗位工作多年,并将工作积累诉诸笔端。曾在《人民公安报》、《派出所工作》、《现代世界警察》等报刊发表多篇警察故事。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