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民警故事

智慧侦探谭平 ——记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分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谭平

来源: 樊家勤 作者: 樊家勤

这不是小说中的人物,这不是影视剧中的艺术警察,这是在现实生活中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刑侦专家他在侦破大案命案、疑难案件审查询问、保护少年儿童等方面,充分发挥自己所学知识,用智慧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一个个“死不开口”的顽凶甘拜下风,使一个个难上加难的命案、积案都成功破表现出的高超能力令人佩服。他就是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分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谭平。

                                               梦寐以求

1971年12月26日,谭平出生在重庆市忠县任家镇农村的大山里。7岁开始上学直到在县城高中毕业          

谭平读小学期间,正改革开放初,农村不少人家已有黑白电视机他在电视里经常看到警察,在生活中常听人说到警察,但这并没有引起他的趣。直到有一天,谭平与大人一道去县街上买鞋子,熙攘的人流突然出现一位警察,穿着漂亮的警服,扎着一根宽宽的赭色腰带,最醒目的是那腰带上套着一个淡黄色的枪盒,里插着一支手枪,露出黑乎乎的枪把。谭平好好奇,好兴奋,不由自主地移动脚步,悄悄地跟上去,走在那警察后面仔细观察,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枪盒枪,感好气派、好神奇、好威武。他走着跟着, 不知跟了多久,也不知周围的环境,直到大人追来拉着他的手回家才罢休。这件事,在他心目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1993年,谭平高中毕业后考大学,填报志愿老师和家人劝他多考虑几所大学,要有梯度,以保证能被录取。但谭平不理不睬,他早已心中有数,第一志愿第二志愿第三志愿都填了一所大学––西南政法大学。

当谭平拿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激动万分,心跳都在加速。他怀着一腔热血来到环境优美的西南政法大学。他读的是刑侦系。在这里,他学到了侦察破案的理论知识,阅历了很多案例。

1996年,谭平安排到深圳实习。他看到犯罪嫌疑人在受审时不交代,狡猾抵赖感触很大,认识到,要与犯罪人员作斗争,光靠工作积极、加班加点,埋头苦干还不够,还必须加强学习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实习完后,几乎天天跑图书馆看书,看案例,看犯罪心理学。

1997年,谭平大学毕业被分配到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分局刑警队,当上了梦寐以求的警察,而且还是最能实现他抱负的刑。他被安排在最繁的杨家坪小组由于工作努力,喜欢钻研,同辈警员中崭露头角。时任九龙坡区分局副局长把谭平选派到看守所去配合管教民警挖掘在押人员没交代干净的“隐案”。谭平受命天天和管教民警一起巡视,查阅档案。在押人员是一进宫还是二进宫,犯过什么案子,同案是谁,作案和销赃惯用手法是什么,最近睡眠好不好、胃口如何,都被他摸得一清二楚,有的放矢地深挖,砸开了一个又一个“铁核桃”,破了一批大案、奇案在此过程中,谭平得到了很大的磨炼。

有一次,谭平提审一名在押人员,这家伙杀人后咬紧牙关死不张嘴谭平在审前做了很多准备拿准了犯罪者的软肋,审讯开始30分钟就彻底交代了犯罪事实,使这个老大难案子成功告破。

随着谭平的工作能力不断增强,肩负的责任不断增大一步步走上了刑侦支队的领导岗位。

      智破绑案

2007年的一天早晨,九龙坡区玉清寺附近一小区的池慧送孩子敏敏去上学后单位,还没有坐下,手机就响了。她看是陌生电话,不接,便开始工作。可很快又响起来,认为可能是熟人便接了:“你好!”对方的话使她大吃一惊:“你的小孩现绑架在我们手里,准备五万块钱赎回,不然命难保。”

对方说后就把电话关了,听到这样的情况,池慧惊讶,害怕,在办公室里大声道:“我敏敏被绑架了,怎么办呀?”她给老公打电话,给亲戚打电话向公安局报案。

谭平接案后,带队员立即投入战斗。他知道,犯罪嫌疑人处在暗处,可能会反侦查,便将办案地点选在离玉清寺小学不太远的酒店房间里。

池慧来到谭平面前,慌慌张张哭着说:“民警呀,你们要给我做主,赶快抓到罪犯呀。”

谭平安慰池慧床边坐,倒了一杯开水递给她,:“你不要着急,要相信公安机关,积极配合我们。

谭平了解了池慧的女儿敏敏8岁,在玉清寺小学读二年级等相关情况后,对池慧:“按常规,绑匪还会打电话来,你先把对方稳住,说到你就答应给,但告诉他这么多一时拿不出来,要去借等。一句话,周旋。

一会,池慧的手机又响了,她有些慌张地看着谭平:“打来了。”谭平对池慧说:“按我刚才给你说的做。”池慧接了电话,对方问:“钱准备好没有?”池慧:“我正在到处借。”对方凶狠地:“没准备好,就撕票。”池慧急忙说:“不不不,钱马上就要来了。请你相信,一定会给的。我先把手头的钱打给你吗?池慧这样说,对方同意并把银行卡号告诉了池慧。池慧大声念着号码,谭平记了下来。等对方关手机后,他把号码抄给池慧说:“马上准备一千块钱给对方打过去。”

池慧看着谭平说:“对方要五万。”谭平摆手对池慧说:“要吊住对方的胃口,一次不要打多了,就说身上只有这些钱。”

池慧去了。谭平和侦察员们跟在后面很远。池慧打了钱后回到酒店,谭平又给她支招说:“下次,你打两千过去,说是老公身上的钱……”当天像这样打了几次。

第二天上午,对方要求一次交钱,否则后果自负。池慧在谭平的指挥下,在街上的公路边接着电话,让嘈杂声、汽车的喇叭声通过手机传给对方:“钱刚刚借齐了,这么多,我怎么给你,不可能打卡上,女儿我都没见到嘛。万一你不还女儿,我不是人财两空吗?”

对方说可以让池慧听女儿的声音。池慧很是高兴,答应后,手机一直在耳边,过了几秒钟,面传来敏敏的哭声:“妈妈,妈妈,快来……”池慧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对方又关机了,但她听出是自己女儿的声音,证明女儿还活着。

一会儿,绑匪又打来电话:“你马上把钱带到四川隆昌来。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只准你一人来。如果报警,你女儿别想活。”池慧回答:“好,好,但隆昌那么大,哪个地方给你钱

“不要问那么多,到了隆昌县城你就知道了。”

通过工作,谭平也了解了四川省隆昌县那一带得情况

这天下午,一辆出租车从重庆出发,来到了隆昌县城,开车的是谭平。后排坐着的池慧等了很久都没有接到电话有些不安,怕对方说慌,怕女儿被害……

谭平密切地注视着周围,他很明白受害者遇到这种事非常着急,自己要全力以赴才对得起群众。

一会儿,池慧接了绑匪电话后按要求下车,向一个巷道走去,谭平跟踪着。他见池慧过了巷道,站在一电线杆前不动了,但一直在接电话。一会,她又来到一僻静的屋角,四周环顾,并不断地对着话。谭平分析有两种可能,一是嫌疑人就在这附近,二是在试探池慧,害怕有埋伏。

谭平不动色地注视着,一会,一个男青年向池慧走来:“钱呢?”

池慧显得很冷静说:“钱我带来了,在包包里。”并把挂在肩上的包拉开拉露出一部分钱后又拉回去。对方看到了钱,便转头向附近招手,不远处来了两个20多岁的男青年,其中一个牵着一个女孩。

那女孩看到池慧,哭着喊了起来。池慧跑去想抱女儿,但被男青年拦着了。她知道是要钱,便把包包慢慢地拿到胸前,慢慢地打开,慢慢在里面摸出钱数了数递过去。在这时,侦察员迅速扑上来,将那三个犯罪嫌疑人制服。池慧抱住女儿激动地哭着对敏敏说:“是民警叔叔解救了你。”

经查,这三名犯罪嫌疑人是进城打工的,因没有钱,想走捷径,产生绑架找钱的想法,看到路上有一小女孩独行,便进行绑架劫持。

抓获这起绑架案不久,谭平提升为该支队副支队长。

 重大盗案

2013年12月31日晚上,九龙坡区杨家坪珠江花园一开矿的户主家里被盗,损失600多万的珠宝首饰名表等贵重财物。谭平作为专案副组长,负责案侦工作。

经过勘查发现,现场门锁完好,没有撬拗痕迹,室内也没有提取到有价值的线索。谭平注意到,被盗的住房为复式结构,占据了大楼的最高两层,嫌疑人会不会是从楼顶下来的呢?经过扩大范围搜索,勘察民警在与被盗房间对应的大厦顶层栏杆旁发现了可疑鞋印。通过追踪,又在楼顶夹层的水池旁提取了嫌疑人遗留的粪便纸。

根据现场勘查反映出的情况,谭平指挥专案民警,对全市范围内高档小区顶楼被盗的案件进行排查,对排查出的相同手法案件进行复勘。他相信“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何况是小小的蟊贼。在另一起案件楼盘的电梯视频内,他发现一名面容模糊的可疑的乘客。据此,刻画出嫌疑人:男性,年龄在23--48岁,在重庆有落脚点;案后经济反常;有前科。案情通报全国。

在等待外地公安机关回复的同时,谭平积极联系专家学者,希望通过现场遗留的粪便纸找到作案人的蛛丝马迹。此时,一家研究所传来消息,在遗传学的研究中,从专案组的粪便纸上提取到了一种特定“标志物”,有可能来自某个“特定人群”,但因为技术还在研发之中,对于这个“特定人群”是哪些人群体的规模如何有多少人?专家不清楚。

面对连专家也没底的“新技术”,侦察员犯起了嘀咕,这个“特定人群”能否找到暂且不论,就算找到了,谁知道人群有几千人、几万人,还是几十万、几百万人?对于手里连清晰照片都没有一张的专案组来说,这不是大海捞针嘛。很多侦察员都主张等等看,等“专家”的技术成熟一点、“靠谱”一点再行动。可是,大家遇到的是以“求知欲强”和“爱尝新”出名的谭平,他“连哄带骗”说服大家上了“贼船”,根据专家给出的线索展开全国大搜索。

功夫不负有心人,上海市公安机关来了消息,说在上海市的资料库里,一个叫袁林的有盗窃前科人员身上存在着通报的“标志物”,此人已经刑满释放回到贵州习水。得到消息,谭平立即率队赶赴习水,找到袁林。经过秘密摸排和直接传唤讯问,袁林没有作案时空条件。“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侦察员们未免垂头丧气,唯有谭平面带微笑,胸有成竹。虽然袁林不是作案人,但是按照专家的理论,作案人和袁林属于同一个“群”,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找到袁林,离作案人就近了一大步。专家很快证实了谭平的猜想:这起盗作案人与袁林有相似的遗传特征,可能拥有相同的古代祖先,俗称“五百年前是一家”,摸排范围大大缩小。

根据专家的判断,谭平和侦察员小黄留在习水,围绕袁姓家族成员展开摸排,城里的查完后又延伸到乡村。

一天,谭平通过摸底,来到农村,发现一袁姓老年人正坐在家门前抽烟,看着对方那满脸皱纹,便亲切道:“袁大爷您好!您的身体还硬朗呢!”

袁大爷看着这陌生人不开腔。谭平自我介绍,并出示了证件:“我们是来做人口、家族调查的。”

袁大爷应答后,到屋里端来木凳让谭平坐。

谭平坐下后看着袁大爷说:“你们这里很多都姓袁?”袁大爷右手拿着烟杆,眼睛看着谭平说:“是的,很多。”

平问:“这是怎么回事呢?”

袁大爷说话很激动:“说来话长。三国时期,有一个名人叫袁绍,稍微懂一点历史的人都知道,袁绍那个时代有很多大将,刘备、曹操、董卓、吕布等等。但那又是一个乱世,袁绍被打败后,他的后人逃到贵州、四川、重庆等地。贵州习水姓袁的家族基本都是袁绍的后代。”

袁大爷说后还去屋里找来一本厚厚的“古书”:“看嘛,这就是我们家族的《族谱》“。

谭平接过来小心翼翼地翻看着。谭平分析,下一步不但要在习水扩大范围,查找符合案情刻画的人员,还要在袁氏家族各支脉落脚的地方展开调查。在贵州摸排告一段落后,他立即将摸排重心转回川、渝,参考《族谱》的记载,在袁绍后人聚居的几个区县展开工作,查找符合专案刻画条件的人员。在深入细致的摸排中,重庆江津区有前科的盗窃人员袁希勇果真撞到了“网”上。他指挥侦察员迅速果断地将毫无防备的袁希勇抓获归案

袁希勇自认为反侦查能力“一流”,行踪诡秘,做事“干净”,不留“首尾”,盗得巨款后立即逃离生活的,对公安机关的“追铺”大感震惊,百思不得其解。

谭平趁其心理动摇之机,抓住关话题,以法律法规攻击其弱点。袁希勇很快交代了珠江花园盗窃大案,同时还交代了在重庆各区县盗窃作案40多起,涉案价值一千三百余万元。此案因案值巨大、破案手段巧妙,被公安部评为当年十大经典案例。

 柳暗花明

2014年10月28日,九龙坡区俊峰住宅小区13楼3号房主戚玉在家中被害,由于是在封闭管理的高档小区发生命案,附近住户人人自危,影响非常恶劣。谭平受命率队调查。

经过初步调查,发现凶手系和平进入现场,从受害人的身后突然攻击,将其杀害。现场几乎没有翻动痕迹,财产损失很小。凶手作案后还从容地打扫了现场。

受害人戚玉,女,40岁,大学文化,在保险公司工作,平时防范意识比较强。在对其关系人调查中,没有发现明显的矛盾关系,但其丈夫米明书身上却有不少疑点。米明书比戚玉大几岁,是重庆渝北区的老师,夫妻关系不大好,在外面还有些暧昧不清的“红颜知己”。一个月前,米明书为戚玉买了数十万元的人身保险,如果妻子不幸身故,米明书是保险合同规定的“唯一受益人”。

根据这些情况,专案组很快统一意见,作案人为戚玉的亲朋熟人,或者其他有正当理由接触戚玉的服务人员。但在作案动机、下步工作重点上出现了分歧。一部分专案组成员认为应该将主要精力放在嫌疑突出的米明书上;其他人认为在审查米明书的同时,也要严格排查进小区的快递公司、勤杂人员、临时居住人员。谭平拍板:摸排工作可以有重点,不能有缺口,米明书要查,进出人员要查,本小区人员同样要查。

在正面接触米明书中,他坦然承认公安机关有充分理由怀疑自己,但坚决不承认杀妻,声称“不管关系好与坏,毕竟是夫妻一场,再怎样也不会做那种蠢事”。对米明书的叙述,谭平认为有一定的真实性。在对米明书单位的调查中,大量证据显示其10月21日至28日都在学校,深夜回家作案再赶回学校的难度极大,小区监控也没有米明书深夜回家的画面,米明书得嫌疑基本排除了。

专案工作重点转向摸排家庭以外人员。案发的小区规模很大,还有不少人员进出频繁的公司在里面办公,光是案发的单元里面就有几家快递公司,每天有大量人员进出。加上受害人死后多日才被发现,这好几天的进出人员叠加起来更是天文数字,摸排速度很慢。侦察员们建议:外来人员的资料就够我们忙的了,本小区的住户两三千人,个个都是“中产阶层以上”,买得起这种房子,在自己家旁边铤而走险杀人的可能性不大。案发这栋楼里可疑的人也查遍了,是不是把有限的力量放在查外来人员上面,加快一下进度?

谭平劝道:大家想想看,这两年的命案和以前比有什么变化?是不是常见的蓄谋已久恶性杀人、强奸杀人的案子越来越少,家庭矛盾、口角纠纷、一时冲动杀人的反而增加了?这起案子属于什么性质的还不好说,也不能匆忙下结论。但现场的一些痕迹在公安机关数据库里面没有记录,说明作案人可能没有前科。我们要从本小区,特别是戚玉住的这栋楼开始深查到底,不但查在我们眼中有疑点、有动机的住户,其他符合时空条件的住户,不管是“高富帅”还是“白富美”,都一个不漏地查,绝不能‘灯下黑’。大家要坚定信心,已经排查的人里面没有发现嫌疑人,就是缩小了范围,就是很大的进展。

按照谭平意见,专案组对本单元未见面的住户人员逐一见面补查。其中住在戚玉楼上一个绰号叫“王胖”的男性,27岁,大学毕业后来重庆,在“香农产品公司”推销农产品,不但买了房,耍过多名女性,而且平时与戚玉一起经常上下电梯,较熟悉,在戚玉死之前还打过电话,但在邻居调查中认为“王胖”老实本分,与邻居关系也好。

一个星期六,“王胖”提了一个大包,里面装着香菇、木耳等,去杨家坪步行街参加农产品推荐会。为了证实这话的真伪,谭平迅速来到“香农产品公司”,证实确有其事,说明“王胖”没有说谎,但公司员工却说“王胖”赌博输了很多钱,在公司到处借钱都借不到。

谭平这时不但看到了“王胖”老实本分的一面,更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在血样检查中,“王胖”的血与现场的吻合。大家兴奋了。

这天,谭平与民警小蔡埋伏在15楼电梯的出口。待“王胖”从公司回来进小区从15楼电梯出来就被抓获了。

“王胖”交代因赌博借了10多万的高利贷,用房产证作抵押,还不起,追债公示又追得凶,追到家里来不走,威胁说要是不还贷就“下膀子”“砍脑壳”。

“王胖”吓着了,在借钱无果的情况下,他想到了邻居戚玉打扮时尚,衣服、手机都是高档货,家里一定有钱,于是先打电话后上门,找戚玉借钱度过难关,遭到拒绝后,一时冲动将其杀害,只抢到人民币500元。

此案破获后,谭平的队友——命案大队“梁大”深有感触地说:“谭支对侦查的案子思路清晰、明确、针对性强,减少很多无用功,所有人认为都没法破的,他还想得主意。这个案子如果不是谭支,破案恐怕还得走不少弯路。” 

审讯专家

谭平的求知欲强,知识面广,除了“老本行”法律和犯罪心理等知识,证券、期货、房产、工程、保险、贷款、甚至风水周易等等,样样都懂,遇到不懂的就“热炒热卖”现学。在审讯中,常有一些嫌疑人以“行业专家“自居,满口”专业术语“顾左右而言他,拿”行业潜规则“”惯例“打马虎眼,企图蒙混过关逃避打击。谭平总是凭借自己丰富的知识面,几句“内行话”就打掉了嫌疑人的嚣张气焰,以“专家”自居的嫌疑人以为遇到了行业内的“高人”,只得收起自己那套忽悠人的“功夫”,老老实实“认栽”。

谭平也因此在同事们口中赢得了“谭博士”的美誉。然而,他最突出的特点还得算是善于把握嫌疑人的心理,通过不断学习、刻苦钻研,练就了一套过硬而有效的审讯本领,在全市乃至全国都小有名气。不仅全市范围的疑难案件常请他“会诊“审查公安部还将他纳入全国的“审讯办案刑侦专家”人才库,这是代表全国刑警最高业务水平的顶级荣誉。

2017年1月24日早晨,历腊月27。家住汤家山的张大妈很早起床来到厨房,打开灯,在灶台上拿起发白的旧锑盆到旁边的水管子前,接了“自来水”洗了铁锅又接水倒在锅里,煮红苕稀饭。这水其实不是自来水,是村民们在山上挖了一口水池,蓄上水后,再接上管子,引流到村民家里。

张大妈煮好稀饭后,想到春节马上就要到了,吊在灶台屋梁上的腊肉香肠还没有熏好,便在屋外的台阶处抱来一些柏树枝,用撮箕装来锯木面、柚子壳、橘柑壳等放在灶内,点燃暗火,让其冒出烟雾从灶台口飘出来,熏腊肉香肠。

天大亮,张大妈吃了稀饭,叫醒还在睡觉的孙子亮亮起床后就出门了。她到坡上砍了两窝包包白,刚一进屋,感到肚子有些痛,以为是胃不好,没有管,但在做事中越来越痛,而且很厉害。她用手压了压,还是不行,受不了。她忙给孙子说:“亮亮,快去给婆婆找点药来,止痛的。”

亮亮放下作业,在屋里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一会儿,亮亮也感到肚子痛,大喊起来:“婆婆,我的肚子好痛哟。哎哟,哎哟。”

张大妈带着孙子去附近的卫生院发现有很多看病的村民都是肚子痛。这引起了医生的注意,可能是食物中毒,便向派出所报案。

公安机关经过调查,发现是汤家山上那口水池被人放了毒。

这是一起恶性大案,引起了重庆市、公安部的重视。经过调查走访,摸底排查,视频侦察,很快发现并抓获了重大嫌疑人苟光木。

但不管怎么审讯,苟光木都不交代,如果是这样,案件很难告破。侦察员便把苟光木羁押到大渡口看守所,密切关注苟光木的动态。

又是数天过去,苟光木死猪不怕开水淋,就是不开口,案情陷入僵局。

随着科技的发展,侦察方面的技术手段比以前多很多,抓人,明确对象,相对比以前容易一些。技术可以规划,审讯无法代替。凶器是哪里来的,哪里甩的,其它物证的去向等,是考验侦察员真正水平的关卡

2月3号的下午,谭平一家人正在忙碌着收拾行李。他已和商量好,春节值班完后就到厦门去度假机票买好,明天就要出发了。

突然,谭平的手机响了是分局领导打来的,说汤家山那起投毒案遇到了麻烦,上级指定要他去参战,主要是突破对犯罪嫌疑人的审讯。

妻子从谭平接电话的“嗯嗯”中判断出情况不妙,等谭平接完,一边放着化妆品,一边开口问:“哪个找你?”谭平只有如实说。

妻子听后有些不高兴了:“哪怎么办?”谭平想了想:“可能厦门去不成了。”

妻子放好化妆品站起来看着谭平,一脸不高兴:“说得简单。为了这次出行,我们早就做了商量,早就把票买了,早就在准备行李。你说不去就不去?”

谭平没有与妻子论理,只是心平气和地微笑着道:“我的工作特殊嘛,平时你说我看电视侦破片与你看的角度不同。你还说过我穿警服很好看,很喜欢嘛。如果不特殊,哪有警服可穿,又哪有你喜欢谭平呢

妻子一听,怒脸变笑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默了一会,语气平和地说:“一年看不到你穿几回警服。出行不成就算了,无非就是损失一点钱。对你这种突然变化,我也习以为常了。但我希望你这次去,不要破不了案,不要丢脸。”

谭平听了这话,十分高兴,马上来到妻子面前,立正姿势行了一个礼大声道:“谢谢首长关心,坚决完成任务。”

来到专案组,谭平仔细了解案情,对苟光木的情况做了全面的了解、熟悉真有些棘手,但他没有退缩,努力做好了全方位的准备

这是一个深夜,谭平坐在审讯室的凳子上。苟光木坐在他面前,瘦瘦的身子,稀疏的头发。审讯进行很多个小时了。

看到苟光木的嘴唇有点干,谭平站起来,走出去,用纸杯接来开水递给苟光木。把凳子拉到苟光木面前坐下来,侦察员小范仍坐在原位置工作。

小范很佩服谭平的审讯技巧,知道谭平有一个特点:不同嫌疑人,有不同的办法。

看到苟光木拿着开水纸杯用嘴吹了一下,谭平说:“是不是有点烫,我再去给你兑点冷的?”苟光木摇头。

谭平又说:“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喊点吃的。我们都还是中午吃饭。”苟光木想到这个警察审讯这么久了,和他一样,没有说一句脏话,便答话:“吃不吃有啥子用嘛,反正活不到几天了。”

谭平感到有一点进展,看着对方:“在这短短时间里你最想做啥子呢?”苟光木摇着头说:“你可能办不到?”

谭平反映很快:“你说都不说,怎么知道我办不到呢?”苟光木沉默了一会:“我想在死之前看一看汤家山那个地方。”

谭平认真地:“我可以答应你,但你认为那地方有必要去吗?”

苟光木:“那是我的老家,是那片土地养活了我,有感情,虽然我很恨那里的人。1980年后,我才从那里迁移到迎龙镇里来了。”

说到这里,苟光木哽咽着,低下头,用手试着眼泪,一边哭一边数落着:“汤家山的人坏得很。我小的时候偷了一人家的一点包谷,就把我抓来吊起打。你想,我那时还是个不懂事孩子,何况还处在文化大革命中。用得这样狠嘛。

谭平暗喜:“所以,你就对他们怀恨在心。”

苟光木又说:“当然。小时候的事,我做错了,几十年了,就认了。后来,我的儿子14岁死了,老婆感情也不好,我也认了。但我发现那些人不但不同情,反而还说这是对我的报应。你说坏不坏。”

谭平看着端着水的苟光木:“你说坏。但这种事可能到处都有,你应大量一点。你的年龄也不小,自己好好生活嘛。”

苟光木:“我也这样想,问题是汤家山那些人不这样想。”

谭平有意问:“你怎么知道不是这样想呢?”

苟光木一口气说了出来:“我当然晓得。2013年,政府搞土地流转、林权分配,村里的人整我,使我少得了好几万块钱。”

谭平说:“土地流转、林权分配有政府行为,村里怎么整得到你?”

苟光木冷笑了一下:“你是搞公安的,对这一行不懂,告诉你,乡村里有的基层干部坏得很。汤家山的人都坏。”

谭平故意虚张:“是不是哟,你的打击面太大,可能没有那么严重哟。”

苟光木好像没有听到谭平说什么,显出很气愤的样子说:“你对我不仁,我就对你不义。看哪个把哪个整到。”

谭平:“你这样可能要不得哟。”

苟光木:“啥子要不得。这是他们逼我做的。”

谭平说:“那些小孩对你没有坏心吧。”

苟光木说:“不管那么多,反正我要整他们,同归于尽。”

谭平说:“你想得有点不合实际,你都这么大的年纪了,那么多人你打得赢几个?可能一个身强体壮的年轻人都打不赢。”

苟光木:“硬打哪里行呢,但我有其它方法。我想好了,要进行回击。”

谭平说:“我想你回击的力量也没有大。

苟光木:“你太小看我了。我要让他们遭我整了还不知道是哪个整的。你看,我把他们毒到了,他们不晓得嘛。”

谭平点了点头:“你这是借力嘛,但我想你在进行时不怕村里人看到吗?”

苟光木:“我怎么会让他们看到呢。我在1月23日晚悄悄进行,我带上手电,把事前在迎龙镇上买的15瓶百草枯的除草剂拿到汤家山上的水池处,打开盖子,倒入水池,倒了10瓶后,还剩5瓶,我就拿去埋在离水池不远的山上。黑黢黢的,他们哪里晓得哟。”

谭平稳重地:“当时你为什么只倒了10瓶呢?”

苟光木看着谭平:“我认为10瓶就够他们受了。”

谭平看着开水纸杯:“你喝点水,慢慢的,不着急。”他见苟光木放开了,又问:“那个除草剂有多厉害?”

苟光木:“只是大体知道一些。不管怎样,那10瓶下去,他们肯定难受。”

谭平:“那剩下的5瓶,你埋的地方找得到吗?”

苟光木肯定地:“我自己埋的,怎么找不到呢。”

审讯到这里,这起投毒案算有突破了。为了巩固战果,谭平又连续作战,带着苟光木来到汤家山上水池附近,在那杂草丛生,树木满山的山中,艰难地行走着,寻找着。

苟光木看着这里一草一木,感觉很亲切,也能或多或少慰藉一下复杂而绝望的心,想看汤家山的愿望也算实现了。

来到一草丛处,苟光木带着手铐的右手伸出去指道:“就是这里。”很快,剩下的5瓶除草剂露出来了。接着,除草剂倒在水池里的空瓶收集到了。在迎龙镇买除草剂的门店找到了。材料齐全了。这起危害大影响恶劣的投毒案终于告破。

这就是谭平,越是有挑战的案件,他越兴趣,越要去攻克。市局调任他,他不去,区准备提拔他,他也不去。他对刑侦工作就是酷爱。

刑侦支队黎支队长这样评价谭平:“对刑侦工作无比热爱。勤于学习、法律水平高,敏于思考、长于观察,乐于奉献、冲锋在前,是我们这支队伍的优秀代表。”综合大队的黄大队长:“谭支在工作中,不但有强烈的信心,而且还关心百姓疾苦。辖区的现行命案破完了,谭平又翻出十年前的未破积案卷宗,一个个地重访复勘现场,查找埋藏在纸堆里的线索。通过使用现代手段,他成功侦破了发生在2006年的一起贵州到重庆的打工妹被杀案。案件破获后,他组织民警赶赴偏远的贵州山区,告慰受害人父母,并组织办案人员为他们捐款。老人家接到捐款时,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内勤小杨少于上案,但对谭平也很佩服:“有一次,他把我的钢笔拿去写字,那笔尖已经磨损很多了,但他觉得很好写,便开玩笑似的拿去了。其实,他拿去是研究案子用,后来他给了我补偿。

8年多来,谭平与友们团结奋战,破获大案命案100多起,命案破案率达到百分之百,积案20多起(时间最长的近20年),为保护群众、打击犯罪、保一方平安做出了很大贡献,荣获“重庆市破案能手”,“全国公安优秀刑警”称号

作者简介:樊家勤,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重庆市作协会员、公安作协会员,渝中区作协副主席,重庆电影家协会员。出版长篇报告文学《周恩来在重庆》《贺龙在西南》和长篇小说《虎穴斗智》《警探神箭》。其中《周恩来在重庆》被认为是重庆继《红岩》《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重庆谈判》后第三代旗杆性的文学作品。在国家省市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两百余篇公安部优秀通讯员,被书香重庆网评为重庆十大作家,重庆市全民阅读推广大使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苏莉莉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